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行者與張君勱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孫行者站在靈霄殿外,耀武揚威的不服氣。如來伸出一隻手掌道:「你有多大本領?能不能跳出我的手心?」孫行者大笑道:「我的師父,傳授給我七十二般變化,還教我筋斗雲,一個筋斗就是十萬八千里。你有多大的手心!」他縮小了身軀跳上了如來的手掌,喊一聲「老孫去也!」一個筋斗翻出南天門去了。以後的一段,我不用細說了。孫行者自以為走的很遠了,不知道他總不曾跳出如來的手掌。

  我的朋友張君勱近來對於科學家的跋扈,很有點生氣。他一隻手捻着他稀疏的鬍子,一隻手向桌上一拍,說道:「賽先生,你有多大的手心!你敢用羅輯先生來網羅『我』嗎?老張去也」!說着,他一個筋斗,就翻出松坡圖書館的大門外去了。

  他這一個筋斗,雖沒有十萬八千里,卻也夠長了!我在幾千里外等候他,等了二七一十四天,好容易望着彩雲朵朵,瑞氣千條,冉冉而來,——卻原來還只是他的小半截身子!其餘的部分,還沒有翻過來呢!

  然而我揪住了這翻過來的一截,仔細一看,原來他仍舊不曾跳出賽先生和羅輯先生的手心裡!這話怎講?且聽我道來。

  張君勱說:

  人生者,變也,活動也,自由也,創造也。……試問論理學上之三大公例(曰同一,曰矛盾,曰排中)何者能證其合不合乎?論理學上之兩大方法(曰內納,曰外繹)何者能推定其前後之相生乎?

  這是柏格森的高徒的得意腔調。他還引了許多師叔師伯的話來助他張目。

  然而他所指出的羅輯先生的五樣法寶,我們只消祭起一樣來,已夠打出他的原形來了。我們祭起的法寶,是論理學上的矛盾律。

  【矛一】張君勱說:

  精神科學中有何種公例,可以推算未來之變化,如天文學之於天象,力學之於物體者乎?吾敢斷言曰,必無而已。

  【盾一】張君勱又說:

  人類目的,屢變不已;雖變也,不趨於惡而必趨於善。

  前面一個「必」字的矛,後面一個「必」字的盾,遙遙相對,好看煞人!

  否認人生觀有公例的張君勱,忽然尋出這一條「不趨於惡而必趨於善」的大公例來,豈非玄之又玄的奇事!他自己不能不下一個解釋,於是他又陷入第二層矛盾。

  【矛二】張君勱說:

  精神科學之公例,惟限於已過之事,而於未來之事,則不能推算。

  精神科學……決不能以已成之例,推算未來也。

  【盾二】張君勱說:

  人類目的,屢變不已;雖變也,不趨於惡而必趨於善。其所以然之故,至為玄妙,不可測度。然據既往以測將來,其有持改革之說者,大抵圖所以益世而非所以害世。此可以深信而不疑者也。

  請問「據既往以測將來」是不是「以已成之例推算未來?」

  然而張君勱又說:

  【矛三】人生觀不為論理方法與因果律所支配。

  【盾三】(大前提)「夫事之可以預測者,必為因果律所支配者也。」(小前提)「人類目的,屢變不已;然據既往以測將來,……可以深信而不疑。」(結論)故張君勱深信而不疑「人類目的」(人生觀)必為因果律所支配者也!

  張君勱翻了二七一十四天的筋斗,原來始終不曾脫離羅輯先生的一件小小法寶——矛盾律——的籠罩之下!哈!哈!

  十二,五,十一上海

  (原載1923年5月12日《努力周報》第53期。又載1923年5月22日《晨報副鐫》。收入1923年12月亞東圖書館編輯出版的《科學與人生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