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考異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尚書考異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二
  尚書考異       書類
  提要
  等謹案尚書考異五卷明梅鷟撰鷟旌徳人正徳癸酉舉人官南京國子監助教終鹽課司提舉世傳古文尚書孔安國傳出扵東晉梅賾賾自言受之臧曹曹受之梁柳柳受之蘇愉愉受之鄭沖宋呉棫朱子元呉澄皆嘗辨其偽然但據其難易以決真偽未及一一盡核其實鷟是書則以安國序并増多之二十五篇悉雜取傳記中語以成文逐條考證詳其所出如左傳莊公八年郕降于齊師莊公引夏書曰臯陶邁種徳下徳乃降本屬莊公語與宣十二年引詩曰亂離瘼矣爰其適歸歸于怙亂者也夫襄三十一年引詩云靡不有初鮮克有終終之實難昭十年引詩曰徳音孔昭視民不恌恌之謂甚矣語意一例而古文誤連徳乃降三字列於經又昭十七年夏六月日有食之太史引夏書曰辰不集于房瞽奏鼔嗇夫馳庶人走申之曰此月朔之謂也當夏四月是謂孟夏而古文乃因月令季秋之月日在房繫之季秋月朔漢石經論語孝于惟孝惟孝謂所孝之人與下兄弟對文包咸本于作乎古文乃掇惟孝友于兄弟而截去孝乎二字則論語書云孝乎不能成辭如此之類所指摘皆有依據至鷟以二十五篇為皇甫謐所為徒因孔潁達引晉書皇甫謐傳云姑子外弟梁栁得古文尚書故作帝王世紀往往載孔傳五十八篇之書考潁達作正義時今本晉書未出葢臧榮緒之舊文今不得睹其全篇無由證其始末然如𤄊水出榖城縣兩漢志同晉始省穀城入河南而孔傳乃云𤄊水出河南北山人積石山在河闗縣西南羌中漢昭帝始元六年始置金城郡而孔傳乃云積石山在金城西南凡此之類偽託顯然傳既如是則經亦可知固不得以好為異論責鷟矣至
  國朝閻若璩古文尚書疏證出條分縷析益無疑義論者不能復置一詞然剏始之功實鷟為之先也此本為范懋柱家天一閣所藏不題撰人姓名亦不分卷數而書中自稱鷟按則出鷟手無疑謹加分析以舜典以下為巻二仲虺之誥以下為卷三太誓以下為卷四考舊本異同為巻五鷟又别有尚書譜持論畧同而不及此書之精核今别存其目不複録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尚書考異原序
  尚書二十八篇并序一篇共二十九篇秦博士伏生所傳乃聖經之夲真也因暴秦焚書蔵于壁中遭亂遺失所存者止有此耳伏生即以教于齊魯之間因為大傳三篇漢文時求治尚書者無過于伏生使太常掌故晁錯徃受傳之盖傳其文義講說以發明正經云爾景帝時所傳者亦不過如此至武帝時孔安國等専治古文尚書滋多于此矣故孔臧與孔安國書曰尚書二十八篇儒者以為上應二十八宿不知又有古文尚書也可見武帝以前原無古文尚書明矣自安國古文未出之先尚書正經單行于世如日月之麗于天無一蔽虧及安國古文既出之後分堯典慎徽以下為舜典分臯陶謨帝曰來禹以下為棄稷分盤庚為三篇分顧命王若曰以下為康王之誥凡復出者五篇又于其間離逖改削竄易穿穴之變多而尚書無完經矣至其所治古文一十六篇者多怪異之說及經書所引皆不在其内以故當時老師宿儒尊信正經不肯置對苟從據理辨難不肯奏立學官雖以劉歆移書之勤猶譁攻不已其間或㓕或興信之者或一二不信者恒千百其書遂不顯行于世然其逓逓相承盖可考也此先漢真孔安國之偽書其顛末大略如此至東晉時善為模倣窺竊之士見其以訛見疑于世遂蒐括羣書掇拾嘉言装綴編排日鍛月鍊㑹稡成書必求無一字之不本于古語無一言之不當于人心無一篇之不可垂訓誡凡為書者二十五篇見詁訓之難通遂改易其字見意義之丁寧遂刋落其語見棄稷之不可以名篇遂更為益稷見盤庚之上中下可以便已大甲説命泰誓之上中下遂仍為三篇見報告之詞不可以離逖也遂合王出以下為康王之誥又見慎徽五典不可突起為舜典也遂増曰若以下二十有八字則愈巧矣愈近理矣無可得而滲漏矣無可得而掎摭矣雖英材問氣亦尊信服膺之不暇矣然不知自明者視之則如泥中之鬭獸蹤跡顯然卒亦莫之掩也甚者至于不怡懌哉采政忽之類直改易之而無復置疑曰明都弗肯構弗肯穫厥考翼之經直刋落之而無復忌憚顧使聖人之正經反附麗偽書以行于世譬如成周東遷之主氣象銷苶惟列國是依以列國為命者也不亦顛倒舛錯之甚也哉此東晉假孔安國之偽書其顛末大略如此愚毎讀書至此未嘗不嘆息痛恨于先儒也夫所貴乎儒者之𥼶經在能除聖經之蔽翳使秕稗不得以雜嘉穀魚目不得以混明珠華丹不得以亂窈窕焉耳今反崇信偽書以囚奴正經予畏聖人之言故不得不是而正之特作考異使學者渙然知蔽塞之由然後知余之恢復聖經盖有不得已焉而非苟為好辨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