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倉山房詩集/1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四 小倉山房詩集
卷十五
卷十六 

卷十五(己卯[编辑]

子才子歌示莊念農[编辑]

子才子,頎而長,夢束筆萬枝,為桴浮大江,從此文思日汪洋。十二舉茂才,二十試明光,廿三登鄉薦,廿四貢玉堂。爾時意氣淩八表,海水未許人窺量。自期必管樂,致主必堯湯。強學佉盧字,誤書《靈寶章》,改官江南學趨蹌。一部《循吏傳》,甘苦能親嘗。至今野老淚簌簌,頗道我比他人強。投幘大笑,善刀而藏。歌《招隱》,唱《迷陽》。此中有深意,曉人難具詳。天為安排看花處,清涼山色連小倉。一住一十有一年,蕭然忘故鄉。不嗜音,不舉觴。不覽佛書,不求仙方。不知《青鳥經》幾卷,不知樗蒲齒幾行。此外風花水竹無不好,搜羅雞碑雀籙盈東箱。牽鄂君衣,聘邯鄲倡。長劍陸離,古玉丁當。藏書三萬卷,卷卷加丹黃。栽花一千枝,枝枝有色香。「六經」雖讀不全信,勘斷姬孔追微茫。眼光到處筆舌奮,書中鬼泣鬼舞三千場。北九邊,南三湘,向禽五嶽遊,賈生萬言書,平生耿耿羅心腸。一笑不中用,兩鬢含輕霜,不如自家娛樂敲宮商。駢文追六朝,散文絕三唐。不甚喜宋人,雙眸不盼兩廡旁,惟有歌詩偶取將。或吹玉女簫,綿麗聲悠揚;或披九霞帔,白雲道士裝;或提三軍行古塞,碧天秋老吹《甘涼》;或拔鯨牙敲龍角,齒牙閃爍流電光。發言要教玉皇笑,搖筆能使風雷忙。出世天馬來西極,入山麒麟下大荒。生如此人不傳後,定知此意非穹蒼。就使仲尼來東魯,大禹出西羌,必不呼子才子為今之狂。既自歌,還自贈,終不知千秋萬世後,與李杜韓蘇誰頡頏。大書一紙問蒙莊!

正月二十二日紀事[编辑]

尚書公余發幽想,新歲不見詩人往。顧命材官召某來,白雲可覓人難訪。點也弦歌聲正希,聞呼身作輕鷗飛。後堂直入無絲竹,絳帳一枝紅蠟燭。初將古玉辨琳琅,繼取蟲魚別印章。吟詩風戛幽窗竹,論史秋生舌底霜。野人看書如看水,眼光到處狂言起。當仁不肯讓先生,狂狷惟聞裁小子。五歲郎君出款賓,三千弟子幾人存?重提知遇當年事,愈覺師生此日親。官鼓冬冬星欲曙,山人長揖還山去。送客燈明使者衣,回頭月照將軍樹。臨行雙贈紫羅囊,爛似天孫雲錦裳。此意明公應有在,教儂佳句好收藏。

答周幔亭《山中招友》一篇[编辑]

