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三
卷三十四 

卷三十三(辛亥[编辑]

今春風雪連綿梅花殘損,為賦一詩[编辑]

梅花無語似含悲,雪虐風欺十二時。嫁與東風真薄幸,不曾一日得舒眉。

補山宮保見和挽章中有自挽之言調羹未畢遽想騎箕恐商岩老人見機不如是之早也再呈小詩以當大諫[编辑]

軍門頒下挽章來,讀罷袁絲笑口開。自是少微歸位日,敢勞星象動三台。

蒼生方賴謝安石,紫府誰迎韓魏公?就使升天同作佛,也應前輩讓衰翁。

水星聞說命宮居,十載旌旗住有餘。但恐賡歌無謝朓,江南閑煞沈尚書。

清涼山下好松楸,露冕行春望見不?一隻太牢文一首,累公告墓我先愁。

和簡齋先生《自挽詩》(孫士毅)[编辑]

夢返清都鬥帳溫,數篇《蒿曲》自招魂。不須易水衣冠送,定見班超入玉門。

鹿繞庭除鶴護扉,道山人去是耶非?文章星鬥惟公在,莫把虛名應少微。

久聞奏事重端明,又說蓉城主曼卿。未必九天香案吏,肯將賢路讓先生。

丹還底撥藥爐灰,暖老房中玉作堆。自有堅牢仙一種,不關美釀勸君回。

文書眯目驗吾衰,腹痛憑誰奠酒杯?囑備一奩磨鏡具,他年高會望公來。

五嶺曾叨折柬呼,(余於粵中初見先生。)來正喜傍菰蘆。十年果踐星家語,請譜《蒼山二老圖》(上年持節西川,吳山錢道士寓書告知水星入身宮,十年方出。未幾即拜量移兩江之命。現為先生題《隨園圖》,故云。)

寄霞裳[编辑]

記得離筵燭影孤,兩人倚枕聽啼烏。無端忽下傷心淚,灑向君衣乾也無?

清明再[编辑]

寄假葬倉山有玉人,郎行誰把紙錢焚?清明儂掃先人墓,為汝分羹奠細君。

送補山宮保作相入都[编辑]

甘霖不終日,歲星不周天。江南諸父老,相對心茫然。或欲嗅靴鼻,或欲拗馬鞭。引領問春歸,如何不少延?我道叟休矣,所見毋乃偏。從古皋夔佐,俱在堯舜前。都俞一二語,恩澤周八埏。八埏尚且周,三江胡缺焉?但看陰陽調,便知卜相賢。汝曹宜相賀,抱孫且晏眠。

巧宦空挾術,天鑒難彌縫。廉吏不曉事,亦復慚尸饔。惟公獨坦率,而能兼明聰。剔弊如理發,為政如張弓。精神及木屑,判決驚雷風。(有某官訴違限被劾之誣,公檄取所過州縣囚糧簿勘之,冤不訊而已雪。)賜達由也果,古賢將毋同。所頒教敕條,鄉城寫百通。至今歌唱者,沿街聲嗈嗈(鄉城將公告示演為唱本。)

公廉不知貧,公勞不知苦。公貴不自矜,公能不自詡。洞把重門開,不設早晚鼓。稱名答下僚,迎賓至堂廡。折節布衣交,勤求芻蕘語。薦賢百口保,劾貪餘勇賈。燭燼方詠詩,雞鳴又演武。南河水百條,西江城萬堵。一一身所經,歷歷績可數。惜哉老師丹,聞十僅記五。

貴人能御下,便是第一流。所以壅蔽故,養尊而處優。惟公獨不然,迅如鷹脫鞲。八騶赴縣倉,芚倒自校讎。二卵棄幹城,行部無督郵(公不設前驅。)。懸庭魚或受,飲水錢必投。傔從三五輩,良馬八九頭。易事而難悅,霜威凜若秋。一朝相陽綰,風采動王侯。郭令應撤樂,黎幹定減騶。

三江名勝地,從古生英豪。無人提唱之,文心苦鬱陶。公本名諸生,文場百戰鏖。揚威萬里外,結習猶未消。下車即課士,披沙兼拔茅。探取舊玉尺,裁量新俊髦(公屢撐督學、主試、總裁之任。)。試題皆斬新,知者頗寥寥。翠媯玄扈問,人人都傳抄。可奈山雞舞,明鏡已北行。得毋珂馬上,似聞春蠶聲。孔席雖不暖,時雨已滂沱。遙知東閣開,搜羅才更多。

