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割鄆州和梁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割鄆州和梁疏
作者:郭崇韜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44

陛下不櫛沐,不解甲,十五餘年,欲雪國家讎恥。今已正尊號,始得鄆州尺寸之地,不能守而棄之,臣恐將士解體,將來食盡眾散,雖畫河為境,誰為陛下守之?臣嚐細詢康延孝以河南之事,度已料彼,日夜思之。成敗之機,決在今歲。梁今悉以精兵授段凝,決河自固,恃此不複為備。凝非將材,不足畏。降者皆言,大梁無兵。陛下若留兵守魏,固保楊劉,自以精兵與鄆州合勢,長驅入汴。偽主授首,則諸將自降矣。不然,今秋不登,軍糧將盡,大功何由可成?諺曰:「當道築室,三年不成。帝王應運,必有天命。」在陛下勿疑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