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山谷外集詩註 卷十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十一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十

   庭堅得邑太和六舅按節岀同安邂逅於皖公溪

   口風雨阻留十日對榻夜語因詠誰知風雨夜復

   此對床眠别後更覺斯言可念列置十字字爲八

   句𭔃呈十首

    同安郡舒州也有皖公山六舅謂李常字公擇

    也提㸃淮南西路刑獄提刑司在舒州

鵠白不以烏

 莊子天運篇鵠不日浴而白烏不日黔而黒

蘭香端爲誰

 家語蘭生𭰹林不以無人而不香

外家秉明德晩與丗參差

 退之詩豈敢尚幽獨與丗實參差

乖離歳十二

 乖離見上

㑹面卒卒期

 杜詩主称會面難司馬迁傳卒卒無須史之間

何言𤄵丘底玉稻同一炊

 舒州有𤄵山一名天柱

滄江渺無津同済共安危

 書微子云(⿱艹石)渉大水其無津涯孫子曰同舟済而遇風

 其相救也如左右手言丗路風波也

四海非不廣舅甥自相知孔鵉在榛梅

 上林賦遒孔鵉促鵕儀退之詩明庭集孔鵉以喻公擇

 言處非其地

鷦鷯亦一枝

 莊子鷦鷯巢於深林不過一枝此以自喻

千里同明月

 月賦見上

相期不磷緇

 杜詩但取不磷緇磷緇字出論語

少小長母家拊憐軰諸童食貧走八方

 衛囯風氓三歳食貧

略巳一老翁

 見上

不能成宅相

 晋魏舒傳少孤爲外家寗氏所養寗氏起宅相宅者云

 當出貴甥外祖母以盛氏甥小而慧意謂應之舒曰當

 爲外氏成此宅相

頗似舅固窮

 論語君子固窮似舅見上

何以報嘉德取琴作南

 禮記舜作五絃之琴以歌南風一作皷琴歌南風

德人心寂寥立朝寳莊語

 莊子天下篇以天下爲沉濁而不可與莊語公擇熈寕

 𥘉自太常博士改右正言論新法通判滑州知鄂湖斉

 三州徙淮西提刑

虎節坐山城

 周禮地官掌節云凡邦囯之使節山囯用虎節

孤雲猶能兩文章𬒳甥姪孝友諧婦女偃息一畒宫植梅

當歌舞

 儒行云儒有一畒之宫

江都克家才萬卷書揷架

 見上

願言渠岀仕從舅問耕稼誰云瀕老境

 曲禮曰耆指使釋文耆至也至老境也

此子即長夜

 杜詩短褐即長夜

㱕歟淼前期蒔橘鉏甘蔗

 元注云江都尉李攄字安詩

𭧽窺渉丗方白駒且場榖

 小雅皎皎白駒食我場榖

平生漫歳晩志尚向山木

 莊子有山木篇言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

返身𮗚小醜

 孟子反身而誠樂莫大焉

眞成覆車犢

 晋書石季龍傳快牛爲犢子時多能破車汝當小忍之

否臧太磊磊從此更三復

 漢鄭當時不敢甚斥臧否詩意盖悔其有所評品欲三

 復白圭也

負薪反羊裘爱表只傷裏

魏志明帝破諸葛亮露布曰亮反裘負薪裏尽毛殚事

本出新序其辝曰魏文侯岀游見路人反裘而負芻問

之對曰臣爱其毛文侯曰(⿱艹石)不知其裏尽而毛無所恃

 𫆀明年東陽上計錢布十倍文侯曰此無異夫路人反

裘而負芻也民不加衆而錢十倍必取之民也

𥙷紉雖云工歳晏安可恃洗心如秋天

 易繫辞云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

六合無塵滓

 莊子岀入六合遊乎九州

浮雲風去來在彼不在此

 此篇有所諷

阿髯斈升堂

 德叟

幹母思靡悔

