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0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七 山堂肆考 卷六十八 卷六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六十八   明 彭大翼 撰臣職
  安撫使
  歴代沿革梁武帝普通六年魏以酈道元為關右大使慰撫六鎮大使之名始此隋文帝開皇九年詔遣柱國韋滉安撫嶺外仁夀四年以楊素為并州道行軍總管河北道安撫大使唐貞觀初遣大使十三人廵省天下諸州水旱則有廵察安撫存撫之名聖厯中以狄仁傑為河北道安撫徳宗貞元又置副使宋舊不常置自咸平二年以翰林學士王欽若為四川安撫使安撫使之名始此其後景徳三年始置河北沿邉安撫使以雄州守臣為之而陜西邉州及湖南河北四路廣桂二州河南京西杭越江寧洪州等處皆置焉掌總護諸將統制軍旅察治奸宄以肅清一道建炎以後或以文臣充或以知州帶管而諸路又有安撫大使則自兩浙西路劉光世始
  脅從曲赦
  唐狄仁傑聖厯中突厥入趙定摽掠遁去拜仁傑為河北安撫大使時民多脅從於賊仁傑上言願曲赦河北一切不問詔可
  叛黨擒夷
  唐裴行儉字子約儀鳯二年詔為安撫大使將吏為刻石於碎葉城紀其功帝勞之曰行儉提孤軍深入萬里兵不血刃而叛黨擒夷可謂文武兼備矣
  錄問繫囚
  宋真宗咸平二年以學士王欽若為幷州道安撫大使知制誥梁顥為陜西路安撫使錄問繫囚因諭之曰朕以觀省風俗尤難其人數日思之無易卿等各宜宣布徳澤使知朕勤恤之意
  全活饑人
  宋韓忠獻王琦為體量安撫使時益路人饑公至則蠲租减税募人入粟招募壯者刺以為廂禁軍又檄劔關民流移欲東者勿禁由是全活饑人百餘萬蜀人曰使者之來更生我也
  畫䇿弭盗
  宋莫濬撰葉夢得行狀宰執奏福建安撫使葉夢得措置弭盗之事上曰盗之竊發多縁守令非人掊克所致宜令帥司條具凡有害於民者除之公於是或招或捕或誘之相戕三䇿竝用盗賊遂息
  發倉賑貧
  宋韓獻肅公絳字子華時江淮兩浙饑以公為體量安撫江夏東西二路公到部則發倉廩賑貧乏問百姓疾苦
  誠信服人
  宋許汾知鄧州兼荆南西路安撫使政尚寛厚庭無留獄葢其處心積慮一本於誠信故人皆愛服之在鎮四年一路獄空者八十縣鄰路饑流頼公全活者二萬六千九百有竒去之日百姓遮道拜泣比之召父杜母
  公勤勵屬
  宋真徳秀為湖南安撫使以廉仁公勤勵僚屬以周敦頥胡安國朱熹張栻學術勉士罷𣙜酤和糴以甦民立惠民倉社倉慈幼倉與義阡惠政畢舉
  察邉民利害
  宋范雍充陜西沿邉州軍體量安撫使詔所至察訪邉民利害及體量官吏能否
  錄諸將功狀
  宋時巨冦李金奮起為亂以劉忠肅公珙為荆襄南路安撫使公入境檄鄰道謹斥堠守隘塞亟奏請下荆襄發卒為聲援由是官兵日盛賊氣日衰賊徒執李金以降蕃黨盡戮既乃錄諸將之功狀以聞一毫不敢有所私上嘉嘆再三璽書褒美
  奔民得渡
  宋景徳中丁謂充鄆濟濮安撫使時契丹稍南牧民奔楊劉渡舟人邀利不時濟人謂取死囚斬於河上詭言取民錢者舟人大恐旦夕不敢停濟