兩山屹相向,中有兩賢居。兩賢時相招,歌呼相唱喁。一賢幔亭子,昂昂千里駒。能畫周天星,帝座通噏呼;能測長江線,胸中橫具區。執削道所記,羲農黃唐虞。苔布偏褧衣,缽冠弇棧車。筮宅賦《囚山》,清涼割一隅。一賢隱隨園,玉佩而瓊琚。掛冠十二年,栽花三千株。所居小倉巔,赤壤雜墳壚。胚胎於清涼,其氣廉以疏。兩山無兩賢,岌岌徒清虛;兩賢無兩山,兀兀空蓬廬。而今既雙得,彼此相誇譽。我負子則戴,子耕我則鋤。雪海我已足,松濤子有餘。淳於飲一石,孟公飲一盂。酒戶無大小,醉鄉有乘除。此外來諸賢,招之相與俱。徐淑工丹青,蝴蝶夢蘧蘧。黃香賦《九宮》,文史為嬉娛。王塗汝芳鄰,詩律追唐儒。蒦齋我從昆,仙履鳴雙鳧。如山聚眾峰,如水彙群湖;如樂合宮商,如蛩負曈涘。琴彈左瑟應,鷺立旁鷗趨。招友得此樂,千金抵須臾。僕乃掉頭笑,如斯而已乎?我請為《大招》,與子相揶揄。擊築招漸離,試劍招風胡。挾彈招韓嫣,采桑招羅敷。我若為天公,玉女當投壺;我若為宰相,子路執金吾;我若大勳貴,驅使霍家奴。於今皆無分,且自招其徒。不招漢灌夫,酒氣太豪粗;不招石季倫,俗物矜珊瑚;不招袁彥道,無賴喝梟盧。所招皆目前,一一與人殊。招月使升戶,招風使當壚;招葉為茵幄,招竹掃行廚。禮從野人野,穀號愚公愚。牧童牛戴牛,酒器觚不觚。若非歌纂纂,定是唱烏烏。有花皆九錫,有賦必《三都》。山對人而態活,水得主而難枯。星聞歌而欲聚,鳥結伴而鳴舒。各招所招客,各著所著書。子招我未有,我招子亦無。若比淮南王,《招隱》終何如?

隨園張燈詞[编辑]

隨園一夜鬬燈光,天上星河地上忙。深訝梅花改顏色,萬枝清雪也紅粧。

金粟分行綴玉蟲,淺紅相間又深紅。隔山人唱《霓裳曲》,笑指先生住月宮。

高下樓台列錦屏,紅珠曆落水雲清。嫦娥似讓燈光佛,捧出銀盤不敢明。

熱戲俳歌《火鳳謠》,金缸銜璧影相交。引光奴逞挐雲手,遍摘春星掛樹梢。

盧仝吩咐小心風,珍重封姨護燭龍。一陣丁東鈴索響,水痕花影蕩千重。

誰倚銀屏坐首筵?三朝白髮老神仙(熊滌齋太史)。道看羊侃金花燭,此景依稀六十年。(太史云:年十五時舉京兆,宴宛平相公怡園。見張燈相似,今重赴鹿鳴矣。)

客散華堂酒未收,重教金狄守更籌。簾波聽喚青衣卷,別有名花照影遊。

紫明供奉漸婆娑,倦把青藜走絳河。笑我金蓮舊詞客,照花時少照書多。

遊仙詩[编辑]

當年足下看雲生,三疊琴心道已成。誤寫上清蝌蚪字,一篇《真誥》不分明。

風引三山境寂寥,碧天吹斷水精簫。關心子晉顏如玉,身隔雲屏手亂招。

迢迢白練耿秋河,織女重來恨已多。八萬六千明月戶,不知何處認嫦娥。

相招須把碧芙蓉,海上歸來雪萬重。同住玉真清冷地,不司符籙便從容。

東海塵揚阿母家,年來勾漏少丹砂。有人手執青鸞尾,獨立蓬山掃落花。

海棠詞[编辑]

春花開到海棠枝,天意來催豔體詩。誰把?山萬重雪,盡貽兒女作胭脂。

東風盡力送紅潮,人自消魂雪自飄。不信天孫織雲錦,年年都掛此花梢。

聽得流鶯向曉催,卷簾紫玉已成堆。生愁夜半成煙去,自取銀燈照幾回。

當年妃子鬥風華,浴罷華清鬢小斜。國色半酣紅玉軟,至今留影漾窗紗。

我亦曾披官錦行,昏昏春睡不分明。輸他花上金衣鳥,裹著紅雲過一生。

九錫無人奏綠章,自慚虛作紫薇郎。夢中彩筆珍珠字,擬托朝雲寄數行。

春日雜詩[编辑]

