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略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將略論
作者:王叡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25

炙轂子曰:昔祝其之會,仲尼云:「夫有文德者必有武備。」遂斬萊人,頭足異處。故曰文武之道,未墜於地,是以古之儒者,服縫掖之衣,頂章甫之冠,佩環玦,負櫑劍。近代文儒,恥言兵事,苟或議及,則僉謂之凶人。今以翠華去酆鎬,黃屋軫堯心,率土之濱,莫寧啟處,方可論兵,粗議將略矣。

且自罹亂以來,儒道既息,武弁是崇。然而將帥多以勇力爭強,少有精練兵機而懷謀策者。所謂以強淩弱,以眾暴寡,迭相吞噬,適足以塗炭生靈,構怨結禍。夫兵之成敗,在將帥之器能,各有限劑,須定等差。淮陰侯與漢高祖論絳、灌以下用兵多少,信曰:「陛下可將十萬眾。所謂能將將,不能將兵。」夫高祖之雄才大略尚如此,況其下哉!楚子玉賢大夫也,亦不能越三百乘。是以王翦能將六十萬,而李牧不能二十萬,此方見將帥才器之大小也。凡為將,料敵之情偽,而後決策制勝,須知彼師之能否,乃操我之所長。假如韓信能設伏走戎,則逐奔不遠難誘也,從襲不及難陷也。白起能攻城野戰,則當深溝高壘,以挫其銳,俾蜂蠆無所施其毒螫,虎狼不能逞其爪牙。本謀既壞,伺其殆隙而擊之,因變奇正以待敵,整衡軸以攻險。兵法曰:「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如脫兔,敵不及距。」此兵之要也。司馬宣王曰:「諸葛孔明誌大而不見機,多謀而少決,好兵而無權,雖提卒十萬,已墮吾計中,破之必矣。」及鄭褒亦能知母邶儉好謀而不達事情,文欽勇而無算,至儉兵敗,皆如其言。又潘濬見樊伷為武昌從事,與州人設饌十餘,度自起比至日中可得,知以兵五千,足以擒之,果在濬之度內。漢王謂魏大將軍柏直口尚乳臭,不能當韓信,謂騎將馮敬雖賢,不能當灌嬰,謂步將項它不能當曹參,吾無患矣。乃使韓、灌、曹三將軍,果大破之。後魏高祖宏曰:「青、齊之兵,可以禮遇;徐、兗之卒,理須義撫。」斯測度將卒之明驗也。

今之將帥,多不自量其才器,又不知彼之短長,率爾合戰,卒然求勝。由聚卵以擊山,驅羊而鬥虎,欲期弭兵靜亂,不亦難哉!帝王宜開英鑒,審將帥之器,量文武之才,則崇勳大業,庶幾可立。夫宰制山河,剸割疆宇,舉大綱則易定,滋苛細則難安。故子房佐漢,畫大謀六七件,遂定天下;孔明創蜀,決沉機三二策,遽成鼎峙。英雄之大略,將帥之宏規也。安危之機,存亡之要,審諸將略,可見徵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