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四 小倉山房詩集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卷二十五(丙申丁酉戊戌[编辑]

正月十五日園中飛下一鶴[编辑]

一團白雪青天落,園丁走報來仙鶴。來自何方產何土。鶴不能言但起舞。園中三鶴一鶴單,物得其偶居之安。主人當作不速客,取蓍筮之敬終吉。

哭座主鄧遜齋先生(有序)[编辑]

戊午科餘與平西大將軍阿公廣庭同出先生門下,先生每稱分校得士,一文一武。今年正月,將軍平定金川,而先生先一年捐館,枚故賦詩誌哀。先生諱時敏,四川人,官大理寺卿。

當年絳帳同升客,此日淩煙第一勳。共說門牆原不忝,敢云文武竟平分。名書虎榜三生夢,甲洗龍沙萬里雲。告奠九原公亦笑,是誰衣缽有將軍?

過瞻園弔託師健尚書[编辑]

十年不見托尚書,重過瞻園感舊居。匝地風花春事換,滿牆煙墨雨痕疏。老臣力盡還朝後,國士知深見面初。擬賦《八哀》詩未就,幾行衰淚落衣裾。

哭逸園主人(有序)[编辑]

主人姓程名鍾,字在山,吳之隱君子也。與其妻生香居士同有詩名。所居逸園在西磧山下,余過訪不值。次日君入城,始得一見。別後再投以詩,而君亡矣。其佳句云:「高樓鎮日無人到,剩有山妻問字來。」可以想其風調。

與君一見了前緣,芳訊重投便杳然。四海名園推梓澤,半生嘉偶伴伶玄。似知數盡將山賣(予到園時,聞已售與江氏。),定有詩存待我傳。西磧風煙太湖月,從今不泛子猷船。

[编辑]

養雞縱雞食,雞肥乃烹之。主人計自佳,不可使雞知。

送保將軍勵堂之施南[编辑]

吳下驪歌夾耳聞,我來剛值送將軍。請看江上雙旌影,已似將飛一片雲。

履曳星辰劍上方,偏教生性愛文章。倉山幾曲風華調,君盡能歌我轉忘。

千條紅燭兩枝花,餞別依依小杜家(開周)。他日巴山聽夜雨,更誰行酒進琵琶。

弓刀獵罷萬山青,風卷紅旗過洞庭。可帶橫塘一枝笛,夜深吹與老龍聽。

善撫生苗與熟苗,追陪嚴武與韋皋。八風平處雙聲穩,一卷新詩即《六韜》。

送君南浦草萋萋,望見楊花首欲低。一樣天涯送行客,楊花能到夜郎西。

過蘇州有懷南溪太守新遷觀察轉漕北行[编辑]

六十黃堂兩鬢清,一朝丹詔下神京。高年豈望遷官職,聖主偏能記姓名。緩緩漕糧東魯去,煌煌衣錦故鄉行。長河月色三千里,萬櫓齊聽號令聲。

袁絲別後下姑蘇,悔作尋春范大夫。知己偶然心上有,美人真覺世間無。難將蘭槳迎桃葉,且坐甘棠聽鷓鴣。愁過南衙文宴處,旌旗人遠月明孤。

哭侍衛明公(有序)[编辑]

公名仁,將軍忠烈公名瑞者之弟。年少能詩,在尹相國處見予篇詠,寄聲索贈。予感其意,書扇貽之,而公已從征金川歿於軍矣。

遠蒙京國問才名,知己何曾一識荊。《團扇》詩才從北寄,雕弓人已賦《西征》。通侯門第文兼武,上將沙場死亦生。遙奠寒雲招左轂,海天兜率盡交情。

某學士已謫降矣,猶責餘不以公服相迎。餘雖謝過而退後不能無詩[编辑]

何苦蓬門閣閣嘩,私蛙猶道是官蛙。一枝紅蓼雖孤潔,生就人間瑣碎花。

眼入夜昏澀見燈輒夾,戲賦二詩[编辑]

薄暮雙眉蹙,飛珠繞眼眶。望洋空有歎,視物總如傷。無復宵攤卷,何妨早就床。譬如人世上,原自沒燈光。

秉燭宵遊興忽差,倍教白日惜年華。想來老亦多情累,兩眼渾如夜合花。

升沉[编辑]

