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話急就篇/問答之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問答之下[编辑]

(一) 儞數了沒有 數了
有多少 有五十
(二) 他中了沒有 中了
中在第幾名 第一名
(三) 天晴了麽 晴了
有風沒有 沒風
(四) 是順風麼 是頂風
浪大不大 浪倒不大
(五) 您帶着表哪麽 帶着哪
現在幾點鐘了 九點半鐘
(六) 雨住了麽 住了
道兒好走麽 還好走
(七) 他還沒到麽 到了
多喒到的 昨兒晚上
(八) 您是那兒的 糧食店的
做甚麼來了 送米來了
(九) 頭一站是那兒 是馬家堡
末站呢 是天津
(一〇) 您坐那個船 坐高砂丸
多喒開船 明兒晌午
(一一) 您坐過江輪船麼 坐過一盪
坐到那兒 坐到漢口
(一二) 拉我到前門 您給一吊錢罷
給儞七百錢 是了您給一吊錢罷
(一三) 西山您去過麼 去過一盪
景致好不好 景致不錯
(一四) 這三個字念甚麼 念蛤蟆塘
是蛤蟆做的糖麼
 儞別胡說了、是遼東的地名兒
(一五) 樓上是誰說話 是王少爺
有甚麼事 來借書來了
(一六) 您的底下人呢 他吿假了
多喒回來 後天回來
(一七) 現在光緖多少年 是光緖三十年
是甚麼年 是甲辰
(一八) 這是甚麼河 這就是鴨緑江
九連城在那兒 前邊兒就是九連城
(一九) 您敎班學生 兩班
一班有多少人 一班是三十來人
(二〇) 這隻船叫甚麼 叫海晏
是那個公司的 是招商局的
(二一) 這條河有橋沒有 沒有橋、有擺渡
水深不深 不很深、人可以逿過去
(二二) 他們一天吃幾頓飯 一天吃兩頓
竟吃米麼 米麪都吃
(二三) 得叫煤了罷 煤還有、得叫炭了
得叫多少斤 叫五十斤罷
(二四) 今兒是眞熱 我看比昨好兒一點兒
怎麼 今兒有風
(二五) 儞們講習會多喒開 本月十五開
開到多喒 開到八月三十一
(二六) 今兒有學堂沒有 有學堂
一點鐘了、您該走了 車來了我就走
(二七) 字都抄完了沒有 還沒哪
抄了有多少了 抄了纔有三分之一了
(二八) 他是天天兒來麼 不是、隔一天一來
都是甚麼時候兒 不是早起就是晚上
(二九) 那個學堂一個禮拜幾盪
 我去兩盪
都是禮拜幾 禮拜二和禮拜四
(三〇) 儞到那兒、當天可以回來麼
當天我可回不來 怎麼當天回不來呢
 到那兒我還有點兒事哪
(三一) 儞們二位住在一塊兒麼
 是住在一塊兒
火食怎麼辨 倆人均攤
(三二) 今兒不是月底麼 是月底
賬都還完了沒有 差不多都還完了
(三三) 偺們溜逹溜逹去 很好、上那兒溜逹去
上向島去 那太遠了、上上野罷
(三四) 穿好了衣裳沒有 我穿好了
孥傘不拏 拏着罷
(三五) 儞的爹上那兒去了 上衙門去了
媽呢 在家裏做活
(三六) 這個報、主筆是誰 是一位英國人
議論怎麼樣 還很公道
(三七) 今兒中國幾兒了 大槪是十四了罷、可
 說不定 偺們拏皇曆照々罷
(三八) 這隻船、掛煙台不掛 這是直放船、不掛煙台
幾天可以到麼 至多四天
(三九) 這行李我交到那兒呢 您交到櫃上罷
交他們行麼 您放心、萬無一失的
(四〇) 這店裏住一天多兒錢 五角錢一天
飯錢都在其內麼 是連房帶飯、一包在內
(四一) 您要甚麼酒 我要燒酒
要幾壺 要兩壺
