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18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八十六 山堂肆考 卷一百八十七 卷一百八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七 明 彭大翼 撰幣帛
  
  釋文蠶眠成繭繭繰成絲
  辨物
  周禮冬官典絲掌絲入而辨其物以其賈掲之掌其藏與其岀以待興工之時頒絲於外内工皆以物授之注云絲入如兖州厥貢漆絲青州厥貢絲枲之類以其賈掲之者將以為獻功授功之程也外内工謂九嬪世婦及諸侯夫人大夫妻也以物授之者若縑帛則授以素絲文繡則授以彩絲也
  效功
  見三月
  贈以一禭
  西京雜記公孫𢎞舉賢良故人鄒長倩贈以素絲一禭為書以遺之曰五絲為䌰倍䌰為升倍升為緎倍緎為紀倍紀為緵倍緵為禭此自少之多自微之著者也士之立功勲效名節亦復如之勿以小善為不足脩而不為也
  遺以百斤
  見餽遺
  抱布貿絲
  詩衛風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跪樹歐絲
  山海經歐絲之野有一女子跪樹而歐絲注云蓋蠶類也
  漚七日
  白帖周禮㡛氏湅絲以涗水漚其絲七日去地尺許SKchar之晝暴諸日夜宿諸井七日七夜是謂水湅注云涗水温水也謂以灰水宿諸井中也
  繅三盆
  禮祭義及良日夫人繅三盆手遂布於三宫夫人世婦之吉者注云三盆手者謂置繭於盆中而以手三次淹之毎淹以手振出其緒故云三盆手也
  墨子悲絲
  淮南子曰墨翟觀練絲而悲為其可以黃可以黒楊朱見岐路而泣為其可以南可以北
  方儲斷絲
  東漢方儲為郎中章帝使文郎居左武郎居右儲居正中曰臣文武兼備在所施用上嘉其才以繁亂絲付儲使理儲拔刀三斷之對曰反經任勢臨事宜然
  懸鑪
  梁四公記扶桑國貢黄絲三百斤即扶桑蠶所吐灰汁所煮之絲也帝有金鑪重五十斤繫六絲以懸鑪絲有餘力
  禜社
  公羊傳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以朱絲禜社蓋社者土地之主日食者土地之精上覆於天而犯日故以朱絲禜之助陽而抑隂也
  為繒為錦
  士緯曰絲俱生於蠶為繒則賤為錦則貴
  得藍得丹
  正部曰皎皎素絲得藍則青得丹則赤得蘗則黄得泥則黒
  責楚貢
  管子曰齊桓公伐楚濟汝水踰方城使貢絲於周室
  絶商絃
  淮南子曰蠶吐絲而商絃絶注云商金聲也春蠶吐絲則金死故絶也
  色絲辟兵
  見端午
  色絲騐病
  晉書吕光竊號河右中書監張資病光博營救療有外國道人羅什義云能差資病光喜給賜甚重道人曰可以五色絲作繩燒為灰投水井灰若出水還成繩者病不可愈須叟灰遂浮出復為繩不日資死
  華蠶絲
  神仙傳園客者濟隂人貌美邑人多欲妻之客終不娶嘗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服食其實忽有五色蛾集香草上客收而薦之以布生華蠶焉至蠶時又一女自來助客養蠶得繭大如瓮每一繭繅六七日絲乃盡繅訖此女與園客俱仙去
  金蠶絲
  杜陽編唐代宗幸興慶宫於複壁間得寳匣匣中有軟玉鞭遂命碧金絲為鞘絲即永㤗元年彌羅國所貢云其國有桑枝幹盤屈履地而生其上有蠶可長四寸其色金其絲碧縱之一尺引之一丈撚而為鞘表裏通瑩如貫琴瑟
  凝霜委霧
  唐杜牧謝賜新絲表晶比凝霜瑩如委霧
  補衮繫桐
