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卷08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百四十三 全唐文 卷八百四十五
这是一个自动生成的页面,需要人工复查。复查后,请移除此模板。

許維嶽

維嶽,後唐同光時人。

科舉額數請依長慶咸通事例狀

伏見新定格文,三禮三傳,每科隻放兩人。方今三傳一科五十餘人,三禮三十餘人,三史學究一十人。若每年止放兩人及一人,逐年又添初舉。縱謀修進,皆恐滯留,臣伏見長慶咸通年放舉人,元無定式。又同光元年春榜,亦是一十三人。請依此例,以勸進修。

郭崇韜

崇韜字安時,代州雁門人。天祐中累擢中門副使,加檢校太保。守兵部尚書,充樞密使。梁亡,以佐命功代豆盧革行中書事,拜侍中,領鎮冀州節度使,進封趙郡公,賜鐵券,恕十死。莊宗討蜀,為招討使。蜀平之後,莊宗因讒,密詔繼岌楇殺之。

上陳情表

臣聞底力辭封者,貞臣之至節。慢官速戾者,有國之常刑。其或任重材輕,智小謀大,縱君恩念舊,(闕一字)貽覆餗之譏。儻官業無章,何顯陟明之道。臣本轅(闕)小校,樗朽凡姿。在公雖曆於年深,臨事莫聞於日益。頃者皇帝陛下雄圖方運,陽德初潛,爰將整於規繩,乃俾司於機務。此際臣亦內循短淺,累具退陳。而陛下天眷不回,國權堅付。在一時而難違重命,許五年而別選通人。邇來雖昧經綸,強施勤拙,至於戡夷巨孽,纘紹鴻基,雪三百年社稷深冤,立十九葉宗祊大事,皆謀從聖慮,斷在宸衷。兼列較之同心,非微臣之獨計。況今名升台輔,任處樞衡。珥貂冕於朝端,統龍旌於閫外。恩榮有進,功德無稱。終憂即鹿之嫌,寧抑懸貆之刺。今則陛下功全報本,禮極配天。衣冠盡列於朝遷,名器自推於碩德。況臣才謨素寡,齒髮漸衰。以有限之精神,當無窮之事務,必須下傾肝血,上告天聰。冀勞逸之稍均,庶初終之可保。伏望陛下念臣不迨,察臣繇衷,其樞密使比列親班,實為要執。即複本朝規制,宜選內官掌臨。一則使權職有分,一則多心力俱耗。輒滋傾瀝,非敢暗欺。幹犯冕旒,伏增隕越。

第二表

臣以機務實繁,智力俱困,輒有聞天之請,願辭密地之權。豈謂聖旨俄宣,皇情未允。捧對而水湯滿腹,修而芒刺盈軀。臣以委質無材,受恩逾等,強展神扶之力,每懷曠敗之憂。自陛下委寄重難,纏綿歲序,臨事而退思補過,竭力而知無不為。陛下沿河料敵之時,對寨交鋒之日,臣若顧將丹素,堅有讓陳,不唯招避事之機,抑亦顯不忠之罪。況今元凶己殄,丕構彌隆,圓丘陳報本之儀,寰海被無私之化。英髦星萃,俊邁云臻。緬惟不迨之才,豈掩旁求之命。矧乃一身多疾,三處持權。捫心益懼於滿盈,持懷每虞於忝據。伏望陛下特回睿照,乃悉煩襟。終乞輟此要樞,歸於內列。一則表大國有進賢之道,二則免微臣有竊位之名。干冒宸嚴,無任迫切。

第三表

臣伏念朝廷起軍之際,陛下決於宸斷,撫臣背曰:「此去必蕩寇讎,可期清泰。事了之後,與卿一鎮。」臣仰奉成算,固絕他疑。果賴神謀,尋平偽孽。今乾坤交泰,弓矢載。徽章以正於母儀,嘉禮獲申於元子。須傾血懇,仰瀆宸嚴。但以密近之權,合歸重望。鈞衡之柄,宜屬通材。至於所領節旌,雖是陛下所許,伏緣鎮州在北,狂虜未除,慮有奔衝,須為控扼,亦希付於上將。所貴殿彼一隅,伏望陛下道極照臨,仁深覆載,念臣久司繁重,憫臣方在衰羸,退放居閒,俾從導養。臣無任祈天瀝懇之至。

