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波錢業會館碑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寧波錢業會館碑記
作者:忻江明
1926年
本作品收錄於:《寧波市志外編

原碑立於寧波錢業會館

記曰:大信不約。說者謂約,約劑也。《周禮》地官,司市以質劑,結信而止訟。凡市易必有劑,自古然已。錢幣,市易之券也。圜法變遷,人趨儇利。若唐之飛錢,宋之交子、會子,今之紙幣,以輕賫稱便,風行海內,其為信亦約劑類也。此所謂市道也。市道而幾於大信者有之乎?曰有之。今寧波錢肆通行之法,殆庶幾焉。海通以來,寧波為中外互市之一。地當海口,外貨之轉輸,鄰境物產之銷售,率取道於是。廛肆星羅,輪舶日月至,儼然稱都會矣。顧去閉關時不遠,市中行用,以錢不以銀,問富數錢以對。自墨西哥銀幣流入內地,始稍變其習,然不用銀如故。即有需,則准他路銀,虛立一名,以錢若銀幣易之。日有市,市有贏縮,通行省內外以為常。吾聞之故老,距今百年前,俗纖儉,工廢,著擁巨資者,率起家於商人。習踔遠營,運遍諸路,錢重不可賫,有錢肆以為週轉。錢肆必仍世富厚者主之,氣力達於諸路,郡中稱是者可一二數。而其行於市,非直無銀,乃亦不專用錢。蓋有以計簿流轉之一法焉。大抵內力充諸肆,互相為用,則信於人,人故一登簿錄,即視為左券不翅也。其始數肆比而為之,要會有時。既乃著為程式,行於全市。其法,錢肆凡若干,互通聲氣,掌銀錢出入之成,群商各以計簿書所出入,出畀某肆,入由某肆,就肆中匯記之。明日,諸肆出一紙,互為簡稽,數符即准以行,應輸應納,如親授受。都一日中所輸納之數為日成,彼此贏絀相通,轉而計息焉。次日復如之。或用券掣取,曰畀某肆,司計者以墨之,則為承諾如所期不爽。無運輸之勞,無要約之煩,行之百餘年,未聞有用此而為欺紿者。雖深目高准之儔,居是邦與吾人為市,亦不虞其他,儻所謂大信者非邪。顧吾人聞之,咸豐之季,滇銅道阻,東南患錢荒,吾郡尤甚,市中流轉之錢直大減,當現錢之半,鄉民病之,洶洶謀為亂,數月乃平。夫錢幣之為用,載信而行,虛實必相輔,直必相准,如權之在衡,如契之同而別之,使民不疑。循是則理,不則亂。今紙幣充斥,帑藏蓋寡,罔利者或外輸不已,虛車無實,後將有受其敝者。夫患每中於所習,而法必期於相維。吾願當事者,毋變其俗,而有以善其後也。錢肆舊有公所,湫隘不足治事。比年,期會益繁,乃度地江湄,別為會館,鳩工於甲子二月,期而蕆事,既成,來請為記,因著其事之有繫於風俗者,且揭其利病所在,冀後之議市政者有省焉。至是館之成,捐輸之姓氏及在事有勞之人,凡金石例得書者,別具於碑陰,茲不著。乙丑夏四月,鄞縣忻江明記。慈溪錢罕篆額並書。四明李良棟刻。


PD-icon.svg 本作品目前因在中国著作权保护条款过期而处于公有领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管辖区为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澳门)和中华民国(目前司法管辖区为地区)的著作权法,所有作品,以及所有著作权持有者为法人的作品,在首次发表50年后,或者从创作之日起50年未发表,即进入公有领域。其他适用作品则在作者死亡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