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將苑
作者:諸葛亮 蜀漢

兵權[编辑]

夫兵之權者,是三軍之司命,主將之威勢。將能執兵之權,操兵之勢,而臨群下,譬如猛虎,加之羽翼而翺翔四海,隨所遇而施之。若將失權,不操其勢,亦如魚龍脫於江湖,欲求遊洋之勢,奔濤戲浪,何可得也。

逐惡[编辑]

夫軍國之弊,有五害焉:

一曰,結黨相連,毀譖賢良;

二曰,侈其衣服,異其冠帶;

三曰,虛誇妖術,詭言神道;

四曰,專察是非,利以動眾;

五曰,伺候得失,陰結敵人。此所謂姦偽悖德之人,可遠而不可親也。

知人性[编辑]

夫知人之性,莫難察焉。美惡既殊,情貌不一。有溫良而為詐者,有外恭而內欺者,有外勇而內怯者,有盡力而不忠者。 然知人之道有七焉:

一曰,間之以是非,而觀其志;

二曰,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

三曰,咨之以計謀,而觀其識;

四曰,告之以禍難,而觀其勇;

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

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

七曰,其之以事,而觀其信。

將材[编辑]

夫將材有九。道之以德,齊之以禮,而知其饑寒,察其勞苦,此之謂仁將。

事無苟免,不為利撓,有死之榮,無生之辱,此之謂義將。

貴而不驕,勝而不恃,賢而能下,剛而能忍,此之謂禮將。

奇變莫測,動應多端,轉禍為福,臨危制勝,此之謂智將。

進有厚賞,退有嚴刑,賞不逾時,罰不擇貴,此之謂信將。

足輕戎馬,氣蓋千夫,善固疆場,長於劍戟,此之謂步將。

登高履險,馳射如飛,進則先行,退則後殿,此之謂騎將。

氣凌三軍,志輕強虜,怯於小戰,勇於大敵,此之謂猛將。

見賢若不及,從諫如順流,寬而能剛,勇而多計,此之謂大將。

將器[编辑]

將之器,其用大小不同。若乃察其姦,伺其禍,為眾所服,此十夫之將。

夙興夜寐,言詞密察,此百夫之將。

直而有慮,勇而能鬥,此千夫之將。

外貌桓桓,中情烈烈,知人勤勞,悉人饑寒,此萬夫之將。

進賢進能,日慎一日,誠信寬大,閑於理亂,此十萬人之將。

仁愛洽於天下,信義服鄰國,上知天文,中察人事,下識地理,四海之內,視如室家,此天下之將。

將弊[编辑]

夫為將之道,有八弊焉,

一曰貪而無厭,

二曰妒賢嫉能,

三曰信讒好佞,

四曰料彼不自料,

五曰猶豫不自決,

六曰荒淫於酒色,

七曰奸詐而自怯,

八曰狡言而不以禮。

將志[编辑]

兵者兇器,將者危任,是以器剛則缺,任重則危。故善將者,不恃強,不怙勢;寵之而不喜,辱之而不懼;見利不貪,見美不淫,以身殉國,一意而已。

將善[编辑]

將有五善四欲。

五善者,所謂善知敵之形勢,善知進退之道,善知國之虛實,善知天時人事,善知山川險阻。

四欲者,所謂戰欲奇,謀欲密,眾欲靜,心欲一。

將剛[编辑]

善將者,其剛不可折,其柔不可卷,故以弱制强,以柔制剛。純柔純弱,其勢必削;純剛純彊,其勢必亡;不柔不剛,合道之常。

將驕吝[编辑]

將不可驕,驕則失禮,失禮則人離,人離則眾叛;將不可吝,吝則賞不行,賞不行則士不致命,士不致命則軍無功,無功則國虛,國虛則寇實矣。孔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將強[编辑]

將有五強八惡。高節可以厲俗,孝弟可以揚名,信義可以交友,沈慮可以容眾,力行可以建功,此將之五強也。謀不能料是非,禮不能任賢良,政不能正刑法,富不能濟窮阨,智不能備未形,慮不能防微密,達不能舉所知,敗不能無怨謗,此謂之八惡也。

