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戲曲史/第十六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十五章
元南戲之文章
宋元戲曲史
第十六章 餘論
作者:王國維
中華民國3年(1914年)3月1日
1914年3月1日
公布於東方雜誌1913年10卷9期
附錄

  一

  由此書所硏究者觀之。知我國戲劇。漢魏以來。與百戲台。至唐而分爲歌舞戲及滑稽戲二種。宋時滑稽戲尤盛。又漸藉歌舞以緣飾故事。於是向之歌舞戲。不以歌舞爲主。而以故事爲主。至元雜劇出而體製遂定。南戲出而變化更多。於是我國始有純粹之戲曲。然其與百戲及滑稽戲之關係。亦非全絕。此於第八章論古劇之結搆時。已略及之。元代亦然。意大利人馬哥朴祿游記中。記元世祖時曲宴禮節。云宴畢徹案。伎人入。優戲者。奏樂者。倒植者。弄手技者。皆呈藝於大汗之前。觀者大悅。則元時戲劇。亦與百戲合演矣。明代亦然。呂毖明宮史。(木集)謂鐘鼓司過錦之戲。約有百回。每回十餘人不拘。濃淡相間。雅俗並陳。全在結局有趣。如說笑話之類。又如雜劇故事之類。各有引旗一對。鑼鼓送上。所裝扮者。備極世間騙局俗態。幷閨閫拙婦騃男。及市井商匠刁賴詞訟雜耍把戲等項。則與宋之雜扮略同。至雜耍把戲。則又兼及百戲。雖在今日。猶與戲劇未嘗全無關係也。

  二

  由前章觀之。則北劇南戲。皆至元而大成。其發達亦至元代而止。嗣是以後。則明初雜劇如谷子敬賈仲名輩。矜重典麗。尙似元代中葉之作。至仁宣間。而周憲王有燉最以雜劇知名。其所著見於也是園書目者。共三十種。卽以平生所見者論。其所自刋者九種。刊於雜劇十段錦者十種。而一種複出。共得十八種。其詞雖諧穩。然元人生氣。至是頓盡。且中頗雜以南曲。且每折唱者不限一人。已失元人法度矣。此後唯王漾陂九思康對山海。皆以北曲擅場。而二人所作杜甫游春中山狼二劇。均鮮動人之處。徐文長渭之四聲猿。雖有佳處。然不逮元人遠甚。至明季所謂雜劇。如汪伯玉道昆陳玉陽與郊梁伯龍辰魚梅禹金鼎祚王辰玉衡卓珂月人月所作。蒐於盛明雜劇中者。旣無定折。又多用南曲。其詞亦無足觀。南戲亦然。此戲明中葉以前。作者寥寥。至隆萬後始盛。而尤以吳江沈伯英璟臨川湯義仍顯祖爲巨擘。沈氏之詞。以合律稱。而其文則庸俗不足道。湯氏才思。誠一時之雋。然較之元人。顯有人工與自然之別。故余謂北劇南戲限於元代。非過爲苛論也。

  三

  雜劇院本傳奇之名。自古迄今。其義頗不一。宋時所謂雜劇。其初殆專指滑稽戲言之。孔平仲談苑(卷五。)山谷云。作詩正如作雜劇。初時布置。臨了須打諢。呂本平童蒙訓。亦云如作雜劇。打猛諢入。却打猛諢出。夢梁錄亦云雜劇全用故事。務在滑稽。故第二章所集之滑稽戲。宋人恆謂之雜劇。此雜劇最初之意也。至武林舊事所載之官本雜劇段數。則多以故事爲主。與滑稽戲截然不同。而亦謂之雜劇。蓋其初本爲滑稽戲之名。後擴而爲戲劇之總名也。元雜劇又與宋官本雜劇截然不同。至明中葉以後。則以戲曲之短者爲雜劇。其折數則自一折以至六七折皆有之。又舍北曲而用南曲。又非元人所謂雜劇矣。

  院本之名義亦不一。金之院本。與宋雜劇略同。元人旣創新雜劇而又有院本。則院本殆卽金之舊劇也。然至明初。則已有謂元雜劇爲院本者。如草木子所謂北院本特盛南戲遂絕者。實謂北雜劇也。顧起元客座贅語。謂南都萬歷以前。大席則用敎坊打院本。乃北曲四大套者。此亦指北雜劇言之也。然明文林琅琊漫鈔(苑錄彙編卷一百九十七)所紀太監阿丑打院本事。與萬歷野獲編(卷二十六)所紀郭武定家優人打院本事。皆與唐宋以來之滑稽戲同。則猶用金元院本之本義也。但自明以後。大抵謂北劇或南戲爲院本。野獲編謂逮本朝院本久不傳。今尙稱院本者。猶沿宋元之舊也。金章宗時董解元西廂。尙是院本模範云云。其以董西廂爲院本。固誤。然可知明以後所謂院本。實與戲曲之意無異也。