山色蒼茫落照微,升沉到處有天機。楊花自繞蛛絲上,莫怪春風吹不飛。

江西方伯楊酉峰巡撫江蘇,五月受篆,寄賀四章[编辑]

故人開府到吳中,捧日葵花色正紅。八座有誰堪此席?半生惟我最知公。智珠在手風雲闊,卿月當天氣象空。真個恩膏似流水,大江西下大江東。

金閶何處不甘棠,回首春風二十霜(公宰昭文時,年才弱冠。)。在昔東廂聽鼓角,於今南面握牙璋。官從舊地遷才樂,人是相知喜更狂。料得軍民齊額手,中丞玉貌未曾蒼。

記否當年聚白門?兩家燈火話黃昏。一餐不作常賓待,萬事都從絕頂論(公精廚饌,他客不得與。)。宦海光陰流水逝,棲霞遊伴幾人存(謂莊、潘諸公。)?而今半壁東南主,為我應留酒百尊。

小人有母受恩施,客歲稱觴使者馳。雙束冰絲園客繭,一行珠字《白華》詩。情深膠漆真無忝,分隔雲泥兩不知。寄語關西楊太尉,相尋未敢出山遲。

贈慶郎[编辑]

寂寂朱門當館娃,行行珠字傍窗斜。世間只有張公子(竹齋),解采華林(班名)第一花。

蛺蝶雌雄且莫分,女兒香贈女兒熏。遙知燒處雙煙起,化作仙童一朵雲。

欲試芙蓉雨後妝,青溪同浴兩鴛鴦。分明一掬僧房水,抵得華清第二湯。

客窗寒重夜眠遲,贈汝吳棉有所思。願得他生為翠被,鄂君身上覆多時。

齒痛悶坐,戲作長歌[编辑]

前有萬古去漠漠,後有萬古來滔滔。當中忽放我一人,不前不後生今朝。孫曾以後之人物不接見,開闢以前之史冊誰傳抄?徒然苦受倉頡累,四千年中文字來煎熬。就使學業追孔孟,勳業同夔皋,猶恐一朝乾坤毀,也如雲氣隨風飄。何況硜硜居空谷,寂寂守蓬茅;五嶽不曾走蠟屐,六十尚未麾旌旄!造化小兒漸欺我,齒痛呼聲嗷嗷。眼前未死先冥漠,詭談傳世不朽殊無聊。擬學古之行樂人:酒飲公孫穆,色好公孫朝。已為財力所製限,名教所阻撓。再欲將身送還天與地,又被殘形恒幹相拘膠。只得支頤枯坐無一語,自弄筆墨當笙簫。寧戚高歌白石爛,杞人自信青天牢。方寸之間驅水火,八荒以外馳輪尻。身隨黃澒青曾歿處歿,魂憑白嬰拂招時招。但願生生世世莫作有情物,一任劫灰蕩滌吹我作泰山之頑石,大海之波濤。

再贈慶郎[编辑]

三月春光上已濃,笙歌人集水西東。樹梢掛起燈如海,照得紅兒分外紅。

卷簾招月坐蕭齋,意欲留春事竟諧。寄語阿瞞私誓了,他生爭及此生佳。

為儂指引若耶溪,笑上妝樓躡小梯。奪婿吳娘真有福,吹簫同住板橋西。

開過紅榴鳥欲飛,相思能不夢依依!願卿身似春潮長,早到胥江晚即歸。

南溪遷江蘇臬司,再賀一詩[编辑]

孔戣被天心眷,重疊恩綸下玉坡。千里人才瞻舜日,三遷官總聽吳歌。舟因久泊風彌順,花為遲開露轉多。我與蒼生齊引領,者番報稱更如何!