  劇盗來降
  宋岳飛字鵬舉知潭州兼荆湖安撫都總管招劇盗曹成成聞飛將至驚曰岳家軍來矣即分道而遁飛至茶陵招之不從乃掩擊大破之成遂來降
  供帳悉置官庫
  宋汪立信為湖南安撫使供帳之物悉置官庫所積錢連嵗代潭民納税貧無告者予錢粟病者加藥餌雨雪旱潦軍民皆有給賜務興學校士習為變
  氣象一如盛時
  宋李椿知潭州兼湖南安撫使撫摩凋瘵氣象一如盛時嵗旱蠲租十一萬糶常平米一萬活數萬人
  築館招賢
  宋余玠安撫四川築招賢館以禮士時播州人冉璡與弟璞聞之遂謁玠玠與分庭抗禮待之甚至久之無所言因使人窺其所為兄弟惟對踞以堊畫地為山川城池狀又旬日始見玠曰某辱公禮遇思少裨益今若徙合州城於釣魚山任得其人以守之賢於十萬師逺矣玠大以為然即聞於朝詔以璡為承事郎權發遣合州璞為承務郎權通判州事徙城之事一以任之屯兵聚糧為必守計後果頼其力
  輸金助國
  宋楊燦嘉泰初襲播州安撫使開禧初蜀帥呉曦作亂燦輸金錢戰馬以助國用邉患遂息封威毅侯
  轉運使
  歴代沿革唐先天二年李傑始為水陸發運使開元二十一年裴耀卿以侍中充江南淮南轉運使崔希逸蕭旻為副天寳中以韋堅為勾當轉運使第五琦劉晏充諸道轉運使其後韓滉皆以宰相充而諸道分置廵院皆統於此五代罷廵院始置轉運使宋乾徳三年以後僣偽畧平始置諸道轉運使以總利權慶厯中轉運使皆帶按察之任祥符中詔自今轉運副使不限官品竝在提㸃刑獄之上中興以來逐路都轉運使除授不常唯使副判官常置光宗紹熈以來使副運判不雙除元置都轉運鹽使正三品又有同知副使
  饋餉
  楚漢相拒滎陽蕭何守關中計戸轉漕給食不乏高祖曰鎮國家撫百姓給餽餉不絶糧道吾不如蕭何
  轉輸
  光武拜冦恂河内太守謂曰昔高祖留蕭何鎮關中吾今委公以河内堅守轉運給足軍糧於是光武北征恂收租四百萬斛以給軍時軍食告乏恂以輦車驢馬轉輸前後不絶
  漕給中都
  漢高祖時漕山東之粟以給中都之官不過數十萬石孝武通西南夷道作者數萬人千里負擔餽糧率十餘鍾致一石
  漕給京師
  漢昭帝元鳯中耿夀昌奏言故事嵗漕關中四百萬斛以給京師用卒六萬人宜糴三輔𢎞農河中上黨太原郡榖足供京師可以省關中漕卒過半
  開渠通漕
  唐𤣥宗天寳元年以韋堅為江淮租庸轉運使堅引滻水抵苑東望春樓下為潭以聚江淮運船役夫匠通漕渠自江淮至京城二年而成上為升樓詔羣臣臨觀加堅常侍吏卒褒賞有差賜其潭名廣運
  置倉省運
  唐裴耀卿同門下平章事充轉運使於是置河隂集津三門倉引天下租由孟津泝河而西三年積七百萬石省運費三千萬緡或説耀卿請進所省脚錢以明功利耀卿曰此葢公家盈縮之利爾不可以求寵乃奏充所司和糴等錢明年選為侍中
  治財賦
  唐僖宗時崔彦昭長於治財賦召為吏部侍郎充諸道鹽鐵轉運使
  通盈虚
  唐王播領諸道轉運使程异為副而异尤能通萬貨盈虚
  嵗致四十萬斛
  唐代宗立以劉晏領東都河南江淮轉運常平使晏乃移書於宰相元載以為運漕之利與害各有四載得書盡以漕事委晏故晏得盡其才嵗輸始至天子大悦馳使勞曰卿即朕之鄼侯也凡嵗致四十萬斛自是關中雖水旱物不翔貴矣