條陳三銓事例奏

臣伏見今年三銓選人並行事官等,內有冒名入仕,假蔭發身。或卜祝之徒,工商之類,既淄澠之一亂,諒玉石之寧分。蓋以偽朝已來,蠹政斯久,猾吏承寬而得計,非才行貨以自媒。上下相蒙,薰蕕同器。遂使寒素者多遭排斥,廉介者翻至湮沉。不唯顯紊於官箴,抑亦頗傷於治本。近以注擬之後,送省之間,引驗而已有異同,僭濫而果招論訟。將敷至化,須塞幸門。臣欲請別降條流,特行厘革。許其潛相覺察,互有告陳。若真偽之能分,即賞刑之必舉。應見注授官員等,內有自無出身入仕,買覓鬼名告敕,及將骨肉文書,指改名姓;惑曆任不足,妄稱失墜,押彼公憑;或假人蔭緒,托形勢論屬安排,參選所司,隨例注官者;如有人陳論,勘鞫不虛者,元論事人特議超獎。如未合格人或無名駁放者,便承為濫人所授官資,其所犯人下所司簡格處分。如同保人知保內有冒名濫進之謀,亦許陳首。若遞相蓋藏,被別人論告,並當駁放。其銓司闕頭人吏,如被形勢迫脅,主張逾濫選人,及自己不公,亦許陳首,並與放罪。若被人論告,當行朝典。兼恐見任官及諸道選人身死,多有不肖子孫將出身曆任告敕貨賣與人,自今後仰所在身死之處,並須申報本州,令錄事參軍於告敕上分明書身死月日,卻分付子孫。兼每年南曹及三銓停滯,多及周歲,致選人廣作京債,經費倍多,致其到官必不廉慎。此後至春來,並須公事了絕。若更逗留,當加責罰。所有懼罪逃移者,仰所司具錄名姓申奏,請終身勿齒。兼牒本貫州縣,各令知悉。或有條流未盡處,仰所司簡長定格,別具條奏。

請獎獻書人奏

估以館司四庫藏書,舊日數目至多。自廣明年後,流散他方。宜示獎酬,俾申搜訪。伏乞委中書門下,再行敕命,遍下逐道。或有人家藏,能以經史百家之書進獻,數及四百卷己上者,請委館司點勘,無脫漏於卷軸,無重疊於篇題,比外寫劄精詳,裝飾周備,當據部帙聞奏,請量等級除官。仍仰長吏明懸榜示,即鄉校庠塾之業,漸闡皇風。金石絲竹之音,無虞墜典。

對割鄆州和梁疏

陛下不櫛沐,不解甲,十五餘年,欲雪國家讎恥。今已正尊號,始得鄆州尺寸之地,不能守而棄之,臣恐將士解體,將來食盡眾散,雖畫河為境,誰為陛下守之?臣嚐細詢康延孝以河南之事,度已料彼,日夜思之。成敗之機,決在今歲。梁今悉以精兵授段凝,決河自固,恃此不複為備。凝非將材,不足畏。降者皆言,大梁無兵。陛下若留兵守魏,固保楊劉,自以精兵與鄆州合勢,長驅入汴。偽主授首,則諸將自降矣。不然,今秋不登,軍糧將盡,大功何由可成?諺曰:「當道築室,三年不成。帝王應運,必有天命。」在陛下勿疑耳。

郭廷誨

廷誨,崇韜子。崇韜被誅,廷誨隨父死於蜀。

對祭闕頒誥判所司有禮事,不頒誥所由斷,徒訴不伏。

於糾禮官,無辱祀典。欽若天地,肅恭神人。如何有司,失其頒誥。將季氏之待暗,失由也之質明。致使槱燎不供,難為魯祭。爟火無設,便乖漢典。宗伯或差於三望,太常乍闕於六宗。職此之由,而褻其守。天秩有禮,罔不克集。寘以徒坐,複何疑焉。

對復以冕服判甲復以冕服,御史糾其違失。

生也有涯,死而必複。苟或不率,克有常憲。故國備典訓,禮陳等威。虞人以具階崇,壯士以奉職顯。若禱其五祀,則事始東榮。或問以三號,而複行左轂。自適變通之要,夫何過差之有。惟甲何者,以冕而複。同鄶人之失德,刺起素冠。齊魯俗之虧喪,僭彰元毳。毀非五等之列,須異九儀之品。何乃不類,祇自塵兮。非大猷是經,而峻簡斯糾。違失之禮,其難舍諸。

康延孝

延孝,塞北部落人。梁開平乾化中自隊長積勞至部校,後唐同光中為捧日軍使兼南面招討指揮使檢校司空,守博州刺史。莊宗平汴,以功授儉校太保鄭州防禦使,賜姓名紹琛。二年遷保義軍節度使,三年討蜀,以為西南行營馬步軍先鋒排陣斬斫等使。蜀平,以西平王朱友謙伏誅,遂謀叛,自稱西川節度三州制置等使,都將何建崇擒斬之。

對莊宗疏

梁朝地不為狹,兵不為少,然主既暗懦,趙張擅權,內結宮掖,外納貨賂。段凝智勇俱無,專率斂行伍,以奉權貴。梁主不能專任將帥,嚐以近臣監之,進止可否,動為所制。近又聞欲數道出兵,令董璋趨太原,霍彥威寇鎮定,王彥章攻鄆州,段凝當陛下,決以十月大舉。臣竊觀梁兵,聚則不少,分則不多。願陛下養威蓄力,以待其分。帥精騎五千,自鄆州直抵大梁,擒其偽主。旬月之間,天下定矣。

