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八 山谷外集詩註 卷九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十

山谷外集詩注卷第九

   題落星寺四首

    四詩非同時作後人𩔖聚於此故詩語有重複

    不可指其歳月

星宫游空何時落

 寰宇記落星石在江州廬山東周廻一百五歩髙丈許

着地亦化爲寳坊

華嚴合論云安立寳坊集諸天人落星寺在彭蠡湖中

詩人昼吟山入座醉客夜愕江撼牀蜂房各自開牖戸

 魏志管輅射覆卦成曰家室倒縣門戸衆多此蠭窠也

蟻穴或夢封侯王

 用異聞集淳于棼夢入大槐安囯事見上注

不知靑雲梯幾級

 文選謝靈運詩共登靑雲梯

更借痩藤㝷上方見上

岩岩正俗先生廬

 後漢郡囯志廬江郡㝷陽注云釋慧逺廬山記曰㝷陽

 南濵宫亭湖有匡俗先生者岀殷周之際隠遁潜居時

 人謂其所止爲仙人之廬而命焉匡俗字君平潯陽記

 匡俗先生廬在德化縣南三十里

其下宫亭水所都

 荆州記宫亭即彭蠡澤也

北辰九関隔雲雨

 尓雅北極謂之北辰九関見楚詞

南極一星在江湖

 杜詩南極一星朝北斗

相粘蠔山作居室

 蠔相粘爲山見上注

竅鑿混沌無完膚

 莊子應帝王篇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

 以視聽食息此獨無有甞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渾

 沌死

萬皷舂撞夜濤湧

 退之瀧吏詩險惡不可狀船石相舂撞

𮪜龍莫睡夫明珠

 見上

落星開士深結屋

 楞𫿞經云并其同伴十六開士杜詩獨在深崖結茅屋

龍閣老翁來賦詩

 元注云寺僧擇隆作宴坐小軒爲落星之勝處龍閣老

 翁當謂李公擇公擇南康軍建昌人廬山亦在南康境

 内必有賦詠按元祐三年八月丙子御史中丞李常充

 龍圗直斈士其賦詩當在此前而山谷詩當在元祐以

後作

小雨藏山客坐乆

莊子大宗師篇藏舟於壑藏山於澤

長江接天帆到遟宴寢清香與丗隔

韋應物詩宴寢凝清香

畫圖妙絶一作絶筆無人知

 元注云僧隆畫甚冨而寒山拾得畫最妙

蜂房各自開户牗處處煑茶藤一枝

北風吹倒落星寺吾與伯倫俱醉眠

 晋劉伶字伯倫以况劉道純

螟蛉蜾蠃但癡坐

 劉伶酒德頌云二豪侍側焉如蜾蠃之與螟蛉

夜寒南北斗垂天

 元注云戯題落星寺壁時與劉道純俱在

   玉京軒

    元注云玉京山在爐峯下落星寺僧開軒對之

蒼山其下白玉京五城十二楼

 史記封禅書方士有言黄帝時爲五城十二楼以候神

 人命曰迎年太白詩云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

欎儀結鄰常杲杲

 黄庭經云欎儀結鄰善相保注云欎儀奔日之仙結鄰

 奔月之仙

紫雲黄霧鏁玄関

 文選王簡栖碑云玄関幽鍵

雷驅不祥電揮掃

 韓文鬼神守護兮呵禁不祥杜詩去秋群胡反不得無

 電掃

上有千年來㱕之白鶴

 續搜神記遼東華表柱有鶴歌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

 家千歳今來㱕城郭猶是人民非何不斈仙冢纍纍

下有萬丗不凋之瑶草

 江淹香爐峯詩瑶草正翕赩注云玉芝也老杜詩方期

 拾瑶草

野僧雲卧對開軒

 杜詩雲卧衣裳冷

一鉢安巢(⿱艹石)飛鳥

 傳燈録有道吾和尚一鉢歌

北風卷沙過夜䆫枕底鯨波撼蓬島

 太白詩白波連山倒蓬壺又云海鯨東蹙百川囬

箇中即是地行仙但使心閑自難老

 楞𫿞經第八卷有十仙種名地行仙其一也

   過致政屯田劉公隱廬

    劉煥字凝之筠州人㪯進士爲潁上令以剛直

    不屈棄官家于廬山之陽時年五十歐陽公爲

    作廬山髙崇寕元年山谷自荆南經岳鄂㱕洪

    之分寕遂往𡊮州萍郷省其兄元明見於萍郷

    㕔壁記還至江州與其家相會此詩當是自萍

    郷往江州經塗所作蓋凝之家於南康軍也題

    落星寺四詩必有同此時作者

兒時拜公牀

 後漢馬援傳甞有疾梁松來候之獨拜牀下又龐公傳

 注諸葛孔明毎至德公家獨拜牀下

眼碧眉紫煙

 祖庭事苑𥘉祖逹磨眼有紺青之色故称祖曰碧眼

舎前架茅茨妒香坐僧禅女奴煑甖粟石盆㵼機泉

 退之聮句云機㫪潺湲力莊子天地篇鑿木爲機後重

 前輕挈水若抽其名爲槹

今来掃門巷

 杜詩三年門巷空

竹門翁蛻蝉

 退之謝自然詩入門无所見冠屦同蝉蛻

堂空列五老

 寰宇記云五老峯在庐山東髙崖突出如五人相逐羅

 列之狀