  傳奇之名。實始於唐。唐裴鉶所作傳奇六卷。本小說家言。此傳奇之第一義也。至宋則以諸宮調爲傳奇。武林舊事所載諸色伎藝人。諸宮調傳奇。有高郞婦黃淑卿王雙蓮袁太道等。夢粱錄亦云說唱諸宮調。昨汴京有孔三傳。編成傳奇靈怪入曲說唱。卽碧雞漫志所謂澤州孔三傳首唱諸宮調古傳。士大夫皆能誦之者也。則宋之傳奇。卽諸宮調。一謂之古傳。與戲曲亦無涉也。元人則以元雜劇爲傳奇。錄鬼簿所著錄者均爲雜劇。而錄中則謂之傳奇。又楊鐵崖元宮詞云。尸諫靈公演傳奇。一朝傳到九重知。奉宣齎與中書省。諸路都敎唱此詞。案尸諫靈公。乃鮑天祐所撰雜劇。則元人均以雜劇爲傳奇也。至明人則以戲曲之長者爲傳奇。(如沈璟北九宮譜等)以與北雜劇相別。乾隆間。黃文暘編曲海目。遂分戲曲爲雜劇傳奇二種。余曩作曲錄從之。蓋傳奇之名。至明凡四變矣。

  戲文之名。出於宋元之間。其意蓋指南戲。明人亦多用此語。意亦略同。唯野獲編始云自北有西廂。南有拜月。雜劇變爲戲文。以至琵琶。遂演爲四十餘折。幾倍雜劇。則戲曲之長者。不問北劇南戲。皆謂之戲文。意與明以後所謂傳奇無異。而戲曲之長者。北少而南多。故亦恆指南戲。要之意義之最少變化者。唯此一語耳。

  四

  至我國樂曲與外國之關係。亦可略言焉。三代之頃。廟中已列夷蠻之樂。漢張騫之使西域也。得摩訶兜勒之曲以歸。至晉呂光平西域。得龜玆之樂。而變其聲。魏太武平河西得之。謂之西涼樂。魏周之際。遂謂之國伎。龜茲之樂。亦於後魏時入中國。至齊周二代。而胡樂更盛。隋志謂齊後主唯好胡戎樂。耽愛無已。於是繁手淫聲。爭新哀怨。故曹妙達安未弱安馬駒之徒。至有封王開府者。(曹妙達之祖曹婆羅門受琵琶曲於龜玆商人蓋亦西域人也)遂服簪纓而爲伶人之事。後主亦自能度曲。親執樂器。悅翫無厭。使胡兒閹官之輩。齊唱和之。北周亦然。太祖輔魏之時。得高昌伎。敎習以備饗宴之禮。及武帝大和六年。羅掖庭四夷樂。其後帝娉皇后於北狄。得其所獲康國龜茲等樂。更雜以高昌之舊。並於大司樂習焉。故齊周二代。並用胡樂。至隋初而太常雅樂。並用胡聲。而龜茲之八十四調。遂由蘇祗婆鄭譯而顯。當時九部伎。除淸樂文康爲江南舊樂外。餘七部皆胡樂也。有唐仍之。其大曲法曲。大抵胡樂。而龜茲之八十四調。其中二十八調。尤爲盛行。宋敎坊之十八調。亦唐二十八調之遺物。北曲之十二宮調與南曲之十三宮調。又宋敎坊十八調之遺物也。故南北曲之聲。皆來自外國。而曲亦有自外國來者。其出於大曲法曲等自唐以前入中國者。且勿論。卽以宋以後言之。則徽宗時蕃曲復盛行於世。吳曾能改齋漫錄(卷一)云。徽宗政和初。有旨立賞錢五百千。若用鼓板改作北曲子幷著北服之類。並禁止支賞。其後民間不廢鼓板之戲。第改名太平鼓云云。至紹興年間。有張五牛大夫聽動鼓板。中有太平令。因撰爲賺。(見上)則北曲中之太平令。與南曲中之太平歌。皆北曲子。又第四章所載南宋賺詞。其結搆似北曲而曲名似南曲者。亦當自蕃曲出。而南北曲之賺。又自賺詞出也。至宣和末。京師街巷鄙人。多歌蕃曲。名曰異國朝四國朝六國朝蠻牌序蓬蓬花等。其言至俚。一時士大夫皆能歌之。(見上)今南北曲中尙有四國朝六國朝蠻牌兒。此亦蕃曲。而於宣和時已入中原矣。至金人入主中國。而女眞樂亦隨之而入。中原音韻謂女眞風流體等樂章。皆以女眞人音聲歌之。雖字有舛訛。不傷於音律者。不爲害也。則北曲雙調中之風流體等。實女眞曲也。此外如北曲黃鐘宮之者剌古。雙調之阿納忽古都白唐兀歹阿忽令。越調之拙魯速。商調之浪來裏。皆非中原之語。亦當爲女眞或蒙古之曲也。

  以上就樂曲之方面論之。至於戲劇。則除撥頭一戲自西域入中國外。別無所聞。遼金之雜劇院本。與唐宋之雜劇。結搆全同。吾輩寧謂遼金之劇皆自宋往。而宋之雜劇。不自遼金來。較可信也。至元劇之結搆。誠爲創見。然創之者實爲漢人。而亦大用古劇之材料與古曲之形式。不能謂之自外國輸入也。

  至我國戲曲之譯爲外國文字也。爲時頗早。如趙氏孤兒。則法人特赫爾特Du Halde實譯於千七百六十二年。至一千八百三十四年。而裘利安Julian又重譯之。又英人大維斯Davis之譯老生兒。在千八百十七年。其譯漢宮秋。在千八百二十九年。又裘利安所譯。尙有灰闌記連環計看錢奴。均在千八百三四十年間。而拔殘Bazin氏所譯尤多。如金錢記鴛鴦被賺蒯通合汗衫來生債薛仁貴鐵拐李秋胡戲妻倩女離魂黃粱夢昊天塔惡字記竇娥寃貨郞旦。皆其所譯也。此種譯書。皆據元曲選。而元曲選百種中。譯成外國文者。已達三十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