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禪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封禪文
作者:司馬相如
文選卷48

  伊上古之初肇,自昊穹兮生民。歷選列辟,以迄乎秦。率邇者踵武,逖聽者風聲。紛綸葳蕤,堙滅而不稱者,不可勝數也。繼昭、夏,崇號謚,略可道者七十有二君。罔若淑而不昌,疇逆失而能存。

  軒轅之前,遐哉邈乎,其詳不可得聞已。五三六經載籍之傳,維見可觀也。書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因斯以談,君莫盛於唐堯,臣莫賢於后稷。后稷創業於唐,公劉發迹於西戎,文王改制,爰周郅隆,大行越成,而後陵遲衰微,千載無聲,豈不善始善終哉!然無異端,慎所由於前,謹遺教於後耳。故軌迹夷易,易遵也;湛恩濛涌,易豐也;憲度著明,易則也;垂統理順,易繼也。是以業隆於繈褓,而崇冠於二后。揆厥所元,終都攸卒,未有殊尤絕迹可考於今者也。然猶躡梁父,登泰山,建顯號,施尊名。大漢之德,逢涌原泉,沕潏曼衍;旁魄四塞,雲布霧散;上暢九垓,下泝八埏。懷生之類,霑濡浸潤,協氣橫流,武節飄逝,邇陿游原,迥闊泳末,首惡湮沒,闇昧昭晰,昆蟲凱澤,迴首面內。然後囿騶虞之珍羣,徼麋鹿之怪獸,䆃一莖六穗於庖,犧雙觡共抵之獸,獲周餘珍、放龜於岐,招翠黃、乘龍於沼。鬼神接靈圉,賓於閒館。奇物譎詭,俶儻窮變。欽哉,符瑞臻茲,猶以為薄,不敢道封禪。蓋周躍魚隕杭,休之以燎。微夫此之為符也,以登介丘,不亦恧乎!進讓之道,何其爽與﹖

  於是大司馬進曰:「陛下仁育羣生,義征不憓;諸夏樂貢,百蠻執贄;德侔往初,功無與二。休烈浹洽,符瑞衆變,期應紹至,不特創見。意者泰山、梁父設壇場望幸,蓋號以況榮,上帝垂恩儲祉,將以薦成,陛下謙讓而弗發也。挈三神之驩,缺王道之儀,羣臣恧焉。或謂且天為質闇,示珍符固不可辭;若然辭之,是泰山靡記而梁父靡幾也。亦各並時而榮,咸濟厥世而屈,說者尚何稱於後而云七十二君乎﹖夫修德以錫符,奉符以行事,不為進越也。故聖人弗替,而修禮地祇,謁款天神,勒功中嶽,以彰至尊,舒盛德,發號榮,受厚福,以浸黎民也。皇皇哉斯事,天下之壯觀,王者之卒業,不可貶也。願陛下全之。而後因雜薦紳先生之略術,使獲燿日月之末光絕炎,以展采錯事。猶兼正列其義,祓飭厥文,作春秋一藝。將襲舊六為七,攄之無窮,俾萬世得激清流,揚微波,蜚英聲,騰茂實。前聖之所以永保鴻名而常為稱首者用此,宜命掌故悉奏其義而覽焉。」

  於是天子沛然改容,曰:「愉乎,朕其試哉!」乃遷思回慮,總公卿之議,詢封禪之事,詩大澤之博,廣符瑞之富。乃作頌曰:

  自我天覆,雲之油油。甘露時雨,厥壤可遊。滋液滲漉,何生不育!嘉穀六穗,我穡曷蓄﹖
  非唯雨之,又潤澤之;非唯濡之,氾尃濩之。萬物熙熙,懷而慕思。名山顯位,望君之來。君乎君乎,侯不邁哉!
  般般之獸,樂我君圃;白質黑章,其儀可喜;旼旼睦睦,君子之能;蓋聞其聲,今觀其來。厥塗靡蹤,天瑞之徵。茲亦於舜,虞氏以興。
  濯濯之麟,遊彼靈畤。孟冬十月,君徂郊祀。馳我君輿,帝用享祉。三代之前,蓋未嘗有。
  宛宛黃龍,興德而升;采色炫燿,煥炳煇煌。正陽顯見,覺寤黎烝。於傳載之,云受命所乘。
  厥之有章,不必諄諄。依類託寓,諭以封巒。

  披藝觀之,天人之際已交,上下相發允答。聖王之德,兢兢翼翼也。故曰興必慮衰,安必思危。是以湯武至尊嚴,不失肅祗;舜在假典,顧省闕遺:此之謂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