勝氣失江山石盆爛黄土茅齋薪壞椽女奴爲民妻

蒿里園

 漢武五子傳廣陵厉王歌曰蒿里召𠔃郭門閱注云死

 人里也

當年𥬇語地華屋轉朱欄

 曹子建詩生存華屋処

課児種松子傘盖上參天

 文選曹子建詩荆𣗥上叅天

𭠘䇿数去日木行天𠕅環

 尚書考靈耀云歳星木精也歳星十二歳一周天自児

 時拜公寐至是二十四年矣

先生古人風鉄膽石肺肝

 皮日休称宋廣平鉄腸石心見日休桃花付序文選曹

 子建三良詩哀哉傷肺肝

眼前不可意壯日掛其冠解衣庐君峯

 按丗說言逺公在庐山事引豫章旧志曰庐俗字君孝

 本姓匡夏禹苗裔野王助漢定天下野王亡軍中漢封

 俗鄢 男食邑於兹印曰庐君故丗謂庐山又引逺法

 師庐山記有匡俗先生庐云云見下注

洗耳瀑布源

 莊子堯譲天下於許由巢父聞之而洗其耳李白庐山

 瀑布詩云日照香妒生紫㷑遥㸔瀑布掛長川飛流直

 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霧豹藏文章驚丗時一斑

 注見上

衆人𥘉昜之乆逺乃見難

 退之荅李翶書及之而後知履之而後難耳

憶昔子政在爲翁数解顔

刘向字子政次比道原也道原名恕凝之子列子云老

啇始一解顏而𥬇

五兵森武庫

晋杜預傳號曰杜武庫言其無所不有也道原愽斈強

 記裴楷傳目鍾㑹云如𮗚武庫森森但見矛㦸在前

河漢落舌端

莊子第一篇肩吾問於連叔曰吾聞言於接輿吾驚怖

其言猶河漢而无極也韓詩外篇君子避三端避文士

之筆端避武士之鋒端避辯士之舌端

王陽巳冨貴塵冠不肯彈

 漢書王吉字子陽與貢禹爲友丗稱王陽在位貢禹弹

 冠道原與王介甫有舊介甫欲引道原修三司條例辝

 不就因言冝恢張尭舜之道不應以財利爲先介甫不

 能用亦未之怒也及吕誨得罪知鄧州道原見介甫曰

 公所以致人言盖亦有所未思因爲條陳所更法令不

 合衆心者冝復其舊則議論自息介甫怒遂與之絶道

 原以親老遂告歸南康乞監酒稅以就飬

呻吟刋十史凡例墨新乾

 道原著十國紀年四十二卷杜預春秋經傳集觧序云

 其𤼵凡以言例皆經國之常制又云修丘明之傳以釋

 經經之條貫必出於傳傳之義例揔歸諸凡老杜八哀

 詩贈李邕云各滿深望還森然起凡例

𫳐木忽拱把

 莊子人間世云宋有荆氏者冝楸栢桑其拱把而上者

 求狙猴之杙者斬之宰木見上

相望風隧寒

 左傳隠元年頴考叔曰(⿱艹石)闕地及泉隧而相見其誰曰

 不然注云隧(⿱艹石)今延道

百楹書萬卷少子似翁賢

 少子謂道純也

   題杜槃澗叟⿱冝八 -- 𡨋鴻亭

    按詩中語亭在廬山

少陵杜鴻漸頗薫知見香

唐杜鴻漸傳以宰相兼成都尹性畏法無他逺畧而溺

 浮啚道畏殺戮釋氏書有解脫知見香

風流有諸孫結屋庐山陽藉交游俠窟獵少年場

漢㳺俠傳郭解以驅藉友報𬽦尹賞傳安所求子死桓

 東少年場

光恠驚鄰里収身反摧藏

 退之詩収身歸關東期不到死迷選詩扶風歌云抱𰯌

 獨摧藏

江湖拍天流

 退之詩海𰚾昏昏水拍天

羅網盖稻梁安能衎衎飽

 昜漸卦飲食衎衎不素飽也

遂欲⿱冝八 -- 𡨋冥翔

 鴻鴈⿱冝八 -- 𡨋⿱冝八 -- 𡨋見上

畏影走萬里不如就隂凉

 莊子漁父篇人有畏影惡跡而去之走者㪯足愈数而

 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不知處隂以休影愚甚矣

亭東亭西渺煙水稲田衲子交行李

 稲田衲見上又按僧祗律云佛住王舎城帝釋石窟前

 経行見稲田畦畔分明語阿難言過去諸佛衣相如是

 從今依此作衣相王摩詰詩乞飯從香積裁衣斈水田

古靈庵下𠋣寒藤莫向明䆫鑚故𥿄

 古靈禅師云鑚他故𥿄見上注

   宫亭湖

    㝷陽志江州德化縣東四十五里有彭蠡湖荆

    州記曰宮亭湖即彭蠡澤又謂之彭澤匯澤

左手作圎右手方

 史記龜策傳人雖賢不能左畫方右畫圎韓非子功名

 篇右手畫圎左手畫方不能兩成北史儒林傳劉炫少

 以聦敏見稱強記愽識莫與爲儔左畫圎右畫方口誦

 目数耳聽二事同㪯无所遺失

丗人機敏便可爾一風分送南北舟斟酌鬼神冝有此江

津留同済僧它日求我於宫亭吁嗟人盖自有口獨爲栾

公不㪯酒

 神仙傳曰時廬山廟有神於帳中與人言語飲酒能令

 宫亭湖中分風船行者㪯帆相逢栾巴未到数日廟有

神不復作聲髙僧傳安清字丗髙自言前身巳經出家

 有一同斈多嗔髙與訣云卿命過當受惡形我(⿱艹石)得道

 必當相度靈帝末行過宫亭湖廟廟甚靈能分風送客

 商旅三十餘船奉牲求福乃降祝曰船有沙門可呼上

 髙入廟請神岀形乃岀大蟒頭不知尾之長短髙向之

 胡語蟒悲淚如雨須㬰還隠後人於山西澤中見一死

 蟒頭尾数里今潯陽郡虵村名曰虵岡山兩事相𩔖故

 摘其大㮣两存之