賤子遊南海,才覘公光儀。一識然明面,便蒙國士知。自此八年中,雲泥兩相憶。喜捧百函書,恨無雙飛翼。忽然九霄鳳,來作三山翔。鷦鷯大歡喜,草木生輝光。補羸贈紫桂,暖老遺良裘。推襟送袍意,絡繹無時休。不料璽書徵,袞衣留不住。寸心抱區區,送公渡江去。江水明於雪,照人垂老別。對公淚不彈,還家衣已濕。或者意外去,亦復意外來。一息苟尚存,夜夜望三台。

送李寧圃太守調任松江[编辑]

金陵賢守去吳淞,才送春歸又送公。身本西清老詞客,人欽北海舊家風。參苓屢贈情何厚,簫管同賡曲未終。一旦官民齊惜別,就中難別是衰翁。

公餘幾度訪林泉,想見心遊物外天。水榭花明朝聽雨,柴門馬響夜傳箋。官清只帶銅琴去(公市得銅琴一張,上鐫「薛道衡」三字。),詩好真如滄酒鮮(公籍滄州。)。我感薛瑤英許見,明春還想拜堂前(公有姬人國色,只許枚見,故用元相國待楊炎故事。)

遣興[编辑]

今春天漏影沉沉,一日佯晴十日陰。幾樹海棠紅淚滴,向人似訴雨難禁。

日長未免學邊韶,腹笥便便要受嘲。不是詩人誰救我,南柯國裏把門敲。(余正思睡,芷衫、淡泉諸君忽以詩來,睡魔逃矣,余甚感之。)

竹繞柴門水繞廬,卌年於此賦《閑居》。鷺鷥也漸通文墨,高立松梢看著書。

安老原應百事休,誰知晨起便生愁。征銘索序兼題畫,忙煞人間冷應酬。

愛好由來落筆難,一詩千改始心安。阿婆還是初笄女,頭未梳成不許看。

獨來獨往一枝藤,上下千年力不勝。若問隨園詩學某,三唐兩宋有誰應。

但肯尋詩便有詩,靈犀一點是吾師。夕陽芳草尋常物,解用都為絕妙詞。

平生作字類塗鴉,況復衰年腕力差。爭奈家家索親筆,不容老樹不開花。

難得生逢玉燭清,人生行樂及時行。只慚不及蕭恭達,苦被詩書管一生。

不夷不惠機全忘,無想無因夢亦稀。剩有兒時清興在,拋堶驚起野鷗飛。

七齡上學寫魚蟲,七十揮毫尚未終。倘聚諸毛論勳伐,應封多少管城公。

諱老人難對鏡光,衰容欲避費商量。寬心只有燈前影,壁上從無兩鬢霜。

終軍弱冠愛橫行,梅福中年變姓名。一局殘棋回想好,才拋幾子便收兵。

兄弟怡怡事恐差,衰翁及早替分家。尚留一點文心在,無計能分莫惱爺。

記得歐陽詹語佳,起居玩好見人才。一瓶一榻兒知否,都是心精結撰來。

雪泥鴻爪去匆匆,觸著難禁老眼紅。六十年前舊家信,偶然翻出亂書中。

人人望子作公卿,每到趨庭絮不清。我道兒孫是何物,世間不過一蒼生。

棋局長安自古談,塞翁得失豈難參?盧同不宿王涯第,七碗清茶吃正甘。

人生有壽原為福,同輩無人眼孰青?愁煞當年文潞國,四朝閑話有誰聽。

六春秋相士言,老夫行矣尚何論?(三十年前相士胡文炳許壽七十六。)急將手錄三千卷,臨別從頭理一番。

知己恩深報未能,蕭蕭白髮已鬅鬙。買絲若把英雄繡,不繡平原繡信陵。

鄭孔門前不掉頭,程朱席上懶勾留。一帆直渡東沂水,文學班中訪子遊。

倉山西去我幽宮,壙外還餘地數弓。陪葬蒼頭工匠滿,九原還作主人翁(余不信風水之說,生壙外葬工匠、奴婢三十餘人,親鄰之貧者與焉。)

成仙成佛總模糊,一任茫茫造化爐。但見玉皇儂要問,果然天外有天無?

