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三 小倉山房詩集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卷三十四(壬子、癸丑)[编辑]

二月二十八日出門重遊天台[编辑]

一息尚存我,千山不讓人。重攜靈壽杖,直渡大江春。柳絮飛如雪,桃花吹滿身。親朋齊莞爾,此老越精神。記得前年住,湖樓樂有餘。窗招花月入,燈照水雲虛。遊子登山屐,佳人問字車。者番尋舊夢,風景更何如?

到杭州[编辑]

不到西泠已二年,重來風景更清妍。條桑葉綠初抽雨,野菜花黃直接天。廢寺僧無鍾磬響,幾家墳有紙錢煙。湖光似鏡頭如雪,照見今生已了然。

身似晨星影太孤,故鄉同伴孰招呼?九原前輩知來否(錢璵沙),萬里累臣尚在無(成衛宗)?感舊空吟潘嶽賦,傳經又畫伏生圖。宋家姊妹多才思,爭把新詩質老夫(謂碧梧姊妹)

閒行[编辑]

飛絮飛花有宿因,重尋春夢最銷魂。關心七十年前路,處處閑行認履痕。

越溪舟中喜晤李曉園太守[编辑]

再訪天台過會稽,欣逢賢守急摳衣。停船便取金杯酌,揮麈頻聞玉屑飛。八郡志書方纂輯,四方名士盡歸依(謂朗齋、斗泉諸君。)。尚書兩代憐才慣,克繼家風世所稀(公為河帥香林尚書之子、湛亭尚書之孫,俱以愛賢禮士稱。)

杜陵遊興老還濃,幸得依棲嚴鄭公。特遣蒼頭扶白髮,更將畫舫換烏篷(公命家人將坐船送入天台。)。千林紅雨飄征蓋,一路青山問舵工。不必瓊台登絕頂,此身已到九霄中。

衰翁遊罷有餘情,閑步山陰聽政聲。二百朱提周驛吏(趙質彬)},三千白骨葬蒼生。(公野墐三千餘棺。)東平為善心逾樂,房豹居官水變清。我到江南怕傳說,惹他父老望干旌。

斑竹贈潘校書兼調香嚴[编辑]

陡遇仙山一朵雲,小樓春暖百花熏。昆邪自覺衰如許,不入氈幃惱細君。

寄語摩登掃淨房,香嚴童子貌相當。巫山努力行雲雨,一夜溪聲助汝忙。

未死春蠶尚有絲,白頭無奈兩瓊枝。遲眠私取銀燈照,要看桃花受露時。

答問[编辑]

昨夜燈前酒未乾,今朝曉露濕征鞍。重來一問尋常話,奈我衰年答最難。

徐朗齋讀此詩而哀之,為代答一首[编辑]

八十華顛千里路,後期重訂謝紅妝。餘杭酒熟吾還到,只恐麻姑鬢有霜。

到華頂有懷霞裳[编辑]

賈勇登華頂,無言度石梁。桃花含薄怒,向我索劉郎。問得張思曼,何如劉阿稱?衰年貪有伴,古佛也傳燈。

茅篷訪梅穀僧不值留詩托履中上人代寄[编辑]

十年前訪君,君往城中去;今年再訪君,君又往何處?前年我亦城中行,君來相見歡喜生;今年我竟自崖返,未免此別難為情。二千里外龍鍾叟,意外重來事竟有。留下茅篷字數行,遠公歸後相思否?

將到上方廣即聞瀑聲[编辑]

我來非拜佛,僧誤認燒香。鍾鼓一齊作,袈裟披曳忙。心雖如水靜,髮已比松蒼。瀑布如相迎,聲先響上方。

從天柱嶺到天宮寺一路險絕前所未經賦詩以詈導者[编辑]

平生說山遊,天台為最樂。峰高不礙車,地險可受足。何圖此番來,老僧竟餘毒!教走天柱嶺,晚到天宮宿。路斷多崩沙,草深少樵牧。直下五千仞,旁無三兩曲。欲休不得休,肩輿屢脫輻。迷雲入大荒,傍澗臨絕壑。踏石石先動,攀樹樹已禿。往前惟有飛,退後無從縮。自慚羝觸藩,羨殺猱升木。輿夫氣力盡,揮汗狀觳觫。縱以性命殉,渠死我何托?背聳若就沐,尻高坐離褥。譬如碗盛水,碗欹水便覆。我今身在輿,輿掀身應落。苦以手據,臂痛口呼郤。痛久倘不禁,一仆寧能作?既無李清繩,難把趙羅縛。將學冉猛顛,惟有昌黎哭。直待諸劫盡,才得百身贖。殘星為招魂,炊粱為裹腹。寄語天下人,萬事無欲速。大道自坦夷,小徑終局促。導師慎指南,一誤悔難復。

