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一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三 

卷三十二(丁未己酉庚戌[编辑]

春日偶吟[编辑]

萬里遊歸說武夷,江山成就六年詩。而今自笑無遊處,閑步柴門數竹枝。

三兩人家設綺筵,招儂同醉落花天。緣何不掃陳蕃榻?生性吳蠶怕獨眠。

春暮陰生滿苑苔,曉風吹急小窗開。濕煙繞瓦雨剛去,寒翠撲人山要來。

草木爭春各不同,碧桃文杏兩般紅。竹因葉密聲招雨,蘭為香多性愛風。

堅冰乍散水生煙,小草知春比樹先。荷葉自舒蕉自卷,性情生就總由天。

攏袖觀棋有所思,分明楚漢兩軍持。非常歡喜非常惱,不著棋人總不知。

明窗淨幾太嫌多,無計分身喚奈何。只好安排閑筆硯,聽憑老子自婆娑。

不獨憂除樂也除,衰年事事付空虛。聽來忽有心開處,鶯囀高枝兒讀書。

支頤閑坐可憐宵,何處旃檀遠遠飄?鼻觀氤氳心忽靜,方知香要別人燒。

白髮蕭蕭霜滿肩,送春未免意留連。牡丹看到三更盡,半為花憐半自憐。

浮生何必苦安排,隨意閑行心自開。失物每從無意得,懷人恰好有書來。

幾個傳人占古今,浮雲何處問升沉?杜家兄弟多榮貴,官小名高是阿欽。

逝者如斯喚奈何,桓伊何必定聞歌。數來傍曉星何少,過去飛鴻跡太多。

戒詩[编辑]

戒詩如戒酒,屢戒復屢開。又如茹素人,欲炙涎流腮。

蠶絲一以抽,金刀不能裁。始知性所昵,一旦難相乖。江淹才已盡,白傅興方來。詩中有馮婦,叟其自號哉!

筍方作竹多有萎者,名之曰「竹殤」而弔以詩[编辑]

群竹方淩雲,其中數枝傷。頗似楊家烏,無端忽暴亡。人世有嬰鬼,園林有竹殤。壽者是何幸,夭者是何殃?與其生不育,何如勿生良。栽培傾覆意,何處詢蒼蒼?「嬰鬼」見《易林》。)

裁袍[编辑]

閑居無所事,緩步自逍遙。底事裁袍短,平生怕繫腰。

夕陽[编辑]

水竹光雖滿,桑榆景已斜。夕陽不肯去,想是戀桃花。

灌花[编辑]

久旱天無雨,呼童汲井陰。雖然杯水力,也表惜花心。

嘲畏熱者[编辑]

君莫畏炎風,炎風期漸滿。不及待秋涼,除非君壽短。

[编辑]

一片輕冰到,蒼蠅盡轉身。許儂登席上,能救熱中人。

六言四首[编辑]

酬應則吾老矣,嬉遊則吾尚少。老少憑儂自為,不免旁人一笑。

夏五日長如歲,況兼無事閑居。傍晚回思早起,宛然三代唐虞。

一切總求徹底,便生無數疑端。不若半明半昧,人間萬事相安。

宣尼待子如客,想見胸襟灑然。不是趨庭獨立,聞《詩》聞《禮》何年?

題駱秀才《乞食歌姬院圖》[编辑]

乞食平康一笑生,衲衣手板拜卿卿。此中定有憐才者,較勝王侯門下行。

冷炙殘羹味若何?妝樓行慣有誰嗬?只愁一碗桃花粥,中有佳人紅淚多。

造生壙[编辑]

莫笑先賢造化台,何人不向此中來?譬如華屋身將住,可不梅花手自栽。三板暫教風月閉,一門且待子孫開。香山墳畔泥濘酒,先與群公醉幾回。

重赴泮宮詩(有序)[编辑]

