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書/秦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費誓 尚書
周書‧秦誓
全書完

《尚書·秦誓》[编辑]

公曰:「嗟!我士!聽無嘩!予誓告汝群言之首。古人有言曰:『民訖自若,是多般。責人斯無難;惟受責俾如流,是惟艱哉。』我心之憂:日月逾邁,若弗圓來。惟古之謀人,則曰未就予忌;惟今之謀人,姑將以為親。雖則員然,尚繇詢茲黃髪,則罔所諐。番番良士,旅力既諐,我尚有之。仡仡勇夫,射御不違,我尚不欲。惟截截善諞言,俾君子易辭,我皇多有之!昧昧我思之:如有一介臣,斷斷猗,無他伎;其心休休焉,其如有容。人之有伎,若己有之;人之彥聖,其心好之,不啻如自其口出,是能容之。以保我子孫黎民,亦職有利哉。人之有技,冒疾以惡之;人之彥聖,而違之,俾不達,是不能容。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亦曰殆哉。邦之杌隉,曰由一人;邦之榮懷,亦尚一人之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