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肅宗破賊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對肅宗破賊疏
作者:李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78

賊掠金帛子女,悉送范陽,有苟得心,渠能定中國耶?華人為之用者,獨周摯、高尚等數人,餘皆脅制偷合。至天下大計,非所知也,不出二年,無寇矣,陛下無欲速。夫王者之師,當務萬全、圖久安,使無後害。今詔李光弼守太原、出井陘,郭子儀取馮翊、入河東,則史思明、張忠誌不敢離范陽、常山,安守忠、田乾真不敢離長安,是以三地禁其四將也。隨祿山者,獨阿史那承慶耳。使子儀母取華,令賊得通關中,則北守范陽,西救長安,奔命數千裏,其精卒勁騎,不逾年而斃。我常以逸待勞,來避其鋒,去翦其疲,以所徵之兵會扶風,與太原、朔方軍互擊之。徐命建寧王為范陽節度大使,北並塞與光弼相掎角,以取范陽。賊失巢穴,當死河南諸將手。必得兩京,則賊再強,我再困。且我所恃者,磧西突騎、西北諸戎耳。若先取京師,期必在春,關東早熱,馬且病,士皆思歸,不可以戰,賊得休士養徒,必複來南,此危道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