(四二) 您想菜罷 來個炸丸子
還要甚麼 先吃着看罷
(四三) 您是吃餅是吃麪 我吃麪
吃甚麼麪 要一個肉絲兒麪
(四四) 您不要湯麼 要湯
要甚麼湯 要一碗木樨湯
(四五) 聽說您到過北京了
 這話早了、有小十年子了
現在改變了罷
 改變多了、簡直的認不出道兒來哪
(四六) 他有甚麼差使 他在戶部裏
是甚麼班子 是主事
(四七) 他是參贊麼 不是他是隨員
是甚麼出身 是擧人
(四八) 欽差到了麼 說是明天到
儞得去接他罷 是我得去
(四九) 合同上、寫了年限了沒有
 寫了年限了
寫了幾年 寫了兩年
(五〇) 這是他的親筆麼 怕是代筆
怎麼見得呢 筆跡不對
(五一) 令表兄在那兒 在廣東
有甚麼事 帮人做買賣
(五二) 我和您借一樣東西 借甚麼
借靴子穿々 現成的
(五三) 您沒出門麼 早起出去一盪
上那兒去了 上交民?去了
(五四) 請您用?兒點心 我剛吃了飯
您別客氣 我眞不餓
(五五) 這個茶、您喝着怎麼樣 很好是甚麼茶
中國茶、一個朋友送的
(五六) 新禧新禧 同喜々々
年都拜完了麼 差不多都拜完了
(五七) 您打算多喒動身 本月底或是下月初罷
行李都預備好了麼
 行李倒都豫備好了、就是護照還沒下來哪
(五八) 您出門帶現錢麼
 我沒帶現錢帶着銀子哪
您総得帶點兒現錢路上方便些
(五九) 這溜兒有客店麼 有兩個
都是甚麼字號
 一個是大成、一個是三成
(六〇) 這站是那兒 是黃村
底下就是前門麼 不是還有一站哪
(六一) 日本兵到那兒了 快到了瀋陽了
瀋陽是甚麼地方 就是奉天
(六二) 月亮出來了麼 還沒哪
怎麼還不出來 儞問月亮去罷
(六三) 夥計、給我開賬來 給您開來了
這個賬不對罷 怎麼
我看儞算的太多了 沒有、這是公道價錢
(六四) 這是甚麼綢子  是寧綢
面子多寛  二尺多寛
(六五) 儞們有襪子沒有 有您瞧這雙怎麼樣
這一雙怎麼個價錢 兩角錢一雙
我要五雙
(六六) 這兩個茶壺、您看那個好
 我看小的比大的好
怎麼呢 小的秀氣
(六七) 儞們的活忙不忙 這幾天忙得利害
打夜作罷 可不是麼
(六八) 我那馬褂兒、多喒可以得
 後天可以得
怎麼又是後天呢 這回是一定得
(六九) 這個手巾怎麼賣呀 四百錢一條
太貴了、給儞三百錢 三百錢還不彀本兒哪
(七〇) 馬戱完了麼 沒哪、又續了兩天
偺們明兒瞧々去 是偺們一同去
(七一) 鴿子可以帶信麼 可以帶信
怎麼帶啊 給他縫在尾巴上
(七二) 外頭?々的甚麼 是賣號外的
是甚麼事情賣號外 大槪󠄂是得了旅順了
(七三) 這個廟供的是誰 供的是佛爺
是甚麼佛爺 是如來佛
(七四) 他是誰家的孩子 我們街坊的
怎麼那淘氣啊
 小孩子沒有不淘氣的
(七五) 您打那兒來 打衙門裏來
怎麼這早晚兒纔散哪
 今兒公事多一點兒
(七六) 這兒的出口貨甚麼大宗兒
 茶葉是大兒宗
其次是甚麼 其次是綿花
(七七) 儞是愛吃魚是愛吃肉
 我是愛吃魚
肉呢
 肉是瘦的我還可以吃肥的我一口也不
 能吃
(七八) 這個吿白是誰繙譯的
 是我繙譯的
到底是手、繙譯的實在不錯
 您別過奬了
(七九) 您到敝國是有甚麼公幹
 我是考察商務來了
您後來是打算在敝處做買賣麼
 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後來您多照應
那是應該的
(八〇) 今兒到的人多不多
