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視瑤函/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審視瑤函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Star of life caution.svg 此內容只供參考,並不能視作醫療意見。維基文庫可以收錄廣為人知之醫學著作。此等著作可能有錯,亦可能已過時。欲求醫藥之指導,請找合格之專業人員。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

目病有三因[编辑]

陈无择曰:喜怒不节。忧思兼并。以致脏腑气不平。郁而生涎。随气上厥。乘脑之虚。浸淫目系。荫注于目。轻则昏涩,重则障翳。眵泪 肉。白膜遮睛。皆内因。如数冒风寒。不避暑湿。邪中于项。乘虚循系。以入于脑。侵于目而生目病者。皆外因。若嗜欲无节。饮食不时。频食五辛。过啖炙爆。驰骋田猎。冒涉烟尘。劳动外情。皆丧明之本。此内外因也。

徐彦纯曰:人之眼目。备脏腑五行。相资而神明。故能视。内障乃瞳神黑小。神光昏昧也。外障则有翳膜可见。内障有因于痰热。气郁。血热。 阳。 阴。虚脱荣卫所致。种种不同。外障有起于内 睛上。睛下睛中。视其翳色。从何经来。惟宜分治。目之为病。肝热则昏暗。心热则烦痛。风湿血少则涩痒。肾虚则不禁固。甚则陷突。缓则翳暗矣。

诊视[编辑]

《脉经》曰:左寸脉洪数。(心火上炎也)左关脉弦而洪。(乃肝火盛也)左尺脉微弱。(乃肾水不升。而火在上也。)右寸关脉俱弦洪。(乃肝木挟相火之势。来侮所不胜之金。而戕己所胜之土也。)右尺脉洪数。(为相火邪火上炎。挟肝木之邪。而烁目也。按六脉浮紧有力者为寒。沉数有力者为热。微细而弱者为虚。洪大而滑者为实。夫五脏常欲相顺相生。如心见缓。肝见洪。肺见沉。脾见涩。肾见弦。此五脏相合相生之理。禀太和之气。其疾何以生焉。是为疾者五脏必相克相反。如心见沉细。肝见短涩。肾见迟缓。肺见洪大。脾见弦长。此五脏相刑相克。递相互变之机。其疾再无不作者。万物生克。一定之理。岂止于病目而言哉。经谓五脏不和。则六腑不通。六腑不通。则九窍疲癃。九窍疲癃。则气血壅滞。亦令人憎寒发热。恶风自汗。胸膈痞满。有类伤寒似疟。但目红示而头不痛。项不强。身发寒不致战栗。发热不致闷乱为异。而为外障。或头眩目昏。头痛而目不红。为内障。由人于六淫七情。饮食色欲过度。运动失宜。岂能一一中节。而无所乘乱。脏腑关窍。不得宜通。而痰内渍也。予特叙痰饮之脉皆弦微沉滑。或云左右关脉大者。或伏而大者。皆痰也。眼皮及眼。或如灰烟黑者。亦痰也。然治法痰因火动。降火为先。火因气逆。顺气为要。亢则害。承乃制者。寒极则生热。热极则生寒。木极而似金。火极而似水。土极而似木。金极而似火。水极而似土也。)左手寸口。心与小肠之脉所出。君火也。左手关部。肝与胆之脉所出。风木也。左手尺部。肾与膀胱之脉所出。寒水也。右手寸口。肺与大肠之脉所出。燥金也。右手关部。脾与胃之脉所出。湿土也。右手尺部。命门与三焦之脉所出。相火也。 六脉者。浮沉迟数滑涩也。浮者为阳。在表。为风为虚也。沉者为阴。在里。为湿为实也。沉迟者为阴。寒在脏也。浮数者为阳。热在腑也。滑者血多气盛也。涩者气滞血枯也。

八要者。表里虚实寒热邪正也。表者病不在里也。里者病不在表也。虚者五虚也。脉细。皮寒。气少。泄利。饮食不入也。浆粥入胃。泻止则生。实者五实也。脉盛。皮热。腹胀。前后不通。瞀闷也。大小便通利而得汗者生。寒者脏腑积寒也。热者脏腑积热也。邪者外邪相干也。正者脏腑自病也。

内经谓目痛赤脉从上下者太阳病。从下上者阳明病。从外走内者少阳病。从内走外者少阴病。太阳病宜温之散之。阳明病宜下之寒之。少阳病宜和之。少阴病宜清之。

《保命集》云:眼之为病。在腑则为表。当除风散热。在脏则为里。当养血安神。暴发者为表。易治。久病者为里。难疗。按此论表里之不同明矣。用以治病。如鼓应桴也。《灵枢颠狂篇》云:目 外决于面者为锐 。在内近鼻者为内 。上为外 。下为内 。

凡看目疾者。男子多患左目。女子多患右目。此阴阳气血不同故也。或有左右无常者。乃邪热攻迫故也。如男先伤左目。而右目屡发。定不可保。女先伤右目。而左目屡发。亦不能救。必须观人老少壮弱为主。少而壮者易治。老而弱者难治。易治者用药温和。难治者用药滋补。随症用药。不可执一。目症虽有多端。然看者先将分数预定其初。不致有误。如瞳神凸凹者不治。青绿白色者不治。纯黑者不治。睛少光彩者不治。此老人血衰之症。若翳障如半月之状。俱难治之。若睛圆不损。不论星多少。翳浓薄。悉皆治之。翳怕光滑。星怕在瞳神。总翳膜轻薄。星点细小。难退。翳障未尽。切不可用刀割。目得血而能视。刀割则伤血。亦不可用火灸。翳膜生自肝火。又以火攻之。是以火济火。岂是良法。惟服药于先。必兼点药。则病渐退。根除而不复发也。

按目病有外感。有内伤。外感者风寒暑湿燥火。此标症也。患者致目暴发疼痛。白睛红肿。眵泪赤烂。其势虽急。易治。内伤者喜怒忧思悲恐惊。此七情也。患者致黑珠下陷。或起蟹睛。翳膜障朦。或白珠不红。瞳神大小。视物昏花。内障不一。其势虽缓。难治。又有不内不外。而饮食不节。饥饱劳役所致。当理脾胃为主。目症虽多。不外风热虚实之候。治亦不离散清补泻之法。然补不可过用参术。以助其火。惟用清和滋润之类。泻不可过用硝黄龙胆。以凝其血。惟用发散消滞之类。药用当。则目自愈。今人治目。往往非大补则骤用大寒。多致受伤。治目毋投寒剂。固是要法。又当省其致病之源以治之。如贪酒者徐徐戒其酒。好色者缓缓戒其色。暴怒者巽言戒其暴怒。不听。则难疗也。然心生血。脾统血。肝藏血。血得热则行。得寒则凝。凝则生翳生膜。目斯患矣。不可不慎。凡病目后。宜滋肾水。何也。目以肝为主。肝开窍于目。目得血而能视。若滋肾水。则水能生木。木能生火。火能生土。土能生金。金能生水。生生不已。其益无穷。若肾水亏耗。则水不能生木。木不能生火。火不能生土。土不能生金。金不能生水。肝血亏而火妄炽。其害可胜言哉。

目不专重诊脉说[编辑]

夫曰有是病即有是脉者。此亦大概言之。其微渺未必皆可恃乎脉也。如目病。必视其目为内障。为外障。内障有内障之症。外障有外障之症。必辨其为何症。所中所伤之浅深。果在何轮何廓。辨之明而后治之当。今闺阁处子。暨夫贵介之族。但舒手于帷幔之外。诊其脉即欲治其病。且责其用药当而效之速。不知即方脉之专重乎脉者。尤望闻问居其先。而切脉居于后。盖切而知之。仅谓之巧耳。况症之重者。关乎性命。而惟恃巧以中之。何轻视乎性命耶。必精详审辨。而后治之可也。重性命者。当必以是言为然也。矧目为五官之最要者哉。假令一瞽目。隐身于帷幔之中。舒其手于帷幔之外。其六脉未尝不与有目者相同也。切脉者。从何脉辨知其为瞽耶。恐神于脉者。亦未易知。后学岂能臻此之妙。定其残好。必猜度拟议之。而用药亦猜度拟议之药尔。欲其当而效之速。实难矣。较而论之。两误之中。病者之自误为尤甚也。兹特摘出其弊。必于诊脉之外。更加详视。始不至有误矣。

目症相同所治用药不同并戒慎问答[编辑]

复慧子曰:昔有客问先大人云:均一病也。其症不异。子何以治之不同。用药各异。其效有速有迟。有愈有不愈者。有治之者。有辞而不治者。其故何也。大人闻而应之曰。夫古之善医。先精造乎学业。次通达乎人事。见机而作。圆融变通。不拘一隅。不执一方。子谓予同病而异治。不知人事有种种不同者也。或男子妇人。婴儿处女。鳏寡老弱。师尼婢外家。兼之胎前产后与夫情性之温暴。饮食之多寡。二便之通塞。四时之寒暑温凉。病症之虚实冷热。岁月之远近浅深。有能节戒不能节戒者。服药曾伤元气未伤元气者。千态万状。不可胜计。治之安可同于一辙乎。况富贵贫贱之殊途。盖富贵之人。其志乐。其性骄。或酒色之不戒。家务之劳心。暴怒之伤肝。以致五火俱动。且药饵委诸童仆。火候或失宜。故取其效也不易。至于贫贱者。其志苦。其形劳。或因薪谷之忧。忿怒之伤。或药饵力乏不继。欲愈其疾也更难。予之症同而治异者。盖为此也。今就先大人之论思之。诚不可拘一隅。不可执一方也。但他恙之戒人酒色劳怒犹易。独目病之戒人则难。他病身体无力。四肢疲倦。而念难起。惟病目者。身体强健。而念易动。动则精出窍矣。夫天地以日为阳。雨为阴。人以火为阳。水为阴。人静则生阴。动则生阳。阳生岂不为火乎。至于怒。又为七情之一。最易伤肝。肝伤则目必损。肝窍于目故也。恣酒助阳。动湿热而烁阴。纵色又为伤肾之要。人身脏腑皆火。单有肾水一点以制之。岂可轻忽不慎。丹溪先生言。人心君火一动。相火即起。虽不交而精亦暗流矣。又有愚夫愚妇。病目不知自爱。俱言假此以泄其火。愚谓此非去火。实乃抱薪救火也。将见火未熄。而焰愈炽矣。病目者不知乎此。则轻症变重。重症变为不治之症者。靡不由乎此耳。业是科者。善为词以深戒之可也。