  唐陸龜䝉素絲詩為綫補君衮為絃繫君桐左右脩厥職宫商還古風端然潔白心可與神明通
  杜甫乞絲
  雲仙散録杜甫寓蜀毎蠶熟時即與妻兒躬行而乞曰如或相憫惠我一絲兩絲
  彦儒獻絲
  五代房如温卒其子彦儒獻其父絲十萬於上
  
  釋名綾凌也其文望之如氷凌之理也𫝊𤣥烏先生傳舊綾機五十絲為五十躡先生易以十二躡竒文異變因而作成絲愈多躡愈衆文理愈竒矣
  越州十様
  地理志越州土貢十様花紋綾
  蔡州四窠
  地理志蔡州土貢四窠雲花龜甲等紋綾
  魚口
  潤州貢水紋方文魚口綉葉花紋綾
  鶴紋
  劉宋謝惠連詩客從逺方来惠我鶴紋綾
  馬眼
  白帖竹枝柿葉蛇皮馬眼四種並今時綾名又湖州貢馬眼綾
  龍油
  唐女蠻國貢龍油綾文彩尤異入水不濡濕以有龍油故也
  麒麟
  唐代宗紀大厯六年禁文紗吳綾為龍鳳麒麟天馬辟邪者
  鸂𪄠
  蔡州又貢鸂𪄠紋綾
  乗輿當御
  唐敬宗詔索盤絛繚綾千疋李徳裕奏言天鵞天馬盤絛掬豹文彩怪麗惟乗輿當御今廣用千疋臣所未諭
  中官不衣
  唐車服志中官不衣紗縠綾羅
  完封不發
  唐韓思復永淳中家益窶嵗且飢京兆杜瑾以百綾餉之思復方併日而食而所餉綾完封不發
  視封猶新
  唐段秀實字成功戒家人曰汝過岐朱泚必致餽遺須毋納及過岐果致紋綾三百家人拒之不遂秀實大怒曰終不以汚吾第乃置綾司農治堂之梁間後泚反事覺取視饋綾其封猶新
  韋堅暴陳
  白帖唐韋堅鑿潭以通漕二年乃成帝為登樓召羣臣臨觀堅豫取洛汴山東小斛舟三百皆貯之潭毎舟各署其郡以所産暴陳其上若廣陵則官端綾會稽則吳綾吳郡則方紋綾船皆首尾相銜數十里不絶
  王峻請借
  五代周王峻請借左藏庫綾萬疋太祖勉從之
  犒軍
  唐劉𤣥佐不朝帝宻詔韓滉以綾二十萬犒軍
  贈妓
  見寵妾
  附綃紗
  釋名羅文踈羅也財貨源流綃生絲織成也
  𤓰子
  地理志鎮江貢孔雀羅𤓰子羅春羅
  花紋
  越州貢寳花花紋等羅
  髙麗冠
  孔帖髙麗王以白羅製冠大臣青羅冠
  増城帕
  麗情集賈知微遇増城夫人杜蘭香以秋雲羅帕褁丹五十粒與知微曰此羅是織女練玉繭織成遇雷雨時密藏之後大雷雨失帕所在
  蛺蝶
  杜詩花羅封蛺蝶
  鴛鴦
  韋蘓州雜體春羅雙鴛鴦出自寒夜女心精炯霧色指厯千萬緒長安富豪家妖艷不可數裁此百日功惟將一朝舞舞罷復裁新豈思勞者苦
  薦地待仙
  漢武帝七月十日掃除宫掖設座大殿以紫羅薦地燔百和香燃九微燈以待王母
  入朝獻帝
  唐杜鴻漸兼成都尹及入朝以羅十五牀獻於帝
  貴戚聽為
  唐文宗性儉素駙馬韋處仁著夾羅巾上謂曰朕慕卿門地清素故有選尚如上巾服聽其他貴戚為之卿不須爾
  大夫得服
  魏志自公與列侯以下大夫以上皆得服綾錦羅綺紈素金銀飾鏤之物其雜綵之服通於庶人
  鳳文蟬翼
  白帖云並羅名
  白雪薄雲
  白帖羅白似雪薄如雲
  泉客賣已下綃
  鮫人泉客織輕綃於水室以賣之
  水仙遺
  𤨏言張建封為幽州司馬曽以府命往渤海遇水仙遺鮫綃自齎以進
  汜人鬻絳
  張續宣室志滎陽鄭氏子見婦人自稱汜人後汜人於箧中出絳綃一端鬻之有賈人以千金償其價
  妓女贈紅
  唐李龜年至岐王宅二妓女贈三破紅綃
  輸紫綃帔
  幽怪録巴卭人家有橘橘中有老叟相對象戲一叟曰我輸紫綃帔一副
  設紫綃帳
  唐元載造迎暉堂堂内設紫綃帳
  求於異國
  見寵妾
  襲為華風
  孔帖吐蕃弄賛妻文成公主弄賛喜中國服飾之美禠氊罽襲紈綃為華風
  胡綃買肉
  唐豐年録開成中物價至賤村路賣魚肉者俗人買以胡綃半尺士大夫買以樂天詩
  紅綃纒頭
