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一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一(乙巳丙午[编辑]

乙巳元旦舟中與霞裳聯句[编辑]

舟中度元日,江上領春風。宿雨猶沾樹,(袁)朝陽乍出宮。喜無賀歲事,(劉)轉有賦詩功。家近心尤急,(袁)天遙霧正濛。開窗迎紫氣,(劉)解纜促篙工。寸步行皆喜,(袁)千山看未終。醉人眠舵側,(劉)爆竹響波中。吉語時聞耳,(袁)祥焱替轉篷。遠村梅蕊白,(劉)鄰舫鬢花紅。伐鼓兒童競,(袁)敲棋師弟同。紀年更甲乙,(劉)認水辨西東。想見深閨裏,金錢卜幾通。(袁)

新正十一日還山[编辑]

自覺山人膽足誇,行年七十走天涯。公然一萬三千里,聽水聽風笑到家。

迎門兒女慶團圞,鄰里爭當遠客看。不是桃源真福地,如何雞犬盡平安。

香雪階前撲面飛,喜從香裏解征衣。老妻指向諸姬笑,不為梅花尚不歸。

一雙孔雀豔歸裝,惹得傾城士女狂。為要誘他開翠尾,麗人來往盡濃粧。

賓客連宵坐滿庭,問山問海問花名。急抄詩與諸公讀,省得衰翁說不清。

重理殘書喜不支,一言擬告世人知。莫嫌海角天涯遠,但肯搖鞭有到時。

七十生日作[编辑]

士龍《百年歌》,七十始長歎。可知上壽難,古人見詞翰。我今危得之,自取平生按。解龜四十年,著述百餘卷。多少顯榮人,隨風作雲散。而我獨逌然,青蓮留一瓣。愛惜一山雲,不肯三公換。悟徹萬緣空,不屑空門竄。食不喜重味,而恰精肴饌;氣不識金銀,而亦多清玩。心安身即行,陰陽非所憚。理足口即言,往往翻前案。樂自尋孔顏,學不拘宋漢。新從兩粵歸,萬里江山看。攬揆三月天,滿園春色爛。偕老妻尚存,遲生兒亦丱。奚僮蒼頭多,諸姬白髮半。開池成巨波,種松成古幹。弟子來英英,老夫時灌灌。夷甫尚鮮明,韓嬰頗精悍。雖乏李清繩,遽把仙丹判。且學魯季孫,六檟東門辦。住隨白日留,去憑天公喚。詩成鳥共吟,酒到花能勸。忘老當作孩,視昏猶若旦。厭聽麥丘祝,自作《東方贊》。

不染鬚[编辑]

留鬚鑷鬚染鬚都有詩,四十年來能幾時?今年七十染不必,一白而已鬚事畢。記得當初未有渠,意氣淩雲渺八區。一回吟詠一回老,不惱韶光只惱鬚。我既不能諱老求官祿,又復不能暖老求燕玉。有如孀婦此心灰,永不粧臺理膏沐。人言本色是英雄,我恰掀髯笑未終。二十一科黃榜客,捫心可是白頭翁?莫嫌老去人無用,有時老亦因人重。且免身充玄甲軍,兼堪彈出銀絲供。君不見蒲輪車,上尊酒,不向終童家裏走?又不見香山圖畫,洛社耆英,都是皤皤黃髮形?我須容易白如許,頭責何須勞子羽。開窗只替海棠愁,一樹梨花將壓汝。(「有時老亦」至「將壓汝」原缺,據乾隆校本、四部備要補。)

考據之學莫盛於宋以後,而近今為尤。余厭之,戲仿太白《嘲魯儒》一首(本篇原缺,據乾隆校本、四部備要補。)[编辑]