君臣佐使逆从反正说[编辑]

君为主,臣为辅。佐为助,使为用。置方之规也。逆则攻,从则顺。反则异,正则宜。治症之要也。必热必寒。必散必收者。君之主也。不宜不明。不授不行者。臣之辅也。能受能令。能合能分者。佐之助也。或击或发。或劫或开者。使之用也。破寒必热。逐热必寒。去燥必润。除湿必泄者。逆则攻也。治惊须平。治损须温。治留须收。治坚须溃者。从则顺也。热病用寒药。而导寒攻热者必热。阳明病发热。大便硬者。大承气汤。酒制大黄热服之类也。寒病用热药。而导热去寒者必寒。少阴病下利。服附子干姜不止者。白通汤加人尿猪胆之类也。塞病用通药。而导通除塞者必塞。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之类也。通病用塞药。而导塞止通者必通。太阳中风下利。心下痞硬者。十枣汤之类也。反则异也。治远以大。治近以小。治主以缓。治客以急。正则宜也。《至真要论》曰。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咸味涌泄为阴。淡味渗泄为阳。六者或收或散。或缓或急。或燥或润。或软或坚。所以利而行之。调其气而使平。故味之薄者。阴中之阳。味薄则通。酸苦咸平是也。气之浓者。阳中之阳。气浓则发热。辛甘温热是也。气之薄者。阳中之阴。气薄则泄。辛甘淡平,寒凉是也。味之浓者。阴中之阴。味浓则泄。酸苦咸气寒是也。易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水流湿。火就燥。云从龙。风从虎。圣人作而万物睹。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物各从其类也。故置方治病如后。

淫热反克之病[编辑]

膏粱之变。滋味过也。气血俱盛。禀受浓也。亢阳上炎。阴不济也。邪入经络。内无御也。因生而化。因化而热。热为火。火性炎上。足厥阴肝。为木。木生火。母妊子。子以淫胜。祸发反克。而肝开窍于目。故肝受克而目亦受病也。其病眵多。 紧涩。赤脉贯睛。脏腑秘结者为重。重者芍药清肝散主之。通气利中丸主之。眵多紧涩。赤脉贯睛。脏腑不秘结者为轻。轻者减大黄芒硝。芍药清肝散主之。黄连天花粉丸主之。少盛。服通气利中丸。目眶烂者。内服上药。外以黄连炉甘石散收其烂处。兼以点眼春雪膏、龙脑黄连膏。 鼻碧云散。攻其淫热。此治淫热反克之法也。非膏粱之变。非气血俱盛。非亢阳上炎。非邪入经络。毋用此也。用此则寒凉伤胃。胃气不升降。反为所害。治疾者不可不明也。噫。审诸。

芍药清肝散[编辑]

(治眵多 。紧涩羞明。赤脉贯睛。脏腑秘结。)

白术 石膏 真川芎 防风 桔梗 滑石(各三钱) 荆芥穗 前胡 芍药 甘草 苏薄荷(各二钱半) 柴胡 黄芩 知母 山栀仁 羌活(各二钱) 芒硝(三钱半) 大黄(四钱)

共末。每服三钱。水二钟。煎至一钟。食远热服。

上方为治淫热反克而作也。风热不制之病。热甚大便结者。从权用之。盖苦寒药也。苦寒伤胃。故先以白术之甘温。甘草之甘平。生胃气为君。次以川芎、防风、荆芥、桔梗、羌活之辛温。升发清利为臣。又以芍药、前胡、柴胡之微苦。薄荷、山栀、黄芩之微苦寒。且导且攻为佐。终以知母、滑石、石膏之苦寒。大黄、芒硝之大苦寒。祛逐淫热为使。惟大便不结者。减大黄芒硝。此逆则攻之治法也。大热服者。反治也。

通气利中丸[编辑]

(治证同上)

锦纹大黄(二两半) 滑石(取末另入) 牵牛(取末) 黄芩(各两半) 云头白术(一两) 白芷 羌活(各五钱)

除滑石牵牛。另研极细末外。余合为细末。入上药和匀。滴水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百丸。食后临睡茶清送下。

上方以白术苦甘温。除胃中热为君。白芷辛温解利。羌活苦甘平微温。通利诸节为臣。黄芩微苦寒。疗热滋化。滑石甘寒。滑利小便。以厘清浊为佐。大黄苦寒。通大便泻诸实热。牵牛辛苦寒。利大便除风毒为使。逆攻之法也。风热不制之病。热甚而大便结者。亦可兼用。然牵牛有毒。非神农药。今与大黄并用。取性猛烈而快也。大抵不宜久用。久用伤元气。盖从权之药也。量虚实加减。

黄连天花粉丸[编辑]

(治同上)

黄连 菊花 苏薄荷 川芎(各一两) 黄柏(六两) 连翘(二两) 天花粉 黄芩 栀子(各四两)

上为细末。滴水成丸。如桐子大。每服五十丸。加至百丸。食后临卧茶清下。

上方为淫热反克。脏腑不秘结者作也。风热不制之病。稍热者亦可服。以黄连、天花粉之苦寒为君。菊花之苦甘平为臣。川芎之辛温。薄荷之辛苦为佐。连翘、黄芩之苦微寒。黄柏、栀子之苦寒为使。合之则除热清利。治目赤肿痛。

黄连炉甘石散[编辑]

(治眼眶破烂。畏日羞明。余治同上。)

炉甘石(一斤) 黄连(四两) 龙脑(量入)

先以炉甘石置巨火 通红为度。另以黄连。用水一盆。瓷器盛贮。纳黄连于水内。却以通红炉甘石淬七次。就以所贮瓷器置日中晒干。然后同黄连研为细末。欲用时。以一二钱再研极细。旋量入龙脑。每用少许。井花水调如稠糊。临睡以箸头蘸敷破烂处。不破烂者。点眼内 锐 尤佳。不宜使入眼内。

上方以炉甘石收湿除烂为君。黄连苦寒为佐。龙脑除热毒为使。凡目病俱可用。宜者固可。即不宜者亦无害也。奇经客邪之病。量加朴硝泡汤。滴眼瘀肉黄赤脂上。

龙脑黄连膏[编辑]

(治目中赤脉。如溜热炙人。)

川黄连(八两) 片脑(二钱)

上以黄连去芦。刮去黑皮。洗净锉碎。以水三大碗。贮于瓷器内煎。随入黄连于内煎。用文武火熬。减大半碗。滤去渣。以滓复煎。滤净澄清。入薄瓷器盛放。重汤蒸炖成膏。约半盏许。再复滤净。待数日。出火毒。临时旋加片脑。以一钱为率。用时酌量加之。不拘时。以少许点眼大 内。又方。加熊胆、蚺蛇胆各少许。更妙。

上方。以黄连治目痛解诸毒为君。龙脑去热毒为臣。乃君臣药也。凡目痛者。俱宜用。

鼻碧云散[编辑]

(治肿胀红赤。昏暗羞明。瘾涩疼痛。风热鼻塞。脑酸。外翳攀睛。眵泪稠粘。)

鹅不食草(二钱) 青黛 真川芎(各一钱)

上为细末。每用如大豆许。先噙水满口。 入鼻中。以泪出为度。不拘时。

上方以鹅不食草解毒为君。青黛去热为佐。川芎大辛。除邪破留为使。升透之药也。大抵如开锅盖法。常欲使邪毒不闭。令有出路。然力少而锐。 之随效。宜常 以聚其力。凡目病。俱可用。

蕤仁春雪膏[编辑]

(治肝经不足。内受风热。上攻头目。昏暗痒痛。瘾涩难开。昏眩赤肿。怕日羞明,不能远视。迎风有泪。多见黑花。)

蕤仁(去皮壳心压去油四钱) 龙脑(五分研)

先将蕤仁研细。入龙脑和匀。用生好真川白蜜一钱二分。再研和匀。每用簪角蘸点内 锐 。

上方以龙脑除热毒为君。生蜜解毒和百药为臣。蕤仁去暴热治目痛为使。此药与黄连炉甘石散、龙脑黄连膏并用。

风热不制之病[编辑]

风动而生热。譬犹烈火焰而必吹。此物类感召。而不能违间者也。因热而召。是为外来。久热不散。感而自生。是为内发。内外之邪。为病则一。淫热之祸。条例如前。益以风邪。害岂纤止。风加头痛。风加鼻塞。风加肿胀。风加涕泪。风加脑巅沉重。风加眉骨酸疼。有一于此。羌活胜风汤主之。风加痒。则以杏仁龙胆草泡散洗之。病者有此数证。或不服药。或误服药。翳必随之而生。翳如云雾。翳如丝缕。翳如秤星。翳如秤星者或一点。或三四点。而至数十点。翳如螺盖者。为病久不去。治不如法。至于极至。为服寒凉药过多。脾胃受伤。生意不能上升。渐而至也。然必要明经络。方能应手。凡翳自内而出。为手太阳足太阳受邪。治在小肠膀胱经。加蔓荆子、苍术。羌活胜风汤主之。自锐 客主人而入者。为足少阳手少阳手太阳受邪。治在胆与三焦小肠经。加龙胆草、 本。少加人参。羌活胜风汤主之。自目系而下者。为足厥阴手少阴受邪。治在肝经心经。加黄连。倍加柴胡。羌活胜风汤主之。自抵过而上者。为手太阳受邪。治在小肠经。加木通、五味子。羌活胜风汤主之。热甚者兼用治淫热之药。鼻碧云散。俱治以上之证。大抵如开锅盖法。 之随效。然力少而锐。宜不时用之。以聚其力。虽然。始者易而久者难。渐复而复。渐复而又复可也。急于复者则不治。今世医用磨翳药者有之。用手法揭翳者有之。噫。翳犹疮也。奚能即愈乎。庸医用此。非徒无益。增害尤甚。愚者蒙害。欣然而不悟。可胜叹哉。故置风热不制之病治法。

