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钱业会馆碑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宁波钱业会馆碑记
作者:忻江明
1926年
本作品收录于《宁波市志外编
原碑立于宁波钱业会馆

记曰:大信不约。说者谓约,约剂也。《周礼》地官,司市以质剂,结信而止讼。凡市易必有剂,自古然已。钱币,市易之券也。圜法变迁,人趋儇利。若唐之飞钱,宋之交子、会子,今之纸币,以轻赍称便,风行海内,其为信亦约剂类也。此所谓市道也。市道而几于大信者有之乎?曰有之。今宁波钱肆通行之法,殆庶几焉。海通以来,宁波为中外互市之一。地当海口,外货之转输,邻境物产之销售,率取道于是。廛肆星罗,轮舶日月至,俨然称都会矣。顾去闭关时不远,市中行用,以钱不以银,问富数钱以对。自墨西哥银币流入内地,始稍变其习,然不用银如故。即有需,则准他路银,虚立一名,以钱若银币易之。日有市,市有赢缩,通行省内外以为常。吾闻之故老,距今百年前,俗纤俭,工废,著拥巨资者,率起家于商人。习踔远营,运遍诸路,钱重不可赍,有钱肆以为周转。钱肆必仍世富厚者主之,气力达于诸路,郡中称是者可一二数。而其行于市,非直无银,乃亦不专用钱。盖有以计簿流转之一法焉。大抵内力充诸肆,互相为用,则信于人,人故一登簿录,即视为左券不翅也。其始数肆比而为之,要会有时。既乃著为程式,行于全市。其法,钱肆凡若干,互通声气,掌银钱出入之成,群商各以计簿书所出入,出畀某肆,入由某肆,就肆中汇记之。明日,诸肆出一纸,互为简稽,数符即准以行,应输应纳,如亲授受。都一日中所输纳之数为日成,彼此赢绌相通,转而计息焉。次日复如之。或用券掣取,曰畀某肆,司计者以墨之,则为承诺如所期不爽。无运输之劳,无要约之烦,行之百馀年,未闻有用此而为欺绐者。虽深目高准之俦,居是邦与吾人为市,亦不虞其他,傥所谓大信者非邪。顾吾人闻之,咸丰之季,滇铜道阻,东南患钱荒,吾郡尤甚,市中流转之钱直大减,当现钱之半,乡民病之,汹汹谋为乱,数月乃平。夫钱币之为用,载信而行,虚实必相辅,直必相准,如权之在衡,如契之同而别之,使民不疑。循是则理,不则乱。今纸币充斥,帑藏盖寡,罔利者或外输不已,虚车无实,后将有受其敝者。夫患每中于所习,而法必期于相维。吾愿当事者,毋变其俗,而有以善其后也。钱肆旧有公所,湫隘不足治事。比年,期会益繁,乃度地江湄,别为会馆,鸠工于甲子二月,期而蒇事,既成,来请为记,因着其事之有系于风俗者,且揭其利病所在,冀后之议市政者有省焉。至是馆之成,捐输之姓氏及在事有劳之人,凡金石例得书者,别具于碑阴,兹不著。乙丑夏四月,鄞县忻江明记。慈溪钱罕篆额并书。四明李良栋刻。


PD-icon.svg 本作品现时在大中华两岸地区因着作权保护条款过期而处于公有领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一条第二款(司法管辖区为中国大陆,不包括香港和澳门)和中华民国的《著作权法》第三十三条(目前司法管辖区为台澎金马地区),所有著作权持有者为法人的作品,在首次发表50年后,或者从创作之日起50年未发表,即进入公有领域。其他适用作品则在作者死亡后50年进入公有领域。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法人作品应满足三点要求:(1)由法人(或其他组织,以下简称“法人”)主持创作,而非工作人员自发进行;(2)创作思想及表达方式体现法人意志;(3)由法人负责,而非执笔者。(详情


致上传者:请在本模板中标明该作品的首次发表时间及其作者姓名或著作权持有者名称。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