 不少、差不多三十來人
怎麼去了那麼些人
 因爲禮拜、又搭着天氣好
(八一) 這個布是怎麼織的 是用機噐織的
怪不得這麼細呢
 細是細、就是不大結實
(八二) 您今兒甚麼時候兒回來
 得八點鍾以後
給您豫備晚飯麼
 不用豫備了、我在外頭吃
(八三) 給吴老爺那兒的信、儞送去了沒有
 早就送去了、這是他的回信
儞怎麼不早吿訴我、問儞纔說
(八四) 您瞧這天氣怎麼樣 不碍、决下不起來
若下雨怎麼樣
 下雨我輸給您一個東兒
(八五) 剛纔他和我說的話、多不講禮
 他是小孩子不懂甚麼、儞不必怪他、
(八六) 我聽說您下的棋很高
 我不會
別藏奸了
 藏甚麼奸呢、我實在不會
(八七) 這是甚麼點心 是玫瑰餅
在這兒買的麼
 不是、新近有一個人打北京帶來的
(八八) 頂高的銀子叫甚麼 元寳銀子
這是元寳銀子麼 不是這是亮松江
(八九) 俄國又沈了一隻船
 是怎麼沈的您知道麼
說是觸了礁了 不是、是碰了水雷了
(九〇) 日本兵又嬴了
 嬴是嬴了、可是傷的人也不少
旣是打仗、斷不了死人
 那是不錯的
(九一) 現在的電報、是打那兒來的
 打北京來的
有甚麼要緊的事情 不過是滙錢的事情
(九二) 那是甚麼聲兒 是隔壁兒放爆竹哪
有甚事放爆竹呢 光景是祭神罷
(九三) 他家裏都有甚麼人 他們娘兒倆
他還沒娶親麼
 巳經定下了、還沒娶哪
(九四) 這兩天您怎不騎自行車了
 我騎膩了
怎麼纔會了兩天就膩了、儞眞是三天半的
新鮮
(九五) 某兄有信來了麼
 來了、他還問您好來着
好說、他沒提還來不來麼
 他提還要來、可是一時不能來
(九六) 儞在上海住了些日子麼
 沒能住、我到那兒第二天就開了船了
那麼沒聽戱麼
 我那兒有聽戱的工夫哪、連瞧朋友的工
 夫都沒有
(九七) 這是凉水、儞喝不得 不碍我常喝
儞不聽我的話、趕閙了肚子就該後悔了
(九八) 明兒請您來、我給您豫備點兒吃的
 叫您費心、我必要奉擾的
不過是家常飯、沒甚麼菜
 那好極了
(九九) 昨兒您怎麼沒來 因爲天太晚了
不是同人逛去了麼
 沒有我這程子所沒出去
(一〇〇) 今兒個我做東偺們找個地方吃飯去
 怎麼又是儞做東
上回不是吃了儞了麼
 那不算甚麼
(一〇一) 怎麼這早晩兒您還不起來
 今兒我有點兒不舒服
是怎麼不舒服了呢
 昨兒夜裏浮躺來着着了凉了
(一〇二) 這件事登了新報了沒有
 登了有好幾天了、您怎麼不知道啊
登在那個報上了 登在日本報上了
怪呀、我天天兒瞧報、怎麼沒理會哪
(一〇三) 偺們上張先生那兒去罷
 您先去罷、我隨後就到
我不認得道兒啊
 等一會兒、偺們一同去
(一〇四) 上交民巷往那麼去
進了哈達門、一直的往西去、就是交民巷
(一〇〇) 今兒個我做東偺們找個地方吃飯去
 怎麼又是儞做東
上回不是吃了儞了麼
 那不算甚麼
(一〇一) 怎麼這早晩兒您還不起來
 今兒我有點兒不舒服
是怎麼不舒服了呢
 昨兒夜裏浮躺來着着了凉了
(一〇二) 這件事登了新報了沒有
 登了有好幾天了、您怎麼不知道啊
登在那個報上了 登在日本報上了
怪呀、我天天兒瞧報、怎麼沒理會哪
(一〇三) 偺們上張先生那兒去罷
 您先去罷、我隨後就到
我不認得道兒啊
 等一會兒、偺們一同去
(一〇四) 上交民巷往那麼去
 進了哈達門、一直的往西去、就是交民巷
日本公使舘在那兒
 在交民巷、中間兒路北