千枝紅雨萬重煙,畫出詩人得意天。山上春雲如我懶,日高猶宿翠微巔。

漠漠輕陰雨後看,支筇長自倚闌干。正嫌花氣無人送,一陣東風過玉蘭。

水竹三分屋二分,滿牆薜荔古苔紋。全家雞犬分明在,世上遙看但綠雲。

清明連日雨瀟瀟,看送春痕上鵲巢。明月有情還約我,夜來相見杏花梢。

萋萋芳草遍春潭,深院無人綠更酣。何處一聲清磬響,斷峰西去有茅庵。

玻璃作鏡當雲鋪,返照春山入畫圖。自憶頭銜揣風骨,此生只合住冰壺。

鑿得雙湖似故鄉,一枝柔櫓泛春航。落花水上淩波立,還擬人看舊日妝。

風亭月榭事匆匆,園漸繁華我漸窮。半世經綸十年俸,思量都在水雲中。

袖拂孤雲理素琴,那知門外落花深。山人不飲河東酒,祇要君王賜茯苓。

銀箏低按古《涼州》,聽水聽風夜正幽。忽報樹梢燈似海,小紅歌罷盡回頭。

柴門掃雲雲不開,雲中置酒臨高台。夕陽辭我下山去,明日問渠來不來。

自把新詩寫性情,勝他絲竹譜春聲。流鶯啼罷先生唱,各有閑愁訴不清。

題曹麟書學士《天下名山圖》,即送其乞假歸里[编辑]

八十七歲學士何處來?方瞳綠鬢顏如孩。意欲吞盡齊煙九點上天去,故把名山幅幅都安排。左手抱昆侖,右手拍洪厓,使我一見心驚猜。疑是誇娥之神負山至,又疑徐福之船從海回。那知朱家為兄劇孟弟,當年雞壇同歃長安街。長安李夫子(玉洲先生),宏獎諸仙才。夷門大會敦盤盛,誰執牛耳升高台?君年最長我最少,浮萍一聚風吹開。人生轉眼如夢耳,二十五年海水飛塵埃。諸賢晨星半錯落,李公白骨縈蒿萊。我亦清霜上頰久隱矣,君方長劍拄頤事玉階。平生舞刀奪槊英雄志氣小差未,惟有宋玉登山臨水之心猶未灰。潑煙墨,寫雲雷,五丁捧筆,萬靈磨崖。不必穆滿長驅八神駿,不必向平踏破雙麻鞋。只須一頁展開處,但見清都紫府眼前崱嵂而崔巍。青宮尚待桓榮駕,曼倩難戀瑤池杯。太公磻溪方坐釣,兩耳頗聞文王催。前別既已遠,後會何時偕?但問黃石公,他年滄海騎鯨去,可要圯橋進履之孺子擔簦相追陪?

題《碎琴上人集》[编辑]

一代編詩史,寬收幾個僧。斯人宗獨漉(上人自稱獨漉先生之後。),流派自南能。賣卜簾垂市,抄書佛借燈。勸將狸德隱,差免十方憎。

制府西園小修工畢,遊後賦呈宮保[编辑]

山事畢棲霞,山公坐晚衙。自安三品石,小綴一庭花。丘壑憑心造,煙巒愛客誇。數拳猶未足,采到野人家。

不繫舟如舊,亭台事恰更。添廊通雨路,分竹散秋聲。石罅蒼松補,窗虛碧瓦明。公餘射雕處,楊葉與雲平。

自寫為山好,新詩賦六章。三江看雲物,四度感滄桑。水靜游魚樂,簾青夏日長。鳴鳩隔花報,春雨足新秧。

我與西園柳,蒙公種廿年。自慚頭似雪,不及樹參天。相隔才三里,賡歌每數篇。春風沂水意,舍點向誰傳?