東逢一儒談考據,西逢一儒談考據。不圖此學始東京,一丘之貉於今聚。《堯典》二字說萬言,近君迷入公超霧。八寸策訛八十宗,遵明朅強分疏。或爭《關雎》何人作,或指明堂建某處。考一日月必反唇,辨一郡名輒色怒。干卿底事漫紛紜,不死饑寒死章句。專數郢書燕說對,喜從牛角蝸宮赴。我亦偶然願學焉,頃刻揮毫斷生趣。撏扯故紙始成篇,彈弄雲和輒膠柱。方知文字本天機,若要出新先吐故。魯人無聊把沈拾,齊士談仙將影捕。作《爾雅》非磊落人,疏《周官》走蠶叢路。當時孔聖尚闕疑,孟說井田亦臆度。底事於今考據人,高睨大談若目睹?古人已死不再生,但有來朝無往暮。彼此相毆昏夜中,畢竟輸贏誰覺悟。次山文碎皇甫譏,夏建學瑣乃叔惡。男兒堂堂六尺軀,大筆如椽天所付。鯨吞鼇擲杜甫詩,高文典冊相如賦。豈肯身披膩顏袷,甘逐康成車後步!陳跡何妨大略觀,雄詞必須自己鑄。待至大業傳千秋,自有腐儒替我注。或者收藏典籍多,亥豕魯魚未免誤。招此輩來與一餐,鎖向書倉管書蠹。

戲夢樓[编辑]

夢樓見佛不見我,一望蒲團頭欲墮。鄙人見我不見佛,行遍香台不作揖。君不必爭佛有,我不必爭佛無;只問此中方寸意何如。請看世上尊官貴人亦盡有,我果無所求,則亦視有如無免應酬。

遣懷雜詩[编辑]

一笑老如此,作何消遣之?思量無別法,惟有多吟詩。譬如將眠蠶,尚有未盡絲。何不快傾吐,一使千秋知。

早貴如早起,所見人事多。早退如早眠,心神常安和。吾生有天幸,熊魚竟兼兩。每聞宦海波,設想吾其倘。

雨腳三月斷,火龍當空蟠。偶有一片雲,狂風驅還山。老人苦炎烝,風前將書攤。磨墨如車水,隨車隨時乾。筆燥觸紙響,何能生文瀾?硯田尚如此,農田更可歎。願揮渾身汗,當作時雨頒。

萬物蟄於冬,而我蟄於夏。赤帝一當關,群客可以謝。我其蝀蜳歟,蒙頭不出舍。書卷盡情翻,衣冠終日卸。平生所著述,往往趁此暇。可奈正憑欄,秋隨一葉下。

女媧摶黃土,濛濛沙塵飄。百千億萬年,回轉無停鑣。而我生其間,泰山一鴻毛。雖則一鴻毛,矜矜頗自豪。三十早歸田,二十早登朝。在邦無怨尤,在家無喧呶。逢花皆采折,無山不遊遨。李杜韓歐蘇,相逢足解嘲。官或比我尊,壽都輸我高。誰是七十翁,握筆猶嘐嘐。

凡才欲其大,凡誌欲其小。才大事易辦,誌小量易飽。譬如挽強弓,我力十石餘。情願挽九石,其氣恬以舒。君看韓彭輩,不如滕與薛。更看袁公路,不如黑山賊。阿鬥與黃奴,以懦全其生。李誌與曹蜍,以庸傳其名。

一見動相慕,未見早相惡。問其所以然,有緣無緣故。緣法苟未終,臨死補一面。如其無緣者,抵死不相見。豈徒今人哉,於古亦如此。或佞我愛之,或賢我不喜。緣之所由來,其中豈無因?知者其天乎,板板偏不言。

竇融在河西,光武欲招之。適融遣使來,彼此歡不支。隗囂亦遣使,中途被仇殺。遂致生釁端,彼此兩不察。其一富貴終,及其子若孫;其一勤干戈,禍至滅其門。其時佛未來,緣法已如此。佛因敷衍之,曉人當如是。

宋儒談性理,漢儒談典章。或疑《尚書》偽,或道《周官》亡。聚訟數千年,長夜無燭光。我聞沮渠遜,言人浮海洋。親見孔聖人,弦歌聲未央。七十二弟子,羅立自成行。何不往詢之,所苦無舟航。傷哉觸觸生,捕影枉自忙。雖有記事珠,不如返魂香。

有心積陰德,殊非高士懷。而況讀《葬經》,貪鄙尤可哀!古有端木叔,六十而散財。彼豈真老悖,不念子孫哉?實見身後事,非我所安排。宣尼大神聖,晚年伯魚災。昭王溺於楚,成康非禍胎。看破此機關,浩浩與天偕。出門不選日,入廟不持齋。陰陽非所忌,仙佛難我紿。隨雲去處去,隨風來處來。