竇夢徵

夢徵,同州人,舉進士,仕梁曆校書郎。自拾遺召入翰林充學士,以論錢鏐謫掾東州,復召為學士。後唐莊宗入汴,貶沂州,量移宿州。天成初遷中書舍人,復入為翰林學士工部侍郎。卒贈禮部尚書。

祭故君文

嗚呼!四海九州,天回眷命。一女二夫,人之不幸。當革故以鼎新,若金銷而火盛。必然之理,夫何足競。

蕭頃

頃字子澄,京兆萬年人。昭宗朝舉進士,累遷吏部員外郎。入梁曆給諫御史中丞禮部侍郎,尋以吏部侍郎拜中書門下平章事。後唐莊宗入立,貶登州司戶,量移濮州司馬,遷太子賓客。天成初以禮部尚書太常卿太子少保致仕,卒年六十九,贈太子少師。

議覆中書請祧懿祖奏

曆代故事,沿革不同。蓋就所宜,期於合禮。事雖稽古,理亦從長。七廟之致享斯存,萬世之承基靡絕。禮分遠近,事究否臧。懿祖既遠於昭宗,創業又非於己力。儔諸列聖,可議祧遷。皇帝陛下道繼百王,德符三代,撥禍亂於艱難之際,救蒼生於交喪之秋。方啟洪圖,是崇宗祏。為四方之準的,稱萬國之照臨。中書所定祧遷,於議為允,請下所司施行。

覆準馬縞議奏

伏見方冊所載,聖概斯存,將達蘋藻之誠,宜新楶棁之制。伏惟陛下以孝敬日躋之德,上合穹旻,秉恭儉罔怠之規,再康寰宇。爰臻至化,難抑時思。馬縞儒學優深,禮法明練。所奏果符於睿旨,載詳固葉於典經。臣等集議,其追尊位號及建廟都邑,則乞發自宸衷,特降制命。

王正言

正言,鄆州人。賀德倫鎮青州,表為推宮,改觀察判官。後唐同光中累擢戶部尚書興唐尹,尋遷租庸使,守禮部尚書。明宗即位,求為平盧軍行軍司馬,卒於任。

請停北京宗廟議

伏以宮室之制,宗廟為先。陛下卜雒居尊,開基禦宇,龍樓鳳輦,式當表正之初。玉葉金枝,悉在股肱之列。事當師古,神必依人。北京先置之宗廟,不宜並設。竊以每年朝享,固有常儀。時日既同,神何所據。常聞近例,禮有從權。如神主已修,迎之藏於夾室。若廟宇己崇,虛之乃為常制。昔齊桓公之廟二主,禮無明文。古者師行,亦無遷於廟主。昔天後之崇鞏雒,悉謂非宜。漢皇之戀豐滕,事無所法。而況本廟故事,禮院具明。且雒邑舊都,嵩邱正位。當定鼎測圭之地,乃居衝處要之方。今則皇命承天,握圖纂祀。九州是務,四海為家。豈宜遠宮闕之居,建祖宗之廟。事虧可久,理屈從長,北京宗廟請停。

豆盧革

革,同州人,唐末避地中山。唐亡,為王處直掌書記,轉節度判官。後唐莊宗即位,以宰相盧質薦,徵拜行台左丞相。同光初拜平章事。天成初,諫官誣以縱田客殺人,貶辰州刺史,再貶陵州長流百姓。二年,詔逐處刺史監賜自盡。

田園帖

大德欲要一居處,畿甸間舊無田園。鄜州雖有三兩處莊子。緣百姓租佃多年,累有令公大王書,請卻給還人戶。蓋不欲侵奪疲民,兼慮無知之輩,妄有影庇包役。

任圜

圜,京兆三原人。唐末依李克用,歷代憲二郡刺史。莊宗承制,改潞州觀察判官,累遷工部尚書兼真定尹北京副留守。明年,郭崇韜兼鎮,改行軍司馬,充北面水陸轉運使。同光三年入為工部尚書。天成初拜平章事。二年除太子少保致仕,出居磁州,為安重晦所害。清泰中制贈太傅。

請慶賀例貢馬價更以所在土產奏

伏見蕃牧臣僚,每正至慶賀,例皆進馬。臣以捧日之心,貴申其忠孝。追風之步,必擇於馴良。備乘奉於帝車,資駔駿於天廄。伏見本朝舊事,雖以進馬為名,例多貢奉馬價。蓋道途之役,護養稍難。因此群方,久為定制。自今後伏請隻許四夷番國進駝馬,其諸道藩府州鎮,請依天複三年己前,許貢綾絹金銀,隨土產折進馬之值。所貴稍便貢輸,不虧誠敬。兼請約舊制,選孳生馬,分置監牧。俾飲齕而自遂,即騋牝之逾繁者。

 卷八百四十三 ↑返回頂部 卷八百四十五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