出師[编辑]

古者,國有危難,君簡賢能而任之。齋三日,入太廟,南面而立;將北面,太師進鉞於君。君持鉞柄以授將,曰:「從此至軍,將軍其裁之。」復命曰:「見其虛則進,見其實則退。勿以身貴而賤人,勿以獨見而違眾,勿恃功能而失忠信。士未坐,勿坐;士未食,勿食。同寒暑,等勞逸,齊甘苦,均危患。如此,則士必盡死,敵必可亡。」將受詞,鑿兇門,引軍而出。君送之,跪而推轂,曰:「進退惟時。軍中事,不由君命,皆由將出。」若此,則無天於上,無地於下,無敵於前,無主於後。是以智者為之慮,勇者為之鬥。故能戰勝於外,功成於內,揚名於後世,福流於子孫矣。

擇材[编辑]

夫師之行也,有好鬥樂戰,獨取彊敵者,聚為一徒,名曰報國之士。有氣蓋三軍,材力勇捷者,聚為一徒,名曰突陣之士。有輕足善步,走如奔馬者,聚為一徒,名曰搴旗之士。有騎射如飛,發無不中者,聚為一徒,名曰爭鋒之士。有射必中,中必死者,聚為一徒,名曰飛馳之士。有善發彊弩,遠而必中者,聚為一徒,名曰摧鋒之士。此六軍之善士,各因其能而用之也。

智用[编辑]

夫為將之道,必順天、因時、依人以立勝也。故天作、時不作而人作,是謂逆時;時作、天不作而人作,是謂逆天;天作、時作而人不作,是謂逆人。智者不逆天,亦不逆時,亦不逆人也。

不陣[编辑]

古之善理者不師,善師者不陣,善陳者不戰,善戰者不敗,善敗者不亡。昔者,聖人之治理也,安其居,樂其業,至老不相攻伐,可謂善理者不師也。若舜修典刑,咎繇作士師,人不幹令,刑無可施,可謂善師者不陣。若禹伐有苗,舜舞幹羽而苗民格,可謂善陳者不戰。若齊桓南服彊楚,北服山戎,可謂善戰者不敗。若楚昭遭禍,奔秦求救,卒能返國,可謂善敗者不亡矣。

將誡[编辑]

《書》曰:“狎侮君子,罔以盡人心;狎侮小人,罔以盡人力。”故行兵之要,務攬英雄之心。嚴賞罰之科,總文武之道,操剛柔之術,說《禮》《樂》而敦《詩》《書》,先仁義而後智勇。靜如潛魚,動若奔獺;喪其所連,折其所彊;耀以旌旗,戒以金鼓;退若山移,進如風雨,擊崩若摧,合戰如虎;迫而容之,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卑而驕之,親而離之,彊而弱之。有危者安之,有懼者悅之,有叛者懷之,有冤者申之,有彊者抑之,有弱者扶之,有謀者親之,有讒者覆之,獲財者與之。不倍兵以攻弱,不恃眾以輕敵,不傲才以驕人,不以寵而作威。先計而後動,知勝而始戰。得其財帛不自寶,得其子女不自使。將能如此,嚴號申令,而人願鬥,則兵合刃接而人樂死矣。

戒備[编辑]

夫國之大務,莫先於戒備。若夫失之毫釐,則差若千里,覆軍殺將,勢不踰息,可不懼哉!故有患難,君臣旰食而謀之,擇賢而任之。若乃居安而不思危,寇至不知懼,此謂燕巢於幕,魚遊於鼎,亡不俟夕矣!《傳》曰:“不備不虞,不可以師。”又曰:“豫備無虞,古之善政。”又曰:“蜂蠆尚有毒,而況國乎?”無備,雖眾不可恃也。故曰:“有備無患”。故三軍之行,不可無備也。

習練[编辑]

