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四庫全書本)/卷18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八十三 山堂肆考 卷一百八十四 卷一百八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四 明 彭大翼 撰珍寶
  
  財貨源流金者金銀銅鐵鉛錫之總名按五行地四生金是也説文金有五色黄金為長乆薶不生衣百煉不輕從革不違西方之行也周易叅同契黄土金之父流珠水之母爾雅黄金謂之璗其美者謂之鏐鉼金謂之鈑絶澤謂之銑盪鏐即紫磨金也鈑即周禮祭五常供金鈑是也銑最有光澤也
  塞淫
  淮南子曰舜藏千金於嶄巖之山以塞淫邪之路
  救困
  管子曰禹九年水湯七年旱人無糧有賣子者湯以莊山之金鑄幣以贖之禹以歴山之金鑄幣以救人之困
  三品
  夏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厥貢惟金三品注云三品金銀銅也漢食貨志有司言曰古者金有三等黄金為上白金為中赤金為下白金銀也赤金丹陽銅也
  六齊
  金有六齊六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鐘鼎之齊五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斧斤之齊四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戈㦸之齊三分其金而錫居一謂之大刃之齊三分其金而錫居二謂之削殺矢之齊金錫半謂之鑒燧之齊注云多錫為下齊少錫為上齊鑒鏡也金多於錫則刅白且明
  聘莊
  韓詩外傳楚襄王遣使持金千斤聘莊子欲以為相莊子固辭不許
  餽孟
  孟子於齊王餽兼金一百而不受於宋餽七十鎰而受於薛餽五十鎰而受
  躍冶
  莊子曰大冶鑄金金踴躍曰我且必為鏌鎁大冶必以為不祥之金
  鳴山
  拾遺記少昊時金鳴於山銀涌於地或如龜蛇之類乍似人鬼之形
  甘始投海
  魏陳思王辨道論甘陵甘始語余云本師姓韓字世雅始嘗與師於南流作金前後數日投金數萬斤於海
  吳奉投園
  謝承後漢書張載字仲宗為廣陵太守舉吳奉為孝亷載罷郡奉齎金為禮不受奉以囊盛投載園中而去載將金至廣陵還奉
  遺金不取
  韓詩外傳延陵季子遊於齊見遺金於路呼牧者取之牧者曰何子居之髙而視之下也類君子而言之野也有君不臣有友不友當暑衣裘吾豈取金者乎季子知其賢請問姓名牧者曰子皮相之士何足語姓氏哉
  揮金不顧
  見朋友
  鑄金叶瑞
  漢武帝詔徃者泰山見黄金有白麟神馬之瑞以其金鑄麟趾馬蹄以叶瑞焉因以頒賜諸侯王
  貢金供稅
  南郡象林南有四國皆稱漢人貢金供税
  賜張百鎰
  漢書髙祖初賜張良金百鎰文帝立以陳平為丞相賜金千鎰封三千户按漢食貨志周制黄金方寸而重一斤秦以一鎰為一金而重一斤漢興以一斤為一金又云方寸為一金二十兩為鎰
  贈袁百斤
  漢書董偃有寵於館陶公主安陵袁叔謂偃曰顧成廟逺無宿宫何不白主獻長門園於上董君入白主獻之上大悦更名為長門宫公主使董君以黄金百斤為袁叔壽
  冩范蠡狀
  見報恩
  鑄郝玭象
  孔帖唐郝玭為將有功封寶定郡王賛普常畏之乃等玭身鑄黄金象令於國門得生玭者以金玭賞之朝廷恐失名將徙玭為慶州刺史
  間楚
  史記漢王與陳平金四萬斤以間䟽楚君臣不問其出入
  遺蜀
  蜀王本紀秦王以金一笥遺蜀王蜀以禮物答之盡化為土秦王怒羣臣拜賀曰土者地也秦當得蜀矣
  為魯連壽
  魯仲連說解趙圍平原君以千金欲為魯連壽連笑曰所貴乎天下士者為人釋難解紛若即有取乃商賈之事連不忍為也
  為劉君壽