消夏八首·曝書[编辑]

問富數書對,收藏卻最難。趁茲三伏好,分作幾回攤。線脫忙教換,雲遮怕未乾。蠹魚應一笑,未必子孫看。

消夏八首·滌硯[编辑]

硯面如人面,難留半點塵。浴分仙掌露,清見紫雲身。宿墨都無跡,揮毫自有神。《湯盤》原示訓,一日一回新。

消夏八首·招風[编辑]

冷客雖難請,相招亦有媒。肯將高閣敞,自有故人來。消息青蘋訪,動搖團扇催。笑他漢武帝,翻築避風台。

消夏八首·待月[编辑]

嫦娥疑怕熱,六月懶升天。待到星無影,還防樹有煙。與誰同出海,累我不成眠。此後來宜早,山人已暮年。

消夏八首·補竹[编辑]

竹孤嫌寡偶,補種十餘叢。綠葉鋪成海,青天易起風。爭高牆角外,添響雨聲中。誰是新來者,森森自不同。

消夏八首·采蓮[编辑]

何處采蓮去?清池泛小槎。自慚雙鬢雪,還愛六郎花。香霧多生水,西湖恍在家。手擎荷葉傘,遮得夕陽斜。

消夏八首·避蚊[编辑]

白鳥成群至,驚同刺客看。聞聲雙耳怯,披甲一身難。羅帳長城築,天衣沒縫鑽。此翁惟墨水,不中汝曹餐。

消夏八首·辭客[编辑]

熱客名先惡,炎天來者當。明知秋信近,何必火攻忙?水竹相依慣,衣冠已漸忘。請看牛女宿,隔水尚相望。

辛未、壬申間余與魚門太史廣購書籍,有無通共。今魚門亡僅十年,其家欲賣以自贍,屬余檢校,已亡失十之七八矣,感賦一章[编辑]

奇書交易兩家抄(壬申春寄魚門之句。),三十年前事未遙。祇道堯編同骨葬,何圖《論語》當薪燒!丹黃批抹人如在,魚蠹叢殘紙亂飄。我亦苦搜三萬卷,不能自念不魂銷。

讀昌黎集戲作[编辑]

偶讀昌黎誌墓篇,《殿中少監》最淒然。吳人三世悲如許,彭祖何堪八百年!

余所梓《尺牘》、《詩話》被三省翻板,近聞《倉山全集》亦有翻者,戲作一首[编辑]

自梓詩文信未真,麻沙翻板各家新。左思悔作《三都賦》,枉是便宜賣紙人。

秋熱[编辑]

騰騰節已屆中秋,羽扇頻揮尚未休。老健倘如秋後熱,衰翁還有幾年愁!

嘲蚊[编辑]

穿破輕紗與葛巾,黍民如箭復如雲。方知絺綌還須表,宣聖當年也怕君。

紙鳶[编辑]

紙鳶風骨假棱嶒,躡慣雲霄自覺能。一旦風停落泥滓,低飛還不及蒼蠅。(余前有《憎蠅》之作。)

有所嘲[编辑]

魯人獵較本尋常,縮屋稱貞欠大方。但得經綸如謝傅,心中有妓亦何妨!

謝奇方伯[编辑]

賜裘兩度輕裘遠寄將,(余前有《憎蠅》之作。)餘溫分到水雲鄉。傳觀鄭服三英粲,剛稱曹軀九尺長。鶴氅同披堪踏雪,天衣無縫不知霜(袍前後不開衩。)。老身著慣忘恩重,轉說今冬暖異常。

庖人楊二事餘有年,忽然化去,不能無詩[编辑]

護世城中失好廚,鬱單天子召雍巫。誰知教導儂非易,犢鼻裙穿幾灶觚。

代庖後此誰能繼,舉箸先教我欲愁。辜負芙蓉開似錦,不曾招客泛扁舟。

賴有婆挲老孟光,重番洗手作羹湯。勝他當日黔婁婦,枉祭先生祝尚享。

品味[编辑]

平生品味似評詩,別有酸鹹世不知。第一要看香色好,明珠仙露上盤時。

莫怪何曾喚奈何,肴佳原不在錢多。靈霄炙與紅虯脯,未必蓴羹遽讓他。

落葉[编辑]