夫軍無習練,百不當一;習而用之,一可當百。故仲尼曰:“不教而戰,是謂棄之。”又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然則即戎之不可不教,教之以禮義,誨之以忠信,誡之以典刑,威之以賞罰,故人知勸。然後習之,或陳而分之,坐而起之,行而止之,走而卻之,別而合之,散而聚之。一人可教十人,十人可教百人,百人可教千人,千人可教萬人,萬人可教三軍,然後教練而敵可勝矣。

軍蠹[编辑]

夫三軍之行,有探候不審,烽火失度;後期犯令,不應時機,阻亂師徒;乍前乍後,不合金鼓;上不恤下,削斂無度;營私徇己,不恤飢寒;非言妖辭,妄陳禍福;無事喧雜,驚惑將吏;勇不受制,專而陵上;侵竭府庫,擅給其財。此九者,三軍之蠹,有之必敗也。

腹心[编辑]

夫為將者,必有腹心、耳目、爪牙。無腹心者,如人夜行,無所措手足;無耳目者,如冥然而居,不知運動;無爪牙者,如飢人食毒物,無不死矣。故善將者,必有博聞多智者為腹心,沈審謹密者為耳目,勇悍善敵者為爪牙。

謹候[编辑]

夫敗軍喪師,未有不因輕敵而致禍者,故師出以律,失律則兇。律有十五焉:一曰慮,間諜明也;二曰詰,誶候謹也;三曰勇,敵眾不撓也;四曰廉,見利思義也;五曰平,賞罰均也;六曰忍,善含恥也;七曰寬,能容眾也;八曰信,重然諾也;九曰敬,禮賢能也;十曰明,不納讒也;十一曰謹,不違禮也;十二曰仁,善養士卒也;十三曰忠,以身徇國也;十四曰分,知止足也;十五曰謀,自料知他也。

機形[编辑]

夫以愚克智,逆也;以智克愚,順也;以智克智,機也。其道有三:一曰事,二曰勢,三曰情。事機作而不能應,非智也;勢機動而不能制,非賢也;情機發而不能行,非勇也。善將者,必因機而立勝。

重刑[编辑]

吳起曰:“鼓鼙金鐸,所以威耳;旌幟,所以威目;禁令刑罰,所以威心。耳威以聲,不可不清;目威以容,不可不明;心威以刑,不可不嚴。三者不立,士可怠也。”故曰:將之所麾,莫不心移;將之所指,莫不前死矣。”

善將[编辑]

古之善將者有四:示之以進退,故人知禁;誘之以仁義,故人知禮;重之以是非,故人知勸;決之以賞罰,故人知信。禁、禮、勸、信,師之大經也。未有綱直而目不舒也,故能戰必勝,攻必取。庸將不然,退則不能止,進則不能禁,故與軍同亡。無勸戒則賞罰失度;人不知信,而賢良退伏,諂頑登用;是以,戰必敗散也。

審因[编辑]

夫因人之勢以伐惡,則黃帝不能與爭威矣;因人之力以決勝,則湯、武不能與爭功矣。若能審因而加之威勝,則萬夫之雄將可圖,四海之英豪受制矣。

兵勢[编辑]

夫行兵之勢有三焉:一曰天,二曰地,三曰人。天勢者,日月清明,五星合度,彗孛不殃,風氣調和。地勢者,城峻重崖,洪波千里,石門幽洞,羊腸曲沃。人勢者,主聖將賢,三軍由禮,士卒用命,糧甲堅備。善將者,因天之時,就地之勢,依人之利,則所向者無敵,所擊者萬全矣。

勝敗[编辑]

賢才居上,不肖居下,三軍悅樂,士卒畏服,相議以勇鬥,相望以威武,相勸以刑賞,此必勝之徵也。士卒惰慢,三軍數驚,下無禮信,人不畏法,相恐以敵,相語以利,相囑以禍福,相惑以妖言,此必敗之徵也。

假權[编辑]

夫將者,人命之所懸也,成敗之所繫也,禍福之所倚也,而上不假之以賞罰,是猶束猿猱之手,而責之以騰捷;膠離婁之目,而使之辯青黃;不可得也。若賞移在權臣,罰不由主將,人茍自利,誰懷鬥心?雖伊、呂之謀,韓、白之功,而不能自衛也。故孫武曰:“將之出,君命有所不受。”亞夫曰:“軍中聞將軍之命,不聞有天子之詔。”。