栾公千歳湖冥冥白茅縮酒巫送迎

 左傳爾貢包茅不入王𥙊不供無以縮酒

朱𨎚皂盖來託𪧐

 杜詩東藩駐皂盖後漢輿服志中二千石二千石皆皂

蓋朱兩𨎚

不聽靈吾專此屋雄鴨去隨鷗鳥飛

 㝷陽記曰周訪與商人共入宫亭廟𪧐明起如厠見一

 白頭翁訪逐之化爲雄鴨還船欲煑之商人争奪遂飛

 去

老巫莫歌望翁㱕貝闕珠宫開水府

 九歌云紫貝闕兮珠宮靈何爲兮水中文選海賦水府

 之内極𭰹之處

雨棟風簾豈來處平生來往湖上舟一官四十巳包羞

 山谷自言平生來往於此故經行詩難辨其歳月惟一

 官四十粗可考見山谷生於乙酉至元豊七年甲子恰

 四十歳時移監德平鎮易比卦六三包羞

靈君如願倘可乞

 録異傳廬陵歐明從賈客道經彭澤湖每以舟中所有

 投湖中後忽見一人來候明云靑洪君感君前後有礼

 故要君必有重遺君勿取獨求如願爾明見靑洪君求

 如願使逐明去如願者青洪君婢也明將㱕所願輒

 数十年大冨

収此桑榆老故丘

 後漢馮異傳云失之東隅収之桑榆

   泊大孤山作

    元注云庚申十二月作庚申盖元豊三年也是

    年赴太和有𭔃李公擇詩序云元豊庚申得邑

    太和此詩當在宫亭湖詩之前大孤山在德化

    縣東四十五里大江中

匯澤爲彭蠡

 書禹貢東匯澤爲彭蠡

其容化鯤鵬

 見莊子第一篇

中流擢寒山正色且無朋

 莊子天之蒼蒼其色正𫆀詩椒聊碩大無朋退之詩汝

 豈無朋匹

其下蛟龍卧宫譙珠貝層

 屈原九歌紫貝闕兮珠宫譙城也見上

朝雲與莫雨何處㑹髙陵

 髙唐賦旦爲朝雲莫爲行雨

不見凌波韈

 洛神賦凌波微歩羅韈生塵

靚粧照澄凝

 上林賦靚粧刻飾退之詩凝澄閟隂嘼

空餘血食地猨嘯枯楠藤髙帆駕天來

 退之詩髙浪駕天輸不尽

落葉聚秋蠅幽明異禮楽忠信豈其慿風波浩平陸何况

非履氷

 詩如履薄氷

安得曠逹士霜晴甞一登

 老杜登慈恩寺塔詩自非曠士懷登慈翻百憂

   貴池

    貴池池州所治縣也元注云池人祀昭明爲郭

    西九郎時新覆大舟水死者十二人以爲神之

    威也

橫雲𥘉沫⿰氵𭝠 -- 𣾰

 盧仝月蝕詩云𥘉旣猶朦朧旣乆如抹⿰氵𭝠 -- 𣾰

爛漫南紀黑

 詩滔滔江漢南國之紀老杜八哀詩相國生南紀

不見九華峰如與親友隔

 池州青陽縣有九華山太白改九子山爲九華山聮句

 其序云青陽縣南有九子山山髙數十丈上有九峰按

 圖徴名無所依據予乃削其舊號加以九華之目

憶當秋景明九老對几席何曽閉蓬䆫卧聽寒雨滴不食

貴池魚喜㝷昭明宅

 寰宇記貴池在縣北七里按顧野王輿地志云梁昭明

 太子食此魚美遂立名焉

筆硯䑕行塵

 丗說晋簡文爲撫軍時所坐床上塵不聽拂見䑕行迹

 視以爲佳

芝菌生銅鬲

 史記蔡澤傳遇奪釡鬲於塗郭璞曰鼎曲脚音歴詩意

 謂無祀賽也

思成佳句夢貽我錦數尺

 江淹夢人索錦見上注

属者浪吞舟

漢李㝷傳屬者頗有変注云近時也莊子云吞舟之魚

 退之詩黒沙白浪相吞屠

風雹更附益

 論語而附益之

老翁哭婦兒相將難再得

 漢外戚傳佳人難再得此摘其字

存亡如日月薄蝕行道失流俗暗本原謂神吐其食

 左傳僖五年(⿱艹石)晋取虞而明德以薦馨香神其吐之乎

神理倘有私丘禱乆以黙

 見論語

   大雷口阻風庚寅

    按同安志大雷口屬舒州望江縣去縣三十里

號艣下滄江避風大雷口天與水模糊

 杜詩子章髑髅血模糊摘此二字

不復知地厚

 杜詩坡陁因地厚

誰家上江船

 杜詩百丈誰家上水船

狂追雪山走孤村無十室

 杜詩孤村春水生論語十室之邑

旅飯困三韭

 見上

黄蘆麋鹿場

 𡺳風東山云町疃鹿場

此地廣千肘

 譯梵云二尺成一肘四肘成一弓

得离多文章

 當謂雉也

肯顧魚貫桞

 石皷文云其魚維何維鱮與鯉何以貫之維楊與栁

莽蒼天物悲

 莊子適莽蒼者三飡而反音義云莽蒼皆平上二音

彫弓故在手鹿鳴猶念群

 小雅⿰口㓜 -- 呦⿰口㓜 -- 呦鹿鳴食野之苹注云鹿得萍⿰口㓜 -- 呦⿰口㓜 -- 呦然鳴而相

 呼家語夫子云関睢興於鳥而君子美之取其雌雄之

 有别鹿鳴興於獸而君子大之取其得食而相呼

雉媒竟賣友

 文選潘安仁射雉賦序云習媒翳之事注曰媒者少飬

 雉子至長狎人能招引野雉也賣友見漢書酈啇傳賛

 曰當孝文時天下以酈𭔃爲賣友夫賣友者謂見利而

 忘義也(⿱艹石)𭔃父爲功臣而又執劫雖摧吕禄以安社稷

 𧨏存君親可也

啇人萬斛船挂席上牛斗

 杜詩挂席上南斗

横笛𠋣柁樓

 晋王廙𠋣柁樓長嘯神氣甚逸

波深蒼龍吼失水不能神

 楚詞神龍失水而陸居爲螻蟻之所裁退之三星行嗟

 汝牛與斗汝獨不能神

伐葭作城守

 漢髙祖紀閉城城守注謂守其城也龍之自衛亦(⿱艹石)