落葉如人老,依依戀夕曛。都從霜下落,也有後先分。

汪芝圃姬人李氏,國色也,亡後來索挽詩[编辑]

當年平視學劉楨,老眼看花早吃驚。道是姮娥天上降,人間未必許長生。

連喪佳兒事可哀,美人未死已心灰。可能追向重泉去,抱得雙珠再轉來。

老夫久不渡江津,倘到華堂也愴神。安得潛英東海石,披帷重見李夫人。

春夢難尋月易斜,同喪簉室兩親家(去秋余亡金姬,蒙君賜弔。)。替君拭淚為君囑,莫種人間得意花。

前詩未寄而芝圃又來催促,戲答一章[编辑]

汪倫老去情何重,挽妾征詩嬲不休。笑殺東山謝安石,不曾同樂要同憂。

朝起[编辑]

朝起萬般有,宵眠一念無。不知人世上,何物是真吾?

哭談毓奇郎中三十八韻[编辑]

每數從遊彥,晨星一個懸。門生兼老友,風燭共衰年。

忽聽山陽笛,吹來雨雪天。驚魂空淚落,往事復情牽。憶作河陽宰,來稱弟子員。咫聞何博洽,才語更蟬嫣。手板才通謁,麻沙已代鐫(余少時《雙柳軒稿》君為代梓。)。束脩無影質,批閱有丹鉛。酒滴花間露,琴彈海上弦。赴官辭絳帳,秉鐸擁青氈。講席推胡瑗,文名說鄭虔。士皆通六藝,堂可集三鱣。卜式重輸粟,蘇君遂入燕。秋官司訊刺,郎署暫周旋。愛唱《思歸引》,輕回弱水船。飄然辭組綬,莞爾到林泉。彼此芳鄰結,春秋樂事偏。白頭重立雪,綠野許隨肩。月榭梅花白,風廊桂蕊鮮。羊頭羹入饌,黃雀臛開筵(君喜食二味。)。擊缽朝分韻,張燈夜擘箋。論文師不讓,角藝老猶顛(君酷好時文,手不停披。)。窗嵌玻璃片,爐燒艾納煙。亦趨還亦步,遊藝復遊仙(君鑲窗、燒爐悉仿隨園。)。鷗鳥機心忘,禪僧衣缽傳。何圖磨耗宿,暗伏笑談間。身受東床累(為彭太守寄頓事。),家將大宅遷。化居雖折閱,眠食尚安便。且喜藏書富,能教後嗣賢(君有「貯書還望子孫賢」之句。)。牟尼珠八百,《靈寶》卷三千。算法秋儲纂(階乎。),醫經仲景編(蓉塘。)。看孫登蕊榜,課僕種藍田。竇氏靈椿茂,顏家《庭誥》宣。松筠方健在,旗鶴遽蹁躚。回首三生夢,通家四代緣。輸君一歲長,占我九原先。渺渺雲歸壑,茫茫水逝川。相期師與弟,來世倍纏綿。

謝張茝亭觀察賜裘[编辑]

千里狐裘一介馳,開箱先有好風吹。蒙茸不信毛如活,輕暖方知老更宜。愛著忙呼刀尺製,貪披忘卻夜眠遲。從今五體應投地,都是慈雲覆庇之。

除夕告存戲作七絕句[编辑]

三十年前相士胡文炳道餘六十三而生子,七十六而考終。後生子之期絲毫不爽,則今年七六之數,似亦難逃。不料天假光陰,已屆除夕矣。桑田之巫不召,狸辰之夢可占。將改名為劉更生乎?李延壽乎?喜而有作。

天上匆匆守歲忙,天公未必遣巫陽。屠蘇酒熟先生笑,此是盧循續命湯。


八十三齡阿姊扶,白頭內子笑提壺。倘非造化丹青手,誰寫《隨園家慶圖》。

手種梅花四十春,暗香疏影盡纏綿。花神似向諸天奏,還乞林逋管數年。

生壙司空久造成,家家生挽和淵明。如何竟失閻羅信,唱殺《陽關》馬不行。

天上堂題辛刺使,海中龕待白香山。主人久別不歸去,未識籬門關不關。

相術先靈後不靈,此中消息欠分明。想教邢璞難推算,混沌初分蝙蝠精。

(下缺)

 卷三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