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順輪船始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寶順輪船始末
作者:董沛
1888年
    本作品收錄於:《寧波市志外編

    中國之用輪舟,自寧波寶順船始也。咸豐初,赫寇亂東南,行省大吏注重於腹地,徵調絡繹,亟亟以防剿為重,而於緣海歲時之巡哨,膜外置之。於是海盜充斥,肆掠無忌憚,狙截商船,勒贖至幹百金不止。時則黃河潰決,戶部仿元人成法,以漕糧歸海運,沙船、衛船咸出應命,而以寧波船為大宗。春夏之交,聯帆北上,雖有兵船護行,盜不之畏也。每劫一舟,索費尤甚,至遣其党入關,公然登上座,爭論價目。諸商人感憤之。慈谿費綸結、盛植瑁,鎮海李容倡於眾,議購夷船為平盜計。顧船值頗巨;未易集事。宿松段光清方兼道府之任,蒞事寧波,為請於大府,令官商各墊其半,歲抽船貨之入,絡續歸還,以乙卯五月十二日始計數捐厘,並充歷年薪水、傭資、衣糧、彈藥諸經費。鄞縣楊坊、慈谿張斯臧、鎮海俞斌,久客海上,與洋人習,遂向粵東夷商購置大輪船一艘,定價銀七萬餅,名日“寶順”。

    設慶成局,延鄞縣盧以瑛主之,慈谿張斯桂督船勇,鎮海貝錦泉司炮舵,一船七十九人。陳牒督撫,諮會海疆文武官,列諸檔冊。此甲寅冬季事也。明年,粵盜三十餘艘肆掠閩浙,竄至北洋,與他盜合。運船皆被阻,張斯桂急駛輪船於六月出洋,七月七日在複州洋轟擊盜艇,沉五艘,毀十艘。十四日在黃縣洋、蓬萊縣洋複沉四艘,獲一艘,焚六艘,餘盜上岸逃竄,船勇奮力追擊,斃四十餘人,俘三十餘人。十八日在石島洋沉盜艇一艘,救出江浙回空運船三百餘艘。北洋肅清,輪船回上海。二十九日巡石浦洋,盜船二十三艘在港停泊,輪船率水勇船進扼洞下門,兩相攻擊,自卯至未,盜船無一存者。余盜竄黃婆嶺,追斬三百餘級。九月十三日在岑港洋沉盜船四艘,十四日在烈港洋沉盜船八艘,十八日複在石浦洋沉盜船二艘。十月十八日複在烈港洋沉盜船四艘,南界亦肅清。三四月間,沉獲盜船六十八艘,生擒盜黨及殺溺死者二幹餘人,寶順船之名,震於海外。

    然是時中西猜阻,距五口通商之和約僅十餘年,北洋無夷蹤,創見輪船,頗為疑懼。山東巡撫崇恩言於朝,詔下浙撫詰問,將治給照者之罪,毋許欺隱。段光清召諸紳士籌所以覆旨者。餘目:“此無難也,商出己資購輪船以護商,且以護運,官之所不能禁也。船造於夷,則為夷船;而售于商,即為商船。官給商船之照,例也,不計其自何來也。”光清然之,如吾說奏記巡撫,巡撫何桂清以聞,遂置不問。

    又明年丙辰,滬商亦購輪船,與寧波約,一船泊南槎山,杜洋盜北犯之路,一船巡浙海,以備非常,盜益斂跡。未幾,西人入天津,重定和議,北海口亦許通商,夷船駛中國洋無間南北,盜遂絕跡。中外臣工鹹知輪船之利有裨于軍國,曾文正首購夷船,左文襄首開船廠,二十年來,緣江緣海增多百餘艘,皆寶順船為之倡也。寶順船雖僅護運,而地方有事亦供調遣。洪秀全踞金陵。調之以守江;法蘭西窺鎮海,調之以守關。在事諸人,迭受勳賞。而張斯桂、貝錦泉久於船中,以是精洋務。斯桂起書生,充日本副使;錦泉起徒步,至定海總兵官,尤異數雲。自中原底平,海道無風鶴之警,寶順船窳朽,亦複無用。然原其始,則費綸鮚、盛植瑁、李容三君之功不可忘也。周道遵修鄞志,乃以屬之鄞人林鳴皋、粵人鄭壽階,郢書燕說,流為丹青,恐閱者因而致疑,故詳書其本末,勒石於天后祠中,俾後人有考焉。

    光緒十四年董沛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