哀死[编辑]

古之善將者,養人如養己子。有難,則以身先之;有功,則以身後之。傷者,泣而撫之;死者,哀而葬之。飢者,捨食而食之;寒者,解衣而衣之。智者,禮而祿之;勇者,賞而勸之。將能如此,所向必捷矣。

三賓[编辑]

夫三軍之行也,必有賓客,群議得失,以資將用。有詞若懸流,奇謀不測,博聞廣見,多藝多才,此萬夫之望,可引為上賓;有猛若熊虎,捷若騰猿,剛如鐵石,利若龍泉,此一時之雄,可引為中賓;有多言或中,薄技小才,常人之能,此可引為下賓。

後應[编辑]

若乃圖難於易,為大於細,先動後用,刑於無刑,此用兵之智也。師徒已列,戎馬交馳,彊弩才臨,短兵又接,乘威布信,敵人告急,此用兵之能也。身衝矢石,爭勝一時,成敗未分,我傷彼死,此用兵之下也。

便利[编辑]

夫草木叢集,利以遊逸;重塞山林,利以不意;前林無隱,利以潛伏;以少擊眾,利以日暮;以眾擊寡,利以清晨;彊弩長兵,利以捷次;踰淵隔水,風大暗昧,利以搏前擊後。

應機[编辑]

夫必勝之術,合變之形,在於機也。非智者孰能見機而作乎?見機之道,莫先於不意。故猛獸失險,童子持戟以追之;蜂蠆發毒,壯夫徬徨而失色。以其禍出不圖,變速非慮也。

揣能[编辑]

古之善用兵者,揣其能而料其勝負。主孰聖也?將孰賢也?吏孰能也?糧餉孰豐也?士卒孰練也?軍容孰整也?戎馬孰逸也?形勢孰險也?賓客孰智也?鄰國孰懼也?財貨孰多也?百姓孰安也?由此觀之,彊弱之形,可以決矣。

輕戰[编辑]

蟄蟲之觸,負其毒也;戰士能勇,恃其備也。是以,鋒銳甲堅,則人輕戰。故甲不堅密,與肉袒同;射不能中,與無矢同;中不能入,與無鏃同;探候不謹,與無目同;將帥不勇,與無將同。

地勢[编辑]

夫地勢者,兵之助也。不知戰地而求勝者,未之有也。山林土陵,丘阜大川,此步兵之地。土高山狹,蔓衍相屬,此車騎之地。依山附澗,高林深谷,此弓弩之地。草淺土平,可前可後,此長戟之地。蘆葦相參,竹樹交映,此槍矛之地也。

情勢[编辑]

夫將有勇而輕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貪而喜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智而心怯者,有謀而情緩者。是故,勇而輕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貪而喜利者,可遺也;仁而不忍者,可勞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謀而情緩者,可襲也。

擊勢[编辑]

古之善鬥者,必先探敵情而後圖之。凡師老糧絕,百姓愁怨,軍令小習,器械不修,計不先設,外救不至,將吏刻剝,賞罰輕懈,營伍失次,戰勝而驕,可以攻之。若用賢授能,糧食羨餘,甲兵堅利,四鄰和睦,大國應援,敵有此者,引而計之。

整師[编辑]

夫出師行軍,以整為勝。若賞罰不明,法令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進,雖有百萬之師,無益於用。所謂整師者,居則有禮,動則有威;進不可當,退不可逼;前後應接,左右應旄,與之安而不與之危。其眾可合而不可離,可用而不可疲矣。

厲士[编辑]

夫用兵之道:尊之以爵,贍之以財,則士無不至矣;接之以禮,厲之以信,則士無不死矣;蓄恩不倦,法若畫一,則士無不服矣;先之以身,後之以人,則士無不勇矣;小善必祿,小功必賞,則士無不勸矣。

自勉[编辑]

聖人則天,賢者法地,智者師古。驕者招毀,妄者稔禍;多語者寡信,自奉者少恩;賞於無功者離,罰加無罪者怨,喜怒不當者滅。

戰道[编辑]