羌活胜风汤[编辑]

(风胜者服。兼治眵多 。紧涩羞明。赤脉贯睛。头痛鼻塞。肿巅涕泪。脑岩沉重。眉骨酸疼。外翳如云雾丝缕秤星螺盖。)

柴胡(七分) 黄芩 白术(各六分) 荆芥穗 枳壳 川芎 白芷 川羌活 防风 独活 前胡 苏薄荷(各五分) 桔梗 甘草(各三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八分。去滓。食后热服。

上方为风热不制而作也。夫窍不利者。皆脾胃不足之证。故先以枳壳、白术。调治胃气为君。羌活。川芎。白芷、独活、防风、前胡诸治风药。皆主升发为臣。桔梗除寒热。薄荷、荆芥清利上焦。甘草和百药为佐。柴胡解热。行少阳厥阴经。黄芩疗上热。主目中赤肿为使。又治伤寒愈后之病。热服者。热性炎上。令在上散。不令流下也。生翳者。随翳所见经络加药。翳凡自内 而出者加蔓荆子。治太阳经加苍术。去小肠膀胱之湿。内 者。手太阳足太阳之属也。自锐 而入。客主人斜下者。皆用龙胆草。为胆草味苦。与胆味合。少加人参。益三焦之气。加 本。乃太阳经风药。锐 客主人者。足少阳手少阳手太阳之属也。凡自目系而下者。倍加柴胡行肝气。加黄连泻心火。目系者。足厥阴手少阴之属也。自抵过而上者。加木通。导小肠中热。五味子酸以收敛。抵过者。手太阳之属也。

杏仁龙胆草泡散[编辑]

(治风热上攻。 赤痒。)

滑石(另研取末) 龙胆草 黄连 当归尾 杏仁(去皮尖) 赤芍药(各一钱)

以白沸汤泡顿蘸洗。冷热任意。不拘时候。

上方以龙胆草、黄连苦寒去热毒为君。当归尾行血。杏仁润燥为佐。滑石甘寒泄气。赤芍药苦酸除痒为使。惟风痒者可用。

七情五贼劳役饥饱之病[编辑]

《阴阳应象大论》曰:天有四时。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寒暑燥湿风之发耶。发而皆宜时。则万物俱生。发而皆不宜时。则万物俱死。故曰生于四时。死于四时。又曰。人有五脏。化为五气。以生喜怒忧悲恐。喜怒忧悲恐之发耶。发而皆中节。则九窍俱生。发而皆不中节。则九窍俱死。故曰生于五脏。死于五脏。目窍之一也。光明视见。纳山川之大。及毫芒之细。悉云霄之高。尽泉沙之深。是皆光明之所及也。成因七情内伤。五贼外攘。饥饱不节。劳役异常。足阳明胃之脉。足太阴脾之脉。为戊己二土。生生之原也。七情五贼。总伤二脉。饥饱伤胃。劳役伤脾。戊己既病。则生生自然之体。不能为生生自然之用。故致其病。曰七情五贼劳役饥饱之病。其病红赤睛珠痛。痛如针刺。应太阳眼睫无力。常欲垂闭。不敢久视。久视则酸疼。生翳皆成陷下。所陷者或圆或方。或长或短。或如点。或如缕。或如锥。或如凿。证有若此者。柴胡复生汤主之。黄连羊肝丸主之。睛痛甚者。当归养荣汤主之。助阳活血汤主之。加减地黄丸主之。决明益阴丸主之。加当归黄连羊肝丸主之。龙脑黄连膏主之。以上数方。皆升发阳气之药。其中有用黄连黄芩之类者。去五贼也。鼻碧云散亦可兼用。最忌大黄、芒硝、牵牛、石膏、栀子之剂。犯所忌。则病愈厉。

柴胡复生汤[编辑]

(治红肿羞明。泪多眵少。脑巅沉重。睛珠疼痛。应太阳眼睫无力。常欲垂闭。不敢久视。久视则酸痛。翳陷下。所陷者或圆或方。或长或短。或如缕如锥如凿。)

柴胡(六分) 苍术 白茯苓 黄芩(各五分) 白芍 甘草(炙) 苏薄荷 桔梗(各四分) 羌活 独活 蔓荆子 本 川芎 白芷(各三分半) 五味子(二十粒)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渣。食后热服。

上方以 本、蔓荆子为君。升发阳气也。川芎、白芍、羌活、独活、白芷、柴胡为臣。和血补血疗风。行厥阴经也。甘草、五味子为佐。为协诸药。敛脏气也。薄荷、桔梗、苍术、茯苓、黄芩为使。为清利除热。去湿分上下。实脾胃二土。疗目中赤肿也。此病起自七情五贼劳役饥饱。故使元气下陷。不能上升。今主以升发。辅以和血补血。导入本经。助以相协收敛。用以清利除热实脾胃。如此为治。理可推也。睛珠痛甚者。当归养荣汤主之。

黄连羊肝丸[编辑]

(治目中赤脉红甚。眵多。肝经不足。风毒上攻。眼目昏暗。泪出。羞明怕日。瘾涩难开。或痒或痛。又治远年近日内外障眼。攀睛 肉。针刮不能治者。此药治之。)

川黄连(去须为末) 白羯羊肝(一个)

先以黄连研为细末。将羊肝以竹刀刮下如糊。去筋膜。入擂盆中研细。入黄连末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加至七八十丸。茶清汤送下。忌猪肉及冷水。

上方以黄连除热毒明目为君。用羊肝者。肝与肝合。引入肝经为使。不用铁器者。金克木。肝乃木也。一有金气。肝则畏而不受。盖专治肝经之药。非与群队者比也。肝受邪也。并皆治之。睛痛者加当归。

当归养荣汤[编辑]

(治睛珠痛甚不可忍者。余治同上。)

熟地黄 当归 川芎 白芍(各一钱) 川羌活 防风 白芷(各七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八分。去滓温服。

上方以七情五贼。劳役饥饱。重伤脾胃。脾胃多血多气。脾胃受伤。则血亦病。血养睛。睛珠属肾。今生气已不升发。又复血虚不能养睛。故睛痛甚不可忍。以防风升发生气。白芷解利。引入胃经为君。白芍药止痛。益气通血。承接上下为臣。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佐。当归、川芎行血补血羌活除风。引入少阴经为使。血为邪胜。睛珠痛者。及亡血过多之病。俱宜服也。服此药后。睛痛虽除。眼睫无力。常欲垂闭不减者。助阳活血汤主之。热者兼服黄连羊肝丸。

助阳活血汤[编辑]

(治眼睫无力。常欲垂闭。及眼发。致热壅白睛。红眵多泪。无疼痛而瘾涩难开。此服寒药太过。而真气不能通九窍也。故眼昏花不明。)

炙甘草 黄 当归 防风(各一钱) 蔓荆子 白芷(各五分) 柴胡 升麻(各七分)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稍热服。

上方以黄 治虚劳。甘草补元气为君。当归和血补血为臣。白芷、蔓荆子、防风。主疗风升阳气为佐。升麻导入足阳明足太阴脾胃。柴胡引至足厥阴经肝经为使。心火乘金。水衰反制者。亦宜服也。有热者兼服黄连羊肝丸。

决明益阴丸[编辑]

(治畏日恶火。沙涩难开。眵泪俱多。久病不痊者。并皆治之。)

羌活 独活 归尾(酒制) 五味子 甘草 防风(各五钱) 黄芩(一两五钱) 石决明 知母 黄连(酒制) 黄柏(酒制) 草决明(各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加至百丸。清茶送。

上方以羌活、独活升清阳为君。黄连去热毒。当归尾行血。五味收敛为臣。石决明明目磨障。草决明益肾疗盲。防风散滞祛风。黄芩去目中赤肿为佐。甘草协和诸药。黄柏助肾水。知母泻相火为使。此盖益水抑火之药也。内急外弛之病。并皆治之。

加减地黄丸[编辑]

(治男妇肝虚热积。上攻头目。翳膜遮睛。羞涩多泪。此药多治肝肾两虚。风邪所乘。并治暴赤热眼。)

生地黄(酒洗) 熟地黄(各半斤) 枳壳(三两) 牛膝 当归身(各三两) 川羌活 杏仁 (泡去皮尖) 防风(各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食前温酒任下。淡盐汤亦可。

上方以地黄补肾水真阴为君。夫肾水不足者。相火必胜。用生熟地黄退相火也。牛膝逐败血。当归益新血为臣。麸炒枳壳和胃气。谓胃能生血。是补其源。杏仁润肺为佐。羌活、防风俱升发清利。大除风邪为使。为七情五贼饥饱劳役之病。睛痛者。与当归养血汤兼服。伤寒愈后之病。及血少血虚血亡之病。俱宜服。

血为邪盛凝而不行之病[编辑]

血阴物。类地之水泉。性本静。行其势也。行为阳。是阴中之阳。乃坎中有火之象。阴外阳内,故行也。纯阴,故 不行也。不行则凝。凝则经络不通。经曰:足阳明胃之脉,常多血多气。又曰:足阳明胃之脉,常生气生血。手太阳小肠之脉,斜络于目 ;足太阳膀胱之脉,起于目内 。二经皆多血少气。血病不行,血多易凝。《灵兰秘典论》曰: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五味淫则伤胃,胃伤血病,是为五味之邪。从本生也。又曰: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遇寒则阻其化。又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遇风则散其藏。一阻一散,血亦病焉。是为风寒之邪。从末生也。凡是邪胜。血病不行。不行渐滞。滞则易凝。凝则病始外见。以其斜络目 耶。以其起于目内 耶。故病环目青 。如被物伤状。重者白睛亦 。轻者或成斑点。然不痛不痒。无泪眵羞涩之证。是曰血为邪胜。凝而不行之病。此病初起之时。大抵与伤风证相似。一二日则显此病也。川芎行经散主之。消凝大丸子主之。睛痛者。更以当归养荣汤主之。如此则凝散滞行。邪消病除。血复如故。宁有不愈也耶?

