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山堂肆考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一
  山堂肆考       類書類
  提要
  等謹案山堂肆考二百二十八卷補遺十二卷明彭大翼撰大翼字雲舉又字一鶴揚州人是書萬厯乙未廖自伸序稱其冠軍諸生者廿有餘年竟不得一登賢書其弟大翺序則稱其宦游百粤凌儒序亦稱其浩然解組杜門海上則又嘗𨽻仕籍其嘗為何官則不可得詳矣據卷端凡例是書成於萬厯乙未浸淫散佚越二十餘年至萬厯己未其孫壻張幼學乃尋繹舊聞踵事増定遂成完帙則幼學又有所附益不盡大翼之舊本也按焦竑序作於乙未已稱幼學增定與凡例不符疑坊本翻刻訛已為乙凡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如趙璘因話録例然璘書於五音之義各有所取大翼此書則臣職一門割𨽻宫商二集親屬一門割𨽻商角二集無所分别特以紀其部帙如甲稿乙稿之類而已中分四十五門門又各分子目大致與他類書相等惟卉原訓草而以草卉標題似乎字複然考沈約詩有勿言草卉賤幸宅天地中語則自有出典未可議也又道教神仙分為二部與他類書亦稍别考漢志道家神仙家原自分别則亦古義矣所收雖多掇拾羣籍不盡採自本書而網羅繁富存之亦足備考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山堂肆考序
  粤自載籍充汗漁獵難窮矜能者食于耳廣采者窘於餘徵事者屈於寡而宏博之用益迫矣故左史倚相重楚公孫僑重鄭季子札重吳非重多聞乎哉然汲冢魯壁僅存煨燼兩漢糅以穅秕唐宋之代苑積絲棼至不可勝紀子墨客卿往往起田舎不得窺金匱石室之藏藉令優於力而豫於時即恵子之五車能在在以充後乗否也由兹以譚而類述者不可少矣顧徐堅述初學記弗詳於唐祝穆纂事文類聚多溺于宋白氏六帖記代無次而海録野乗蒐輯未徧均不足稱全書邇者海門彭大夫好古士也幼負頴質博覽自憙幽討冥捜不遺餘力上窺結繩下窮掌故直將探蝌蚪譯侏𠌯凡柱下所未藏象㒺所未獲㣲言竒事輒手書赫蹏而貯之總總林林若肴烝在庖狩獵在較大官上林舉納行秘書腹笥中良工苦心歴三十餘禩北走燕冀南越蒼梧食以為飴怠以為枕未嘗一日廢卷即浩然解組杜門海上凡耳之所聞目之所見口之所誦心之所惟無不類分而臚列之集而成編總之二百四十卷名曰山堂肆考余讀之未卒業而歎者再夫三垣列宿足以經天五岳四溟足以紀地假如舉一廢百其如管窺蠡測何故必鏡兩儀囊萬有羲和御而神禹周章亥步而離朱測然後能窮其厯而盡其凡今是書自十三經二十一史三墳二酉四部九流以及百家悉囊括刃解葢覩日月而蔑衆星陟昆侖而俯瀛海舊籍之陋足可一洗當與之分路揚鑣等上駟而並駕矣余舊識大夫叔子取第兹來索言欣得託驥尾以騰於千里故不辭而為之序云萬厯乙未孟冬望日海陵凌儒譔





  原序
  一鶴彭先生擢瑯琊之魁壘標淮海之菁英學富青箱名髙珠斗其所著山堂肆考譬之以珊瑚間木難以琳琅列玉盤流光六虚上揖百代海内才人藉以果枵腹而吐竒葩如中郎之祕王充威明之珍節信者盖數十年於兹莫能尚矣苐歳月漸深魯魚㡬溷刪訛正舛實待其人乃先生之孫壻張儀伯太學與余善見余寳愛是書而重惜其殘缺乃復加校讐疏觧奥義蒐集散軼粲然大備於是先生之精神肖貌復躍然於世矣然而家鮮異書宦無優日苦乏中郎論衡之祕每抱紫陽叅同之憾廼雲舉卑棲蓬海汎渉藻林礪爾鈇目無孤矯之幹繳爾絲中必疉雙之獲縱使業謝多識恒因此而得彼質匪如愚亦聞一以知二誠藝圃之名厨文苑之㨗徑若夫大雅不羣離津而上取材有所匪夷所思擬議日新是惟智者余舊篹類林十卷傳之海内敝帚乆陳燕石徒襲鏐礫靡論衆寡未讐固遜卿家信古之好亦附先尼竊比之義耳時萬厯乙未一陽月賜進士及第翰林院修撰秣陵焦竑弱侯父譔