  嵗運百餘萬石
  宋范旻為淮南轉運使太祖甞謂之曰朕知卿貧凡所須竝借用官錢悉以便宜行事不必一一中覆也毎嵗運米百餘萬石以給京師時論許其有心計
  未甞按吏
  宋陳文惠堯佐六為轉運使甞以方嚴肅下使人知畏而重犯法至於人有過失多保佑之未甞按黜一吏
  專務舉賢
  宋楊察字隠甫為江東轉運使專以舉賢為急務人或譏之察曰此按察職也茍掇拾羡餘則俗吏能之何必我哉
  不納常禮
  宋楊文節萬里漕運江東凡行部常禮一切不納至於折爼交饋秋毫勿以自入悉歸之官計錢一千六百萬
  最識大體
  宋張士遜出為江西轉運辭王文正公旦於政事堂公從容曰朝廷㩁利至矣士遜起謝後迭更是職思公之言未甞求錐刀之利識者曰此運使最識大體
  代輸郡税
  言行錄宋程大昌字泰之徙江西運副公曰可以興利除害行吾志矣嵗歉出庫錢十餘萬緡代輸四郡五等夏税折帛以遏饑民為盗之原
  代納鹽錢
  宋紹興中福建漕使王時升到官纔一考見上供庫錢三十萬緡欲代納本路拖欠鹽錢上從宰執奏因旌賞之
  編科約
  宋李文簡燾字仁甫號㢲齋除潼川路轉運判官州縣多横斂公選官置局括一道財賦列其名色使有無相補酌三年而為帳編示官吏名為科約至今不廢
  置都簿
  李文簡公副運江西置一路財賦都簿未幾召還上言乞本路勿廢此書上曰卿不為高論務在便民甚善
  一路悚息
  宋楊察為江東轉運使部頗易其年少及發奸摘伏一路悚息召為右正言
  八州知勸
  宋彭思永字季長為荆湖北轉運使至部奏黜令之殘暴疲懦者各一人而八州知勸
  荷鍤先往
  唐劉晏為轉運與元載書曰見一水不通思荷鍤而先往見一粟不運願負米而先趨焦心勞形期報明主
  乗驛上聞
  宋太宗時魏廷式累官益州轉運使因入奏帝謂曰百事具白中書廷式對曰臣三千里外乗驛而來以機事上聞願斷自宸衷非為宰相來也即不時召對
  可為模範
  宋鮮于侁字子駿閬中人哲宗立念東國困於役竄呉居厚復以侁為京東轉運使比行司馬光曰福星徃矣安得如侁百軰布列天下乎又語人曰今復以子駿為轉運誠恐非宜然欲救東土之敝非子駿不可此一路福星也可以為諸路轉運模範矣士民聞其復臨如見慈父母
  不繫品位
  宋至道元年荆湖轉運使何士宗上言執政大臣出領外郡申轉運司公事只宜書通判以下姓名上謂宰相曰運司所部要繋州府不繫品位朝廷憲典未可輕改也
  賦斂寛平
  宋王待制質遷荆湖北路轉運使值西方用兵急於財用公獨不進羡餘其賦斂寛平治以常法故他路不勝其𡚁而荆湖之人自若
  公私饒足
  宋蔣之竒字穎叔為陜西運副經賦所入以給用度故公私饒足比其去庫緡八十餘萬邉粟可支二年
  義倫郤寳
  宋沈義倫為隨軍轉運使入成都偽蜀有以珍寳為獻皆郤之東歸篋中所有唯圖書數卷上聞其清擢樞宻副使
  子美獻珠
  宋尚書右丞梁子美初為河北轉運使傾漕計以奉上至損緡錢三百萬市北珠以進由是諸漕臣效尤爭進羡餘此珠出女真子美市於遼遼人虐女真捕海東青以求珠女真深怨之而子美用是顯
  蔡襄减税
  宋蔡襄為福建路轉運使復古塘以溉民田人利之為立生祠於塘側又奏减閩人五代時丁口税之半