川芎行经散[编辑]

(治目中青黯如物伤状。重者白睛如血贯。)

桔梗(五钱) 茯苓(七钱) 羌活 蔓荆子 白芷 防风 荆芥 薄荷叶 独活(各四钱) 柴胡 川芎 甘草(炙三钱) 当归 枳壳(各六钱) 红花(二钱)

共为末。每服三钱。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乘热食后服。

上方以枳壳、甘草和胃气为君。白芷、防风、荆芥、薄荷、独活。疗风邪升胃气为臣。川芎、当归、红花行滞血。柴胡去结气。茯苓分利除湿为佐。羌活、蔓荆子引入太阳经。桔梗利五脏为使。则胃脉调。小肠膀胱皆利。邪去凝行也。见热者。以消凝大丸子主之。

消凝大丸子[编辑]

(治证同上。或有眵泪沙涩。并治。)

川芎 当归尾 桔梗 甘草(炙) 连翘 家菊花(各七钱) 防风 荆芥 羌活 苏薄荷 本(各五钱) 滑石 石膏 山栀子 白术 黄芩(各一两)

先将滑石、石膏另研。余作细末和匀。炼蜜为剂。每剂一两。分八丸。每服一丸。或二丸。茶汤嚼下。

上方消凝滞药也。君以川芎、当归。治血和血。臣以羌活、防风、荆芥、 本、薄荷、桔梗。疗风散邪。引入手足太阳经。佐以白术、甘草、滑石、石膏。调补胃虚。疏通滞气。宣泄足阳明胃经之热。使以黄芩、山栀、连翘、菊花。去热除烦。淫邪反克。风热不制者。俱宜服也。

气为怒伤散而不聚之病[编辑]

气阳也。类天之云雾。性本动。聚其体也。聚为阴。是阳中之阴。乃离中有水之象。阳外阴内,故聚也。纯阳,故不聚也。不聚则散。散则经络不收。经曰:足阳明胃之脉,常多气多血。又曰:足阳明胃之脉,常生气生血。七情内伤。脾胃先病。怒。七情之一也。胃病脾病。气亦病焉。《阴阳应象大论》曰。足厥阴肝主木。在志为怒。怒甚伤肝。伤脾胃则气不聚。伤肝则神水散。何则。神水亦气聚也。其病无眵泪痛痒羞明紧涩之证。初但昏如雾露中行。渐空中有黑花。又渐睹物成二体。久则光不收。遂为废疾。盖其神水渐散。而又散。终而尽散故也。初渐之次。宜以千金磁朱丸主之。镇坠药也。石斛夜光丸主之。补益药也。益阴肾气丸主之。壮水药也。有热者滋阴地黄丸主之。此病最难治。饵服上药。必要积以岁月。必要无饥饱劳役。必要驱七情五贼。必要德性纯粹。庶几易效。不然必废。废则终不复治。久病光不收者。亦不复治。一证因为暴怒。神水随散。光遂无收。都无初渐之次。此一得永不复治之证也。又一证为物所击。神水散如暴怒之证。亦不复治。俗名为青盲者是也。世病者多不为审。概曰目昏无伤。始不经意。目病已成。世医亦不识。只曰热之所致。竟以凉药投治之。殊不知凉药又伤胃。况不知凉为秋为金。肝为春为木。凉药又伤肝。往往致废然后已。病者犹不以药为非。而委之曰命也。医者犹不自悟其药。而赘之曰病拙。吁。二者若此。罪将谁归。予屡见也。故兼陈凉药之误。

千金磁朱丸[编辑]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云雾中行。渐睹空中有黑花。渐睹物成二体。久则光不收。及内障神水淡绿色淡白色者。)

磁石(吸针者佳) 辰砂 神曲

先以磁石置巨火中 。醋淬七次。晒干。另研极细二两。辰砂另研极细一两。生神曲末二两。与前药和匀。更以神曲末一两。水和作饼。煮浮为度。搜入前药。炼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十丸。加至三十丸。空心饮汤下。

上方以磁石辛咸寒。镇坠肾经为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镇坠心经为臣。肝其母。此子能令母实也。肝实则目明。神曲辛温甘。化脾胃中宿食为佐。生用者发其生气。熟用者敛其暴气也。服药后,俯视不见。仰视渐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久病屡发者服之。则永不更作。空心服之。午前更以石斛夜光丸主之。

滋阴地黄丸[编辑]

(治少血神劳肾虚。眼目昏暗。神水淡绿色淡白色。内障者。眵多 者。并治。)

当归身(酒制) 黄芩 熟地黄(各半两) 枳壳(炒三钱半) 天门冬(去心焙) 柴胡 五味子 甘草(各三钱) 生地黄(酒制两半) 黄连(一两) 地骨皮 人参(各二钱)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百丸。食后茶汤送下。日进三服。

上方治主以缓。缓则治其本也。以黄连、黄芩苦寒。除邪气之盛为君。当归身辛温。生熟地黄苦甘寒。养血凉血为臣。五味子酸寒。体轻浮。收神水之散大。人参、甘草、地骨皮、天门冬、枳壳苦甘寒。泻热补气为佐。柴胡引用为使也。亡血过多之病。有热者,兼服当归养荣汤。

石斛夜光丸[编辑]

(治内障初起。视觉微昏。空中有黑花。神水变淡绿色。次则睹物成二。神水变淡白色。久则不睹。神水变纯白色。及有眵泪 等证。)

天门冬(去心) 麦门冬(去心) 人参 茯苓 熟地黄 生地黄(各一两) 牛膝(酒浸) 杏仁(去皮尖) 枸杞子(各七钱半) 草决明(八钱) 川芎 犀角(锉细末) 白蒺藜 羚羊角(锉细末)枳壳(麸炒) 石斛 五味子(炒) 青葙子 甘草 防风 肉苁蓉 川黄连(各五钱) 菊花 山药 菟丝子(酒煮各七钱)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酒盐汤任下。

上方补益药也。补上治下。利以缓。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天门冬、人参、菟丝子之通肾安神。强阴填精也。臣以五味子、麦冬、杏仁、茯苓、枸杞子、牛膝、生熟地黄。敛气除湿。凉血补血也。佐以甘菊花、蒺藜、石斛、苁蓉、川芎、甘草、枳壳、山药、青葙子。疗风治虚。益气祛毒也。使以防风、黄连、草决明、羚羊角、犀角。散滞泻热。解结明目也。阴弱不能配阳之病,并宜服之。此从则顺治之法也。

益阴肾气丸[编辑]

白茯苓(乳蒸八钱) 泽泻(四钱) 当归尾(酒制) 丹皮 五味子 山药 山茱萸(去核酒制) 柴胡(各五钱) 熟地黄(酒蒸三两) 生地(酒炒四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桐子大。外水飞辰砂为衣。每服五六十丸。空心淡盐汤送下。

上方壮水之主。以镇阳光。气为怒伤。散而不聚也。气病血亦病也。肝得血而能视。又目为心之窍。心主血。故以熟地黄补血衰。当归尾行血。牡丹皮治积血为君。茯苓利中益真气。泽泻除湿泻邪气。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臣。五味子补五脏。干山药平气和胃为佐。山茱萸强阴益精通九窍。柴胡引入厥阴经为使。蜜丸者。欲泥膈难下也。辰砂为衣者,为通于心也。

血气不分混而遂结之病[编辑]

轻清圆健者为天。故首象天。重浊方浓者为地。故足象地。飘腾往来者为云。故气象云。过流循环者为水。故血象水。天降地升。云腾水流。各宜其性。故万物生而无穷。阳平阴秘。气行血随。各得其调。故百骸理而有余。反此则天地不降升。云水不腾流。各不宜其性矣。反此则阴阳不平秘。气血不行随。各不得其调矣。

故曰人身者小天地也。《难经》曰:血为荣。气为卫。荣行脉中。卫行脉外。此血气分而不混。行而不阻也。明矣。故如云腾水流之不相杂也。大抵血气如此。不欲相混。混则为阻。阻则成结。结则无所去还。故隐起于皮肤之中。遂为疣病。然各随经络而见。疣病自上眼睫而起者。乃手少阴心脉。足厥阴肝脉。血气混结而成也。初起时但如豆许。血气衰者。遂止不复长。亦有久止而复长者。盛者则渐长。长而不已。如杯如盏。如碗如斗。皆自豆许致也。凡治在初。大要令病者食饱不饥。先汲冷井水洗眼如冰。勿使气血得行。然后以左手持铜柱。按眼睫上。右手翻眼皮令转。转则疣肉已突。按以左手大指。按之勿令得动移。复以右手持小眉刃尖。略破病处。更以两手大指甲。捻之令出。则所出者如豆许小黄脂也。恐出而根不能断。宜更以眉刀尖断之。以井水再洗。洗后则无恙。要在手疾为巧。事毕。须投以防风散结汤。数服即愈。此病非手法决不能去。何则。为血气初混时。药自可及。病者则不知其为血气混也。既结。则药不能及矣。故必用手法去。去毕。必又以升发之药散之。药手皆至。庶几可矣。

防风散结汤[编辑]

(治目上下睫瘾起肉疣。用手法除病后服之。)

防风 羌活 归尾 白芍药(各六分) 红花 苏木(各少许) 苍术 白茯苓 独活 前胡 黄芩(各五分) 细甘草 防己(各四分)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热服。滓再煎。