(一〇五) 梁先生給您帶了一個話兒來
 甚麼事
明兒晩上請您到他家裏坐坐
 是勞您駕
(一〇六) 張先生在家麼 沒在家
甚麼時候兒回來 早晩沒凖兒
那麼我給他留一個字兒罷
(一〇七) 剛進來的那個人是誰
 剛進來了兩位、您問那一位
我問的是穿洋衣裳的那一位
 他是我們的提調
(一〇八) 守旅順的俄國兵、不知道怎麼個收塲
 除了拼命、沒別的法子
他們總不肯投降麼
 他們也是怕不肯投降的
(一〇九) 您的中國話是怎摩學的
 不過是散學、沒正經學過
散學的能說的這麼好、您實在是天分高
 過奬了
(一一〇) 您會騎牲口麼
 我們北方人都會騎牲口
南方人呢
 南方人會使船、所以說南船北馬
(一一一) 今兒他起身您給他送行去了麼
 我沒聽説他走了
他怎麼沒吿訴您哪
 也許是他怕我送行去、所以沒吿訴我
(一一二) 這個股票一年得多少利
 一年是八成利
都是甚麼時候兒到手
 每年春秋兩回
(一一三) 您怎麼這麼想不開芝蔴點兒大的事就和
 他打起來了
我倒不是想不開因爲他的行爲太可惡了
(一一四) 您天々兒走這個道麼
 一天來回走兩盪
也不近哪
 走慣了也不理會遠了
(一一五) 這是甚麼花兒 向日蓮
那個呢 晩香玉
那爬架子的是甚麼 是勤娘子
護儞這院子裏花兒眞不少
(一一六) 偺們上窰窪兒釣魚去 那兒有甚麼魚
甚魚都有鯉魚鯽魚華鯽魚甚麼的
(一一七) 這呌甚麼鳥兒 呌百靈
怎麼呌百靈 因爲他甚麼都會吵
(一一八) 儞是屬甚麼的 我是屬猪的
儞比我大兩歲 那麼儞是屬牛的啊
(一一九) 這個菜您吃得來麼 怎麼吃不來呢
我怕是不合您的口味
 那兒的話呢、我吃着很好
(一二〇) 明兒您有工夫麼 有、甚麼事
請您到外頭坐坐 不咖了、改天再擾罷
(一二一) 我不是還短儞倆錢兒了麼
儞短我甚麼錢
丄回買書、儞不是給我墊錢了麼
儞若不提、我簡直的忘了
(一二二) 令弟現在有了事了麼
有了事了
是甚麼事情 當繙譯去了
每月多少薪水
每月三十塊錢、叧外還有十塊錢、的貼補
(一二三) 閣下有日子榮行麼 是後兒一早
後兒偏巧我有事、怕是赶不上送您
 不敢勞駕
儞比我大兩歲 那麼儞是屬牛的啊
(一一九) 這個菜您吃得來麼 怎麼吃不來呢
我怕是不合您的口味
 那兒的話呢、我吃着很好
(一二〇) 明兒您有工夫麼 有、甚麼事
請您到外頭坐坐 不咖了、改天再擾罷
(一二一) 我不是還短儞倆錢兒了麼
儞短我甚麼錢
丄回買書、儞不是給我墊錢了麼
儞若不提、我簡直的忘了
(一二二) 令弟現在有了事了麼
有了事了
是甚麼事情 當繙譯去了
每月多少薪水
每月三十塊錢、叧外還有十塊錢、的貼補
(一二三) 閣下有日子榮行麼 是後兒一早
後兒偏巧我有事、怕是赶不上送您
 不敢勞駕
(一二四) 您不拏甚麼東西麼 不拏東西了
那麼可以鎖上罷 是我寫個籖子貼上
(一二五) 這站停多大工夫 停不了多大工夫
我要下去走動、行不行
沒那麼大工夫、您等下站罷
(一二六) 這盪車我們坐行不行
不行、這是貨車不搭客
那麼下盪車幾點鐘開
再過一點鐘還有車
(一二七) 今兒走了有五里地沒有
 不到五里、不過有三里地
走了這麼半天纔走了三里地
 鄕下的里頭兒長跟城裏頭的里差着哪
(一二八) 這個儞得赶緊做我們等着用哪
 是我給您快作、决悞不了您的事
活得了、我打發人取去罷
 不用了、得了我們給您送了來
(一二九) 這張相是那個照相舘照的