從天宮寺出山竟還斑竹,將國清、高旻兩寺忘卻不遊,亦為導者所誤[编辑]

兩處伽藍景最幽,肩輿已過始回頭。想應福地郎嬛好,只許張華一度遊。

棠溪遇顧伴檠孝廉,拉遊南明寺觀石佛[编辑]

天台自崖返,余情尚鬱陶。幸逢顧野王,棠溪將我招。輕雲遮日炙,雜花隨風飄。老人學黃鳥,上樹啄櫻桃。(吳園櫻桃紅鮮層累,余登樹攀而啖之,不及摘也。)紅珠折累累,插蓋車搖搖。行至南明寺,山形尤岧嶢。鑿成天然殿,朗徹無邊撩。中立一石佛,其狀淩煙霄。雕自元嘉年,成於梁武朝。掌擎千僧膳,口含五石匏。似學修羅王,啖月月必逃。倘作誇父渴,飲海海亦消。金裝到乳盡,名香抱腳燒。有猿入耳住,無鵲借頂巢。差免踏醉象,或可驚山魈。我來耳目新,彌增遊興豪。敢獻《小言賦》,為解大佛嘲。洪師昔上天,自顧成僬僥。教念須菩提,一念一丈高。我若得此法,頃刻誇曹交。神通隨變換,芥子須彌包。勿侈形軀怪,而忘工匠勞。試觀天龍笨,何如獅子超!

舟行越溪見山腰有一圍白處,徐小汀雲此即射的山也[编辑]

挽臂操弓易,當場命中難。仙人今不見,懸的與誰看?

曹娥廟[编辑]

久說曹娥廟,今才打槳尋。滔天江上水,抱父女兒心。黃絹題詞在,青苔古墓深。燒香來此處,絕勝拜觀音。

遊四明山作[编辑]

從嵊縣入四明山,不過山之一角耳,業已險絕。宿石屋禪林,一夕而返。

四明山高莫名狀,兩峰夾空作屏障。長篇大股氣鬱蟠,絕地通天自開創。奇松伸臂似來攫,怪石攔人不肯讓。白雲偶被風蕩開,僧樓影落青天上。僧樓可望不可登,回盤曲折崖千層。業已攀藤擁樹氣力盡,忽然飛泉截路如奇兵。籃輿欹,竹短;心愈急,路逾遠。吩咐輿夫行緩緩。縱墜深潭也不妨,松花鋪地如棉軟。僧樓已到坐須臾,盲風怪雨起四隅。佛堂鍾磬亦大作,似與風雨相唱喁。客子吹燈暫休息,兩耳喧騰灘水急。徹夜誰將屋柱搖,打門疑有蛟龍入。分明身臥海潮中,明日先生行不得。誰知晨起來,陽光照窗縫。未午山路乾,樹枝風不動。依舊松陰一路歸,但添瀑布千條送。夜雨朝晴樂不支,洗心亭上立多時,天公於我若有私。早知此老遊山清福尚如許,何必前年乾啼濕哭廣徵生輓詩?

錢忠懿王墓[编辑]

新昌路旁古墓欹,大書忠懿錢王碑。更書南京尚寶某,為十世孫德洪題。其壙旁隆中窪陷,頗似發掘遭赤眉。在昔錢王薨逝後,宋主恩禮無少衰。賜葬洛陽賢相裏,不聞此地曾輿機。或者子孫衣冠葬,七百載事難參稽。從來正史與碑碣,往往傳聞多異詞。崇韜枉哭子儀像,安生誤受熊光欺。我非成精老桑樹,難呼翁仲說是非。且題數行書所見,郢書燕說存其疑。

題武肅王像求觀鐵券不得[编辑]