 城焉

欲𭔃大雷書

 鮑明遠文集中有登大雷岸與妹書即此地也太白秋

 浦寄内云結荷見水𪧐却𭔃大雷書

往問長干婦

 古樂府有長干曲李太白有四首其間云十四爲君婦

 羞顔未嘗開文選呉都賦長干延属注云江東謂崗間

 爲干池州𨽻江東

何當楫迎汝

 玉臺新詠王獻之桃葉歌桃華復桃葉渡江不用楫但

 渡無所苦我自迎接汝一作楫迎汝

秦淮緑如酒

 杜牧詩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𭔃酒家劉禹錫詩

 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此金陵五題也按

 寰宇記𥘿淮乃秦所鑿在丹陽湖姑孰之界西北流經

 建康綿亘三百里

   庚寅乙未猶泊大雷口

廣原嘷終風

 詩終風且霾

發怒土囊口

 宋玉風賦盛怒於土囊之口

萬艘萍無根

 文選呉都賦渾萬艘而旣同杜詩舟楫無根蔕

乃知積水厚

 莊子逍遥篇水之積也不厚則負大舟也無力

龍鱗火熒熒

 子虚賦照爛龍鱗

鞭笞雷霆走

 退之詩不如散仙鞭笞鸞鳯終日相追陪杜詩安得鞭

 雷公

公私連檣休森如束春韭𠋣笻蒹葭灣垂楊欲生肘

 莊子至樂篇俄而栁生其左肘

雄文酬江山惜無韓與栁

 退之子厚

五言呻吟内

 杜詩作詩呻吟内墨淡字欹傾

慚愧陶謝手

 杜詩焉得思如陶謝手令渠述作與同遊

送菜煩鄰船

 杜詩園官送菜把

買魚熟溪友

 杜詩溪友得錢留白魚

兒童報晦⿱冝八 -- 𡨋正晝見箕斗

 杜詩兒童報急流易豐之九三日中見斗

吾方廢書眠

 史記樂毅賛未嘗不廢書而泣也杜詩老困撥書眠

鼻鼾韛囊吼

 韛韋囊吹火歩拜切亦作排魏志韓曁作水排說文云

 鼾鼻息也音旱退之外集有嘲鼾睡詩二首

猶防盗窺家嚴皷申夜守冶城謝公墩

 寰宇記昇州江寕縣開皇移於冶城唐武德移白下貞

 𮗚移還冶城六朝事迹謝安墩在半山報寕寺之後基

 址尚存太白詩冶城訪古迹猶有謝安墩介甫詩我名

 公字偶然同我屋公墩在眼中公去我來墩屬我不應

 墩姓尚隨公人言王介甫性好争退居猶與謝安争墩

 見詩話

牛渚蕩子婦

 寰宇記太平州當塗縣有牛渚山望夫山皆在縣北昔

 人往楚累歳不還其妻登此山望夫乃化爲石文選古

 詩昔爲倡家女今爲蕩子婦蕩子遊不歸空牀難獨守

何時快登臨篙師分牛酒

 文選呉都賦篙工楫師杜詩稽留篙師怒後漢耿弇傳

 擊牛釃酒

   乙未移舟岀

    元注云畏風濤復入遂𪧐焉同行有劉三班善

    射沙夾遇盗劉手殺三人

江湖吞天胷

 杜牧之詩大江吞天去一練横坤抹今言江之吞天如

 人之胷量闊也子虚賦吞(⿱艹石)雲夢者八九其於𮌎中曽

 不芥蔕呉都賦或吞江而納漢

蛟龍垂涎口

 歐陽公乞致仕表上頼至仁脫臣於蛟鰐垂涎之口

飬軀無千金

 沈約雜詩坐䘮千金軀杜詩王孫善保千金軀

特爲親故厚

 自言此身不足惜而臨危憂恐爲母在故耳

本心非華軒

 選詩金張服貂冕許史乗華軒

而與馬争走

 荀子云郡子力如馬而不與馬争走

聘婦緝落毛

 見第四卷再和公擇雜言注

教兒耨葱韭

 莊子徐無鬼篇食芧栗厭葱韭

衣食端須幾

 淵明詩衣食當須幾

將老猶掣肘

 此言作邑之難可見自太和移德平經行所作也家語

 宓子賤爲單父宰辭行請君之近史二人與之俱至官

 令二史書輒掣其肘書不善則怒之二史辭歸魯報於

 君君太息曰寡人亂宓子之政而責其善者數矣遽發

使告宓子曰自今單父非吾有也從子之制宓子得行

 其志於是單父治焉

安能詭隨人曲折作𣏌栁

 詩民勞云無縱詭隨孟子云以𣏌栁爲桮棬

桓公甕盎癭