上方以防风、羌活。升发阳气为君。白芍药。当归尾、红花、苏木。破凝行血为臣。茯苓泻邪气。苍术去上湿。前胡利五脏。独活除风邪。黄芩疗热滋化为佐。甘草和诸药。防己行十二经为使。病在上睫者。加黄连、柴胡。以其手少阴足厥阴受邪也。病在下睫者。加 本、蔓荆子。以其手太阳受邪也。

热积必溃之病[编辑]

积者重叠不解之貌。热为阳。阳平为常。阳淫为邪。邪行则病易见。易见则易治。此则前篇淫热之病也。若邪深则不行。不行则伏。因伏而又伏。故日渐月聚。势不得不为积也。积已久。久积必溃。溃则难治。难治者。非不治也。为邪积久。久则必溃。溃犹败也。其病隐涩不自在。稍觉 。视物微昏。内 开窍如针。目痛按之则沁沁脓出。有两目俱病者。有一目独病者。目属肝。内 属膀胱。此盖二经积邪之所致也。故曰热积必溃之病。又曰漏睛眼者是也。竹叶泻经汤主之。大便不硬者。减大黄为用。蜜剂解毒丸主之。不然。药误病久。终为枯害矣。

竹叶泻经汤[编辑]

(治眼目瘾涩。稍觉 。视物微昏。内 开窍如针。目痛。按之脓浸出。)

柴胡 栀子仁(炒) 川羌活 升麻 甘草(炙) 川黄连(各五分) 白茯苓 泽泻 赤芍 草决明 车前子(各四分) 黄芩 大黄(各六分) 青竹叶(十片)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食后温服。

上方逆攻者也。先以行足厥阴肝。足太阳膀胱之药为君。柴胡、羌活是也。二经生意。皆总于脾胃。以调足太阴足阳明之药为臣。升麻、甘草是也。肝经多血。以通顺血脉。除肝邪之药。膀胱经多湿。以利小便。除膀胱湿之药为佐。赤芍药、草决明、泽泻、茯苓、车前子是也。总破其积热者。必攻必开。必利必除之药为使。栀子、黄芩、黄连、大黄、竹叶是也。

蜜剂解毒丸[编辑]

(治证同上)

山栀仁(炒末十两) 杏仁(泡去皮尖取霜二两) 锦纹大黄(末五两) 川石蜜(一斤炼熟)

上末和蜜为丸。如桐子大。每服三十丸。加至百丸。茶汤送下。

上方以杏仁甘润治燥为君。为燥为热之原也。山栀子微苦寒治烦为臣。为烦为热所致也。石蜜甘平温。安五脏为佐。为其解毒除邪也。大黄苦寒。性走不守。泻诸实热为使。为攻其积。不令其重叠不解也。

阳衰不能抗阴之病[编辑]

或问曰:人有昼视通明、夜视罔见。虽有火光月色、终为不能睹物者。何也?答曰:此阳衰不能抗阴之病,谚所谓雀盲者也。问曰:何以知之?答曰:黄帝生气通天论曰:自古气之通天者,为生之本。天地之间,六合九州之内,其气无不共贯。人身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又曰:阴阳之气,在人平旦阳气生。日中阳气隆,日西阳气虚,气门乃闭。又曰:阳不胜其阴,则五脏气虚。九窍不通,故知也。问曰:气何以辨其阳耶?答曰:凡人之气,应之四时者,春夏为阳也;应之一日者,平旦至昏为阳也;应之五脏六腑者,六腑为阳也。问曰:阳何为而不能抗阴也?答曰:人之有生,以脾胃中州为主。灵兰秘典曰:脾胃者仓廪之官,在五行为土。土生万物,故为阳气之原。其性好生恶杀,遇春夏乃生长,遇秋冬则敛藏。或有忧思恐怒,劳役饥饱之类,过而不节,皆能伤动脾胃。脾胃受伤,则阳气下陷,阳气下陷,则五脏六腑之中阳气皆衰。阳气既衰,则五脏六腑之中阴气独盛;阴气既盛,故阳不能抗也。问曰:何故夜视罔见?答曰:目为肝,肝为足厥阴也。神水为肾,肾为足少阴也。肝为木,肾为水,水生木,盖亦相生而成也。况怒伤肝,恐伤肾。肝肾受伤,亦不能生也。昼为阳,天之阳也。昼为阳,人亦应之也。虽受忧思恐怒劳役饥饱之伤,而阳气下陷。遇天之阳盛阴衰之时,我之阳气虽衰,不得不应之而升也。故犹能昼视通明。夜为阴,天之阴也。夜为阴,人亦应之也。既受忧思恐怒劳役饥饱之伤,而阳气下陷,遇天阴盛阳衰之时,我之阳气既衰,不得不应之而伏也。故夜视罔所见也。问曰:何以为治?答曰:镇阴升阳之药,决明夜灵散主之。问曰:病见富贵者乎?贫贱者乎?答曰:忧思恐怒劳役饥饱,贫贱者固多,富贵者亦不能无之也。

决明夜灵散[编辑]

(治目至夜则昏。虽有灯月。亦不能睹。)

夜明砂(另研二钱) 石决明(醋 二钱) 羯羊肝(一两生用食猪者用家生猪肝勿用外来并母猪伤目)

二药末和匀。以竹刀切肝作二片。以上药铺于一片肝上。以一片合之。用麻皮缠定。勿令药得泄出。淘米泔水一大碗。连肝药贮砂罐内。不犯铁器。煮至小半碗。临卧。连肝药汁并服。

上方以石决明镇肾阴益精为君。夜明砂升阳主夜明为臣。米泔水主脾胃为佐。肝与肝合。引入肝经为使。

阴弱不能配阳之病[编辑]

五脏无偏胜,虚阳无补法。六腑有调候,弱阴有强理。心肝脾肺肾,各有所滋生。一脏或有余,四脏俱不足。此五脏无偏胜也。或浮或为散,是曰阳无根。益之欲令实,翻致不能禁。此虚阳无补法也。膀胱大小肠,三焦胆包络。俾之各有主,平秘永不危。此六腑有调候也。衰弱不能济,遂使阳无御。反而欲匹之,要以方术盛。此弱阴有强理也。《解精微论》曰:心者五脏之专精,目者其窍也。又为肝之窍。肾生骨,骨之精为神水。故肝木不平,内挟心火,为势妄行,火炎不制,神水受伤,上为内障。此五脏病也。劳役过多。心不行事。相火代之。《五脏生成论》曰。诸脉皆属于目。相火者。心包络也。主百脉。上荣于目。火盛则百脉沸腾。上为内障。此虚阳病也。膀胱小肠三焦胆脉。俱循于目。其精气亦皆上注而为目之精。精之窠为眼。四腑一衰。则精气尽败。邪火乘之。上为内障。些六腑病也。神水黑珠。皆法于阴。白眼赤脉。皆法于阳。阴齐阳侔。故能为视。阴微不立。阳盛即淫。《阴阳应象大论》曰:壮火食气。壮火散气。上为内障。此弱阴病也。其病初起时。视觉微昏。常见空中有黑花。神水淡绿色。次则视歧。睹一成二。神水淡白色。可为冲和养胃汤主之。益气聪明汤主之。千金磁朱丸主之。石斛夜光丸主之。有热者泻热黄连汤主之。久则不睹。神水纯白色。永为废疾也。然废疾亦有治法。先令病者以冷水洗眼如冰。气血不得流行为度。用左手大指次指。按定眼珠。不令转动。次用右手持鼠尾针。去黑睛如米许。针之令入。白睛翳浓。欲入甚难。必要手准力完。重针则破。然后斜回针首。以针刀刮之。障落则明。有落而复起者。起则重刮。刮之有至再三者。皆为洗不甚冷。气血不凝故也。障落之后。以绵裹黑豆数粒。令如杏核样。使病目重闭。覆眼皮上。用软帛缠之。睛珠不得动移为度。如是五七日,才许开视。视勿劳也。亦须服上药。庶几无失。此法治者五六,不治者亦四五。五脏之病、虚阳之病、六腑之病、弱阴之病,四者皆为阴弱不能配阳之故。噫!学人慎之。

冲和养胃汤[编辑]

(治成内证。兼治内障初起。视觉微昏。空中有黑花。神水变淡绿色。次则视物成二。神水变淡白色。久则不睹。神水变纯白色。)

白茯苓(四分) 柴胡(七分) 人参 甘草(炙) 当归身(酒制) 白术(土炒) 升麻 葛根(各一钱) 白芍药(六分) 羌活(一钱二分) 黄 (蜜制钱半) 防风(各五分) 五味子(三分)

上锉剂。水三钟。煎至二钟。生姜一片。入黄芩黄连二钱。再煎至一钟。去滓。稍热食后服。

上方因肝木不平。内挟心火。故以柴胡平肝。人参开心。黄连泻心火为君。酒制当归荣百脉。五味敛百脉之沸。心包络主血。白芍药顺血脉散恶血为臣。白茯苓泻膀胱之湿。羌活清利小肠之湿。甘草补三焦。防风升胆之降为佐。阴阳皆总于脾胃。黄 补脾胃。白术健脾胃。升麻、葛根行脾胃之经。黄芩退壮火。干生姜入壮火。为导为使。此方逆攻从顺。反异正宜俱备。

东垣泻热黄连汤[编辑]

(治眼暴发。赤肿疼痛。)

黄连(酒制) 黄芩(酒制) 草龙胆 生地黄(各钱半) 升麻 柴胡(各五分)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午时食前热服。午后服之。则阳逆不行。临睡休服。为反助阴也。

上方治主治客之剂也。治主者。升麻主脾胃。柴胡行肝经为君。生地黄凉血为臣。为阳明太阴厥阴多血故也。治客者。黄连、黄芩皆疗湿热为佐。龙胆草专除眼中诸疾为使。为诸湿热。俱从外来。为客也。

