孫行者與張君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孙行者站在灵霄殿外,耀武扬威的不服气。如来伸出一只手掌道:“你有多大本领?能不能跳出我的手心?”孙行者大笑道:“我的师父,传授给我七十二般变化,还教我筋斗云,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你有多大的手心!”他缩小了身躯跳上了如来的手掌,喊一声“老孙去也!”一个筋斗翻出南天门去了。以后的一段,我不用细说了。孙行者自以为走的很远了,不知道他总不曾跳出如来的手掌。

  我的朋友张君劢近来对于科学家的跋扈,很有点生气。他一只手捻着他稀疏的胡子,一只手向桌上一拍,说道:“赛先生,你有多大的手心!你敢用罗辑先生来网罗‘我’吗?老张去也”!说着,他一个筋斗,就翻出松坡图书馆的大门外去了。

  他这一个筋斗,虽没有十万八千里,却也够长了!我在几千里外等候他,等了二七一十四天,好容易望着彩云朵朵,瑞气千条,冉冉而来,——却原来还只是他的小半截身子!其余的部分,还没有翻过来呢!

  然而我揪住了这翻过来的一截,仔细一看,原来他仍旧不曾跳出赛先生和罗辑先生的手心里!这话怎讲?且听我道来。

  张君劢说:

  人生者,变也,活动也,自由也,创造也。……试问论理学上之三大公例(曰同一,曰矛盾,曰排中)何者能证其合不合乎?论理学上之两大方法(曰内纳,曰外绎)何者能推定其前后之相生乎?

  这是柏格森的高徒的得意腔调。他还引了许多师叔师伯的话来助他张目。

  然而他所指出的罗辑先生的五样法宝,我们只消祭起一样来,已够打出他的原形来了。我们祭起的法宝,是论理学上的矛盾律。

  【矛一】张君劢说:

  精神科学中有何种公例,可以推算未来之变化,如天文学之于天象,力学之于物体者乎?吾敢断言曰,必无而已。

  【盾一】张君劢又说:

  人类目的,屡变不已;虽变也,不趋于恶而必趋于善。

  前面一个“必”字的矛,后面一个“必”字的盾,遥遥相对,好看煞人!

  否认人生观有公例的张君劢,忽然寻出这一条“不趋于恶而必趋于善”的大公例来,岂非玄之又玄的奇事!他自己不能不下一个解释,于是他又陷入第二层矛盾。

  【矛二】张君劢说:

  精神科学之公例,惟限于已过之事,而于未来之事,则不能推算。

  精神科学……决不能以已成之例,推算未来也。

  【盾二】张君劢说:

  人类目的,屡变不已;虽变也,不趋于恶而必趋于善。其所以然之故,至为玄妙,不可测度。然据既往以测将来,其有持改革之说者,大抵图所以益世而非所以害世。此可以深信而不疑者也。

  请问“据既往以测将来”是不是“以已成之例推算未来?”

  然而张君劢又说:

  【矛三】人生观不为论理方法与因果律所支配。

  【盾三】(大前提)“夫事之可以预测者,必为因果律所支配者也。”(小前提)“人类目的,屡变不已;然据既往以测将来,……可以深信而不疑。”(结论)故张君劢深信而不疑“人类目的”(人生观)必为因果律所支配者也!

  张君劢翻了二七一十四天的筋斗,原来始终不曾脱离罗辑先生的一件小小法宝——矛盾律——的笼罩之下!哈!哈!

  十二,五,十一上海

  (原载1923年5月12日《努力周报》第53期。又载1923年5月22日《晨报副镌》。收入1923年12月亚东图书馆编辑出版的《科学与人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