 蠱九二幹母之蠱

文成蓻桃李不言行道兊

 大雅緜曰行道兊矣兊成蹊也此用李廣賛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阿蘇妙言語機警欲無對

 無對見上

子姪何預人蘭玉要可珮

 阿⿱⺾⿰𩵋禾 -- 蘇舅氏㓜子晋謝玄傳叔父安甞戒約子姪因曰子

弟何預人事而正欲其佳玄曰如芝蘭玉樹欲其生於

 堦庭耳

解衣卧相語濤波夜掀床十年身百憂険阻心巳降

 詩我心則降

渉旬風更雨𪧐昔燭生光衾幬無端冷明月一船

 詩小星抱衾與禂注衾𬒳也禂單𬒳也鄭云禂牀帳也

 尓雅幬謂之帳楚詞蒻阿拂壁羅禂張又云翡帷翠幬

 飾髙堂杜詩邂逅無端岀餞遟

親依爲日淺

 左傳僖五年臣聞SKchar神非人實親惟德是依

爱不舎我眠

 退之示爽詩座中悉親故誰肯捨汝眠

教我如牧羊更著後者鞭

 莊子逹生篇善飬生者(⿱艹石)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

得邑迩梅嶺開花向春妍

嶺梅見上

碌碌幸苟免称觴大人前

 晋周顗母李氏字絡秀顗等並列𩔰位甞置酒絡秀㪯

觴曰吾本渡江託足無所不謂爾等並貴列吾目前嵩

 起曰伯仁志大而才短名重而識暗非自全之道嵩性

 抗直亦不容於丗唯阿奴碌碌當在阿母目下耳阿奴

 謨小字也後果如其言大人自言其母也韓文栁子厚

墓誌播非人所居而夢得親在堂吾不忍夢得之窮無

 詞以白其大人漢淮陽王欽傳正遇大人見解注云自

 称其母也

   同⿱⺾⿰𩵋禾 -- 蘇子平李德叟登擢秀閣

    同安志曰擢秀閣在舒州彰法寺乃陳瑩中讀

    書處自此登第黄魯直名而書之城中楼𮗚與

    城北山水凭欄尽見

築屋皖公城木末置曲欄歳晚對煙景人家橘柚間獨秀

司命峯

 同安志司命峯至皖山二里有九天司命真君祠

衆丘譲髙寒

 退之作劉統軍碑云仍丗北边楽其髙寒

松竹二橋宅

 同安志孫䇿周瑜得橋公二女今郡城東有佛廬丗傳

 爲公故宅

雪雲三祖山

 山谷寺在懐寕縣西有三祖僧璨大師塔

衰懷造勝境轉斍落筆難蘇李工五字属聮不當慳

 文選李陵蘇武相贈荅詩皆五字句以比二子取其同

 姓

   書石牛溪旁大石上

    同安志云石牛洞在三祖山山谷寺之西北其

    石狀(⿱艹石)伏牛因以爲名𥘉李伯時畫魯直坐石

    牛上因此号山谷道人題詩石上所謂靑牛駕

    我山谷路也

欎欎窈窈天官宅

 黄庭經云欎欎窈窈真人墟真人即天官也

諸峯排霄帝不隔六時謁天開関鑰我身金華牧羊客

 見上

羊眠野草我丗間髙真衆靈思我還石盆之中有甘露靑

牛駕我山谷路

 劉向列仙傳李耳字伯陽陳人也生於殷時爲周柱下

 史轉爲守藏吏積八十餘年後周德衰乃乗靑牛車去

 入大秦西過䦕関令尹喜知其真人也乃強使著書作

 道德上下經

   題山谷大石

畏畏音委佳佳音觜石谷水

 莊子斉物篇山林之畏佳注云大風之所扇動也釋音

 云畏於鬼反佳醉癸反

鼛鼛隆隆山木風

 楊雄解嘲云炎炎者㓕隆隆者絶注云隆隆雷聲也

炉香四百六十載開山者誰梁寳公

 謂寳誌也同安志云飛錫泉在三祖山後寳公自金陵

 飛錫而至以相山谷寺基泉爲之湧岀遂寓此山今資

 壽殿有寳公遺像

   靈龜泉上

    同安志載此詩注云靈龜泉在皖口中路去州

    七十里

大靈壽日月化石皖公陂偶無斧斤㝷

 左傳文七年諺所謂庇焉而縱㝷斧焉者也

不作宰上碑

 王建詩澗厎盤陁石漸稀尽向墳前作羊虎靈龜泉銘