  山堂肆考序
  昔南唐馮贄博物嗜古君子也顧數竒阨于科名三十年不得第已乃謝去故業築書室悉取先世所藏書撮其膏髓彚為集貽厥來世庶承學有所考鏡云夫君子不得志于今則欲信之後今既捓揄之矣後謂我何則又欲徵之古其用心良勤且苦矣故虞卿非窮愁不能著書以自見于後世大抵著述皆賢豪發憤之所為作也雲舉彭先生少習舉子業為諸生最著顧冠軍諸生者廿有餘年竟不獲一登賢書用是意有所鬱結而不得通其道也故敝帚一切博士家言肆力雅道披汲冢之竒文捜石室之祕典繹抽墳史漁獵稗官開卷有得輒手裂赫蹏録之猶之摘翠于鷸羽而取白于狐腋也攟摭十年尚未脱槀後貯之奚囊宦㳺西粤又廿年許而聞見益博於是考訂舊輯附益新聞乃得成帙而顛毛已種種矣先生于書無所不讀提要鈎𤣥至老不倦倘亦馮贄之雅意乎帙既成凡若干卷題曰山堂肆考將付剞劂氏持以示余屬余序余謝不敏固屬之余乃受而披帙展覽嘆曰博矣哉櫽括百家磅礴萬品上自象緯下迄蟲魚紛紛總總綱提臚列蒐故實于往牒漱芳潤于羣書彚成大觀遂兼衆妙此書一出真可懸國門信千古又何必俟知己於寥寥而望希音于異世哉書成太學君取第校讐精覈鬱為鉅觀是又見先生之有子而識奇字者世不乏也余瓊海行矣即仲深可作當欣異寳獨念以先生之固讓㣲不佞屢請世將無從窺帷中之秘而數千百年之貫珠合璧且終隠而不耀雖然是必有造物主之余亦安得為贅編也美言可以市其傳必矣或曰丈夫不能雲蒸龍變而思表文采于後世當舒其憤懣自成一家言精光焯爍便足千載矣奚蠧魚陳編而掇拾之為余應之曰唯唯否否夫言非必其自已出也化工造物何臭腐之非神奇矧審于一技察于一辭可以曲説而未可廣應也故成一家之言易垂訓功曷茂焉語云受光于隙照一隅受光于牖照北璧受光于户照室中無遺物況受光于宇宙乎先生所受者大故所照者博其儲材也富冝其取精也多彼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説也者是蜩與鷽鳩同于同也鳥足以語於大方萬厯乙未季秋之吉文林郎知海門縣事黄岡廖自伸伯常父譔