  白樂天琵琶行五陵年少爭纒頭一曲紅綃不知數
  龍紗已下紗
  述異記鮫人織綃亦名龍紗
  蟬紗
  海物異名記泉女織紗輕如蟬翼名蟬紗
  
  釋名錦金也作用工重其價如金故制字從帛與金也
  獻西王母
  穆天子傳吉日甲子天子執白圭𤣥璧見西王母復獻錦組百純王母再拜受之
  歸許夫人
  左閔二年狄滅衞立戴公以廬於曹許穆夫人賦載馳齊侯使公子無虧帥車三百乗甲士三千人以戍曹歸公乗馬歸夫人魚軒重錦三十兩按重錦錦之熟細者以二丈雙行故曰兩三十兩三十匹也
  鸞章
  拾遺記周靈王起昆昭之䑓以享羣臣張鸞章錦文如鸞翔又鄴中記錦有大登髙小登髙大光明小光明大博山小博山大茱萸小茱茰大交龍小交龍等名
  虎文
  漢官儀虎賁中郎將衣紗縠單衣虎文錦袴
  離珠
  拾遺記周成王時因抵國貢女工能以五色絲納口中手引而結之使成文錦有雲昆錦文如雲霞有樓堞錦有離珠錦文似佩珠有篆𨽻錦列明錦文如燈燭
  兠羅
  兠羅錦出榜葛刺國
  錦衣還鄉
  後魏書甄琛為定州刺史及還鄉衣錦晝逰
  錦帳入直
  漢官儀郎官入直供錦帳
  維舟
  見舟
  挽車
  江表𫝊陸遜攻劉𬾨於夷陵偹捨舟歩走燒皮鎧以斷道使兵以錦挽車走入白帝
  緑地蔽泥
  西京雜記漢武帝時得貳師天馬以玫瑰石為鞍轡緑地五色錦為蔽泥
  白地韜杠
  爾雅素錦韜杠注云以白地錦韜旗之竿也
  賜被固辭
  東漢朱寵為太尉家貧食脫粟卧布被朝廷賜以錦被粱肉皆固辭不敢當
  上被反卧
  夏侯孝若集羊太常妻辛氏字憲英魏衛尉肅侯毘之女不好華麗從外孫胡母暢上夫人錦被乃反卧之
  錦貨子猶
  左昭二十六年齊侯將納魯昭公命無受魯貨申豐從女賈以幣錦二兩貨子猶子猶受之言於齊侯曰羣臣不盡力於魯者非不能事君也然據有異焉宋元公為魯如晉卒於曲棘叔孫昭子求納其君無疾而死不知天之棄魯耶抑魯君有罪於鬼神故及此也
  錦饋叔向
  見饋遺
  翻鴻
  洞𡨋記漢武帝元鼎元年起招仙閣於甘泉宫西編翠羽麟毫為簾有走龍錦翻鴻錦
  對鳳
  唐代宗勅曰所織大張錦軟錦透背竭鑿已上錦及盤龍對鳳麒麟獅子天馬辟邪孔雀仙鶴芝草之類並宜禁㫁其長行髙麗白錦雜色等錦並依舊制
  賜方慶
  孔帖王琳字方慶遷廣州都督政治第一詔賜瑞錦以表善政
  賜封敖
  見翰林學士
  賜千疋
  蜀志先主入益州賜諸葛亮法正張飛雲長錦各千疋
  送五端
  吳張温表劉禪送臣温熟錦五端
  織錦為詩
  見妻
  織錦為頌
  新羅遣子法敏入朝織錦為頌以獻
  氷蠶絲織
  唐樂府康老子嘗賣一錦褥有波斯見之者曰此氷蠶絲織暑月陳於座上滿室清凉
  池蠶絲織
  見蠶家
  女王貢
  六帖女王國貢魚油錦紋彩尤異入水不濡濕
  女蠻獻
  雜俎唐宣宗大中初女蠻國獻明霞錦練水香麻以為之也光耀芬馥五色相間中國所不及
  市蜀
  丹陽記歴代尚未有錦而成都獨稱妙故三國時魏則市於蜀
  聘梁
  五代阿保機遣使者以朝霞錦聘梁
  濯水
  宋郡志初李氷既鑿離堆又開二渠一渠由永康過新繁入成都謂之外江一渠由永康過郫入成都謂之内江蜀人以此水濯錦鮮明故又名錦江又潛夫論攻玉以石治金以鹽濯錦以魚浣布以灰
  鋪池
  見池
  錦為帆䌫
  隋煬帝幸江都所乗龍舟以錦為帆為䌫
  錦覆山林
  吳越王錢鏐逰衣錦城宴故老山林皆覆以錦
  
  周官五采備謂之繡釋名繡修也文修修然也繡裳
  詩豳風我覯之子衮衣繡裳此周公居東之時東人喜得見之故作此詩
  繡㡌
  唐李晟每與賊戰必錦裘繡㡌指顧軍前
  衣馬
  史記楚莊王有愛馬衣以文繡置華屋之下席之以露牀㗖之以棗脯