  唐劉乂韓愈弟子因持愈金數斤去云此䛕墓中人所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壽愈不能止
  獻冀
  東漢記永昌太守鑄黄金為蛇以獻梁冀
  贈恭
  唐隠太子以書招尉遲恭贈金器皿一車辭曰臣豈敢當賜秦王謂恭曰公心如山岳雖積金至斗豈能移之
  宻投承塵
  見報恩
  送還寺庫
  梁甄彬嘗以一束紵就長沙寺庫質錢後贖紵還於紵中得五兩金彬送還寺庫僧驚以金半酬之彬堅不受曰五月披羊裘而負薪豈拾遺金者耶仕梁為錄事叅軍
  竇嬰陳廡
  史記吳楚反孝景以竇嬰為大將軍賜金千斤嬰陳之廊廡下軍吏過輙令自取無入家者
  杜暹埋幕
  見使臣
  梁府
  漢梁孝王死藏府餘黄金尚三十餘萬又王莽敗省中有黄金萬斤為一匱共記六十匱
  賈碑
  王隠晉書永嘉初陳國項縣賈逵石碑中生金人盗取賣賣已復生此江東之瑞也葢晉金德元帝中興於江東故云江東之瑞又魏志繁昌縣授禪石碑中生金表送上羣臣皆賀
  華山
  爾雅夫西南之美者有華山之金石焉
  麗水
  韓子曰荆南麗水之中生金南蠻傳麗水多金麩
  鳥𠻳
  拾遺記魏明帝時昆明國貢𠻳金鳥飼以珍珠飲以龜腦常吐金屑如粟鳥性畏寒處之小室水晶為户内外通明謂之辟寒臺宫人争以鳥吐之金飾釵名辟寒金
  虹吐
  見虹蜺
  持金奉母
  韓詩外傳田子持百金奉母母曰不義之物不入於館子慙而出
  袖金求官
  見吏部尚書
  披沙
  王隠晉書鄱陽安樂出黄金鑿土十餘丈披沙所得大如豆小如粱米
  琢石
  孔帖西域晉河出金精琢石取之
  置韉
  後魏書段暉自慕容璝歸魏太武人告暉欲南奔云置金於馬韉中帝宻遣視果如所言乃斬暉於市
  唾盤
  述異記南康雩都縣西沿江有石室名夢口穴嘗有船人遇一人遍身黄衣擔兩籠黄紙求寄載行至崖下此人唾盤上徑下崖直入石中船主初甚忿之見其入石始知神異視盤上唾悉是黄金
  清河金鈴
  晉書清河王覃初為清河王世子所佩金鈴欻光隠起狀如麻粟祖母陳太妃以為不祥欲毁而賣之占者以為金是晉行大興之祥覃為王裔是其瑞也因而賣之則是覃見廢不終之象也
  陽邁金席
  宋書南海扶南王陽邁初在孕其母夢生兒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麗夷人因此謂金之精者為陽邁又林邑記上金為紫磨
  神光照社
  漢書中興初有應嫗者生四子而寡見神光照社試探之乃得黄金自是諸子宦學七世通顯
  奇光耀室
  崔鴻後燕錄董統言於慕容垂曰臣聞陛下之奇有六厥初之奇金光耀室
  黔南産麩
  山海經黔南吉水中多産麩金
  扶南出剛
  六帖扶南出剛金狀如紫石英生水底石上人没水取之其剛可以刻玉
  雨於櫟陽
  秦獻公十八年雨金櫟陽公自以為得金瑞故作鄜畤於櫟陽祀白帝又述異記翁仲孺家貧力作居渭川一旦天雨金十斛於其家由是與王侯爭富
  起於汝漢
  管子曰玉起於禺山金起於汝漢珠起於赤野
  化龍
  淮南子曰玦五百歳生黄澒五百歳生黄金黄金千歳為黄龍
  探鳩
  幽明錄長安有張氏者晝獨處室有鳩自入止於對牀張惡之披懐祝曰鳩爾來為我禍耶止承塵為我福耶入我懐鳩飛入懐以手探之不知鳩所在而得金帶鈎焉自是子孫盛昌
  狀如印齒
  晉永和起居注廬江太守路永表言於榖城北見水岸邊紫赤光得金一枚狀如印齒
  光若鏡盤
  地鎮圖黄金至千萬斤以上光大若鏡盤
  何宅赤幘
  見第宅
  陳㕔黄衣
  稽神錄陳尚書言某昔在鄉里好為詩里人謂之陳舍人比樂天也性踈簡喜賓客嘗有二道士一黄衣一白衣詣其家求宿舍之㕔事夜聞二客牀上鍧然有聲久之若無人秉燭視之見白衣下乃銀人也黄衣不復見家遂富
  林邑螢飛
  梁書林邑有山赤色其中生金夜則出飛狀如螢火
  巴丘牛躍