  山堂肆考序
  昔王通氏曰儲書萬巻不如著書一編嗟夫書豈易著哉學不博則其説也不詳心不虛則其受也不廣見不定則其擇也不精恵子五車鄴侯萬軸謂其充棟汗牛則可耳即謂其有裨實用能乎哉余伯兄一鶴翁結髮專經長躭竹素賔薦之後厭薄經生術業棄去弗事盡發家塾所藏子史百家諸書尋繹舊聞爬捜新得作為山堂肆考凡如干卷朝宵披誦以自適其適宦逰百粤嘗命侍子納之行李雅為方内名家所鑑賞幾欲付之雕坊未暇也頃者轉官霑益拂袖言歸齒髮已秋而嗜學無倦腹笥愈盈而收采日富間嘗示余命為之序且命無督言焉余手兄是集上自天文節序下迨地志山經巨之而人才政治禮樂文章纎之而方技九流飛走草木逺之而羲昊黄唐近之而宋元遼金其間㣲言碎事一班寸臠與夫滑稽俳調之語述異志怪之書㒺不昈列門分靡有遺逸究其㫖歸無非所以闡發幽秘解釋顓𫎇以維持世教昭示勸懲得風人之義焉且也比屬有倫偶對中律渾然天成絶不見斧鑿剪裁之迹譬之聆鈞天承雲而音響殊調覩青萍結緑而熒光射人韻人墨士得之足以助豪吟學士大夫得之足以贊鴻筆經世術者得之足以佐皇猷談性命者得之足以臻理窟所謂墨莊詩窖學海文藪亶其然乎我聞之曰作博物志者揚芬於晉庭識受命符者流光於宋史吾兄平生名閥固不敢與茂光伯時二公較等埒而其所稱該洽則固探九丘而窮八索倒三峽而動六丁矣假饒方艾之年遭逢知己相為引重以大罄厥抱何必不為石渠天禄中人耶余也樗櫟下材謬博一第自愧口耳之學不足以美七尺軀勉欲窺兄萬一邈不可得第念童幼時肩隨吾兄挹兄殘膏䞉馥以自潤者今已白首矣是以不辭繩甕而漫為之跋且以表吾兄非書淫傳癖者比也弟大翺撰

  小記
  太嶽彭先生少嗜博綜壯多制作即驅車逰宦解綬歸田或出或處皆諷頌之林以風以雨成捜羅之𠉀以故緒至繁而成統物無一而不該累嵗窮年始竣斯集然編纂雖勤校讐未力夢楹既逺觿佩逾踈每手斯篇不勝喟嘆乃句章馮重夫先生雅好其書每曰希世之珍非一隅之玩鸞龍之采豈奥窔之觀彭先生研精畢世極力斯編而藏不出緘縢施不越里閈是必如三十世初行左傳五百嵗始知子雲乃慊於瞶瞶者哉古人云或藏之名山或傳之通邑大都皆後死者之責也子與其三薫而十襲之曷如就金陵訂正修全令不徑走四裔而若楊子幼之為太史公闡繹者乎且子既亟亟為茂秦表章而況先生托在戚懿死而有知其屬望於子又當何如邪予有感於重夫先生之言又實於先生有肺腑之義於是力荷補修務期完善遂邀伯馨伯韶諸内兄拮据數月始睹成事於以見彭氏子之多賢而併紀重夫先生贊成之力不淺也如曰懷古之情有生同抱憐才之感賢豪特深則髙山景行俟諸同好而小子不敏何足以當之時萬厯己未上元日孫壻張幼學頓首手記於因篤樓












  山堂肆考
  凡例
  一是書成於萬厯乙未冬一鶴彭太嶽以著述聞葢二十年於兹矣厥後浸淫散佚越在己未學迺尋繹舊聞踵事増定遂成完帙一時博物君子爭傳覽焉亦是書中興之㑹也
  一㕘較姓氏先輩名人為多近復厯訪當代名公巨卿再經訂定刪訛正舛殊不可易故書地書氏書名備陳於左實欲藉是以不朽云
  一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因舊制也上而天時地理之全下及羽毛鱗甲之屬合二百四十卷舊分八十冊每套以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編記卷帙頗繁未便翻閲今除之凡以六十冊為率
  一邇來書賈射利窺書業有成價私將卷末裁割十存八九散亂溷雜比年為甚更有無藉之徒改頭換面併序目亦半存者學甚痛之兹後并書林嚴懲此𡚁重加増定一篇不遺一篇不混識者鑒之