  衣牛
  莊子雜編或聘於莊子莊子應其使曰子見夫犧牛乎衣以文繡食以芻菽及其牽而入於太廟雖欲為孤犢其可得乎
  被牆
  見牆
  布地
  白帖天子以文繡布地
  漢使衣繡
  漢武帝時暴勝之為直指使者衣繡衣持斧逐捕盗賊威震郡縣
  唐妃刺繡
  見冬至
  王忳繡被
  見義士
  杜亞繡颿
  孔帖唐杜亞拜淮南節度使泛九曲池曵繡為颿
  陳孺曝繡
  孔帖陳孺每曝衣紈繡不可勝計
  張率賦繡
  梁張率作繡賦
  
  釋文絹縑也然縑又併絲為之者
  賜降胡
  漢賜降胡縑誤以十為千
  遺閽者
  見謁見
  持縑助䘮
  見助䘮
  持縑乞銘
  唐韋貫之有人携萬縑來乞銘貫之不許
  崔光取兩
  綱目魏累世強盛府庫盈溢太后嘗幸絹庫命從行者各自負絹稱力取之少者不减百餘崔光止取兩疋衆皆愧之
  思彦取一
  唐韓思彦為孝子張僧徹作頌餉縑二百思彦止受一疋命其家曰此孝子縑不可輕用
  陳實遺盗
  見治盗
  戴封與賊
  東漢戴封字平仲遇賊被掠財物尚餘縑七疋賊不知處封追與之賊曰此賢人也悉還所掠之物
  賜子
  見刺史
  遺吏
  唐太宗疾貪吏欲痛懲刈之乃間遣人遺諸曹吏一縑吏受縑帝怒詔殺之裴矩曰吏受賕死固宜然陛下以詐給之因即行法所謂罔人以罪者也非道之以徳之義帝恱而止
  贈司空圖
  唐王重榮父子雅重司空圖圖嘗為作碑贈絹數千圗置虞鄉市人得取之一日殆盡
  酬皇甫湜
  見幕官
  受絹二丈
  世說范宣潔行亷約韓豫章遺絹百疋不受减半不受减至一疋終不受韓裂二丈與之云寧可使婦無褌衣耶范笑而受之
  貸絹百疋
  三國志魏文帝在東宫嘗從曹洪貸絹百疋洪不與及洪犯法自分必死既而得原洪上書謝
  散絹助親
  見宗族
  散絹治葬
  唐陽城為山東節度使府中遺縑五百不受使者委之而去城散與里人治𦵏
  
  財貨源流帛繒也繒帛之總名
  贈程子
  家語孔子之郯遭程子於途傾盖而語終日甚相親顧謂子路曰取束帛以贈先生
  迎申公
  漢武帝時御史大夫趙綰請立明堂薦其師申公上使使者奉安車蒲輪束帛加璧迎之
  賜太守
  漢宣帝時詔曰鳳皇集於新蔡其賜汝南太守帛百疋
  賜隐士
  東漢光武時隠士周黨三聘乃就車又見帝伏而不起願守所志詔賜帛四十疋遣還
  射覆賜帛
  見射覆
  上書賜帛
  漢宣帝時茂陵徐福三上書言霍氏奢僣後賜福帛十疋遷為郎
  丐筆書帛
  唐狄仁傑送制獄丐筆書帛置褚衣中好謂吏曰方暑請付吾家徹絮
  上表辭帛
  唐李抱真卒膳部員外郎馮伉持節臨弔歸之帛不受又致之京師伉上表固拒
  出自寒女
  杜甫北征詩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歛貢城闕
  均分族人
  宋范仲淹每歳以所給之俸所賜之帛均分族人
  絺綌
  財貨源流絺綌皆葛為之精曰絺粗曰綌
  刈葛
  詩周南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
  覆瓜
  禮曲禮為天子削瓜者副之巾以絺為國君者華之巾以綌為大夫累之士㚄之庶人齕之注云削刋也副析也絺細葛也刋其皮而析為四解又横解而以細葛巾覆之而進也華半破也綌麄葛也諸侯禮降故破而不四析亦横斷之用麄葛巾覆之而進也累倮也不巾覆也㚄之者去其㚄而已齕齧也齕之不横斷也
  青州貢
  夏書青州厥貢鹽絺
  豫州貢
  夏書豫州厥貢漆枲絺紵
  以時徴
  周禮冬官掌葛以時徴絺綌之
  當暑袗
  論語當暑袗絺綌
  采絺不御