 見上

楚國不龜手

 莊子第一篇宋人有善爲不龜手之薬者客得其方以

 說呉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与越人水𢧐大敗越人

 裂地而封之今曰楚國恐誤

生涯但如此那用託婚友

 婚友見上

乆隂快夜晴天文(⿱艹石)科斗村南鬼火寒

 杜詩隂房鬼火青壞道哀湍㵼

村北風虎吼野人驅雞豚縛落堅纒守刘郎弓石八猛氣

壓馮婦

 孟子曰晋人有馮婦者善搏虎虎負嵎莫之敢攖望見

 馮婦趣而迎之馮婦攘臂下車衆皆恱之其爲士者𥬇

 之

一試金僕姑

 左傳莊十一年公以金僕姑射南宫長万注矢石

㱕飲軟臂酒

 大唐稽疑云郭子儀自同州㱕代宗詔大臣就宅作軟

 脚局今挽弓故曰軟臂

   丙申泊東流縣

    東流建德二邑皆𨽻池州元注云語曰東流速

    客驚動建德

前日發大雷眞成料虎頭

 莊子盗跖篇孔子曰丘所謂料虎頭編虎須幾不免虎

 口哉

今日伐皷岀

 詩采𦬊伐皷淵淵

棹歌傲陽侯

 戰國策塞漏舟而輕陽侯之波則舟覆矣屈原哀郢云

 陵陽侯之汜濫兮忽翶翔之焉薄

滄江百折來及此始東流東流㑹賔客建德椎羊牛野語

尚信然小市黃蘆洲唯有采薪翁經營往來舟櫧𭬒盡斤

 上林賦沙棠櫟櫧音歴諸

山童煙雨愁

   阻風銅陵

    銅陵縣亦𨽻池州唐爲銅官縣五代改銅陵

頓舟古銅官晝夜風雨黒洪波崩奔去天地無限隔

 文選魏都賦巖崗潭淵限蠻隔夷

船人謹維笮

 唐韻笮竹索也

何暇思掛席

 見上

慿江裂嵌空

 嵌口衘切太白詠山樽云擁腫寒山木嵌空成酒樽

中有暗水滴洞視不敢前潭渾蛟龍宅網師登長鱣賈我

腥釜鬲

 賈𧨏弔屈賦横江潭之鱣鯨釡鬲見上

斑斑𬒳文章突兀

 老杜畫鶻行𥘉驚無拘攣何得立突兀

喙三尺

 見莊子

言語竟不通噞喁亦何益

 呉都賦云噞喁浮沉

魁梧𩔖長者

 魁梧竒偉見張良賛杜詩泉出巨魚長比人

卒以筌餌得

 莊子得魚而忘筌注積柴水中使魚依而食一云魚笱

 莊子魚鼈以江湖爲淺而穴其中卒所以得之者餌也

浮沉江湖中波友永相失有生甚苦相細大更噉食

 楞嚴經以人食羊羊死爲人人死爲羊死死生生互來

 相噉

安得無垢稱對榻忘語黙

 譯梵云維摩羅詰此云淨名又淨無垢稱按維摩經時

 維摩詰黙無言文殊師利歎曰善哉乃至無有文字語

 言是眞入不二法門

   阻水泊舟竹山下

竹山虫鳥朋友語

 朋友語如漢衡山王傳乃昆弟語除前隙也

討論隂晴怕風雨

 論語丗叔討論之

丁寕相教防禍機

 杜詩便覺鸎語太丁寕禍機見上

草動塵驚忽飛去提壷歸去意甚真

 提壷見上

栁暗花濃亦半春北風幾日銅官縣欲過五松無主人

 五松山在銅陵西五里

   金陵

    今建康府也治上元江寕二縣本楚邑楚威王

    以其地有王氣埋金以鎮之故曰金陵秦改曰

    秣陵呉改建業

豪士阻江海𤓰分域中權

 戰國策趙語云乗趙之弊而𤓰分之唐書𤓰分河北地

 老子域中有四大

眞人開関梁曽不費一弦

 開寳七年十月詔曹彬潘美等伐江南所至尅捷十一

 月以龍船數千艘爲浮梁自采石磯以濟大軍八年十

 一月攻拔昇州擒唐國主李煜江南平

六朝妙人物

 吳都秣陵晋元帝渡江復都焉宋齊梁陳皆因之

蔓草縈寒煙至今哀江南

 後周書𢈔信有哀江南賦一首宋玉招魂篇末云魂兮

 歸來哀江南𢈔信蓋取諸此

詠歌在漁船窮山虎豹穴磨衲擁髙年

 謂法秀也按僧寳傳秀住法雲寺神宗遣中使賜香并

 磨衲

青天行日月坐看磨蟻旋

 見上

身將時共晚道與丗相捐󠄂

 莊子繕性篇丗䘮道矣道䘮丗矣丗與道交相䘮也

猶能攬壯𮗚

