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紀事本末/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金匱之盟 宋史紀事本末卷十一
吳越歸地陳洪進附
平北漢 

太祖建隆元年三月,吳越王錢俶遣使來賀卽位,自是歲朝貢。

開寶七年冬十月,伐江南,詔加吳越王俶爲昇州東南行營招撫制置使。先是,俶遣判官黃夷簡入貢,帝謂之曰:「汝歸語元帥,江南倔僵不朝,我將討之,元帥當助我,無惑人言云:『皮之不存,毛將安附。』」尋密告以師期,遂有是命。

八年夏四月,吳越王俶旣受命,以沈承禮權知國務,而自率兵五萬攻常州。丞相沈虎子諫曰:「江南,國之藩蔽,今大王自撤其藩蔽,將何以衞社稷乎?」不聽,進攻其關城,又敗其軍於北界。遣兵攻江陰、宜興,皆下之,遂拔常州。江南主貽俶書曰:「今日無我,明日豈有君?一旦聖天子易地酬勳,王亦大梁一布衣耳。」俶不答,以書上,帝優詔襃之。

九年二月,吳越王俶來朝。先是,帝謂吳越使者曰:「元帥克毘陵,有大功,竢平江南,可暫來與朕一相見,以慰延想,卽當復還。朕三執圭幣以見上帝,豈食言乎?」至是,俶與妻孫氏、子惟濬入朝,帝賜禮賢宅以居,親幸宴之,賞賚甚厚,賜俶劍履上殿,書詔不名。命與晉王敍昆弟之禮,俶固辭,乃止。留兩月,遣還,賜以一黃袱,封識甚固,戒俶曰:「途中宜密觀。」及啓之,則皆羣臣乞留俶章疏也,俶甚感懼。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三月己酉,吳越國王俶來朝。會陳洪進納土而懼,上表乞罷所封吳越國王及解天下兵馬大元帥并書詔不名之命,歸其兵甲,求還,帝不許。其臣崔仁冀曰:「朝廷意可知矣,大王不速納土,祸且至!」俶左右爭言不可。仁冀厲聲曰:「今已在人掌握,且去國千里,惟有羽翼乃能飛去耳!」俶遂決策,上表獻其境內十三州、一軍、八十六縣。俶朝退,將吏始知之,皆慟哭曰:「吾王不歸矣!」丁亥,詔封俶爲淮海國王,授俶弟儀、信並觀察使,俶子惟濬、惟治並節度使,惟演、惟灝及族屬、僚佐授官有差。又授其將校孫承祐、沈承禮、崔仁冀並爲節度使,賜賚待遇,冠絕當時。尋令兩浙發俶緦麻已上親及管內官吏悉至汴京,凡千四十四艘。以范旻權知兩浙諸州、軍事。旻上言:「俶在國日,徭賦繁苛,乞盡蠲其弊。」從之。

八年十二月,俶改封漢南國王,罷天下兵馬大元帥。

端拱元年八月戊寅,俶生辰,帝賜燕。是夕暴卒。

陳洪進者,故清源節度使留從效牙將也。建隆三年三月,從效卒,子紹鎡典留務。會吳越聘使至,紹鎡夜召與燕。洪進誣紹鎡謀附吳越,執送於唐建康,推副使張漢思爲留後,而自爲副使。已而漢思患洪進專,因設燕,伏甲將殺之。酒數行,地忽大震,同謀者懼,因以告洪進。洪進亟走出,甲士皆散,自是更相爲備。一日,洪進袖大鎖,安步入府中,叱退直兵。漢思方坐內齋,洪進卽合其戶而鎖之,使人叩門而言曰:「郡中軍吏請副使知留務,衆情不可違,幸授之印。」漢思惶懼不知所爲,卽自門間出印與之。洪進遽召將吏曰:「留後授吾印以涖事。」衆皆賀。卽日遷漢思別舍,以兵守之。遣使請命於唐,又遣牙將魏仁濟間道奉表來告,且請制命。

乾德二年二月,改清源爲平海軍,仍授洪進節度。洪進歲貢,多厚斂於民,二州甚苦之。

太宗太平興國三年夏四月,洪進來朝,因獻漳、泉二州,縣十四。詔授洪進武寧節度使、同平章事,留之汴京,諸子皆授要郡,遣之官。

洪進後從平太原,封岐公,雍熙三年卒。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