  楊紘去貪
  宋富弼薦紘為江東轉運使紘甞言不法之人如肆貪於一郡一邑害良民千萬家不若去之止不利一家耳
  致堯可畏
  宋曾致堯為兩浙轉運使時諫議大夫魏庠知蘇州介舊恩以進致堯劾其罪太宗曰是人敢治魏庠可畏也
  王素不苛
  宋王懿敏公素為淮南都轉運使兼按察使時初置按察皆以苛刻相尚公獨不苛然貪吏有自投劾而去者
  馳原隰訪疾苦
  宋趙忠定公汝愚將漕江西毎輕車擕主案吏二𠉀兵一馳原隰訪民疾苦自帥閫而下悉嚴憚之
  入溪洞諭禍福
  宋丁謂為䕫州轉運使時溪洞蠻作亂公自入溪洞諭以禍福蠻酋感泣刻石境上還所掠萬餘人
  監司自處
  宋孫甫為兩浙轉運使時范文正守杭州以大臣或便宜從事公曰范公貴臣也吾屈於此不得不伸於彼矣由是一切繩之以法而常以監司自處范公遇之無倦色及退而不能無恨公遇范公不少下退而未甞不稱羡其賢也
  時軰見推
  宋張于湖除查籥䕫州路運判制爾文學議論見推時輩久在近服宜知朕指將輸之任輟汝以行爾其宣布朕不遐棄
  賜緋衣
  宋侯陟除淮南轉運使賜緋衣袋帶
  賜錦袍
  宋景佑間河北河東陜西三路漕臣賜方勝練鵲錦袍從劉定之請也
  舉㢘勤
  宋咸平四年秘書丞查道上言朝廷命轉運使不惟商度金榖葢以廉察郡縣臧否請自今轉運使副得替先批書一任曾舉若干廉勤才識之士曾奏若干貪殘猥濫之人朝廷量其臧否以行賞罰從之
  察能否
  宋景佑元年令諸路轉運使副察所部官吏能否辨為三等公勤亷幹文武可取利益於國惠及於民者為上幹事而無治聲者為次猥懦而貪慢公不治贓狀未露濫聲頗彰者為下竝列狀以聞
  有志澄清
  宋李絢字公素景佑中及第授大理評事通判邠州召試授太子中允直集賢院未幾除京西轉運使時吕文靖執政好擢用奇才謂曰朝廷之制未甞有釋褐再任為轉運使者以學士才器高爽故有此授宜副朝廷任使之意絢到任即有澄清之志
  有力供調
  宋李士衡為河北漕真宗幸澶州東封西祀供調百萬億士衡有力焉
  定役書
  宋范景仁舉所知鮮于侁除利漕兼提舉常平上曰鮮于侁定利路役書可為諸路法又上書陳時政闕失移京都轉運
  减治課
  宋陳堯佐為河東轉運河東地寒而民貧奏除石炭税减官冶鐵課嵗數十萬以便民曰轉運征利之官也然利有本末下有餘則上足吾豈為俗吏哉
  禄米賑民
  宋諫議扈稱為梓路轉運使屬嵗饑道殣相望稱先出禄米以賑民故富家大族皆願以米輸官全活者數萬人
  糧儲備邉
  宋范忠宣公純仁自陜轉運副使召還神宗問曰卿在陜西久主漕輓必精意邉事城郭甲兵糧儲何如對曰城郭粗安甲兵粗修糧儲粗備
  募商輸粟
  宋仁宗時范祥為陜西轉運使制置解鹽事以鹽募商旅輸芻粟於陜以實邉盡弛兵民輦運之役公私便之
  置吏督租
  唐韋堅善探𠉀主意見宇文融等以力剝財物爭行進奉而得恩顧堅乃以轉運江淮租賦所在請置吏督察以禆國之倉廩嵗增鉅萬
  給紙上數
  見翰林學士
  賜詩寵行
  東都事略宋王隨直史館出為京西轉運使時隨父母在洛中京西乃其所部也真宗賜詩寵其行復以羊酒賜使過家時人榮之
  奸吏悚服
