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九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
卷三十一 

卷三十(甲辰[编辑]

新正二十日阿遲上學[编辑]

白髮生兒喜不支,公然又見讀書時。傳家事業從今始,識字聰明上口知。秋稻晚栽期望大,春鶯初囀發聲遲。阿翁手授無他物,畫日歸來筆一枝。

花朝後三日作嶺南之遊,留別隨園六首[编辑]

三年遊屐未曾停,又作珠江萬里行。老驥不知筋力減,閑雲只覺往來輕。天涯禽向寧無伴(謂霞裳),海外韓蘇合有名。寄語羅浮丹灶客,早教仙蝶下山迎。

姜被吾家久寂寥,阿連幾度手書招。弟兄尚有來生約,煙水寧辭去路遙!兒女開單求粵產,親朋作餞趁花朝。夭桃莫帶消魂色,待我歸來葉未凋。

臨行無可係心腸,略有丁寧語數行。墦祭教人還故里,歸寧替女掃新房。圖書雨久勤搜蠹,蘭草秋深早護霜。一事思量終抱歉,未能親課兩兒郎。

龍門何不挈清娛,遊是單身易起居。天上送行千里月,客中娛老一船書。懶開黃曆占良日,愛上青山製小車。到處逢迎常意外,不知此去又何如(余出門不占日)

從古繁華說嶺南,及時領略我猶堪。尋梅或有三更夢,飲水何妨一勺貪!未卜花船誰綺麗,可知仙荔正紅酣。武夷峰色匡廬瀑,歸路還思次第探。

曳雪牽雲意灑然,金陵回首隔蒼煙。春風替我為前導,白髮笑人學少年。所到總能增閱曆,無求何處不神仙!兒時記得曾王父,八十歸來粵海天(曾祖象春公八十一歲作粵遊)

蕪湖阻風六日,喜諸故人畢至[编辑]

蕪湖賢士多相識,擬到蕪湖留一日。何圖舟阻石尤風,六日舟停行不得。故人聞信紛紛來,爭攜魯酒談《齊諧》。赭山亭邊倚檻坐,蟂磯廟裏剪波回。阻風領得嬉遊趣,翻怕風來吹我去。但願前途再阻風,都像留人在此處。梅岑弟子情更濃,朝朝閑話來舟中。祝風留我風不答,偷卷長帆當投轄。

次日風順[编辑]

六日帆不張,一朝風忽利。真如暴貴兒,得權大逞勢。舟子船頭眠浪花,老夫篷底笑啞啞。封姨此情恰不領,我是離家非到家。

舟行十五里至澛,梅岑饋肴烝遣人剪江而至[编辑]

樓上金燈月下煙,六宵情話已纏綿。掛帆又送先生饌,香遍春江浪一天。

荻港燈下聞笛[编辑]

荻港燈殘夜色深,一枝風笛遠愔愔。分明九曲長江水,都作回波上客心。如訴如啼水一涯,江風何處《落梅花》。此聲只可衰翁聽,業已蕭蕭兩鬢華。

登小姑山[编辑]

江心湧一山,卓立冠霞表。錫以「小姑」名,千年長不老。時逢三月初,煙鬟梳更好。高閣雲層層,修篁枝嫋嫋。長江頭盆寬,石鏡妝台小。我來拜神前,代把落花掃。不敢問彭郎,嫁事何時了。只乞少女風,一送東飛鳥。

過彭澤縣愛其風景清絕,有懷靖節先生[编辑]

繞郭江聲響,青山滿縣堂。先生宰彭澤,盡可傲羲皇。多事督郵至,惹人歸興忙。千秋一枝菊,從此倍芬芳。

泊石鍾山正值水落,見怪石森布,絕無鍾聲[编辑]

古有石鼓無石鍾,此山疏解從坡公。道是風水相衝擊,四更月下相隆隆。我來曳杖走山腳,水落潮平見磽確。滿地橫陳怪石供,洞庭不奏鈞天樂。僧雛引我禮上方,一湖春水煙茫茫。古松穿石枝亂舞,頗似相助吹笙簧。高坐懸厓發遐想,平生所到無虛賞。且學孫登長嘯聲,替他代作蒲牢響。