益气聪明汤[编辑]

(治证同上。并治耳聋耳鸣。)

蔓荆子(钱半) 黄 人参(各五分) 黄柏(酒炒) 白芍药(各一钱) 甘草(炙四分) 升麻 葛根(各三分)

共为一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临睡热服。五更再煎服。

上方以黄 人参之甘温治虚劳为君。甘草之甘平。承接和协。升麻之苦平微寒。行手阳明足阳明足太阴之经为臣。葛根之甘平。蔓荆子之辛温。皆能升发为佐。芍药之酸微寒。补中焦。顺血脉。黄柏之苦寒。治肾水膀胱之不足为使。酒制又炒者。因热用也。或有热。可渐加黄柏。春夏加之。盛暑倍加之。脾胃虚者去之。热倍此者。泻热黄连汤主之。

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编辑]

天有六邪,风寒暑湿燥火也。人有七情,喜怒悲思忧恐惊也。七情内召,六邪外从。从而不休。随召见病。此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原也。世病目赤为热。人所共知者也。然不审其赤分数等。各治不同。有白睛纯赤如火。热气炙人者。乃淫热反克之病也。治如淫热反克之病。有白睛赤而肿胀。外睫虚浮者。乃风热不制之病也。治如风热不制之病。有白睛淡赤。而细脉深红。纵横错贯者。乃七情五贼饥饱劳役之病。治如七情五贼饥饱劳役之病。有白睛不肿不胀。忽如血贯者。乃血为邪胜。凝而不行之病也。治如血为邪胜。凝而不行之病。有白睛微变青色。黑睛稍带白色。白黑之间。赤环如带。谓之抱输红者。此邪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也。此病或因目病已久。抑郁不舒。或因目病误服寒凉药过多。或因目病时。内多房劳。皆能内伤元气。元气一虚。心火亢盛。故火能克金。金乃手太阴肺。白睛属肺。水乃足少阴肾。黑睛属肾。水本克火。水衰则不能克。反受火制。故视物不明。昏如雾露中。或睛珠高低不平。其色如死。甚不光泽。赤带抱轮而红也。口干舌苦。眵多羞涩。稍有热者。还阴救苦汤主之。黄连羊肝丸主之。川芎决明散主之。无口干舌苦。眵多羞涩者。助阳活血汤主之。神验锦鸠丸主之。万应蝉花散主之。有热无热。俱服千金磁朱丸。镇坠心火。滋益肾水。荣养元气。自然获愈也。噫。天之六邪。未必能害人也。惟人以七情召之而致也。七情弗召。六邪安从?反此者。欲其无病。奚可得哉?

还阴救苦汤[编辑]

(治目久病。白睛微变青色。黑睛稍带白色。黑白之间。赤环如带。谓之抱轮红。视物不明。昏如雾露中。睛珠高低不平。其色如死。甚不光泽。口干舌苦。眵多羞涩。上焦应有热邪。)

升麻 苍术 甘草梢(炙) 桔梗 柴胡 防风 川羌活(各五分) 细辛(二分) 本(四分) 川芎(一钱) 当归尾(七分) 黄连 黄芩 黄柏 生地黄 知母 连翘(各六分) 红花(一分) 龙胆草(三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八分。去滓热服。

上方以升麻、苍术、甘草温培元气为君。为损者温之也。以柴胡、防风、羌活、细辛、 本诸升阳化滞为臣。为结者散之也。以川芎、桔梗、红花、当归尾行血脉为佐。为留者行之也。以黄连、黄芩、黄柏、知母、连翘、生地黄、龙胆草诸去除热邪药为使。为客者除之也。奇经客邪之病。强阳抟阴之病。服此亦俱验。

菊花决明散[编辑]

(治证同上)

石决明(东流水煮一伏时另研极细入药) 石膏(另研极细入药) 木贼草 川羌活 甘草(炙) 防风 甘菊花 蔓荆子 川芎 黄芩 草决明(各等分)

上为细末。每服三钱。水二钟。煎至八分。连末食远服。

上方以明目除翳为君者。草决明、石决明、木贼草也。以散风升阳为臣者。防风、羌活、蔓荆子、甘菊花也。以和气顺血为佐者。甘草、川芎也。以疗除邪热为使者。黄芩、石膏也。内急外弛之病。亦宜其治。

神验锦鸠丸[编辑]

(治证同上。兼口干舌苦。眵多羞涩。上焦邪热。)

锦斑鸠(一只。跌死,去皮、毛、头、嘴、爪,文武火连骨炙干) 茯苓(四两) 羯羊肝(一具。竹刀薄批,炙令焦忌,用铁刀去筋膜) 肉桂(二两) 蔓荆子(二升淘净绢袋盛甑蒸一伏时晒干) 牡蛎(洗 粉) 甘菊花 (各五钱) 瞿麦 蕤仁(去皮尖) 草决明 川羌活(各三两) 细辛 防风 白蒺藜(炒去尖) 川黄连(各五两)

上为细末。炼蜜为剂。杵五百下。丸如桐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五十丸。空心温汤下。

上方以甘菊、草决明主明目为君。以蕤仁、牡蛎、黄连、蒺藜除湿热为臣。以防风、羌活、细辛之升上。瞿麦、茯苓之分下为佐。以斑鸠补肾。羊肝补肝。肉桂导群药入热邪为使。此方制之大者也。肾肝位远汤药散不厌频多之意也。

万应蝉花散[编辑]

(治大人小儿。远年近日。一切风眼气眼。攻注昏眼。睑生风粟。或痛或痒。渐生翳膜。或久患头风牵搐。两目渐渐细小。眼眶赤烂。并宜治之。若常服此。祛风退翳明目。)

石决明(东流水煮一伏时,研极细,一两五钱) 蝉蜕(去土五钱) 当归身 甘草(炙) 川芎 防风 白茯苓 羌活(各一两) 苍术(泔制四两) 蛇蜕(炙三钱) 赤芍药(三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远临卧时浓米泔调下。热清茶亦可。

上方制之复者也。奇之不去。则偶之。是为重方也。今用蝉脱。又用蛇脱者。取其重脱之义。以除翳为君也。川芎、防风、羌活。皆能清利头目为臣也。炙草、苍术。通主脾胃。又脾胃多气多血。故用赤芍药补气。当归身补血为佐也。石决明镇坠肾水。益精还阴。白茯苓分阴阳上下为使也。亦治奇经客邪之病耳。

内急外弛之病[编辑]

阴阳以和为本。过与不及。病皆生焉。急者紧缩不解也。弛者宽纵不收也。紧缩属阳。宽纵属阴。不解不收。皆为病也。手太阴肺。为辛为金也。主一身皮毛。而目之上下睫之外者。亦其属也。手少阴心为丁。手太阳小肠为丙。丙丁为火。故为表里。故分上下。而目之上下睫之内者。亦其属也。足厥阴肝为乙。乙为木。其脉循上睫之内。火其子也。故与心合。心肝小肠。三经受邪。则阳火内盛。故上下睫之内。紧缩而不解也。肺金为火克。则受克者必衰。衰则阴气外行。故目之上下睫之外者。宽纵而不收也。上下睫既内急外弛。故睫毛皆倒而刺里。睛既受刺。则深赤生翳。此翳者。睛受损也。故目所病者皆具。如羞明沙涩。畏风怕日。沁烂或痛或痒。生眵流泪等证俱见。有用药夹。施于上睫之外者。欲弛者急。急者弛。欲睫毛无倒刺之患者。非其治也。此徒能解厄于目前。而终复其病也。何则。为不审过与不及也。为不能除其病原也。治法。当攀出内睑向外。速以三棱针。刺拨出血。以左手大指甲迎其针锋。后以黄 防风饮子主之。无比蔓荆子汤主之。决明益阴丸主之。菊花决明散主之。 鼻碧云散亦宜兼用。如是。则紧缩自弛。宽纵渐急。或过不及。皆复为和。夹治之法。慎勿施也。徒为苦耳。智者宜审此。

黄 防风饮子[编辑]

(治眼棱紧急。以致倒睫拳毛。损睛生翳。及上下睑 赤烂。羞涩难开。眵泪稠粘。)

蔓荆子 黄芩(各钱半) 黄 (蜜制) 防风(各八分) 北细辛(二分) 甘草(炙五分) 葛根(一钱)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大热服。

上方以蔓荆子、细辛为君。除手太阳手少阴之邪。肝为二经之母。子平母安。此实则泻其子也。以甘草、葛根为臣。治足太阴足阳明之弱。肺为二经之子。母薄子单。此虚则补其母也。黄 实皮毛。防风散滞气。用之以为佐。黄芩疗湿热。去目中赤肿。为之使也。

无比蔓荆子汤[编辑]

(治证同上)

黄 (一钱二分) 川黄连(七分) 人参 甘草(各一钱) 柴胡(七分) 蔓荆子 当归 葛根 防风(各五分) 细辛叶(三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温服。

上方为肺气虚。黄 、人参实之为君。心受邪耶。黄连除之。肝受邪耶。柴胡除之。小肠受邪耶。蔓荆子除之。为臣。当归和血。葛根解肌。为佐。防风疗风散滞。生甘草大泻热火。细辛通利九窍。用叶者。取其升上之意。为使也。

奇经客邪之病[编辑]