  宋趙抃為梓州路轉運使窮城小邑無所不至父老喜慰奸吏悚服
  重辟平反
  宋胡則為廣西轉運使按宜州重辟凡十九人為平反者九人
  觀察使
  歴代沿革唐貞觀初遣大使十三人廵省天下諸州水旱則遣使始有廵察安撫之名神龍三年以五品已上二十人為十道廵察使察舉州縣再周而代景雲二年置十道按察使各一人開元二年改曰十道按察採訪處置使二十年改曰採訪使分十五道天寳末又兼黜陟使乾元中改曰觀察處置使宋沿唐制置諸州觀察使祥符中詔觀察使竝帶刺史政和中詔承宣觀察使仍不帶持節等
  老穉歌思
  唐宣宗與宰相論元和循吏孰為第一周墀曰臣甞守江西聞觀察使韋丹功徳被八州没四十年老穉歌思如丹尚存乃詔上丹功次刻石於碑後子宙亦為江西觀察使政尚簡易江西以為世官
  内外引薦
  唐代宗大厯中以陳少逰為宣歙觀察使少逰善結權貴初除桂管惡其道逺多瘴宦官董秀掌樞少逰請嵗獻五萬緡又納賄於元載子仲武内外引薦遂改宣歙
  不抑榖價
  唐憲宗元和三年盧坦為宣歙觀察使坦到官值嵗饑榖價日增或請抑之坦曰宣歙榖少仰食四方若價賤則商船不來益困矣既而米斗二百商旅輻輳民頼以生
  為緩租期
  唐韋温為陜虢觀察使當輸租而麥未熟吏白督之温曰使民貨田中穗以供賦可乎為緩期而賦辦
  夜分决事
  唐崔咸字重易遷陜虢觀察使自旦至暮與賔僚痛飲常醉不醒簿領堆積至夜分乃决事裁剖精明無毫釐之差吏胥稱為神人
  夜中登城
  唐憲宗元和五年以吕元膺為鄂岳觀察使元膺甞欲夜登城門已鎻守者不為開左右曰中丞也對曰夜中誰辨真偽雖中丞亦不可元膺乃還明日擢為重職
  獻箴
  唐敬宗逰幸無常比眤羣小浙西觀察使李徳裕遣使獻丹扆箴六首一曰宵衣以諷視朝稀晚二曰正服以諷服御乖異三曰罷獻以諷徴求玩好四曰納誨以諷侮棄讜言五曰辨邪以諷信任羣小六曰防微以諷輕出逰幸
  削禁
  唐崔倰累遷湖南觀察使舊法雖豐年貿易不許出境他郡灾荒不之恤倰至謂吏民曰閉糴以重困民豈人情乎因削其禁自是商賈流行貲物益饒
  設鄉校
  唐常衮京兆人建中初為福建觀察使閩人未知學衮至設鄉校使作為文章親加勸導由是俗為一變嵗貢士與内州等
  繕陴隍
  唐張建封字本立貞元四年為徐泗濠觀察使時四方多故乃繕陴隍益治兵四鄙悦附李希烈遣悍卒來戰建封皆沮衂之
  毁祠修壁
  唐韓滉遷浙東西觀察使因京都未平築石頭五城自京口抵玉山又毁上元道佛祠四十區修為壁由是建業抵京峴樓雉相望
  捐費代輸
  唐崔郾出為虢州觀察使先是上供財乏奪官俸助輸嵗率八十餘萬郾曰吏不能贍私安能恤民吾不能獨治安得徒自封耶即捐府中常費代輸
  美譽四騰
  唐呉湊為福建觀察使為政清勤美譽四騰與宰相竇參有憾參常短毁之又言湊有風痺帝召還驗其疾非是由是不直參
  惡俗大變
  李徳裕為浙西觀察使南方信巫雖父母癘疫子棄之不敢養徳裕擇長老諭以孝慈大倫數年惡俗大變
  元稹逰湖
  唐元稹為浙東觀察使㑹稽山水竒秀所辟幕職皆當時文士而鏡湖秦望之逰月三四焉副使竇鞏海内知名與稹酬倡至今稱蘭亭絶唱白居易賀詩稽山鏡水歡逰地犀帶金章榮貴身