鄱陽湖[编辑]

江盡入湖口,漁歌四面聞。鞋山標一塔,鼉鼓憶千軍。浪與人爭立,天隨水不分。匡廬雖在望,尚隔幾重雲。

客裏[编辑]

客裏清明記不清,但逢楊柳便關情。泊船難得有山處,拄杖忽驚新月生。十里村莊喧社鼓,一堤兒女鬥風箏。湖心為訪蝦蟆石,又學飛鳧踏浪行。

老去[编辑]

老去無心戀歲華,嬉春天氣遠離家。鄱陽湖裏推篷坐,不看梨花看浪花。

到廬山開先寺,讀王文成公《紀功碑》二十四韻[编辑]

兵豈書生事,先生用獨殊。安劉有成算,克段在須臾。少主雖涼德,強藩敢覬覦!烽煙搖太白,聲勢動全吳。虎穴南昌取,狼心北上孤。指揮銀兔節,分散木魚符。主帥方嘗膽,將軍忍惜須。兩甄鳴臥鼓,三戰獲雄狐。力阻親征駕,安排所獻俘。河陽緩巡狩,垤澤免追呼。耿耿憂民意,堂堂治國謨。誰知公射隼,正值嬖攘俞。不賞陳湯績,翻招鄧艾誣。調停十常侍,勝縛一庸奴。暮解三千甲,朝持百八珠。蒲團雙膝坐,戎馬片言無。冰雪心如見,豚魚信可孚。《鐃歌》書露布,椽筆駕珊瑚。石壁匡廬鑿,龍蛇字畫粗。歸功天子聖,垂戒甸人誅。鳥鼠驚師律,風雲想陣圖。山河雖鼎革,苔蘚未模糊。學異朱元晦,功同周亞夫。《燕然銘》自好,相較恐全輸。

香爐峰觀瀑[编辑]

掛起西江水,青天作畫看。四時常灑雪,萬古此狂瀾。松鬛休嫌濕,銀河本不乾。磨崖多少字,麻列白雲端。

行十里至黃崖,再登文殊塔觀瀑[编辑]

黃天上生,對面作浪起。我頭不敢昂,誠恐浪壓己。豈知下望深,青天反作底!山外有山立,山內有山倚。頗類人衣裳,幅幅有表裏。忽然暴雨來,人天一齊洗。避登千尋塔,正對一條水。瀑布從高看,匹練更長矣。始知開先寺,相離咫尺耳。只為絕巘遮,紆行十餘里。

宿瞻雲寺[编辑]

一宿豈偶然,前生有緣在。廟額題瞻雲,兩樟立門外。古之宗生庵,重修自昭代。琳宮既巍峨,金像尤宏大。相傳王右軍,舍宅作香界。尚有墨池存,清瑩色可愛。花隱叢竹中,鳥啼磬聲外。豈不想留連,前途有山待。

早起遊萬杉寺過三峽澗,坐橋上聽水[编辑]

萬杉無一樹,三峽猶存橋。未到橋上立,已聞橋下潮。白龍從空來,騰踔無晝宵。誰排石作陣?不許逞狂驕。一阻生萬怒,格鬥聲刁騷。猛者滅頂過,弱者伺隙逃。徐者作回波,疾者奔飛猱。聚疑狂泉沸,散似玄珠跳。五百天魔舞,十千戰鼓囂。老僧指殘碣,有字記前朝。橋造祥符年,石紐猶堅牢。玉淵金井字,仿佛天書雕。歎息來和聖,哲匠皆倕2。懷古氣彌斂,起行目尚搖。只覺兩耳中,刻刻生波濤。

棲賢寺贈道念上人[编辑]

棲賢寺裏果棲賢,留客濛濛雨一天。多謝僧雛為買酒,袈裟紅濕杏花煙。

觀舍利[编辑]

舍利盛金碗,騰光似寶珠。取觀還一笑,未必老身無。

尋湯池沒在荒草中,騰騰升氣,水淺難浴[编辑]