宮保和詩[编辑]

斜照映紅霞,濃陰放柳衙。山疑環幾翠,風揚隔簾花。大廈慚無補,芳園詎足誇。梁間雙燕子,不認是誰家。

亭台猶似昨,轉眼景全更。石磴含雲氣,蕉窗帶雨聲。松青鱗半老,波漲鏡初明。頗有才人意,文無一筆平。

老去詩情減,相思有和章。幽懷耽水石,農事念蠶桑。竹影回廊靜,鶯啼午夢長。栽花還意懶,幾度問新秧。

羨君生計好,高臥自年年。宦海渾無岸,桃源別有天。琴書消永日,雲物入新篇。笑我舟難繫,空留客舍傳。

杭太史堇浦寄示《嶺南集》,奉酬三十六韻[编辑]

嶺海新詩至,空山老鳳鳴。焚香盥雙手,展卷到三更。蜃氣青紅色,鈞天《雅》、《頌》聲。傳經百粵地,灑翰五羊城。南斗文星避,西河講席傾。塗金尋漢塔,嗬手試端阬。樹寫黎朧義,糕題鬼子名。離宮開絳帳,化雨沃仙莖。曉夢梅花落,高談孔雀驚。三千詩弟子,六一古先生。陸賈歸裝富,庚桑屍祝成。豈徒娛暮景,真足慰交情。憶昔公車召,相將殿上行。采薇先輩引,師律丈人貞。德講資匡鼎,噓枯到禰衡。充宗冠嶽嶽,郭憲氣觥觥。夜訪蓬池月,朝騎太乙鯨。隨肩冰署冷,分手玉堂清。慷慨論封事,寬容賴聖明。白衣辭領職,短鍤許歸耕。鳥篆儂先誤,龍鱗爾更攖。三山成小謫,一樣誤前程。倭乞蕭夫子,人師馬長卿。弓衣詩繡滿,蹋臂女兒迎。近海文瀾闊,還家五兩輕。珠娘曾買否,梟博幾輸贏?五十喪無毀,三虞事未營。菰廬還薦士(時薦胡生來白下),猿鶴豈忘盟!感舊山陽笛,藏書晏子楹。有人遊白下,幾載滯歸旌。鄉井離黃籍,江東作步兵。書來風動竹,別久柳啼鶯。以我紅顏改,知君鬢雪盈。無車難越吊,望遠但沾纓。想和軒轅律,遙吹子晉笙。蒼茫千里月,執訊代班荊。

遣興[编辑]

富春嚴子陵,谷口鄭子真。亦自懶惰耳,心非有所嗔。男兒不作官,豈遂無立身!必求所以然,定知非解人。

人難作我兒,我難作人父。所以生不育,皇天不輕與。古來真才人,俎豆非兒女。諸公莫相關,我自有千古。

貨殖子貢富,甕牖原憲貧。富乃勞其力,貧則苦其身。治生貴有道,行樂貴及辰。自活苟無才,何以活生民。

荒山本無牆,梅雨復來敗。山居已十年,盜賊尚無害。灞上李將軍,未必餘威在。楚國舊令尹,或者有遺愛。

當時只望老,以便好辭官;此時只畏老,以便常尋歡。望之恰已至,畏之不能逃。始知望與畏,兩念俱徒勞。

古人吾不服,今人吾可知。惟其去人遠,執禮彌謙卑。弈棋貪有伴,降心以相從。應付吾手上,高低吾心中。

當年修隨園,過溪事營造;今年修隨園,溪內日探討。遠修跋涉遙,腹裏翻未了;近修結構易,亦復偃息好。始悟古諸侯,封國不嫌小。

《話桑麻圖》為方綺庭明府題[编辑]

東漢張君遊,驅騶漁陽道。前村有桑麻,顧之欣然笑。先生綰綬時,與彼作同調。風和柘樹陰,雨晴麥隴初。捐除長官體,輕乘弇棧車。召彼野老詢,桑麻今何如。

桑者前致詞,今春葉青青。麻者前致詞,漚菅得奇贏。使君未來時,土化多未宜;使君既來後,犬足多生氂。使君不嫌醜,敢獻村中酒。山妻急係裙,牧童忙鼓缶。長跪問使君,見過唐堯否。

