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策文三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策文三道
作者:駱賓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97

問岱嶽遊魂,入佳城而怛化;瀛洲羽客,竦鶴轡而輕舉。雖則備於縑素,昭晰可觀;求諸耳目,虛無罕驗。棄杖成龍,有異虞翻之旨;銜恩結草,寧符宗岱之言?二者何從?爾其揚搉。

對:遐觀素論,眇覿元風,惟鬼惟仙,難究難測。至夫滕公長往,佳城開白日之徵;洪崖不歸,層邱控紫雲之蓋。或祟成蒼狗,自是趙王之神;道葉赤龍,爰通陸安之冶。玉壘變萇宏之血,金闕化浮邱之靈。固能目睹桑田,來作西王之使;魂遊蒿裏,還為北帝之臣。然而將聖生鄒,本忘情於語怪;多材封魯,亦默論於通仙。洎乎大義既乖,斯文將墜,於是八儒三墨之道,異軫分馳;九流百家之文,殊途競爽。語仙則有無交戰,語鬼則虛實相紛。遂使結草抗軍,爰乖宗岱之論;化竹遊水,有異虞翻之言。然而博訪古詩,緬尋曩冊。狥其浮說,徒有奔競之談;求諸至言,抑匪通經之旨。何則?高明瞰室,已著六爻之文;太虛遊形,式編三洞之籙。故齊君出獵,遇豕啼於貝邱;周嗣登仙,遊鶴軒於洛浦。況乎幹寶碩德,已輯搜神之書;劉向通儒,非無列仙之傳。斯皆實錄,諒匪虛談,謹對。

問士、農、工、商,四民各業,廢一不可。取譬五材,而闕里致言;鄙於學稼,漆園起論。爰稱絕機,豈先聖垂文?義有優劣,將隨方設教。理或變通者哉?汝其矢陳,用啟前惑。

對:出震登皇,垂衣裳而馭籙;乘乾踐帝,順舒慘而字氓。莫不列九土以開疆,因四人而安業。故農為政本,兩漢舉力田之勤;財用聚人,九市列惟金之利。陟龍門而就日,入仕彈冠;斷蟬翼以成風,追工運斧。鹹用因人成事,隨利濟時。蓋五帝通規,三王茂範。然則泣麟上聖,訓三千以領徒;夢蝶幽人,摶九萬以齊物。欲使邱門誌學,折以問農之言;漢渚絕機,抒以灌園之巧。斯乃變通權數,趨舍適宜。當今海內乂安,天下樂業,士食舊德,農服先疇。自可孫宏獻書,以待公車之制;王丹載酒,時慰田家之勞,謹對。

問:四十強仕,七十懸車,著在格言,存諸甲令。然則顏駟韞價,殆乎白首;和尊播美,始自齠年。欲使滋泉之彥必臻,洛陽之才無舍,則隄防或爽,襟帶徒施。其道如何?佇聞嘉答。

對:竊聞大人有作,義佇良材;貞士徇名,理資明主。是知君必待士,士必待君。故使飛龍在天,聖智有賢明之佐;巨魚縱壑,元後得唐虞之臣。然則否泰或爽,材運難並。歲漸懸車,尚牧淄原之豕;年甫誌學,且珥漢庭之貂。是知因藉時來,和君播元齠之俊;當其未遇,顏生致白首之勤。語其古今稽之運會,雖則人事,抑亦天時。當今乘六禦天,得一居帝;翹車獵彥,束帛旌賢。故叢桂幽人,罷韜真於文豹;青蓮江使,自裂兆於非熊。豈止洛陽之才,來儀漢國;滋泉之叟,降止周朝而已哉?某談乏二龍,識迷三豕,徒以鑽木輕焰,仰昇扶而耀輝;化草餘光;對含桂而炫彩。回皇如失,俯仰多慚。謹對。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