  李臯造壘
  唐宗室曹王臯拜湖南觀察使前帥辛京杲貪暴部將王國良據縣反命荆黔洪桂兵討之再嵗不能下臯至遺書曰觀將軍非敢為大逆者特逃讒抗死耳我固為京杲誣者幸𫎇雪何忍以兵加將軍哉國良得書喜且畏因請降然尚䑕首臯即單騎稱使者造國良壘賊延使者入臯大呼其軍曰有識曹王者乎我來受國良降國良今安在一軍錯愕不敢動國良迎拜叩頭請罪臯執手約為兄弟盡焚其攻守器具散其兵
  聲樂不聞
  唐薛平寳鼎人易三鎮而聲樂不聞於家憲宗時以治行遷御史大夫後封河東郡公
  烽燧不置
  唐懿宗時王式為浙東觀察使賊裘甫作亂式擒送京師斬之諸將還越式大置酒㑹諸將諸將請曰某等生長軍中久更行陣今幸從公破賊然私有所不喻者敢問公之始至軍食方急而遽散之何也式曰賊聚榖以誘饑人吾給之食則彼不為盜矣且諸縣無守兵賊至則倉榖適足資之耳不置烽燧何也式曰烽燧所以趣救兵也今兵盡行無以繼之徒驚士民使自潰亂耳皆拜曰非所及也
  請除刺史
  唐徳宗貞元四年以程懐直為滄州觀察使懐直請分景城弓高為景州并請除刺史上喜曰三十年無此事矣以徐紳為景州刺史按景城弓高皆漢縣名
  奏責中人
  唐宣宗大中六年以高少逸為陜虢觀察使有勅使過陜右怒餅黒鞭驛使見血少逸以聞帝怒責之中人皆斂手
  為治有威惠
  唐僖宗時黃巢轉掠福建建州人陳巖聚衆數千保鄉里號九龍軍觀察使鄭鎰表巖以自代巖為治有威惠閩人安之
  為官甚清忠
  唐王緯與李泌甞為江西觀察司路嗣恭判官泌執奏緯與已有私恩徳宗許為泌報徳故進緯給事中後浙西觀察使闕泌擬緯帝曰是朕為君報徳者乎黃門要地獨不留議事耶對曰浙西賦入尤劇緯為官甚清忠能惠養民故請遣之詔可
  嵗寒不移
  張建封為觀察使入覲徳宗禮遇加等及還鎮賜詩又令中使賫常所執鞭賜曰卿忠正節義嵗寒不移故以賜卿表卿忠節也一説建封賜鞭乃為徐泗濠節度使時事
  風節不立
  唐扶為福州觀察使濫殺人風節不立及卒奴婢爭財有司按其貲至十餘萬
  蠲租錢三百萬
  唐衛次公河東人為陜虢觀察使蠲租錢三百萬
  罷酤錢九十萬
  唐王仲舒為江西觀察使初江西㩁酒禁民私釀民甚苦之仲舒奏罷酤錢九十萬
  齊映進瓶
  唐齊映為桂管江西觀察使始映罷不以罪冀得復進乃厚斂貢獻以中帝欲初諸藩進銀瓶止五尺李兼在江西始進六尺至映乃進八尺
  李琮歸印
  尉遲偓中朝故事李琮為湖南觀察使漁者獻鯉一頭長數尺琮命家人烹之腹中得印一面文曰衡山縣印琮令㕔吏索衡山縣近日文書視其印篆分明似新鑄者乃遣召衡山令擕印來閲之果然新鑄也琮屏人詰之令伏罪曰舊印為惡人竊去某與主吏竝憂刑戮所以潜命工人為之今則唯俟死命也琮憫之為秘其事碎新印令齎舊印歸縣罕有知者
  賜以時服
  唐貞元中賜觀察使新制時服上曰觀察以鴈銜威儀委取其行列有序冀牧人有威儀也
  易以武弁
  宋陳堯咨自龍圖閣拜觀察使乃自陳曰臣本儒生𫎇陛下易以武弁所惜者腰下無金魚袋耳因命特繫金魚以示優恩


  山堂肆考卷六十八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