 史記封禅書云皇皇哉斯事天下之壯𮗚

巨浸朝百川

 元注云時秀禅師在鍾山寺秀乃圜通禅師法秀也吕

 汲公銘其塔云元豐二年王荆公居金陵以禮邀師居

 鍾山之興國寺興國者公捐󠄂私財以治者也寺之事一

 聽於公而後行師至之日告於衆曰以財營寺則冝歸

 王氏以寺聽命則冝歸老僧一日公以所著佛書解義

 示師師曰文章之妙所不敢議然不可以智知殆非義

 學所能盡也公滋不恱師遂弃去按元豐二年歳巳未

 而山谷此行蓋三年庚申𡻕時秀師正在金陵莊子大

 浸稽天而不溺元祐間和東坡送李方叔詩又用此語

 云君看巨浸朝百川

   十月十三日泊舟白沙江口

    元注云眞州唐永正縣之白沙鎭

岸江𠋣帆檣

 見

已專北風𫞐飛霜挾月下

 西京雜記淮南王著鴻烈自云字中皆挾風霜

百笮直如絃

 後漢末謡言直如弦死道邊摘其字以言引竹索䌫船

 如弦直退之聮句云浮橋交萬笮

渌水去清夜黄蘆揺白煙篙人持更柝

 易重門擊拆

相語聞並船平生濯纓心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

 足見於孟子離婁篇又見於文選屈原所作漁父篇

鷗鳥共忘年

 言與鷗鳥爲忘年之友也南史江揔傳張纉等雅相推

 重爲忘年交

風次落塵網歳星奔囬旋

 歳星十二歳一周天

險艱自得力

 左傳言晋文公險阻艱難備嘗之矣此其所以霸也故

 云得力孟子所謂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也

細故可棄捐󠄂

 漢文帝與匈奴書朕與單于皆捐󠄂細故俱蹈大道

至令夢洶洶呼禹濟黄川

 元注云河出崑崙墟色白所渠并千七百一川黄色

 見爾雅釋水

   登白沙口次長蘆

篙師救首尾

 孫子善用兵者如常山之虵擊其首則尾至擊其尾則

 首至擊其中則首尾俱至

我爲制中權

 左傳宣十二年中權後勁

挂席滿風力

 杜詩挂席窮海島

如椎強弩絃暁放白沙口長蘆見炊煙一葉託秋雨滄江

百尺船反𮗚丗風波誰能保長年

 杜詩冉冉征塗間誰是長年者

念昔聲利區

 鮑明逺詩三川飬聲利

與丗闕周旋大道甚間暇

 大道甚夷見上

百物不廢捐󠄂

 易繫辭下云其道甚大百物不廢懼以終始其要无咎

 此之謂易之道也

誰知目力浄改𮗚舊山川

 維摩經目浄脩廣如青蓮孟郊詩親賔改舊𮗚

   阻風入長蘆寺

    長蘆寺屬眞州

福公開百室

 周頌云以開百窒按續燈録眞州長蘆崇福禅院祖印

 禅師諱智福江州人四處住持勝縁畢集三十年間衆

 盈五百

不借鄰國𫞐法筵森龍象

 傳燈録逹磨傳云波羅提法中龍象智度論曰龍象言

 力大龍水中行力大象陸中行力大負荷大法者比之

 龍象

天樂下管絃

 老杜道林嶽麓二寺詩云六時天樂朝香煙

我來雨花地

 楞嚴經云即時天雨百寳蓮華青黄赤白間錯紛糅

依舊薰爐煙金碧動江水

 子虚賦其土則錫碧金銀注云碧謂玉之青白色者也

 杜詩云潤聚金碧氣

鍾魚到客船茗椀洗昏著

 退之詩茗椀鑯鑯捧

經行數徂年歳寒風落山故郷喜言旋

 左傳昭元年風落山謂之蠱小雅黄鳥云言旋言歸

林囬負赤子白璧乃可捐󠄂

 見上

侍親如履氷

 意取孝經第三章云如臨深淵如履薄氷

風雨淼暗川

   次韻伯氏長蘆寺下

風從落帆休天與大江平僧坊晝亦静鍾磬寒逾清淹留

屬暇日植杖數連甍

 歸去來詞云或植杖而耘耔字本出論語

頗與幽子逢

 退之詩幽子頗不無

煑茗當酒傾携手霜木末朱欄見潮生檣移永正縣

 見泊舟白沙口題下注

鳥度建康城薪者得樹雞

 退之有荅道士𭔃樹雞詩云軟濕青黄狀可猜欲烹還