人老莫作詩[编辑]

鶯老莫調舌,人老莫作詩。往往精神衰,重複多繁詞。香山與放翁,此病均不免。奚況於吾曹,行行當自勉。其奈心感觸,不覺口咿啞。譬如一年春,便有一年花。我意欲矯之,言情不言景。景是眾人同,情乃一人領。

晚遊古林寺[编辑]

一鍾打出滿堂僧,佛面金光半閃燈。龍樹無聲風小定,袈裟有影月初升。講經未必花能笑,拄杖微聞石欲應。底事空王誇解脫,春來不解半池冰。

余久離祿仕而戚里紛紛甗諉不已,初頗厭之,既乃有悟於物理,變嗔為喜,故作是詩[编辑]

戚里紛紛太糾纏,閑思物理忽欣然。樹堪避雨多棲鳥,水不通河少泊船。石佛疲津雖欲臥,雲仙舍藥且隨緣。人求終比求人好,平著心看即是禪。

卅年[编辑]

卅年山館住悠悠,十賚誰交陸敬遊?插處綠楊成古樹,畜來黃口盡蒼頭。釣竿手顫魚難得,棋局心忙子不收。只有吟詩如老將,窮追佳句獲才休。

野廟[编辑]

白石神君廟,黃車使者臨。客窗雞語慣,僧頂鵲巢深。錦雨通宵暗,金苔滿地陰。上和香一炷,留贈古檀林。

折花[编辑]

看書時是看花時,兩事商量割愛遲。只好折花書案供,也聞香氣也吟詩。

題宋人詩話[编辑]

元聖雖不作,何王不袞裳?終日嗜菖蒲,未必皆文王。孔子所以聖,豈在不撤薑?我讀宋詩話,嘔吐盈中腸。附會韓與杜,瑣屑為誇張。有如倚權門,淩轢眾老蒼;又如據泰華,不復遊瀟湘。丈夫貴獨立,各以精神強。千古無臧否,於心有主張。肯如轅下駒,低頭傍門牆?

悔軒太守《長淮利涉圖》[编辑]

長淮泱泱浪拍山,舟中太守目營然。為貪四顧眼界寬,船篷盡卸船帷褰。蕩舟者急腰背彎,擎傘者猛須連卷。奚童持帽客清便,飄飄華蓋風吹偏,堤旁樹底聲喧闐。衙前散從將馬牽,兜牟雉尾衝寒煙。弓刀旗幟鞍轡,一一錯雜楊花間。問公何事心憂煎,腰輿不坐偏扣舷。客秋河決黃淮連,魚頭赤子相比肩。救災如救野火燃,黃堂官作群官先。疏排貴迅築貴堅,何者宜堵何者穿,非身親到心胡安?民視公身如大船,捆載萬戶利涉川。精誠所感神亦憐,支祈可鎖鼉可鞭。饑者與飯寒與棉,波濤聲裏頒金錢。非公孰把皇仁宣?雙槳搖去重回旋,左視右視求萬全。我聞史起能引泉,河堤謁者稱王延。煌煌史冊相留傳,以公作配何慚焉?誰知公意猶拳拳,畫圖當作越膽懸。道民受病難遽痊,元氣可復須三年,此語公然直奏天。

悔軒一稔之中驟遷觀察,再遷方伯,索詩為賀[编辑]

兩度恩綸下玉京,三遷官不出江城。風高太覺雲行速,惹得閑鷗聽也驚。

更喜新衙接舊衙,半條街近好移家。官遷真個鶯遷似,只隔一牆紅杏花。

中山王府舊樓台,迎過鸞輿花尚開。此日遭逢勝元九,遷官兼得住蓬萊。

東南民力近何如,儒者經綸定有餘。好惜分陰懷祖德,青燈還擷幾行書。

北海尊開酒不辭,匡衡、翼奉本同師。自憐三十年前客,合有瞻園老樹知(與公同出孫文定公門下。)

曾賦園中景十篇,曾交碑碣記先賢。而今得遇文章伯,合浦珠還豈偶然(托尚書瞻園碑現寄隨園,公將歸之。)

哭高東井孝廉(有序)[编辑]

東井名文照,湖州武康人,高才博學。父為南浦通判,有廉名。東井中甲午鄉試。客死京師。年三十,無子。

風傳消息自幽燕,聽說斯人不永年。循吏兒郎好才子,一齊抹摋也由天。

二十萬言書誦畢,八千餘紙手抄忙。不知一片心頭血,客邸誰收古錦囊。

目空四海無前輩,心折千篇有老夫。此日等身諸著作,九原抱著見韓蘇。

關情夜燭與晨燈,甚矣吾衰仗後生。豈料挐雲心事健,一枝秋桂了前程!