遊桃源歸,過護國寺,僧洪乘說錢王鐵券藏王村錢亨恂家,即往訪之。主人故農也,合家款客,出武肅像與觀,雲券現在天台縣城中族長文川公處。

展卷驚逢王者來,如日出海雲為開。垂頤廣顙目閃閃,是人是龍心疑猜。良久方知武肅像,天生乾坤命世才。擲卻鹽車便用武,越水吳山裁有主。黃腰獸至走若,妖鳥羅平變為鼠。劍氣能寒十四州,潮聲尚怯三千弩。餘杭美酒千斛馱,灑作故鄉春水波。小名悉憑鄰姥喚,《大風》且唱高台歌。八十金尊九十玉,次第分頒與民樂。白頭醉倒手親扶,赤子遮留馬前伏。石鏡重看舊冕旒,山龍更掛新衣服。過眼滄桑七百年,銅駝石馬盡寒煙。將軍衣錦今何在?我亦遺民過惘然。相傳鐵券王孫護,走訪方知傳者誤。只有農氓荷鍤歸,手舂黃粱留我住。想見君王愛士心,家風此日還如故。不肯填西湖,不肯號皇帝,保障生靈有深意。花開陌上送妃歸,婆留老矣還娛戲。可惜稱臣漢賊前,仲謀略損風雲氣。嗚呼!君不見南朝三十六英雄,曾無一個肯受朱三封;但聞聲聲苦勸討賊羅江東!

兩賢大夫詩(有序)[编辑]

門下士陳尚誌,作涇縣校官,為同官某試禮部濫出印結,致擬城旦。安慶太守孫公憐其衰老,為之贖罪。素無交也。陳感深次骨,求餘詩以紀其事。

陳琳贖城旦,邂逅遇英雄。直把千金贈,曾無半面通。仁心羊太傅,高義狄梁公(「藩」)。我為書名姓,留詩待采風。

朱君家濂刺光州,以邪教事為撫軍陳某勒辦,批牒現存。後別案發覺,部議嚴切,而陳全卸過於朱,朱隱忍不辨。有開封司馬李林字西園者意大不平,為力爭於後撫楊公,致遭怒謫以喉疾亡。朱故引陳例徵詩。

干卿緣底事,開口直如弦。不覺身無位,惟知上有天。迎風花易謝,觸樹瓦難全。此際當權者,應羞見九泉。

到鏡湖寓庵訪平瑤海太史,臨別有贈[编辑]

櫓響客將到,開窗君已迎。湖寬多得月,地僻只聞鶯。松學蒼髯色,詩分貝葉聲。觀音含笑坐,得句定先呈(寓庵供綠衣觀音一座。)

羨我人緣好,欽君道氣深。趨朝前世事,看水一生心。護世城中膳,成連海上琴。此來雙領取,垂老別難禁(先生肴饌精絕,於枚詩文矜寵過當。)

遊天台歸留別武林諸友[编辑]

要訪桃源第二回,攀藤抱樹上瓊台。果然涉險能忘老,始信成仙別有才。杖底雷聲溪水急,雲中花影石門開。笑他劉阮都輸我,一到人間不再來。

歸舟何處訪煙霞?又到雲門與若耶。武穆祠堂瞻賜敕(起復岳王賜敕,高宗親筆。),仙靈古寺認袈裟。(仙靈寺藏基公金絲袈裟,有緯無經,不知當時作何織法,厚三分許。)百般隨喜都尋夢,一動塵心便憶家。寄語諸公休戀別,他生還看故鄉花。

從杭州起身到蘇松、毗陵、京口,所過故人家輒留一宿[编辑]

七十七翁老如許,三年一看西湖雨。歸來處處作勾留,累得家家具雞黍。諸公休問重來期,此事茫茫非我主。慣說不來偏又來,無顏再作欺人語。

聞麗川方伯實授巡撫,喜而有作[编辑]

四省屏藩匹馬馳,十年勳績九重知。民看牙纛思公久,帝重封疆下詔遲。畢竟天隨人意轉,肯教雲受野風移?(公久受天眷,有忌公者尼之。)於今江左同稱慶,半壁東南某在斯。

閒鷗江上冷如冰,也學山雞舞不勝。待我情同歡喜佛,欽公心是水精燈。事無掣肘經綸易,胸有包羅福量增。更幸秋闈監試近,高軒一月駐金陵。

五月二十一日到家[编辑]

兩度天台返,曾無七百年。迎門妻子笑,到底不成仙。

分付兩兒子,行囊富不支。急營牆百尺,掛我送行詩。

意外東風好,長江一葦杭。人愁三伏近,天送七宵涼。

讀悅親樓詩為祝芷塘給諫作[编辑]

手編珠玉寄江東,白首袁絲拜下風。華嶽三峰從筆起,混茫一氣接篇終。分明任昉來天上,何必王球定侍中。(給諫少年以風貌見推。)我怖君詩似孫策,有誰旗鼓鬥英雄!