余以丁未年入泮,今又丁未矣,仿「重赴鹿鳴」故事作歌。

憶昔袁絲年十二,簪筆學趨童子試。門前已送好音來,階下還騎竹馬戲。其時學使王交河,面取經書諷倍多。李泌《圍棋》雖未賦,何郎雅樂已能歌。一番正試兩番覆,道路爭觀人簇簇。喧傳泮水出芹芽,豔說童蒙充棫樸。巍巍雙闕聖門開,將命疑從闕黨來。並行敢逐先生後(受業師史玉瓚先生同入學。),倚寵仍眠大母懷。諸姑伯姊欣欣到,替我梳頭向我笑。看著青衿試短長,勸拖錦帶休顛倒。恭逢先帝御明堂,服采新頒詔數行。已入黌宮換短褐,更教雀弁耀銀光{{*|(雍正四年奉旨各官帽上加珊瑚水精諸頂,生監用銀。)。東家笞兒苦相羨,西家奪婿招相見。童子翻增滿面羞,佯采花枝弄筆硯。此事於今六十年,茫茫滄海過雲煙。阿婆喜說新婚日,羸馬驚聞上苑鞭。膠庠舊伴今誰在?孤花碩果真無奈。寄語新知眾秀才,老身願作同年待。特設隨園酒一卮,強顏首唱《泮宮》詩。從來白髮傷心處,最是青年得意時。

哭慶兩峰觀察(有序)[编辑]

丁酉七月兩峰觀察赴任湖北,過隨園留別云:「交情共指青山在,別意相看白髮多。」餘讀而傷之。旋聞以孤身出鎮塞外,非其任也。不逾年,病還京師。又一年卒。餘賦詩哭之,即用其第四韻為起句。

別意相看白髮多,今朝永訣奈君何!平原自是佳公子,劉秩原非曳落河。翠竹淩霄難鬱抑,良金受鍛易消磨。可憐絕代風騷手,空把穠華委逝波。

假山成題曰巫山十二峰自嘲一首[编辑]

看遍真山造假山,公然十二好煙鬟。如何老去風懷寄,還在高唐雲雨間?

書所見[编辑]

人老惜分陰,一日如一歲。但問一歲中,幾度得心醉?人生行樂耳,所樂亦分類。但須及時行,各人自領會。我生嗜好多,老至亦漸忘。惟有兩三事,依舊歡如常。攤書傍水竹,隨手摩圭璋。名山扶一杖,好花進一觴。談文述甘苦,說鬼恣荒唐。七十苟從心,逾矩亦何妨。形神偶相交,忽然竟有我。及其既散時,空雲無一朵。來非我有心,去非我有意。物物有一生,人人有一世。所以達觀人,遊行在空際。來共雲卷舒,去隨風搖曳。不談佛與仙,恐受彼拘係。既已說長生,何以悠然逝?既已悟無生,何必又詞費?

水精屏歌(有序)[编辑]

香亭弟假水精屏一架為老人消暑,喜賦一詩寄之。

六月溽暑天炎烝,阿連貽我千水精。為盤為盞為盆罌,高低錯落架作屏。使我老眼如再明,急陳座右當瓊英。蒼蠅遠望雙目瞠,側翅欲上飛又停。兒童聚觀喜且驚,欲摸怯寒手戰兢。我聞琉璃世界誇晶瑩,佛家妄語未可聽;又聞冰山雖高容易傾,誰能倚恃為長城?何如此寶羅階庭,如白龍皮掛迎涼廳,頃刻習習秋風生。峨嵋之雪萬古凝,藍橋之霜飛滿楹。陽烏欲鬥氣不勝,銀蟾下矚疑繁星。三更尚作長明燈,客來相對心怦怦,人人都化聖之清。我覺下筆尤空靈,頭銜豈止一條冰?

對書歎[编辑]

我年十二三,愛書如愛命。每過書肆中,兩腳先立定。苦無買書錢,夢中猶買歸。至今所摘記,多半兒時為。宦成恣所欲,廣購書盈屋。老矣夜猶看,例秉一條燭。兩兒似我年,見書殊漠然。此事非庭訓,前生須夙緣。名將不兩代,文人無世家。可憐袁伯業,對書空歎嗟。

《荊楚歲時記》七月八日雨名灑淚雨蓋調牛女也戲和香亭五絕句[编辑]

才過七夕雨如絲,說是雙星別淚垂。怪底淒淒聲不響,想應瞞著怕天知。

烏鵲橋空行路難,銀河風急起波瀾。織來雲錦三千匹,盡拭啼痕恐未乾。

惹他兒女盡消魂,都想乘槎一問津。侵曉夫妻兩行淚,不知先落是何人。

雨散雲飛夢易乖,人間多少別離哀。倘教都學黃姑樣,海水還愁天上來。

羨殺匏瓜樂未央,生來無匹影幢幢。有情便有年年恨,就作天星莫作雙。

極淨之室日光照處,濛濛然碎塵忙擾,感而有作[编辑]

漫空野馬鬧紛紛,窗漏朝陽看便真。我覺伯夷清不必,人生一世在紅塵。

為花樹撩蛛絲有感於運氣之說[编辑]

草木都須氣運扶,旁觀只少靜工夫。灰絲蛛網欺蒙處,病樹常多好樹無。

得玉尺詩(有序)[编辑]

余失去案上玉尺尚不知也,忽陶怡雲持來相示,方知被客攫去,轉售陶家,怡雲素識此物,即以歸趙。餘歎造物之巧,感友誼之重,不能無詩。

一條玉尺廿年持,忽起波瀾匪所思。失去未曾三日別,得來如有六丁追。量才事業慚無分,返璧心情喜可知。不是曹公風義重,文姬歸漢是何時?