人之有五脏。犹天地之有五岳也。六腑者。犹天地之有四渎也。奇经者。犹四渎之外。别有江河也。奇经客邪。非十二经之治也。十二经之外。别有治奇经之法也。《缪刺论曰》:邪客于足阳跷之脉。令人目痛。从内始。启玄子王冰注曰:以其脉起于足。上行至头。而属目内 。故病令人目痛。从内 始也。《针经》曰:阴跷脉入鼽。属目内 。合于太阳。阳跷而上行。故阳跷受邪者。内 即赤。生脉如缕。缕根生瘀肉。瘀肉生黄赤脂。脂横侵黑睛。渐蚀神水。此阳跷为病之次第也。或兼锐 而病者。以其合于太阳故也。锐 者。手太阳小肠之脉也。锐 之病。必轻于内 者。盖枝蔓所傅者少。而正受之者必多也。俗呼为攀睛。即其病也。还阴救苦汤主之。拨云退翳丸主之。栀子胜奇散主之。万应蝉花散主之。磨障灵光膏主之。消翳复明膏主之。朴硝黄连炉甘石泡散主之。病多药不能及者。宜治以手法。先用冷水洗。如针内障眼法。以左手按定。勿令得动移。略施小眉刀尖。剔去脂肉。复以冷水洗净。仍作前药饵之。此治奇经客邪之法也。故并置其经络病始。

拨云退翳丸[编辑]

(治阳跷受邪。内 即生赤脉缕。缕根生瘀肉。瘀肉生黄赤脂。脂横侵黑睛。渐蚀神水。锐 亦然。俗名攀睛。)

白蒺藜 川当归 川芎(各两半) 川椒(七钱) 甘菊花 地骨皮 荆芥(各八钱) 木贼(去节) 密蒙花 蔓荆子(各一两) 蛇蜕(炙) 甘草(各三钱) 天花粉(六钱) 楮桃仁 蝉蜕(去头足) 黄连 苏薄荷(各五钱)

上为细末。炼蜜成剂。每一两。作八丸。每服一丸。食后临睡细嚼。清茶下。

上方为奇经客邪而作也。《八十一难经》曰:阳跷脉者。起于踝中。循外踝上行入风池。风池者。脑户也。故以川芎治风入脑。以菊花治四肢游风。一疗其上。一平其下。为君。蔓荆子。除手太阴之邪。蝉蜕、蛇蜕、木贼草、密蒙花、除翳。为臣。薄荷叶、荆芥穗、白蒺藜、疗诸风者清其上也。楮桃仁、地骨皮、诸通小便者。利其下也。为佐。黄连除胃中热。天花粉除肠中热。甘草和协百药。川椒皮利五脏明目。诸气所病处。血亦病。故复以当归和血。为使也。

栀子胜奇散[编辑]

(治一切赤脉缕睛。风热痛痒。 肉攀睛。眵多泪涩。羞明怕日难开。)

白蒺藜(炒) 蝉蜕 谷精草 甘草 木贼草 黄芩 草决明 菊花 山栀子 川芎 荆芥穗 羌活 密蒙花 防风 蔓荆子(各等分)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食远临睡。热茶清调下。

上方以蝉蜕之咸寒。草决明之咸苦寒为君。为味薄者通。通者通其经络也。川芎、荆芥穗之辛温。白蒺藜、谷精草之苦辛温。菊花之苦甘平。防风之甘辛。为臣。为气辛者发热。发热者升其阳也。羌活之苦甘温。密蒙花之甘微寒。甘草之甘平。蔓荆子之辛微寒。为佐。为气薄者发泄。发泄者。清利其诸关节也。以木贼之甘微苦。山栀子、黄芩之微苦寒。为使。为味浓者泄。泄者攻其壅滞之有余也。

磨障灵光膏[编辑]

(治证同上)

炉甘石(另以黄连一两锉置水内烧炉甘石通红淬七次六两) 黄丹(水飞三两) 砂(另研) 白丁香(取末) 海螵蛸(取末) 轻粉(各一两) 川黄连(锉如豆大一两童便浸一宿晒为末) 麝香(另研) 乳香(各五钱) 当归身(二钱研末) 龙脑(少许)

先用好白沙蜜一十两。或银器。或砂锅内。熬五七沸。以净纸搭去蜡面。除黄丹外。下余药。用柳枝搅匀。次下黄丹再搅。慢火徐徐搅至紫色。却将麝香、乳香、轻粉、 砂和匀。入上药内。以不粘手为度。急丸如皂角子大。以纸裹之。每用一丸。新汲水化开。旋入龙脑少许。时时点翳上。

上方以黄连去邪热。主明目为君。以黄丹除毒除热。炉甘石疗湿收散为臣。以当归和血脉。麝香、乳香诸香通气。轻粉杀疮为佐。以 砂之能消。海螵蛸之磨障翳。白丁香之消 肉。龙脑之散赤脉。去外障为使也。

消翳复明膏[编辑]

(治证同上)

海螵蛸(取末三钱) 黄丹(水飞四两) 诃子(八个去复选末) 白沙蜜(一斤) 青盐(另研一两)

先将蜜熬数沸。净纸搭去蜡面。却下黄丹。用棍搅匀。旋下余药。将至紫色取出。

龙胆草(二两) 黄连(十两) 杏仁(七十五个去皮尖) 木贼草(一两) 蕤仁(去壳皮五钱)

通将药入瓷器内。水一斗浸之。春秋五日。夏三日。冬十日。入锅内。文武火熬至小半升。滤去滓。重汤顿成膏子。却入前药熬之。搅至紫色。入龙脑一钱。每用少许。点上。药干。净水化开用。

上方以黄连为君。为疗邪热也。蕤仁、杏仁、龙胆草为臣。为除赤痛。润燥解热毒也。黄丹、青盐、龙脑、白沙蜜为佐。为收湿烂。益肾气。疗赤肿。和百药也。诃子、海螵蛸、木贼草为使。为涩则不移。消障磨翳也。

为物所伤之病[编辑]

养之固者。则八风无以窥其隙。本之密者。则五脏何以受其邪。故生之者天也。召之者人也。虽生弗召。莫能害也。为害不已。召之甚也。《生气通天论》曰:风者百病之始也。清净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莫之能害。《阴阳应象大论》曰:邪风之至。疾如风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夫肉腠固。皮毛密。所以为害者。安从来也。今为物之所伤。则皮毛肉腠之间。为隙必甚。所伤之际。岂无七情内移。而为卫气衰惫之原。二者俱召。风安不从。故伤于目之上下左右者。则目之上下左右俱病。当总作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眉骨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手少阴有隙也。加黄连。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 者。病自抵过而上。伤于耳中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手太阳有隙也。加柴胡。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额交巅耳上角及脑者。病自内 而出。以其足太阳有隙也。加苍术。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耳后耳角耳前者。病自客主人之穴斜下。伤于额者。病自锐而入。以其手少阳有隙也。加枳壳。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头角耳前后。及目锐 后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足少阳有隙也。加龙胆草。除风益损汤主之。伤于额角及巅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足厥阴有隙也。加五味子。除风益损汤主之。诸有热者。更当加黄芩。兼服加减地黄丸。伤甚者。须从权倍加大黄。泻其败血。《六节藏象论》曰:肝受血而能视,此盖滋血养血复血之药也。此治其本也。又有物暴震,神水遂散,更不复治。故并识之于此。

除风益损汤[编辑]

(治目为物伤者)

当归 白芍 熟地 川芎(各一钱) 本 前胡 防风(各七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八分。去滓。大热服。

上方以熟地黄补肾为君。黑睛为肾之子。此虚则补其母也。以当归补血。为目为血所养。今伤则血病。白芍药补血又补气。为血病气亦病也。为臣。川芎治血虚头痛。 本通血。去头风。为佐。前胡、防风。通疗风邪。俾不凝留为使。兼治亡血过多之病。伤于眉骨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手少阴有隙也。加黄连疗之。伤于 者。病自抵过而上。伤于耳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手太阳有隙也。加柴胡疗之。伤于额交巅。耳上角及脑者。病自内 而出。以其足太阳有隙也。加苍术疗之。伤于耳后耳角耳前者。病自客主人斜下。伤于颊者。病自锐 而入。以其足少阳有隙也。加龙胆草疗之。伤于额角及巅者。病自目系而下。以其足厥阴有隙也。加五味子。眵泪多。羞涩赤肿者。加黄芩疗之。凡伤甚者。从权倍加大黄。泻其败血。

伤寒愈后之病[编辑]

伤寒病愈后。或有目复大病者。以其清阳之气不升。而余邪上走空窍也。其病瘾涩赤胀。生翳羞明。头脑 骨痛。宜作群队升发之剂饵之。数服斯愈。《伤寒论》曰:冬时严寒,万类深藏。君子固密,不伤于寒。触冒之者,乃名伤寒。其伤于四时之气者,皆能为病。又《生气通天论》曰:四时之气,更伤五脏。五脏六腑一病,则浊阴之气不得下,清阳之气不得上。今伤寒时病虽愈,浊阴清阳之气,犹未来复。浊阴清阳之气未复,故余邪尚炽不休。故其走上而为目之害也。是以一日而愈者,余邪在太阳;二日而愈者,余邪在阳明;三日而愈者,余邪在少阳;四日而愈者,余邪在太阴;五日而愈者,余邪在少阴;六日而愈者,余邪在厥阴;七日而复。是皆清阳不能出上窍,而复受其所害也。当为助清阳上出则治。人参补胃汤主之,羌活胜风汤主之,加减地黄丸主之。 鼻碧云散亦宜用也。忌大黄芒硝苦寒通利之剂,用之必不治。

人参补胃汤[编辑]

(治伤寒愈后。余邪不散。上走空窍。其病瘾涩赤胀。生翳障。羞明。头脑骨皆痛。)

羌活 独活(各六分) 白芍药 生地黄 泽泻(各三分) 人参 白茯苓 炙甘草 白术 黄 熟地黄(酒洗) 当归身(各四分) 柴胡 防风(各五分)

上锉剂。白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热服。

上方分利阴阳。升降上下之药也。羌活、独活为君者,导阳之升也。茯苓、泽泻为臣者,导阴之降也。人参、白术大补脾胃。内盛则邪自不容。黄 、防风大实皮毛。外密则邪自不入。为之佐也。当归、熟地黄俱生血。谓目得血而能视。生地黄补肾水。谓神水属肾。白芍药理气。柴胡行经。甘草和百药。为使。

强阳抟实阴之病[编辑]