讀楊蓉裳駢體文喜而有作,時牧靈州寄來[编辑]

白草黃沙萬里秋,珠璣吹下古靈州。上追六代攔難住,下取千秋得始休。月下吹篪能退賊,盾頭磨墨竟封侯。文章的的傳薪處,惹我燈前掉白頭(君宰伏羌,守城三日,賊兵退走。)

聞蘇州丁姬事有感[编辑]

附草休教附蒺藜,落花何必落汙泥。玉兒一死真難得,可惜蕭郎貨色低(用徐世向梅蟲兒語。)。

賀王尉柏崖生子[编辑]

筵開湯餅醉春風,五十商瞿笑未終。冷署忽聞簫鼓響,(洗兒日演戲。)上林初放杏花紅。已欽梅福成仙尉,更喜張堪號聖童。二十三科前太史,祝兒名壽與余同。

讀《張朝傳》(有序)[编辑]

江陰沈吉士作《張朝傳》。朝九歲賣張為奴,張從溫將軍征金川,隨營辦事。賊圍登春,朝拉主人突出重圍,夜得騾一頭騎而奔,朝步行相從,為賊所擒。欲降之,不可,口呼主人而死。

賊勢三更逼,奴星一點明。雪中將馬讓,刀裏帶頭行。難拾還鄉骨,遙聞喚主聲。汪錡勿殤可,宣聖有餘情。

汪義士歌[编辑]

西泠有義士,姓汪名耀川。幼不習《詩》、《書》,而能率性天。曾事宋令尹(樹穀),結交諸名賢。槃槃才既大,觥觥誌亦堅。宋公故廉吏,謫戍到窮邊。妻孥泣相顧,親朋睨不前。耀川愾然請,公行無憂煎。精衛尚填海,頑石亦補天。公雖有八口,儂豈無一肩。願以家事付,竭力為周旋。宋公感其義,相誓為昆弟。從此一諾終,便結千秋契。縫人將衣供,廩人將粟繼。助婺賃屋錢,為兒辦婚費。亡何宋公亡,羈魂墮遐荒。君又駕素車,歸骨葬故鄉。於今二十霜,道路皆感傷。我聞李次孫,東漢聲隆隆。卵翼幼主人,兩乳為流湩。身作太守歸,走拜墓門松。於今千餘載,誰能繼此風?獨有耀川子,行事將毋同。如看西湖山,南北兩高峰。

題王雲上《西莊草堂圖》[编辑]

僧祐愛山棲,虞山結衡宇。蘧廬兩三椽,錯落橫煙渚。既已坐臥便,更把丹青取。寫作《西莊圖》,風月淡如許。愔愔獨坐時,孤懷少儔侶。雙槳聽音,七弦作琴語。但酌村中醪,不停戶外屨。鴻妻亦最賢,農談相爾汝。

伊小尹司馬供張棘闈,中秋夜作詩見寄,即次原韻[编辑]

棘闈風靜燭花涼,鈴鼓沉沉夜未央。天作中秋掛明月,人攀丹桂試新香。諸生落筆春蠶響,主試衡文玉尺忙。只有高才白司馬,冷吟殘醉管茶湯。

謝慶佑之世講贈衣(有序)[编辑]

枚出文端公門下五十五年矣。公督兩江時,佑之才三四歲,嫛婗學語,彼此不知誰何也。今年奉命杭州勾當公事,入山見訪,歡若平生。別後,憐餘衰老,遠寄棉衣三襲,貴重華美,賦詩謝之。

遠製襜褕教我披,買絲真個繡袁絲。(猩紅一口鍾最華。)不圖一叟悲秋日,忽像三軍挾纊時。輕似春雲看便暖,長堪覆足寢尤宜。袁安從此堪高卧,雪滿空山也不知。

(下缺)

 卷三十三 ↑返回頂部 卷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