附陶怡雲和作[编辑]

偶逢寶器落風塵,知是隨園席上珍。璧返相如原有數,珠還合浦豈無因?物多著意求難得,巧到無心樂更真。容易量才持玉尺,若除公外竟誰人?

九月五日招春圃、香亭觀芙蓉,兩弟俱以高官解組,乍見煙雲花草意倍欣然,各以詩見寄。餘賦七絕句答之[编辑]

秋雲遮日樹遮風,同看芙蓉上短篷。難免芙蓉花一笑,弟兄三個白頭翁。

天邊消息近重陽,花正迎霜未拒霜。十斛胭脂千匹錦,秋娘臨水盡紅妝。

消遣閑情弄釣槎,招呼網戶挺魚叉。登時潑剌銀刀響,撲斷青蘆幾節花。

細雨濛濛濕小舟,貪看花色尚回頭。可知客把芙蓉戀,不是芙蓉把客留。

謝傅無官倍有情,愛拈棋子鬥輸贏。千秋乞墅添佳話,今日羊曇又外甥(兩弟與健葊甥對弈。)

看罷芙蓉坐小齋,自家棠棣又花開。家常雞黍燈前供,也算紅雲宴一回。

送別殷勤語阿連,最難平地作神仙。希文經略西邊日,再憶圭峰定惘然。

題漪香夫人《采芝圖》(附來書)[编辑]

月尊周氏端肅問隨園先生萬安:尊讀先生之書,十有餘年矣。又時時聞中丞道先生言論豐采,口無虛日。海內老師宿儒、奇才異能之士,至中丞左右者,莫不盛稱先生之才。其在先生同輩諸公,亦極口讚揚於無既。尊覺耳目所及,海內名流無若先生者矣。尊凡陋之質,叨侍上公巾拂,身世無復所憾。惟幼耽翰墨,妄生好名之心,不肯沕沕終世。乃生少聰明,兼多疾病,蛩寒蟬寂,終不成聲。於今悔歎廢棄,始信天限之弗可渝奪。又無絕技殊能高於輩行,可托傳於名人著述以垂永久。他日晏然隨化,懣然神傷而已!前在中州取義山「十年長夢采華芝」句作《采芝圖》,畫工既劣,更不能擇手題詠,誠無可觀。今特寄呈,求賜宏製。斯人斯圖雖不足當大方題品,誠欲藉傳姓氏於集中,則生平之憾始釋然也。小兒嵩珠年甫三歲,近已種花,以為遲郎福命宜兄弟所致。先生與中丞誼重交深,聞之必喜,用敢附及。冒昧幹請,臨啟惕然,附呈微物導意。

空山雪花飛滿地,雪中一葉仙書至。道有《真靈位業圖》,教儂小綴蠶眠字。開圖驚見魏夫人,蝶繞雲鬟花繞身。手采靈芝覓仙種,果然天上降麒麟(謂公子嵩珠。)。欣傳嫁得尚書婿,明珠九曲穿無數。朝衣熏罷便題箋,寶髻梳成還作賦。尚書愛士古人同,海內名流走下風。誰知日具千人饌,都是周家絡秀功!(尚書署中客無不頌夫人賢。)山人欲乞簪花格,特寄《隨園圖》一冊。上元靈笈未曾披,玉女真容已先得。(方以《隨園雅集圖》索夫人題,而夫人之圖先至。)急爇旃檀十斛香,拜幹阿奶喚蓉祥。(阿遲寄夫人膝下,取名蓉祥。)偷描一幅天人貌,供向慈雲大士旁。

答似村以詩見寄[编辑]

屢接吟箋喜不勝,珍珠圓轉水雲清。心從天外來千里,人在詩中過一生。字寫燈前應落月,信傳江上正啼鶯。宛然不係舟邊立,當日郎君笑語聲。

海內何人不讚歎,雪中南北兩袁安。漁歌鎮日憑欄聽,棋局千盤袖手看。我已白頭遊五嶽,君方紅日臥三竿。巢由人物從來少,生長侯門隱更難。

題成嘯崖《夢遊清涼山圖》[编辑]

