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川遺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定川遺書
作者:沈煥 宋
卷一

http://140.122.127.253/dragon/为寒泉全文检索,中有《宋元学案》,可查得沈氏“定川学案” 〖沈焕〗(1139一1191年)字叔晦,学者称定川先生,南宋定海(今浙江镇海)人,后徙鄞县(今浙江宁波)。乾道八年(1172),进士及第。历官上虞尉、杨州教授,太学录、高邮军教授、浙东安抚司干办、婺源令、舒州通判等职。焕父沈铢,曾受业焦定,程门私淑弟子、里中奉为人师。他幼受家学影响,潜心经籍。青年时游太学,与舒□、杨简、袁燮为友,并称“甬上四先生”,或称“四明四先生”。师事陆九渊之兄陆九龄。广平定川学派创始人之一,主要弟子竺大年、舒衍、舒□、吕乔年,及其子沈傅曾、沈省曾、沈敏曾等。其学遵循陆九渊心学。认为心是根本,人心精诚所达,虽天高地厚,豚鱼细微,金石无情。有感则必通。道德品质修养在于要先立“大本”。儒学之急务,在于“立大本明大义”。大本不立义不明,虽然讨论时务,条目又有何为。为学在于“要而不博”。务识大体,非圣哲之书不好,史籍繁杂,要采取至约。“为学未能识肩背、读书万卷终亡举”(《定川言行编》载《衰正献公遗文钞》卷下)。其学具有折衷色彩。所谓“立本”、实际是指人的道德品质修养。而不是指对“心”的体识,是平实的。故强调学者应当自闺门开始,其余皆末也。今人所以骤得美名,随即又湮没,是由于其学无本,不出于闺房用力。“工夫不实”,自谓见道,只是自欺。昼观诸妻子,夜卜诸梦寐,于两者无愧,始可以言学。对陆门以外学派,持宽容兼蓄态度、多次与文献派吕祖谦、吕祖俭讨论切磋,相互增益。全祖望称“沈氏之学,实兼得明招(吕氏)一派”(《鲒□亭集外编》卷十六《竹州三先生书院记》)。中年时曾与朱熹多有书信往来,对朱熹的方法论及其推崇的先天图、太极图提出质疑。其学有明显的陆氏彩色,但却没有与朱、吕对立的痕迹。并开师友讲习之端。得古人相劝为善之义。全视望谓:“舒(□)、沈(焕)、之平实又过于杨(简)、袁(燮)”(《宋元学案·广平定川学案》)。他发展了陆氏的心学,在儒学发展史上有较大影响。文集五卷已佚,今尚存有袁燮辑《定川言行编》和近人张镛辑《定川遗书》。

[编辑]

淳熙四先生皆傳陸學者也,楊慈湖、袁絜齋巨制煌煌,垂諸百世;舒元质之文,猶赖梨洲搜得殘稿二卷。獨沈定川之書,罕有存者。不惟其書不存,即其言行之可考者,絜齋之行状、言行編、平園之墓碣尚已,而墓碣則於卒之歲月復误。言行编世僅見謝山之所节錄,未見全帙;謝山增补宋元学案別为之傳,可謂精审矣,然于修補吕大愚傳,既曰:大愚壬寅至官,去以丁未;而为定川傳,则未明言講学岁月。蒋樗庵則曰:改通判舒州,不赴。時史忠定方退休里中,割竹洲宅延居之。一若講學在改判后也者。馮舸月、叶缦卿辑慈湖年譜,益矛盾矣。且不獨後之人也,王深宁生宋之世,為九先生祠堂记,其言叔晦以國正家居是已,而謂大愚往還不及三君,則非也。慈湖、絜齋,是時雖受官,而犹家居,班班可考。後生小子如壽镛者,何敢自诩多聞、輒云有得?今既集群书,確證具在,因別訂言行彙考以質於世,定為竹洲識学在淳熙十年、十一年之中,而斷然不在十五年戊申改判舒州之后。盖以大愚去以丁未也。月湖为吾釣游之地,竹洲風景無间古今,溯洄伊人,流連景仰,乃不获读其全書。舉所謂往返論辨以求周覽博考之益者,皆付闕如。奚所資而鏡焉?顧其留遺者,雖仅朱子謂其大篇短章、鏗金戛玉者,猶得於斷残中見之;若夫訓語所垂,晝觀諸妻子、夜卜諸梦寐、立大本明大义、前無堅敵短兵便为長技大可懼也,即此数语,已得概其生平。慈湖稱其砥柱中流,足以起士大夫萎苶不振之氣者,岂虛誉哉!抑考鄞县艺文志,王梓材雘軒有补葺《沈定川文集》,今亦未之見。因就搜羅所及,輯《定川遺書》二卷、《附錄》四卷,而以言行汇考并入附錄中,更因編遺书而得絜斋遗文鈔定川言行编全帙在焉。续有所獲,願同志廣之。民國二十五年一月後學張壽镛序

詔書[编辑]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人物之生斯世,何其相遇之難哉!氣稟得於天而,學力資於人,兼之者難也。故奉議郎舒州通判沈焕,天資偉特,識度高明,家庭之間,自有伊洛。蚤游文館,又與天下英俊講明。其於氣稟學力,蓋兼之矣。一命登朝,受知孝祖,得時行道,庶幾乎展盡底蘊。而官止佐貳,不終顯榮,命也何如,士林共歎。中郎進秩太常,議谥華文,邃阁我孝祖聖交神思之所在也。俾之侍直切近霄漢,所以表耿先哲、崇獎名儒,且彰承奉先猷之意云。魂兮有知,欽服休命。寶慶二年正月十五日詔

目錄[编辑]

卷一

 留別楊慈湖之鵝湖 箴友

 承奉郎孫君行狀 淨慈寺記 竺碩夫墓誌銘
卷二
訓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