 不是照相舘照的、是我自己照的
您自己能照的這麼好麼
 您別不瞧起人、我下過些個工夫的
(一三〇) 這屋裏怎麼這些個蚊子 這兒挨着水近
怎麼不搬呢
 這兒的房錢賤、我捨不得搬
儞眞是捨命不捨財
(一三一) 儞找誰啊 我找姓王的
姓王的搬了 搬到那兒去了
搬到東四牌樓六條衚衕去了
 好找不好找
一進口兒路北第三門兒
 借光借光
(一三二) 儞還不歇着麼 屋裏熱、睡不着覺
儞出來在院子裏凉快凉快
 外頭有月亮麼
好大月亮哪
 那好極了、我出去坐坐去罷
(一三三) 貴國出口貨、一年彀怎麼個數目
 一年在二萬萬上下
抵得住進口貨麼
 前幾年每年少個二三千萬、近來不差上
 下了
(一三四) 蘆漢鐵道、這名字是怎麼起的
 是兩個地名、因爲這鐵路、起北北京蘆講橋、
 修到湖北漢口、所以叫蘆漢鐵道
可是多喒纔能完工呢
 大槪󠄂年內就可以完罷
(一三五) 您是坐特等車是二等車
 我坐二等車
這個皮包您是自已帶呀、還是交給火車站
 這都是手使的東西、我得自已帶着
(一三六) 儞怎麼把我的花兒毀了
 不是我
不是儞是誰
 得了儞別着急了、晩上廟上、照樣兒買一
 盆賠儞
儞認了就得了、那兒叫儞賠的呢
(一三七) 儞看那個人怎麼樣 我看他人很謙恭
我吿訴儞、他那謙恭的地方兒、就是他利害
 的地方兒哪
(一三八ノ上)他們爲甚麼笑您說話
 他們笑、呌他笑去、偺們管偺們的
(一三八ノ下)這個事情可以緩兩天辦罷
 這麼要緊的事儞還打算緩辦麼
(一三九) 那個有鬍子的人我瞧着很面善
 他是偺們的街坊、儞怎麼忘了麼
不錯、我的記性實在要不得
(一四〇) 他的姑娘給的是誰 給的是一個山西人
不是一個姓裴的麼
 不錯是姓裴的儞怎麼知道是他呢
我彷彿是聽人這麼說過
(一四一) 聽說令愛有點兒不舒服、現在大好了沒有
 叫您惦記着、他不過着點兒凉、現在已經
 大好了、
(一四二) 您跟前幾位此世兄 有三個孩子
大世兄今年多大歲數兒了
 今年纔七歲
上學了沒有 去年上的學
(一四三) 您的寳眷在這兒哪麼
 沒有我是一個人來的
把家眷接來不好麼 道兒遠太累贅
(一四四) 小姪兒今天特意來給老伯請安
 勞儞駕、儞們老人家好
托您福家父很好 儞隨便喝茶
(一四五) 老兄今年貴甲子
 我虛度三十二、老先生您高壽
我六十一 很康健哪
不行了沒有用處了
(一四六) 老兄許久沒見哪
 是久違久違、閣下府上好啊
承問都好聽說您高陞了我還給您道喜去
不敢當不過是託您福、得這麼一點兒小差使
太謙太謙
(一四七) 令尊令堂都好啊 托福都好
今兒我不敢驚動他、求您替我請安
 是我必替您說
(一四八) 好些日子沒雨了、得下雨了
 是再不下雨就旱了
今年總得得一個好年成纔好
 可不是麼、國家有軍務的時候兒、年成更
 要緊
(一四九) 您往這麼來、一路上莊稼怎麼樣
 很好、莊稼都秀穗兒了
今年可以望好年成罷
是啊、今年一定是好年頭兒
(一五〇) 姜太公是甚麼人 是周朝一個釣魚的
一個釣魚的、怎麼那麼大名呢
 因爲他後來做了皇上的師傳了
(一五一) 您今年不旅行去麼 我一個人不願意去
我陪您去不好麼 那是求之不得的事
 情了
(一五二) 天下有三本儞知道麼
甚麼呌三本
一國之本在庶民、一家之本在子第、一身之
本在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