  烈女徐氏盧惟清妻也惟清貶播州尉徐氏采絺不御
  治絺不游
  唐栁宗元饒娥廟碑文饒娥饒姓娥名家世漁於鄱水娥為室女未嘗出游惟治絺葛供女事鄉人敬式
  附麻
  釋文布亦帛也然世俗所謂布者乃用綿葛蔴苧等物為之又似不可以帛概論焉
  孔子冠
  白帖羲皇造布孔子作緇布冠
  衛文衣
  左閔二年衛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冠
  公休燔機
  史記魯公儀休見織布好疾出家婦燔其機恐奪人之利也
  孫𢎞卧被
  漢公孫𢎞為三公卧布被
  懸布試勇
  左襄十年晉帥諸侯之師圍偪陽弗克孟氏之臣秦堇父輦重如役主人懸布堇父登之及堞而絶之墜則又懸之蘓而復上者三主人辭焉乃退𢃄其斷以狥於軍三日注云主人偪陽人也懸布於城外以試外勇者堇父遂緣所懸布以登其城
  賜布愧貪
  燕書宋該字宣𢎞太祖以其性貪賜布百疋令負而歸以愧之重不能勝乃至僵頓
  蜀布
  漢張騫在大夏見蜀布笻竹杖
  越布
  東漢陸續祖父閎建武中為尚書令美姿貌著越布單衣世祖見而好之自是常勅㑹稽獻越布
  火浣
  魏志漢時梁冀以火浣布為單衣嘗㑹賓客冀佯争酒失杯而汚衣偽怒燒之布得火燃如灰及布垢盡火滅燦然潔白魏文帝以為火性酷烈而無含蓄之氣乃自著典論言其必無因刋石於廟門外與石經並至明帝立西域重譯來獻此布於是大臣乃試以示百僚遂㓕此論天下笑之又夷狄傳火浣布出火山國績木皮為之
  露積
  漢王澣字子良雖有爵禄若不在已其秩俸布帛皆露積腐爛
  賜郅惲
  漢光武建武中嘗出獵車駕夜還上東門侯郅惲拒關不開上令從者見靣於門間惲曰火明遼逺遂不受詔上乃回從東中門入明日惲上書諫曰陛下逺獵山林夜以繼晝如社稷宗廟何書奏賜布百疋
  給王釗
  唐王釗守洛州給王㠿布一端
  贍布三千
  東漢明帝永平中衛尉馬廖以布三千疋城門校尉馬防以錢三百萬私贍三輔衣冠知與不知莫不畢給注云衣冠謂士大夫也
  賜布九萬
  唐郭子儀屯絳州時帝已不豫引至卧内賜絹布九萬疋
  遺盗
  見治盗
  獻師
  唐開元初日本栗由復朝請從諸儒授經詔四門助教趙𤣥黙即鴻臚為師獻𤣥黙大幅布
  香荃
  洞𡨋記波岐國産荃蘪草亦曰春蕪草其皮如絲可為布曰春蕪布亦曰香荃布
  吉貝
  孔帖吉貝草名纈其花可為布粗曰貝精曰㲲
  白㲲
  海錄碎事髙昌國有草曰白㲲纈其花可為布
  紫絲
  孔帖唐明皇時有范尼善相顔真卿問尼曰吾得五品否尼指坐上紫絲布云顔卿彩色當如此
  水羊毛
  波斯國織水羊毛為布曰海西布
  火鼠毛
  見貢獻
  慶州土貢
  地理志慶州土貢胡女布
  泗州土貢
  泗州土貢錦貲布
  軍士作袴
  晉謝尚為江夏相始到官郡以布四十疋為尚作烏布帳尚壞之以為軍士襦袴
  朝賢製衣
  晉蘓峻平後帑藏空竭庫中惟有練布數千端鬻之不售而國用不給王導患之乃與朝賢皆製練布單衣於是士人翕然競服之練布遂踊貴乃令主者出賣一端至一金
  以麻為衣已下麻
  晉王延家貧以敗麻為母衣
  給麻為緡
  唐滕王元嬰蔣王揮皆貪黷帝賜諸王綵帛各五百段勅曰滕叔蔣弟自解經紀不須賜帛給麻二車助為錢緡二王大慙
  道士屏
  劉餗嘉話蔡州既平唐憲宗命道士張某至境置醮於紫極宫宫本吳少誠生祠也裴令公毁之為宫有道士院堦前種麻生髙如墉道士葺為藩屏其醮日霹靂擊麻屏兩片下有穴五寸有貍迹尋之上屋其跡稍大如馬亦如人足
  學士閣
  見翰林承㫖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