明月幾時有,問天天不知。縱雲有開闢,開闢始何時?往往眼前事,考究無窮期。與其張目想,兀兀發狂癡;不若合眼眠,一笑姑置之。

少年愛讀書,硜硜守章句;衰年愛讀書,消遣領其趣。雖然讀輒忘,過眼皆吾有。書味在胸中,甘於飲陳酒。

漢有符節郎,請發不韋墓。謂是秦火前,所藏多竹素。求書至發塚,早被莊周譏。我意覺可惜,發或竟得之。不見陳伯茂,曾發郗曇墳。大獲右軍書,幅幅生煙雲。

鋤地得寶者,斷非望氣掘。世世出公卿,不聞謀吉穴。彭鏗壽最長,何曾談服食?百戰百勝將,兵書字不識。

天之所付與,不必人營謀。何苦蚩蚩氓,奔如燒尾牛!知進不知退,力欲爭上流。豈無烘開花,一開花已休。

代公未遇時,盜鑄略人口。及其成大功,黃龍且授首。國{父者}竇懷貞,無恥眾所訾。及其簿錄日,俸外少餘資。盧杞亂天下,家無妾媵妍。杲卿大忠烈,乃索花粉錢。寄語腐儒輩,觀過於其黨。放開眼界寬,流覽史書廣。

劉誠允善飲,苦無酒伴陪。或薦一軍校,可以千百杯。問其量何如,曰醉不敢放。愈到沉酣時,愈作謙謹狀。劉乃笑搖頭,此未足為量。凡事一改常,識者所不尚。

嘉祐頒陣圖,德用諫不可。道兵貴神速,泥古恐相左。錢乙善醫疾,往往心忖量。道是病萬變,不可拘古方。觀此二公言,可悟作文術。提筆學化工,一味活潑潑。

貪生學仙少,畏死學佛多。生死兩相忘,仙佛如餘何?我道佞佛者,其人必諂諛。未知靈與否,尚向木偶趨。奚況權貴門,炙手可熱歟。

邢尹一相見,涕泣服其美。賈充郭夫人,見李屈膝矣。青蓮服崔顥,不敢再題詩。李郃愧劉蕡,登科願讓之。真美人才子,大抵心多虛。木虛為琴瑟,竹虛為笙竽。後代妄庸人,不肯為人下。山膏形如豚,厥性但好罵。

侂胄魏公孫,並非宦寺流。伐金雖賈禍,志在復國仇。偶作《南園記》,思擬《晝錦堂》。不喜鄭棫作,而慕放翁名。出其四夫人,玉手擎杯觴。下士肯如此,便是為善資。毋怪放翁作,勤懇加規詞。一朝事機失,頭顱敵國葬。士論群吠聲,放翁名節喪。豈知論成敗,所見尤卑庸。符離大喪師,謀者張魏公。何以不加誅?人異事則同。太丘吊張讓,不失為君子。一切苛刻論,都從宋儒始。

青耕能禦疫,跂踵好降災。窮奇見善去,觟隆觸邪來。物性大不齊,人性亦參半。所以孔子言,上智下愚判。子輿道性善,學孔翻孔案。

漢有崔子玉,隨官葬洛陽。唐有辛藏之,亦葬萬年鄉。道死果有知,吾豈守墓者?如其死無知,枯骨何取舍?我意亦如此,隨園旁起墳。雖學嬴博達,終愧首丘仁。

報德必以德,聖人有明言。宋人獨反之,攻擊先恩門。魏公薦王陶,陶劾其縱恣;歐薦林之奇,林發其陰事;允文薦蕭杲,杲乃首疏彈。旁有朱晦翁,嘖嘖加讚歎。嗚呼報施絕,忠孝何由來?且冷朝士心,何人肯愛才!惟有範文正,大賢獨多情。一受元獻薦,終身稱門生。

屋造鼠即至,池開魚即生。問其所由來,蹤跡不分明。大抵天地間,氣化先形化。青寧程馬間,生生相代謝。洪荒無匹偶,人類自萌芽。伊尹生空桑,詰汾無母家。

人言晚景佳,恰比少時好。我意道不然,行樂還須早。譬如美衣裳,少艾可光軀。老雖著金紫,不稱白髭須。又如美飲食,壯佼不嫌多。及其既衰矣,未饜腹已皤。我少雖好學,無力購書看。而今眼昏花,萬卷徒空攤。又嘗思窈窕,貧莫能致之。而今作枯楊,生稊亦可嗤。所以徐諤言,人生壽七十。生長富貴家,一日抵兩日。

夢遊淡岩石上鐫此四句[编辑]

一回開闢一乾坤,物換星移日日新。盤古如麻朝玉帝,不知誰是領班人!