題《黃粱夢枕圖》[编辑]

非因非想夢難通,人有心情各不同。我過邯鄲曾有夢,夢攤書卷萬花中。

《心中賢人歌》寄錢㠘沙方伯[编辑]

書中有賢人,其人不可再;心中有賢人,其人宛然在。其人在何處?閩江為屏藩。吾幼與同學,吾長與同官。溫公愛蜀公,生前為立傳。吾亦愛錢公,意欲書其善。公書善歐趙,公詩善白蘇。以兩善稱公,淺之為丈夫。

天子南巡狩,璽書頒諄諄。誠恐供張費,累彼元元民。江督黃文襄,陰違而陽遵。孤行一己意,束下如濕薪。其人養威重,上相不敢嗔。公乃手彈章,焚香達紫宸。天子立召見,問汝所知因。公奏御史官,言事重風聞。倘問所來由,是絕言者根。天聽為之動,將黃訓飭頻。有此小臣直,彌彰聖主仁。一時王侯駭,爭來窺公門。以為朝陽鳳,以為獨角麟。誰知公恂恂,公貌如婦人。

金吾有邏騎,獰獰虎而冠。內府四十名,白日橫行慣。公視永豐倉,此輩猶狎玩。其魁名李五,喧呶薄几案。公怒械係之,封章奏玉殿。詔命盡革除,為首者誅竄。百僚舞於衢,路人相與歎。神羊挺然立,百邪已消半。何況鳴一聲,根株自痛斷。

彰化內凹莊,生番殺黔首。賴白兩姓家,二十有二口。故事番作惡,武吏有責成。生番殺人重,熟番殺人輕。大吏爭護前,各以熟番報。公時巡台灣,獨以生番告。洋洋海風起,偏遲御史章。奏騎既濡滯,所奏又乖張。天語加切責,大吏滋不悅。詗者來調停,訹公改前說。公指窗前山,是豈可動乎?苟其徇有位,何以對無辜?亡何矯虔吏,買頭作誣證。事發得上聞,昭昭黑白定。

三吳民風柔,俗吏恣威福。但博大府笑,不顧小民哭。公蒞觀察任,上手無留獄。其一竟劾去,其一稍瑟縮。蠹胥擒五鬼,積案掃千牘。懷磚者改行,舞文者坻伏。片紙告誠張,萬民雪涕讀。傳抄未停手,曲踴時頓足。可惜僅一年,旌旗遽入蜀。民恨公來遲,又恨公去速。至今說公名,父老淚簌簌。

古有班馬才,能記非常事;今有班馬才,苦無事可記。我欲得公狀,催公作郵寄。公曰我生平,碌碌無他異。虛心而實力,只守此四字。大哉明公言,四字談何易!其惟聖人乎,當之庶無愧!願公永勉旃,徐徐俟其至。我欲立公傳,恐公事正多;我欲少遼緩,又恐傳者訛。故且托韻語,傳播為詩歌。歌公更勖公,公其慎晚節。空山有故人,含笑看史筆。

題《幽光集》後(王陸槃至高文照,凡二十餘人)[编辑]

河嶽英靈氣未伸,有才無命最傷神。何時得上韋莊表,追賜科名十六人。

所見[编辑]

牧童騎黃牛,歌聲振林樾。意欲捕鳴蟬,忽然閉口立。

遠眺[编辑]

秋江遠眺碧雲空,一笑啞然對晚風。鵜鳥覓魚終日立,不曾肥過信天翁。

留別蘇州主人唐靜涵[编辑]

君家久住竟忘家,兒女同聲喚阿爺。借慣舊書多脫線,代栽新樹暫停花。商量小食先呈譜,曆亂飛棋更鬥瓜。如此主賓能有幾,戲將瑣事記些些。

謝渤海相公賜老母人參[编辑]

一朵慈雲下碧空,萱堂頃刻起春風。扶衰正想尋靈藥,造命由來屬相公。價比兼金千鎰貴,形如瑞麥兩歧同。殷勤手付家僮意,小草無言有寸衷(公慮材官賚來有費牢賞,故喚家僮赴衙,親封賜之。)

哭唐靜涵十二首[编辑]

吳下霜飛九月天,唐衢竟賦《小遊仙》。傷心三十年中事,歷歷捫胸尚宛然。

(下缺)

 卷二十四 ↑返回頂部 卷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