 喚木盤廻煩君自入華陽洞直割乖龍左耳來東坡和

 陶詩黄崧飬士羔者楮生樹雞未忍便烹煑繞𮗚日百

 回

羮盂味南烹

 退之𥘉南食詩自冝味南烹

香秔炊白玉

 退之聮句庖霜鱠玄鯽白玉次香粳

飽飯愧閑行叢祠思歸樂吟弄夕陽明思歸誠獨樂薇蕨

漸春榮

 漢陳勝傳注叢祠謂草木岑蔚者元稹謫江陵有思歸

 樂詩云山中思歸樂盡作思歸鳴應縁此山路自古離

 人征云云白居易和云山中不棲鳥夜半聲嚶嚶似道

 東歸樂行人掩泣聽陶岳零陵記云思歸樂狀如鳩而

慘色三月則鳴其音云不如歸去

   别蔣頴叔

    蔣之竒字頴叔新法行爲福建運判遷淮東運

    副母䘮服除爲江西運副改河北入奏計神宗

    奬喻之移陜西官制行移淮南轉運使擢江淮

    荆浙等路發運副使元豐六年五月奏計神宗

    勞問甚備賜三品服此據實録也此詩云三品

    衣魚人仰首當是六年以後作山谷移監德平

    鎮過泗州僧伽塔作發願文時元豐七年三月

    也别將頴叔當是此時

金城千里要人豪

 張良傳此所謂金城千里天府之國

理君亂𢇁須孟勞

 北史齊文宣帝紀神武嘗使諸子各理亂絲文宣獨抽

 刀斬之曰亂者當斬老杜大食刀歌云得君亂𢇁與君

 理孟勞者魯之寳刀也見穀梁僖元年

文星合在天東壁

 杜詩北斗避文星晋天文志東壁二星主文章天子圖

書之祕府也

清都紫微醉雲璈

 列子曰穆王以爲清都紫微鈞天廣樂帝之所居漢武

 帝内傳上元夫人自彈雲琳之璈

荆溪居士傲軒冕𮌎吞雲夢如秋毫

 見上

三品衣魚人仰首

 見題下注

不見全牛可下刀

 見上

秦川渭水森長㦸

 言爲陜西轉運也續本事詩韋蟾題驛亭云渭水秦川

 豁眼明

方壷蓬萊冠巨鼇

 列子無底之谷有五山曰岱輿貟嶠方壷瀛洲蓬萊五

 山之根無所連著帝使巨鼇十五舉首而戴之五山始

 峙而不動詩意言其負荷重也

萬釘寳帶琱狨席

 隋楊素傳賜萬釘寳帶國朝侍從跨狨鞍

献納論思近赭𫀆

 文選兩都賦序云朝夕論思日月獻納唐王建詩曰日

 色赭𫀆相似不着紅鸞扇遮

連營𧴀虎湛如水開盡西河擁節旄

 謂移陜西漕也時巳復河湟

何時岀入諸公間

 漢鼂錯傳云顯諸公間

淮湖閱船今二毛

 左傳不擒二毛

鑿渠决策與天合

 頴叔在淮南始鑿泗州股渠以避長淮之險舟行自是

 無覆溺下詔褒賞

之祈窘束縮怒濤

 異聞集載古嶽瀆經云禹治水至桐柏山𫉬淮渦水神

 曰巫之祁善應對辨淮之淺深源之逺近禹鏁于龜山

 之足淮乃安流至唐有漁者釣得一古鏁牽出其末有

 猕猴即支祁也

衣食京師看上計

 漢武紀令與計偕注計者上計簿使也

陛下文武収英髦

 退之詩三公盡是知哲人SKchar不薦賢陛下聖

春風淮月動清鑒白拂羽扇隨輕舠

 詩誰謂河廣曽不容刀注小船曰刀

下榻見賢傾禮數

 陳蕃下榻詳見上王勃滕王閣記云徐孺下陳蕃之榻

後車載士囬風騷

 文選魏文帝與呉質書云從者鳴笳以啓路文學託乗

 於後車

斲鼻於郢

 郢人堊漫其鼻端使匠石斲之巳見上注又按楊子雲

 解難云鍾期死百牙絶紘破琴而不肯與俗人彈⿰犭夔

 亡則匠石輟斤而不敢妄斲服𧆛曰⿰犭夔古之善塗墍者

也施廣領大䄂以仰塗而領䄂不汙有小飛泥誤著其

 鼻因今匠石揮斤而斲知匠石之善斲也師古曰墍即

 今之仰泥也⿰犭夔抆拭也故謂塗者爲⿰犭夔⿰犭夔乃髙反又

 音乃囬反此叚與莊子意同而事異又非寓言山谷喜

 用斲鼻事故具列之

𮗚魚於濠

 濠梁見上

小夫閱人蓋多矣

 唐房玄齡傳髙孝基曰僕𮗚人多矣未有如此郎者漢

 盖寛饒傳此如傳舎所閱多矣

幾成季咸三見逃

 莊子應帝王篇鄭有神巫曰季咸知人之死生禍福(⿱艹石)