湯池如處女,生長落荒村。不以無人浴,而忘本性溫。客雖相訪少,泉是在山尊。轉惜華清水,繁華易斷魂。

過柴桑亂峰中躡梯而上,觀陶公醉石[编辑]

先生容易醉,偶爾石上眠。誰知一拳石,豔傳千百年!金床玉幾世恒有,眠者一過人知否?不如此石占柴桑,勝立穹碑萬丈長。

謁靖節先生祠[编辑]

先生非隱士,直乃顏、閔徒。不貪米五斗,偏栽柳五株。尊中酒或有,琴上弦並無。饑乞一頓食,冥報心瞿瞿。絕不作身分,隨人作步趨。及其入蓮社,攢眉強支吾。為佛且不喜,何況為官歟?出山白雲似,還家春風俱。偶然吟一篇,太羹玄酒初。品高情轉近,詩淡味乃餘。東坡大才人,和之形神殊。奚論王朗輩,敢學華子魚?我願生當時,長為扶籃輿。

路上憶隨園桃花[编辑]

柳漸芊綿水漸波,隨園此際好煙蘿。桃花千樹開如雪,讓與漁郎看得多。

上五老峰遇雨迷路,到萬松坪已二鼓矣[编辑]

為尋五老峰,走入三里霧。地號犁頭尖,險絕不容步。正在盤紆間,暴雨來如注。輿夫不知雲,踏空如踏路。棘蒿亂刺人,十步九欲仆。退縮無可歸,前行日又暮。僮僕齊嘈嘈,今夜宿何處?用瓦衣亦漏,似虎石可怖。昌黎不敢哭,奉先屢悔誤。賴聞叫呼聲,隱隱出深樹。似海得指南,有寺雲中露。急將危苦狀,從頭向僧訴。自笑三年遊,此是一劫度。

清明[编辑]

卅年丘壑慰平生,垂老誰知福更清。萬朵芙蓉千尺瀑,匡廬山頂過清明。

從萬松坪東下,一路冰條封山,過大林寺舊基,愛其水石奇險,坐觀移時。或云即石門澗也[编辑]

清明斷雪此語欺,廬山三月冰花飛。我從萬松坪東下,昚錚踏破千珠璣。行過靜庵禪師塔,忽見絕壁高巍巍。三峰縱橫立水上,其勢截形厜㕒。波濤噴薄萬壑響,似有深洞蟠蛟螭。恨無李清縋身繩,又乏溫嶠燃妖犀。姑學兒童飛堶戲,投以石子傾駭之。須臾不見風雷作,得毋羊館龍皆癡?或云即古大林寺,頹垣尚存舊日基;或云此乃石門澗,水風獵獵時吹衣。我亦難考景外景,且贈一首詩人詩。

佛手岩[编辑]

如來初出世,一手指天生。豈料此間石,還存往日情!空拳擎寶座,指月起鍾聲。有負相招意,詩人祇管行。

天池[编辑]

清絕天池水,澄澄漾碧空。金仙常照影,鐵瓦不愁風。日月千峰上,江湖一氣中。周顛遺像在,無復弄神通(寺有周顛等四仙祠)

到黃龍寺尚早,偕老僧往探龍潭[编辑]

欲見龍潭清,先招佛子伴。誰知水作聲,隔樹龍相喚。

從寺東下仍過犁頭尖、歡喜亭兩險處,步行數里到棲賢寺宿[编辑]

險途人重經,如痛定復作。其如山上客,欲下竟無奈。棄車徒步行,自主轉膽大。空空仙下天,盤盤蟻旋磨。索索蟹橫爬,岌岌箕屢簸。非不欲三休,陡下不得坐。所恃性命忘,一勇敵百懦。屏氣羊腸踏,攢眉虎尾過。棲賢長老來,且笑且相賀。急呼繩床鋪,踵息勸少臥。誰知蹀躞餘,麻鞋已全破!