  劉義慶幽明録巴丘縣百金岡上有黄金潭潭上有瀬亦名黄金瀬古有釣於此潭者獲一金鎖引之遂滿一船而有金牛出聲釣人駭懼牛因奮躍還潭
  載金一舸
  孔帖馮子猷以豪俠聞貞觀中入覲載金一舸自隨
  埋金九里
  豐年録雲陽段氏值豐年則盡取所有金錢埋之九里皆滿曰有得意日遂無用金
  諸州品多
  山海經諸州出金極多品蔡州出瓜子金雲南出顆塊金在山石間採之
  西漢價賤
  三朝聖政録宋太宗問杜鎬曰西漢賜予悉用黄金近代為難得之貨何也對曰西漢多金由彼時佛事未興金價甚賤也又仇池筆記王莽敗時省中黄金二十萬斤陳平四萬斤間楚董卓郿塢金亦多其餘賞賜三五十斤者不可勝數近世不以斤計雖人主未有以百金與人者何古多而今少也鑿山披沙無虛日金何徃哉頗疑寶貨神變不可測復歸山澤耶
  郭巨一釡
  見子
  趙普十瓶
  見餽遺
  陵間白鼠
  白澤圖白鼠以昏時見於丘陵之間視所出入中有金
  石上黄鳥
  異苑金康王曠井上有一洗浣石時見赤氣後有賈人寄宿忽求買之未及度錢子婦孫氏覩二黄鳥鬭於石上疾徃掩取變成黄金賈人不知索市愈急既得撞破石内止空二鳥處
  
  爾雅白金謂之銀其美者謂之鐐雜俎山上有薤下有金山上有葱下有銀白帖銀山常出素霧
  梁州貢
  夏書梁州厥貢璆鐵銀鏤
  鍾山寶
  爾雅鍾山之寶有銀燭謂有精光如燭也
  三品
  漢武帝元狩四年又造銀錫白金三品以天用莫如龍圓之以象天其文龍重八兩用三千地用莫如馬方之以象地其文馬差小重六兩用五百人用莫如王撱之以象人其文龜重四兩用三百如淳曰銀錫白金者雜銀錫而為之也
  六名
  新莽始建國之二年下書曰寶貨皆重則小用不給皆輕則僦載煩費輕重大小各有差品則用便而民樂於是更作金銀龜貝錢布之品名曰寶貨凡五物六名二十八品
  朱提一流
  漢書朱提銀重八兩為一流直一千五百八十他銀一流直一千是為銀貨注云朱提縣名屬犍為
  白登七兩
  後魏書銀出始興陽山縣又出桂陽陽安縣驪山有銀礦二石得銀七兩白登山亦有銀礦八石得銀七兩
  水煎
  真誥漢期門郎程偉妻通神變化煎水銀成銀偉欲從受方妻謂偉骨相不應得之逼之不已妻乃尸解去
  雪化
  見雪
  鏤盤
  後魏書大武皇帝和平二年詔中尚坊作黄金合盤鏤以白銀鈿以玫瑰
  錯鼎
  阮諶三禮圖牛鼎受一斛天子飾以黄金錯以白銀
  開禁
  後魏書孝明帝開恒州銀山之禁與人共之
  收税
  唐掌冶署令丞二人掌範鎔金銀銅鐵使人得採而官收以税
  首山銀礫
  王韶之始興記宋元嘉元年夏霖雨小首山崩自巔及麓崩處有光耀居人徃觀皆是銀礫鑄之成銀
  任山銀砂
  廣州記廣州市司用銀米遂成縣任山有銀穴穴有銀砂瑞應圖王者宴不及醉刑罰得中人不為非則銀甕出
  東坡建寺
  宋蘇東坡少年在金山寺讀書治牀下土見一大瓮白銀以土埋之語僧曰吾得官當修建寺宇後數年舉進士令家人掘前銀修寺命僧計數留後為驗十年東坡辭官歸家與僧較其數則與所得俸禄相同也又幽怪録韋元方外兄裴璞卒元方見一武吏躍馬而來乃璞也謂元方曰吾為隴右三州掠刺使生人一飲一酌無非前定况財寶隂司所籍其獲有限過數則隂吏來掠之子之逢吾亦是前定合得白金二斤過此則當掠故不敢厚也
  趙璘移牀
  稽神録壽州大將趙璘本州有凶宅人莫敢居璘居之獨據中堂夜有物推牀曰我等在此已久為君所壓甚不快君可速去鬼乃相與移其牀於庭下璘亦安寢明日於堂上置牀處掘得銀一窖宅遂安
  繫男女
  魏志穢國男女繫銀廣數寸以為飾
  散孤貧
  元世祖時有安童者年十三從叔父入朝世祖見其聰異有大志擢為丞相後歸鄉里見一大蛇走入穴中安令人掘之得一窖白銀安曰此天與我我必與諸人乃召鄉里孤貧老弱者盡散其銀以賑之人沾其惠咸稱天公宰相















  山堂肆考卷一百八十四
<子部,類書類,山堂肆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