强者盛而有力也。实者坚而内充也。故有力者强而欲抟。内充者实而自收。是以阴阳无两强。亦无两实。惟强与实。以偏则病。内抟于身。上见于虚窍也。足少阴肾为水。肾之精上为神水。手厥阴心包络为相火。火强抟水。水实而自收。其病神水紧小。渐小而又小。积渐之至瞳仁竟如菜子许。又有神水外围。相类虫蚀者。然皆能睹而不昏。但微觉 羞涩耳。是皆阳气强盛而抟阴。阴气坚实而有御。虽受所抟。终止于边鄙皮肤也。内无所伤动。治法当抑阳缓阴则愈。以其强耶。故可抑。以其实耶。惟可缓。而不宜助。助之则反胜。抑阳酒连散主之。大抵强者则不易入。故以酒为之导引。欲其气味投合。入则可展其长。此反治也。还阴救苦汤主之。疗相火药也。亦宜用 鼻碧云散。然此病世亦罕见。医者要当识之。

抑阳酒连散[编辑]

(治神水紧小。渐如菜子大许。神水外围相类虫蚀者。然皆能睹物不昏。微有 涩之症。)

独活 生地黄(各四钱) 黄柏 汉防己 知母(各三钱) 蔓荆子 前胡 川羌活 白芷 生甘草(各四钱) 防风(各四钱) 山栀(炒) 黄芩(酒制) 寒水石 黄连(酒制各五钱)

共为末。每服三钱。白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大热服。

上方抑阳缓阴之药也。以生地黄补肾水真阴为君。独活、黄柏、知母俱益肾水为臣。蔓荆子、羌活、防风、白芷。群队升阳之药为佐者。谓既抑之令其分。而更不相犯也。生甘草、黄芩、栀子、寒水石、防己、黄连。寒而不走之药为使者。惟欲抑之。不欲祛除也。凡用酒制者。为之引导耳。

亡血过多之病[编辑]

《六节脏象论》曰:肝受血而能视。《宣明五气篇》曰:久视伤血。《气厥论》曰:胆移热于脑,则辛 鼻渊。传为衄蔑瞑目。《缪刺论》曰:冬刺经脉,血气皆脱。令人目不明。由此推之。目之为血所养。明矣。手少阴心生血。血荣于目。足厥阴肝。开窍于目。肝亦多血。故血亡目病。男子衄血便血。妇人产后崩漏。亡之过多者。皆能病焉。其为病睛珠痛。珠痛不能视。羞明瘾涩。眼睫无力。眉骨太阳。因为酸痛。当作芎归补血汤主之。当归养荣汤主之。除风益损汤主之。滋阴地黄丸主之。诸有热者加黄芩。妇人产漏者加阿胶。脾胃不佳。恶心不进食者。加生姜。复其血。使有所养则愈。然要忌咸物。《宣明五气篇》曰: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是忌。

芎归补血汤[编辑]

(治男子衄血便血。妇人产后崩漏。亡血过多。致睛珠疼痛。不能视物。羞明酸涩。眼睫无力。眉骨太阳。俱各酸疼。)

生地黄 天门冬(各四分) 川芎 牛膝 白芍药 炙甘草 白术 防风(各五分) 熟地黄 当归身(各六分)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渣温服。恶心不进食者。加生姜煎服。

上方专补血。故以当归、熟地黄为君。川芎、牛膝、白芍药为臣。以其祛风续绝。定痛而通补血也。甘草。白术。大和胃气。用以为佐。防风升发。生地黄补肾。天门冬治血热。血亡必生风燥。故以为使。

疹余毒之病[编辑]

东垣李明之曰:诸 疹皆从寒水逆流而作也。子之初生也,在母腹中。母呼亦呼,母吸亦吸。呼吸者阳也,而动作生焉。饥食母血,渴饮母血。饮食者阴也,而形质生焉。阴具阳足。十月而降,口中恶血,因啼即下,却归男子生精之所。女子结胎之处,命宗所谓玄牝玄关者也。此血僻伏而不时发,或因乳食内伤,或因湿热下溜。营气不从。逆于肉理。所僻伏者,乃为所发。初则膀胱壬水挟脊逆流,而克小肠丙火,故颈项以上先见也。次则肾经癸水,又克心火,故胸腹以上次见也。终则二火炽盛,反制寒水,故胸腹以下后见也。至此则五脏六腑皆病也。七日齐,七日盛,七日谢,三七二十一日而愈者。七日为火数故也。愈后或有疽病疮者,是皆余毒尚在。今其病目者亦然。与风热不制之病,稍同而异。总以羚羊角散主之,便不硬者减硝黄。未满二十一日而病作者,消毒化 汤主之。此药功非独能于目,盖专于 者之药也。不问初起已着,服之便令消化,稀者则不复出。方随四时加减。

羚羊角散[编辑]

(治小儿 痘后。余毒不解。上攻眼目。生翳羞明。眵泪俱多。红赤肿闭。)

草决明 芒硝 升麻 防风 车前子 黄芩 黄 大黄 羚羊角(将角细锉俱各等分)

上为末。每服二钱。水一钟。煎至半钟。去滓温服。

上方以羚羊角主明目为君。升麻补足太阴以实内。逐其毒也。黄 补手太阴以实外。御其邪也。为臣。防风升清阳。车前子泻浊阴。为佐。草决明疗赤痛泪出。黄芩、大黄、芒硝用以攻其固热。为使。然大黄、芒硝乃大苦寒之药。智者当量其虚实。以为加减。未满二十一日而疾作者。消毒化 汤主之。

消毒化 汤[编辑]

(治小儿 疹未满二十一日而目疾作者。余证同上。)

柴胡 本 生地黄 连翘 细辛 黄柏(酒制) 川黄连 当归 甘草(各四分) 花粉 吴茱萸 白术 苏木 陈皮 干葛根(各二分) 麻黄 防风 升麻 川羌活(各五分) 黄芩(酒制) 苍术(泔水制) 川芎(各三分)

上锉剂。水二钟。煎至一钟。去滓温服。

上方功非独能于目。盖专于 而置也。今以治 之剂治目者。以其毒尚炽盛。又傍害于目也。夫 疹之发。初在膀胱。壬水克小肠丙火。羌活。 本。乃治足太阳之药。次则肾经癸水。又克心火。细辛主少阴之药。故为君。终则二火炽盛。反制寒水。故为臣。麻黄、防风、川芎。升发阳气。祛诸风邪。葛根、柴胡。解利邪毒。升麻散诸郁结。白术、苍术。除湿和胃。生甘草大退诸热为佐。气不得上下。吴茱萸、陈皮通之。血不得流行。红花、苏木顺之。当归愈恶疮。连翘除客热。故为使。此方君臣佐使。逆从反正。用药治法俱备。通造化。明药性者。能知也。如未见 疹之前。小儿耳尖冷。呵欠。睡中惊。喷嚏。眼涩。知其必出 者。急以此药投之。甚者则稀。稀者立已。已后无复出之患。

深疳为害之病[编辑]

卫气少而寒气乘之也。元气微而饮食伤之也。外乘内伤。酿而成之也。父母以其纯阳耶。故深冬不为裳。父母以其恶风耶。故盛夏不解衣。父母以其数饥耶。故乳后强食之。父母以其或渴耶。故乳后更饮之。有为父母愚憨者。又不审其寒暑饮食。故寒而不为暖。暑而不能凉。饮而不至渴。食而不及饥。而小儿幽玄衔默。抱疾而不能自言。故外乘内伤。因循积渐。酿而成疳也。渴而易饥。能食而瘦。腹胀不利。作HT HT 声。日远不治。遂生目病。其病生翳。睫闭不能开。眵泪如糊。久而脓流。竟枯两目。何则。为阳气下走也。为阴气反上也。治法当如《阴阳应象大论》曰: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行四肢。浊阴归六腑。各还其原。不反其常。是其治也。当作升阳降阴之剂。茯苓泻湿汤主之。升麻龙胆草饮子主之。此药非独于目。并治以上数证。然勿缓。缓则危也。为父母者。其慎诸。

茯苓泻湿汤[编辑]

(治小儿易饥而渴。瘦瘠腹胀不利。作HT HT 声。目病生翳。睫闭不开。眵泪如糊。久而流脓。俗为疳毒眼。)

柴胡(四分) 白术 甘草(炙) 蔓荆子 人参 枳壳(麸炒) 茯苓 薄荷叶(各二分) 前胡 苍术 独活(各三分) 防风 真川芎 羌活(各三分半) 泽泻(一分半)

上锉剂。水一钟半。煎至六分。去滓温服。

上方为小儿寒暑饮食不调。而酿成此证。夫寒暑饮食不节。皆能伤动脾胃。脾胃者。阴阳之会元也。故清阳下而不升。浊阴上而不降。今以白术、人参。先补脾胃为君。柴胡、甘草、枳壳。辅上药补脾胃为臣。苍术燥湿。茯苓、泽泻。导浊阴下降为佐。然后以羌活、独活、防风、蔓荆子、前胡、川芎、薄荷诸主风药以胜湿。引清阳上升为使。此正治神效之法也。

升麻龙胆草饮子[编辑]

(又名消翳散。治小儿疳眼。流脓生翳。湿热为病。疗眼中诸疾之症。)

羌活 黄芩(炒) 龙胆草 青蛤粉(各五分) 蛇蜕 甘草(炙) 谷精草 川郁金(各三分) 麻黄(一分半) 升麻(二分)

上锉剂。作细末亦可。每服二钱。热茶清浓调下。

上方君以升麻。行足阳明胃。足太阴脾也。臣以羌活、麻黄。风以胜湿也。佐以甘草。承和上下。谷精草明目退翳。蛇蜕主小儿惊疳等疾。使以青蛤粉。治疳止利。川郁金补血破血。龙胆草疗眼中诸疾。黄芩除上热。目内赤肿。火炒者。为龙胆草。性已苦寒。恐不炒则又过于寒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