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小倉山房詩集
作者:袁枚 清


[编辑]

薛起鳳序[编辑]

《爾雅疏》云:「序者,序述此經之旨也。」隨園先生論詩之旨,一見於集中《答歸愚宗伯書》,再見於《續詩品》三十二首。凡古人所未道者,業已自道之,無俟再為序述。第按其所編,始弱冠,終花甲,四十年之行藏交際,具在於斯,可當康成《年表》讀矣。晚年境愈高,才愈斂,欲刪去《少年》、《落花》、《殘雪》諸作。起鳳爭曰:「孤松蒼於冬,時花繁於春。各有其時,不可廢也。」先生曰:「諾。」已乃並存之。橫山弟子薛起鳳序


蔣士銓《讀隨園詩題辭》[编辑]

我讀隨園詩,古多作者我不知。
古今只此筆數枝,怪哉公以一手持。
意所欲到筆注之,筆所未到意孳孳。
好風搖曳春雲姿,雷雨卷空分疾遲。
神仙龍虎雜怒嬉,幽禽古木山四圍。
水光澹澹花垂垂,境界起滅微乎微。
難達之情息息吹,難狀之景歷歷追。
我忽歡喜忽傷悲,忽叫忽躍忽嗟谘。
口權目量心是非,我身傀儡詩牽絲。
問我不知旁人疑,如沐酥酪潤膚肌,
如飲醇釅沁肝脾,如禮杖拂回愚癡,
如受砭刺起癃疲。
海嶽幽奧林泉奇,氣象入筆皆可窺。
高才博學嚴矩規,心兵意匠極艱危,
歸諸自然出淋漓。
公曰我詩無常師,取長棄短各有宜,
傾瀝精液擲毛皮,取友求益吾無私。
先生天才重倫彝,至情感人皆涕洟。
每值死生當別離,由片言至千萬詞。
不少不多相授施,魂銷腸斷噫噓唏。
聖賢萬古情若斯,否則其言傳者希。
我詩感公加針錐,凡我所短攻弗遺。
剛濟以柔戒恣睢,裁縮鍛煉歸爐錘。
請事斯語曷敢違,公懼弗傳誰庶幾?
索報懇懇命點嗤,壯健無疾求良醫。
調和血氣慎參耆,敢妄攻補促亢羸。
冊載所作手芟夷,美人對鏡修容儀,
釵裙佩帶生光輝。玉工懷璧精磨治,
白圭瑩潔除瑕疵。淺深功力年可推,
江河發源無所虧,及放四海寧竭衰。
況公遺榮樂岩扉,忠孝所溢詩書滋。
後進我幸生同時,願寫副本藏厜
千秋歲月堂堂馳,讀公詩者如何思!

館後學蔣士銓題


趙翼《讀隨園詩題辭》[编辑]

其人與筆兩風流,紅粉青山伴白頭。
作宦不曾逾十載,及身早自定千秋。
群兒漫撼蚍蜉樹,此老能翻鸚鵡洲。
相對不禁慚飯顆,杜陵詩句只牢愁。
舒卷閑雲在絳霄,平生出處亦超超。
曾遊閬苑輕三島,愛住金陵為六朝。
富貴豈如閑有味,聰明也要福能消。
不須伯道愁無子,此集人間已不祧。
只擬才華豔,誰知鍛煉深?
殺人無寸鐵,惜墨抵兼金。
古鬼忽然泣,生龍不可擒。
挑燈重相對,想見妙明心。

館後學趙翼題


李憲喬《讀隨園詩題辭》[编辑]

憶自數歲入鄉校,即聞世有才子姓袁字子才。漢廷峙揚馬,梁園豔鄒枚。斯人一出《文選》廢,蕭統若在須別裁。比長遊都下,結交海內英,益得才翁之才與其行。二十作《文賦》,徵在鴻儒班。一舉擢高第,供奉玉皇前。每出一篇奏,已被中外萬口傳。若非《河滿》張承吉,即是《洞蕭》王子淵。鸚羽苦羈縛,三載辭金殿;驥足稍欲施,四任宰江縣。江左形勝天下偉,古來名士此中半。臨江酹酒弔桓王,開國英雄同弱冠。三十未及強,拂衣賦歸歟。金陵有遺愛,遂僦金陵居。犀首不好飲,虞卿還著書。燕許兩禿翁,鞠巹斂手謝不如。更以其暇灊奇石,選妙妓,辟華軒,跌宕詞賦,闐咽管弦。遂使當代巨公貴人,下逮傭豎並婦孺,無不知大江以南有隨園。喬也陋已極,未及身作隨園客。一官投嶺嶠,所見生獰語啁𠹗。或傳才翁名,謂是古人今莫得。忽驚將軍自天下,如郭令公出回紇。中丞為予言:「子才詩中霸。子往試與語,庶免為驅嚇。」碧虛洞與棲霞連,一見握手如舊歡。自言行年七十走萬里,相得無如吾子賢。朝遊共躡白雲騑,夕歸同泛明月船。岸人笑歡爭指似,采石江上看謫仙。我詩槎枒多苦語,誰其好之茹不吐。才翁一呼四座驚,此至諴通愈及甫。比疏詎所當,交驚亦差樂。平明來取別,將往觀衡嶽。中路寄我詩,已據衡嶽之磅礴。噫嘻戲!才翁之才如天風,人籟雖工那得同。惟有隨園歉未到,要使姓名先署隨園中。

李憲喬《隨園詩贊》[编辑]

曠矣先生!侔今無徒,儕古少類。達如劉伯倫,而不好飲;逸如嵇叔夜,而不好音樂;習靜如王摩詰,而不好佛;恬退如賀季真,而不好道;以名教是非自任如韓退之,而不好儒;誌鄙王戎,而不諱好財;性異阮咸,而不辭好色。詼奇倜儻,疑龍疑蛇。播之為文,天焰地葩。或謂是太白之精所化,而為文章之宗耶?或謂是歲星所寓,而為滑稽之雄耶?吾莫能測之而盡其形容也。

後學李憲喬題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