 神列子與之見壷子岀曰子之先生死矣列子入涕泣

 以告壷子壷子曰是殆見吾杜德機也嘗又與來明日

 又與之見壷子出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列

 子入以告壷子壷子曰是殆見吾善者機也嘗又與來

 明日又與之見壷子出曰子之先生不齊吾無得而見

 焉列子入以告壷子壷子曰是殆見吾衡氣機也嘗又

 與來明日又與之見壷子立未定自失而走

   贈别李端叔

    李之儀字端叔姑孰人舉進士元祐中爲樞密

    院編修官東坡帥定武辟置幕下

我𮗚江南山如目不受垢憶食江南薇子獨於我厚在北

思江山如懷冰雪顔

 杜詩試看他時氷雪容

千峯上雲雨

 列子周穆王篇化人之宫出雲雨之上

岑絶何由攀當時喜文章各有兒子氣

 漢髙五王傳朱虛侯章嘗入侍燕飲髙后兒子畜之

爾來頷須白有兒能拜起

 史記三王丗家皇子頼天能勝衣趨拜蜀志伊籍傳一

 拜一起未足爲勞

讀書洗湖海解意開春冰

 老子云渙(⿱艹石)冰將釋

成山更崇堀

 論語譬如爲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

顧我醜丘陵

 醜類也

白玉著石中與物太落落

 老子不欲琭琭如玉落落如石

涇渭相將流丗不名清濁

 文選曹子建詩山峰髙無極涇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濁清注引毛萇詩

 注云涇渭相入而清濁異

乞言旣不易贈言良獨難

 晋桓伊傳爲君旣不易爲臣良獨難

古來得道人挂舌屋壁間牧羊金華道載酒太玄宅

 兩事見上

支頥聽晤語

 陳囯風云可與晤語傳燈録天台丰干禅師傳居囯清

 寺厨中有二苦行寒山拾得二人執㸑終日晤語潜聽

 者都不解獨與師相親

願君喙三尺

 見上

我行風雨夜船䆫聞遠雞故人不可見故人心可知

   汴岸置酒贈黃十七

    與後篇曉放汴舟同時作

吾宗端居藂百憂長歌𭄿之肯出游

 一作百文暮卷篙人休侵星争前猶幾舟

黄流不解涴明月碧樹爲我生凉秋

 杜詩寒蝉碧樹秋

𥘉平群羊置莫問叔度千頃醉即休

 一作詩吟吾黨夜來作酒買田翁社後篘黄𥘉平見上

 後漢黄憲字叔度郭林宗曰叔度汪汪(⿱艹石)千頃陂黄𥘉

 平亦作黄山谷多用此事按楊文公談𫟍金華山乃黄

 𥘉平叱石之地有石如羊形者人爭求以爲玩好有内

 侍掌市征於婺州輟巳俸募人求得耳角尾足皆具如

 眞羊者数枚歸闕獻之 太祖曰此墓田中物也杖其

 内侍神仙之說固多𣺌茫而黄𥘉平事信而有證此其

 彰彰者也

誰𠋣柁樓次玉笛

 見上

斗杓寒挂屋山頭

 見上王立之詩話山谷謂洪龜父云甥爱老舅何等篇

 龜父舉蜂房各自開户牗蟻穴或夢封侯王及黄流不

 解涴明月碧樹爲我生凉秋深𩔖老杜退之詩毎騎屋

 山下窺瞰

   暁放汴舟

    山谷罷北京教授入京改京官得知吉州太和

    縣其秋自汴京歸江南寔元豐三年

秋聲滿山河行李在梁宋

 梁即汴京宋即南京

川塗事雞鳴

 渊明詩目倦川塗異心念山澤居文選謝靈運詩豈伊

 川塗異注云周礼兩山之間必有川焉大川之間必有

 塗焉

身亦逐羣動

 渊明詩云日入羣動息歸鳥趍林鳴

霜清魚下流橘柚入包貢

 禹貢揚州厥包橘柚錫貢

又持三十口去作江南夢

 杜詩兩京三十口雖在命如絲

   次盱眙同前韻

    盱眙泗州所治縣也紹興十二年升盱眙爲軍

    以天長招信属焉

去此二十年持家西過宋起予者白鷗

 論語起予者商也

歸興岌飛動宫殿明宝坊

 見上

山川開禹貢破浪一帆風更占夢中夢

 南史宗慤傳願乗長風破萬里浪莊子齊物篇方其夢

 也不知其夢也夢之中又占夢焉

   外舅孫莘老守⿱⺾⿰𩵋禾 -- 蘇州留詩斗野亭庚申十月庭堅

   和

    庚申元豊三年也

謝公所築埭未歎曲池平

 晋謝安傳至新城築埭於城北後人追思之名爲召伯

 埭在今揚州廣陵縣雍門周以琴見孟嘗君曰君百歳

 之後髙䑓旣巳傾曲池又巳平文選沈休文詩貴賤猶

 如此况乃曲池平

⿱⺾⿰𩵋禾 -- 蘇州來賦詩句與秋氣淸僧構擅空闊浮光飛棟甍

 杜詩江闊浮髙棟

維斗天司南

 莊子維斗得之終古不忒漢天文志斗爲帝車古有司

 南車也

其下百瀆傾貝宫産明月含澤遍諸生槃礴淮海間

 解衣槃礴見莊子

風煙侵十城

 屈原九歌云紫貝闕兮珠宫明月謂明月之珠也沈存

 中筆談云嘉祐中楊州有一珠甚大天晦多見𥘉出於

 天長縣陂澤中後轉入甓社湖後又在新開湖中九十

 餘年常常見之又文昌雜録云孫華老㽵居在髙郵新

 開湖边一夕㽵客報湖中珠見因至水際光明如月忽

 見蚌蛤如蘆席大一殻浮水上一殻如張帆狀其疾如

 風飛小艇逐之不可及今以珠比莘老也元祐三年

 老丐祠得請山谷贈詩亦以珠為喻云甓社湖中有明

 月淮南草木借光輝

籟簫吹木末

 通典樂門凡簫一名籟杜詩我僕猶木末

浪波沸庖烹

 退之詩還家勑妻兒具此煎炰烹此用其字

我來杪揺落霜清見魚行白鷗逺飛來得我若眼明

 杜詩二月六夜春水生門前小灘渾欲平鸕鷀溪䳵莫

 漫喜吾與汝曹俱眼明

佳人歸何時解衣繞廂榮

 上林賦偓佺之倫𭧂於南榮注云屋南檐也佳人謂莘

 老也莘老在熈豐間以言事屡黜自蘇州徙福州徐州

 時猶未召還也㱕何時者望其㱕故里也

   題大雲倉逹𮗚䑓二首

    池州泝流四十里至北岸蔣家沙又四十里至

    大雲食按同安志此詩注云大雲倉即今樅陽

    鎮去舒州一百四十里又云逹𮗚䑓在樅陽鎭

    東永利寺

載郎䑓上鏡面平

 同安志獨無戴郎䑓疑是流俗所呼山谷始昜名取賈

 𧨏賦逹人大𮗚也戴郎當是戴將軍將軍名珦仕南唐

 時多㓂盗乃與郷鄰嚴武備盗不敢犯死後郷人祠之

 廟在樅陽鎮石鼎聮句下與鏡面平

逹人大𮗚因我名

 逹人大𮗚見上

何時燕爵賀新屋

 淮南子云大厦成而燕雀相賀湯沐具而蟣虱相弔

喚取竹枝歌月明

 刘夢得竹枝詞引云余来建平里中児聮歌竹枝吹短

 笛擊皷以赴莭音中黄鍾之羽

痩藤拄到風煙上乞與遊人眼豁開不知眼界闊多少白

鳥飛尽靑天回

 多心經无眼界无意識界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