  㕘定姓氏
  秣陵焦弱侯 竑  温陵杜可大 業
  清漳黄元祗 曰謹 海陵凌海樓 儒
  雲間張君一 以誠 麻城王元禎 兆雲
  温陵潘士鼎 洙  黄岡廖伯常 自伸
  古揚王聖俞 納諫 古揚成   憲
  蒼梧陳惟志 懋功 豫章熊憲祥 瑞
  靳江伍以大 可受
  重訂姓氏
  四明馮重夫 任  古揚范異羽 鳯翼
  城固謝午雲 宸  蜀郡周了十 長應
  古揚張完樸 元芳 中州侯晉明 安國
  棠邑潘平之 世竒 四明馮弓閭 起綸
  崇川顧珠岩 國寳 勾章馮留仙 元颺
  西吳嚴琢庵 爾珪 古越陳昭華 祖訓
  勾章馮鄴仙 元飈 豫章鍾履旋 必顯
  四明馮豹韋 即登 崇川潘仲和 允諧
  秣陵劉石鍾 旋  崇川姜觀若 玉菓
  四明馮子房 佶  四明馮仲完 象堅
  勾章劉瑞將 應宿
  孫壻成石生 友謙 成于昻 東暘
  甥 朱克生 名世
  弟  大翺 大同 大化
  男  取友 取士 取英 取志 取第
  侄  取采 取象
  孫  兆熊 兆蘭 兆鳯 兆行 兆辰
  兆斗 兆箕 兆俊 兆卜 兆秋
  兆振 兆録 兆旂 兆康 兆典
  孫壻張儀伯 幼學
  外曽孫張映漢  映薇  映奎
  映泗  映飈  映嵗

  山堂肆考總目
  宫集
  天文六卷       時令八巻
  地理十七卷      君道六卷
  帝屬四卷       臣職七卷
  商集
  臣職三十一卷     仕進三巻
  科第三卷       學校一卷
  政事四卷       親屬六卷
  角集
  親屬四卷       人品十二卷
  形貌二卷       性行六卷
  文學十二卷      字學一卷
  諡法二卷       人事六卷
  誕育二卷       民業一卷
  徵集
  釋教三卷      道教一卷
  神祇一巻      僊教一卷
  鬼怪一巻      曲禮七卷
  音樂五卷      技藝六卷
  宫室五卷      器用九卷
  珍寳三卷      幣帛一卷
  衣服三卷      飲食二卷
  羽集
  飲食二卷      百榖一卷
  蔬菜一卷      花品五卷
  草卉二卷      果品五卷
  樹木二卷      羽蟲六卷
  毛蟲六卷      鱗蟲二卷
  甲蟲一卷      昆蟲三卷
  補遺十二卷
  天文
  天     天河    日附日蝕
  月附月蝕  星     風
  雨附旱   霜     雪
  露     霧     雲
  雷     電     霞
  虹蜺    雹
  時令
  嵗附月   日附時   朔晦
  弦望    閏     五行
  隂陽    立春    春
  正月    元日    人日
  元宵    二月    春分
  社日    三月    寒食
  上巳    清明    立夏
  夏     四月    五月
  端午    夏至    六月
  伏日    立秋    秋
  七月    七夕    中元
  八月    秋分附社日 中秋
  九月    重陽    立冬
  冬     十月    下元
  十一月   冬至    十二月
  臘日附蜡  除夕
  地理
  地     山上中下  泰山
  華     嵩髙山   衡山
  常山    石     海
  江     河     淮
  濟     漢     洛
  渭     涇     湖
  水     泉     潮
  冰     火     池
  洲     溪    井
  洞     谷    村
  莊     苑附圖  園附圖
  市     橋梁   鄉里
  比隣    墻    壁
  城郭    邊塞   闗隘
  墳墓    碑
  君道
  帝都    帝符    登極
  改元    聖誕    聖夀
  聖徳    聖孝    聖製
  聖翰    聖學    聖治
  敬天    法祖    求賢
  仁民    節用    勤政
  納諫    詔令    赦宥
  耕藉    巡狩    馭夷
  官制    輿衞    賞賜
  帝屬
  太上皇   皇太后   皇后
  妃     皇太子   太子妃
  公主    親王    宫嬪
  宗室    外戚    駙馬
  臣職
  三公    三孤    丞相
  㕘知政事  中書令   中書舎人
  樞宻院   總尚書附令僕 總侍郎
  總郎中員外郎     吏部尚書
  吏部侍郎 吏部郎中附員外司封郎中附員外司勲郎中  考功郎中附員外户部尚書
  户部侍郎附員外度支郎中附員外金部郎中倉部郎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