遊東林寺不果[编辑]

東林未到小車回,非戀紅塵忘講台。知道遠公今寂寞,無人送過虎溪來。

白鹿書院[编辑]

少室山人舊草廬,隔朝換作紫陽居。一松門外張華蓋(路旁古松枝葉蔽芾,號「華蓋松」。),五老雲中看讀書。白鹿仙蹤流水遠,青衿燈火講堂虛。人間何處尋精舍,稷下淹中恐不如。

回舟星子謝丁竹江明府[编辑]

先生作宰常欲笑,如此廬山少人到。忽然有客西湖來,白髮看山頭屢掉。先生大喜召役夫,為負行李扶籃輿。入山七日如一世,歸來嵐翠盈衣裾。握手便尋何處好,我道黃崖最幽渺。對面千尋瀑布飛,當空一塔煙雲繞。先生更喜所見同,細加甲乙談群峰。想見文章有定論,千秋一榜傳宣公(壬申湖南鄉試,吾鄉吳雲岩學使預決五人,果皆五魁,先生其一也。)。詰朝置酒愛蓮亭,招邀太守聽啼鶯(王文湧)。未逢千荷池上白,且看五老杯中青。貽我雲箋索題句,奈被風吹船不住。半戀名山半戀公,身自長行心未去。

泊滕王閣感舊[编辑]

弱冠曾為王子安,滕王閣下倚闌干。清風一席吹西粵,丹桂三秋折廣寒。海內文章傳誦易,人生春夢再尋難。誰知五十年前客,依舊長江檻外看!

蔣苕生太史病廢家居,因餘到後力疾追陪,作平原十日之飲,臨別贈歌[编辑]

先生示人杜德機,儀容清癯似植鰭。前年乞病辭丹墀,一帆歸臥江之湄。傳聞不一多異詞,云生云死云垂危。忽然我到君驚疑,如以仙藥投肝脾。登時起坐喜不支,張王神氣開鬚眉。詞鋒滾滾同平時,箋妖語怪談神祗。口所謇澀筆代撝,右手偏廢左手持。劈裂箋素磨隃糜,旁行斜上龍蛇飛,錯落蝌蚪皆珠璣。雖枯半體坐若欹,吐氣尚懾千熊羆。其宅幽渺樹四圍,長廊疏寮窈窕池,鼠姑花開香拂衣。朝朝飲我酒一卮,繁肴綺錯堆盤匜?恍如玄度離京師,真長九日十見之。膝前森立三瓊枝:長君獻賦趨南畿,仲子鳴鞭試禮闈,三郎長齋步步隨,搔摩屙癢扶履綦。見贈五言玉雪霏,才子孝子人中師。手抱萬首藏園詩,拜述爺命言偲偲。屬我細讀加檢披,意若難逢某在斯。士安一序千秋垂,其餘作者肱可麾。琥珀拾芥針引磁,濠梁莊惠琴鍾期,此中心契非阿私。我手加額重思維,先生遭逢亦數奇。少年才名海內馳,殿上簪筆侍軒羲。一篇吟成萬口推,頃刻官可登台司。無端奉母江南歸,天子時時歎不羈。東山再起欲有為,抒所蘊畜佐明治。不圖崔崔心事違,今之相者但舉肥。鴬鳩閼遏鸞凰姿,文光雖耀未閃屍,天心翻悔生公非。平生嗜義如渴猊,專趨人急心孳孳。晏嬰食祿無餘資,九族貧者待舉炊。耳鳴陰德古所稀,以先生擬真庶幾。自然食報理所宜,不於其身於其兒。大昌厥後今始基,松根生蘭蘭生芝。左視右視堪娛嬉,含飴便足當參耆,何須更覓倉公醫!賢者形衰神不衰,王夫人言豈我欺。先生未必不期頤!恨我粵行難久稽,遨遊山川老更癡。上堂再拜將歌《驪》,先生掩面心淒其。自取《行狀》付我窺,公雖不言我已知:果然賤子死或遲,貞銘舍我將尋誰!我亦自傷兩鬢絲,臨行涕下如綆縻。今生休矣來生期,雲龍相逐苔岑依,天上地下無參差。長江知我難別離,逆風日日船頭吹。

重過百花洲[编辑]

九曲亭台三面湖,南州要算小蓬壺。喜逢花柳暮春好,記得畫船當日無。網罟事稀萍藻靜,笙歌人散水雲孤。

 卷二十九 ↑返回頂部 卷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