題鄒若泉《牧羊圖》[编辑]

白草黃沙望眼迷,荒荒落日雪山西。群羊似解孤臣意,翹首南雲一剪齊。李迪丹青筆最超,鄒生粉本更親描。擬教添個蘇卿婦,幾點胭脂染節毛。

誰家[编辑]

誰家低唱《玉瓏玲》,流管清絲夜不停。一曲歌終人一世,那堪頭白客中聽!

哭陸朗夫中丞[编辑]

持節長沙有正人,泊舟野叟謁清塵。誰知望重蕭夫子,早識風流賀季真!傾蓋未消衡嶽雨,停春已失楚江春。傷心萬里《西征賦》,為了三生一見因。

栽樹自嘲[编辑]

七十猶栽樹,旁人莫笑癡。古來雖有死,好在不先知。

哭蔣心餘太史[编辑]

西江風急水搖天,吹去人間老謫仙。名動九重官七品,詩吟一字響千年。空中香雨金棺掩,帳下奇兒玉筍聯。如此才華埋地底,夜深寶劍恐騰煙。

君家花裏別君時,君起看花力不支(三月四日)。一慟自知無見理,九原還望有交期。應劉並逝空存我,李杜齊名更數誰!教作《藏園詩稿序》,已成未寄倍淒其。

自驚[编辑]

蕭蕭落葉滿階庭,冉冉流光老自驚。世事過來惟有夢,古人一去總無聲。千年仙鶴歸何晚,兩個金丸打不清。悟得輪回文字孽,張衡才死蔡邕生。

哭章公子[编辑]

傳來消息滿城悲,玉樹凋傷第二枝。心力豈緣書局盡,姓名已受聖人知(公子纂修《四庫》書,議敘員外。)。蘭方飲露花先隕,鶴正淩霄翅忽垂。從古天心忌才子,不教終賈鬢如絲。跋扈飛揚氣絕群,偏於野叟最殷勤。每吟佳句先呈我,豈料衰年反哭君。賴有舒祺延弱息,更無阿鶩嫁秋雲。而翁倘作西河慟,莫遣堂前大母聞。

香亭卓薦後欲賦遂初,忽以前任霍丘事鐫級,聞其歸舟已過峽江,喜而有作[编辑]

聽說君歸喜欲顛,更聽君到峽江邊。去官難得因微罪,行樂公然尚壯年。骨肉兩家人健在,星霜五載夢纏綿。開窗屢探春風色,月照荊花影又圓。

代謀精舍老身忙,硯北溪南費酌量。陸賈裝雖無巨萬,阿連居要有池塘。水邊斑管高吟處,竹裏棋枰小戰場。準擬安排來告汝,白頭一笑共扶將。

端江作別淚交流,那料重逢歲兩周?雲路似君真可惜,風帆依我竟須收(大府出考語甚佳。)。門前五柳心思種,海上三山浪打舟。天意玉成知感否?好燒紅燭夜同遊。

從此青溪水不寒,高風六代有人攀。陸機文史東西屋,何點琴尊大小山。棠棣花雖兩處種,桃源門可一家關。唐生相我言如驗,五載猶能作往還(相士胡文炳相余六十三歲得子,壽七十六。其一已驗。)

袁郎詩為霞裳補作(有序)[编辑]

在粵東時,袁郎師晉年十七,明慧善歌,為吳明府司閽。乍見霞裳,推襟送抱,苦不得一沾接。再三謀得私約某日兩情可申,忽主人奉大府檄,火速鑿行,郎不得留,與霞裳別江上,涕如綆縻。餘思兩雄相悅,數典殊希,為補一詩,作桑間濮上之變風云。

珠江吹斷少男風,珠淚離離墮水紅。緣淺變能生頃刻,情深誰復識雌雄?(下缺)

 卷三十 ↑返回頂部 卷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