夫林戰之道,晝廣旌旗,夜多金鼓;利用短兵,巧在設伏;或攻於前,或發於後。

叢戰之道,利用劍楯,將欲圖之,先度其路;十里一場,五里一應;偃戢旌旗,特嚴金鼓,令賊無措手足。

谷戰之道,巧於設伏,利以勇鬥;輕足之士淩其高,必死之士殿其後,列彊弩而衝之,持短兵而繼之;彼不得前,我不得往。

水戰之道,利在舟楫,練習士卒以乘之,多張旗幟以惑之,嚴弓弩以中之,持短兵以捍之,設堅柵以衛之,順其流而擊之。

夜戰之道,利在機密,或潛師以衝之,以出其不意;或多火鼓,以亂其耳目,馳而攻之,可以勝矣。

和人[编辑]

夫用兵之道,在於人和,人和則不勸而自戰矣。若將吏相猜,士卒不服,忠謀不用,群下謗議,讒慝互生,雖有湯、武之智,而不能取勝於匹夫,況眾人乎!

察情[编辑]

夫兵起而靜者,恃其險也;迫而挑戰者,欲人之進也;眾樹動者,車來也;塵土卑而廣者,徒來也;辭彊而進驅者,退也;半進而半退者,誘也;杖而行者,飢也;見利而不進者,勞也;鳥集者,虛也;夜呼者,恐也;軍擾者,將不重也;旌旗動者,亂也;吏怒者,倦也;數賞者,窘也;數罰者,困也;來委謝者,欲休息也;幣重而言甘者,誘也。

將情[编辑]

夫為將之道,軍井未汲,將不言渴;軍食未熟,將不言飢;軍火未燃,將不言寒;軍幕未施,將不言困;夏不操扇,雨不張蓋,與眾同也。

威令[编辑]

夫一人之身,百萬之眾,束肩斂息,重足俯聽,莫敢仰視者,法制使然也。若乃上無刑罰,下無禮義,雖貴有天下,富有四海,而不能自免者,桀、紂之類也。夫以匹夫之刑,令以賞罰,而人不能逆其命者,孫武、穰苴之類也。故令不可輕,勢不可逆。

東夷[编辑]

東夷之性,薄禮少義,捍急能鬥,依山塹海,憑險自固,上下和睦,百姓安樂,未可圖也。若上亂下離,則可以行間;間起則隙生,隙生則修德以來之,固甲兵而擊之,其勢必克也。

南蠻[编辑]

南蠻多種,性不能教,連合朋黨,失意則相攻,居洞依山,或聚或散,西至崑崙,東至洋海,海產奇貨,故人貪而勇戰。春夏多疾疫,利在疾戰,不可久師也。

西戎[编辑]

西戎之性,勇悍好利,或城居,或野處,米糧少,金貝多,故人勇戰鬥,難敗。自磧石以西,諸戎種繁,地廣形險,自負彊很,故人多不臣,當候之以外釁,伺之以內亂,則可破矣。

北狄[编辑]

北狄居無城郭,隨逐水草,勢利則南侵,勢失則北遁。長山廣磧,足以自衛,飢則捕獸飲乳,寒則寢皮服裘,奔走射獵,以殺為務,未可以道德懷之,未可以兵戎服之。漢不與戰,其略有三:

漢卒且耕且戰,故疲而怯;虜但牧獵,故逸而勇。以疲敵逸,以怯敵勇,不相當也,此不可戰一也。

漢長於步,日馳百里;虜長於騎,日乃倍之。漢逐虜則齎糧負甲而隨之,虜逐漢則驅疾騎而運之。運負之勢已殊,走逐之形不等,此不可戰二也。

漢戰多步,虜戰多騎;爭地形之勢,則騎疾於步,遲疾勢懸,此不可戰三也。

不得已,則莫若守邊。守邊之道:揀良將而任之,訓銳士而禦之,廣營田而實之,設烽堠而待之,候其虛而乘之,因其衰而取之。所謂:資不費而寇自除矣,人不疲而虜自寬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