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尹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惟尹既及湯,咸有一德。尹念天之敗西邑夏。曰:“夏自絕其有民,亦惟厥眾,非民亡與守邑。厥辟作怨於民,民復之用離心。我剪滅夏,今後曷不監?” 摯告湯曰:“我克協我友。今惟民遠邦歸志。”湯曰:“嗚呼!吾何作於民,俾我眾勿違朕言?”摯曰:“後其賚之,其有夏之金玉實邑,舍之。言。”乃致眾於亳中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