人生惟有夢最好,千山萬山許搜討。縱有蕭何法律叔孫儀,難把夢魂管得了。金陵諸山清涼高,嘯崖公子人中豪。忽然夢到清涼頂,是誰相約誰相招?露戎戎兮鋪草,亭高高兮淩煙。松蒼蒼而蔽日,江遠遠以浮天。待天雞之喚醒,仍枕席之依然。清晨大笑告吳友,吳也驚疑但掩口。道是昨宵我亦夢來遊,底事路上雲遮不拱手?毋多談,且載酒,果肯尋夢夢還有。呼車同向清涼走,指看今日諸煙巒,還似昨宵光景否?雪泥鴻爪怕消亡,請付丹青傳不朽。我聞古莽之國以夢為是覺為非,列子此語不我欺,嘯崖此夢亦如之;又聞天姥之峰李白遊,夢中詩句傳千秋,得毋嘯崖前生即是李白不?我家清涼山腳下,山神昨日來相訝,說丁未孟秋詩人兩個都過隨園門,如何不速先生駕!

題吳秀才《醉竹圖》[编辑]

竹醉露,人醉酒,詩人生在竹醉日,似與此君相識久。科頭獨坐萬竿中,奴捧酒壺不放手。把竹數一枝,取酒斟一斗。澆竹便為竹葉春,自飲便為竹林友。竹醉人扶竹不知,人醉竹扶人知否?是人是竹渾難分,一醉之外別無有。此之謂與天為徒與物化,君不見藕中之仙橘中叟?

插芍藥數枝詩示香亭[编辑]

數枝紅藥膽瓶斜,頃刻蕭齋變館娃。心醉異香如中酒,眼驚神女轉忘花。翻階尚記中書省,多寵還輸小宋家。我亦將離人世客,賴卿相伴送年華。

香亭插芍藥三十六瓶,喜以詩賀[编辑]

阿連春想一肩擔,羅致名花露正酣。三十六瓶香欲湧,百千萬朵色相參。藏嬌不惹諸姬妒,絕色何妨盡力貪!半世黃金擲虛牝,者番擲得最心甘。

左足病瘡作[编辑]

雙趺虛左便無聊,欲走堂前怯路遙。甘把足拳師野鷺,只愁人老變山魈。千峰踏月心還在,七步成章興已消。何日浮圖重起躄,白雲紅葉一肩挑。

戲答香亭弟問足疾[编辑]

知君手足最情多,問我蹣跚足若何。我學禽言吟向汝,道行不得也哥哥。

松頂立一白鷺,賦詩贈之[编辑]

飄然白鷺鷥,風中不知冷。有意示人清,獨立青松頂。汝身閑若斯,汝立高若許。知否紗窗中,有人羨殺汝?

哭李猗南(諱開第)[编辑]

君官石城北,我家小倉山。相離未三里,車騎常往還。君年逾花甲,須鬢未曾斑。疑有仙家術,遊戲在人間。春秋風月佳,彼此具盤餐。看花至日昃,說鬼到更闌。吏隱雖分途,言笑常同歡。不圖半月別,已作千年看!我在吳得信,驚駭摧心肝。願喚黃仙鶴,騎之叩天關。但許贖此人,百身非所難。

我昔遊珠江,迢迢五千里。歸來老妻言,李君真俠士。袖攜一笏金,來賜雙稚子。教以勤讀書,助其買果餌。我聞世俗交,分手便忘矣。君胡獨不然,體恤同毛裏?未受主人托,能使舉家喜。我忝長十年,而乃後君死。有如報恩雀,含環向誰視?感君不能忘,思君不能止。惟有淚兩行,彈入湘江水。

贈蘇州奇麗川方伯[编辑]

皖江官舍接風標,桂嶺重蒙折簡招。衣上酒痕香未散,燈前花影夢難消。寒梅老更思春切,倦鳥飛偏怕路遙。恰好天心稱人意,一輪卿月照楓橋。

謝方伯贈春衣[编辑]

清遊已屆嫩涼天,未帶春衣意惘然。偶漏一言緣酒後,竟蒙雙襲賜尊前。輕華似挹浮丘袖,長短剛宜子貢肩。惹得山人忘歸去,披來又泛五湖烟。

(下缺)

 卷三十一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