使君忽心動,我亦有桑麻。汝既安汝業,吾亦憶吾家。高掛烏紗冠,歸看白門花。白門有一人,種桑十年矣。半樓青溪雲,滿徑桃花水。若再欲話時,請君來洗耳。

偶題[编辑]

春歸未歸雨復晴,竹西窗戶風泠泠。野薔薇喜沒人到,雪白小花開一庭。

香亭自徐州還白下將歸鄉試,作詩送之[编辑]

一別須如此,全家怪汝蒼。滄桑生面目,世事感星霜。到眼園亭換,關心兒女長。阿兄難免俗,先要問歸囊。

聖主崇詩教,秋闈六韻加。今年得科第,比我更風華。五字清商脆,三條畫燭斜。相期呼小宋,追步八磚花。

去年書慰我,作叔苦無因(香亭和余《失子》詩云:「薄福難為叔,添丁轉惱爺。」)。門戶堪誰托,芸香少後塵。桂花兼子采,荊樹及時春。莫再生才女,能詩便嫁人(戲四妹)

聞說新居勝,柴門汝未開。到時花係馬,飲處月當杯。遊子鄰翁認,高歌啼鳥猜。多增棠棣館,頭白我歸來。

悼柳[编辑]

水上古柳,彎環如老龍。餘誅茅築岸,理而出之,置亭焉,顏曰「柳穀」。不逾年,柳死。

受賞非君願,相知愧我粗。建亭流水上,從此好春無。古幹寧辭伐,殘枝強欲扶。蘭成《枯樹賦》,吟罷覺心孤。

傷鶴[编辑]

二鶴翱翔籬外,獵者過,以為可羹也,火槍一發而斃。

奇禍發清流,乘軒兩鶴休。火攻真下策,羽化入高秋。小瘞苔痕薄,平沙爪跡留。神仙還有劫,何處免閑愁?

諸知己詩(有序)[编辑]

曹公以太牢祭喬太尉,即宣尼報德之說。阿瞞猜忍,猶知此義,況君子乎?枚少也賤,長登仕途,好我者中心藏之。今生四十四年矣,伏而不出,發有二色,所報可知。每學張步自呼負負,計不與形骸俱化者,惟有文字。仿少陵《八哀》聊誌寸心,其他或頌其生,或挽其死,見集中者,不復再見。金公恩最深,故重言之。生存者溧陽一相而已。統題之曰《諸知己詩》。

禮部侍郎浙江提學王公蘭生[编辑]

予幼學典謁,觀光逐人走。試籀書九千,飲水墨一斗。奕奕王交河,許作童子郎。膠庠騎竹馬,觀者歎道旁。蟠桃花未開,春風吹已早。秋來寧不實,自愧登盤小。

兵科給事中浙江提學帥公念祖[编辑]

杭州蘇司業,群士附如毛。非其所薦者,竊竊愁琴焦。帥公無先容,拔我升前茅。按劍對夜光,掘獄出毫曹。長安一為別,咸陽萬里遙。青蠅宦海飛,白骨沙場拋。可憐養瑀旂,不見賦《鷦鷯》。何當抱孤琴,塞外將魂招?(公為陝西布政使,竄死塞上。)

處士柴東昇[编辑]

瀨水一奩飯,翳桑一頓餐。當時寸心足,此事千古難。我昔粵西行,助者柴先生。先生非有餘,蓮幕分杯羹。君家耕南弟,與我臭如蘭。以愛及所愛,同舟赴高安。富春江水清,洪都江月白。照我與君遊,照君與我別。如何照施恩,不能照報德?

廣西巡撫金公鉷[编辑]

中丞巡粵西,大阮遊幕中。馳書招我往,一見呼終童。作奏薦之天,署年驚王公。詞科三百人,爭來趨下風。我遊蓬萊池,公歸兜率宮。愛我眉宇異,期我爵位同。語我韜略計,許我旗常功。一事不能副,兩淚何由終!(下缺)

 卷十四 ↑返回頂部 卷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