 有序其略云𤼵皖口而西四十里泉淙淙行山徑乱石

 間坎甃清澈頂有大石如龜引𰚾云云宰上巳見上注

傾首(⿱艹石)有謂指泉來自西泉甘崖木老坐𥬇欲忘㱕風流

裴通直

 一作裴髯喜幽事

商略從我嬉

 丗說商略先往名逹

蒔梅⿱⿵乃𰀁皿 -- 盈百科洗石岀崛竒

 退之詩心跡兩崛奇

更约聘石工鑱我靈龜詩舅弟妙斈古

 元注云舅弟李德叟按韓文桞子厚墓誌云葬子厚於

 万年之墓者舅弟盧遵舅弟之称盖岀於此

亦復古須眉卿家北海公

 謂李邕也

筆法可等夷

 張良傳諸將皆陛下故等夷

爲我書斯文要與斗牛垂

   𤼵舒州向皖口道中作𭔃李德叟

    同安志云皖口鎮去州八十里

黒雲平屋簷

 一作崔嵬雲壓空李賀詩黒雲壓城城欲摧

晨夜隔星月暁裝商旅前冰底𭰖活活野人譲畔耕

 一作侵畔耕史記帝紀舜耕歴山歴山之人皆譲畔文

 選注云朝子曰歴山農者侵畔舜往而耕者譲河濱漁

 者争坻舜往而漁者譲

蹇馬不能滑駝裘惜蒙茸

 左傳狐裘蒙茸

俱落水塘缺孤村小蝸舎乞火乾履韈

 漢蒯通傳束緼乞火崔浩女儀冬至進履韈於舅姑見

 𥘉斈記

前登極峥嶸

 一作髙寒

他日飛鳥没寒花委乱草耐凍鳴風葉

 一作耐凍風葉間梅莟零乱發

江形篆平沙

 退之聮句沙篆印廻平

分派囬勁筆髯弟不俱來得句漫剞𠜾

 一作謾得句竒崛甘泉賦般倕弃其剞劂注云剞曲刀

 也劂曲鑿也𠜾劂同音居衛切亦見楚詞

却望同安城唯有松欎欎

 選詩欎欎澗底松

遥知浦口晴諸峯見明雪

 一作松雪選詩山明望松雪

   豊城

    元注云亭上有李衛公剱池賦丗父長善石隄

    記豊城乃洪州属邑洪今爲隆興府

豊城邑岩岩

 詩云太山岩岩

水種六萬戸石隄眠長虹輟棹日沉霧

 杜詩翳翳月沉霧暉暉星近楼

令君政有聲新亭延客歩淚落丗父碑心傾文饒賦

 李德𥙿字文饒

憶昔兩神兵

 見上

埋玉思武庫

 晋𢈔亮傳埋玉樹於土中武庫見上

寒光射漢津

 尓雅析木謂之津箕斗之間漢津也

兩賢紆一顧張公拆中台木拱孔章墓不能從兒嬉

 退之送張道士詩又不選𥬇語不能伴兒嬉

歳晚龍虵去空餘寒泉泓因兩長蛙鮒鈆刃藏寳室万丗

同此度

 張華傳斗牛之間常有紫𰚾華邀豫章雷煥問之煥曰

 寳剱之精上徹於天在豫章豊城即𥙷煥爲豊城令煥

 到縣掘獄基入地四丈餘得一石函中有双剱並刻題

 一曰龍泉一曰太阿送一與華留一自佩華誅失剱所

 在煥卒子華持剱行經延平津剱忽於腰間躍出墮水

 使人没水㝷之但見两龍各長数丈華少子韙以中合

 星拆𭄿華遜位華不從而難作雷煥字孔章見水經贛

 水注篇末用賈𧨏賦莫𫆀爲鈍鈆刀爲銛之意離騷經

 云何不改此度也

   與胡彦明處道飮融師竹軒

井寒茶鼎甘竹宻午隂好

 文選謝靈運詩宻竹使徑迷

𤓰嘗邵平種

 見上

酒爲何侯倒

 晋何充字次道能飲酒雅爲劉惔所貴惔每云見次道

 飮令人欲傾家醸言其能温克也

倦須槃礴臝㱕可倒著帽欲去更少留道人談薬草

 槃礴臝見上晋山簡云日夕倒戴㱕茗艼無所知時時

 能𮪍馬倒著白接籬法華經有薬草喻

   何氏恱亭詠栢

澗底長松風雨寒岡頭老栢顔色恱

 澗底松見上文選歎逝賦信松茂而栢悅嘆芝焚而蕙

 歎

天生草木臭味同

 見上

同盛同衰見冰雪君莫爱淸江百尺船刀鋸來謀歳寒節

千林无葉草根黄蒼髯龍吟送日月

 東坡樂府詠松云双龍對起白甲蒼髯煙雨裏

   薄薄酒二章并引

⿱⺾⿰𩵋禾 -- 蘇宻州爲趙明叔作薄薄酒二章憤丗疾邪其言甚髙以

予𮗚趙君之言近乎知足不辱有馬少游之餘風故代作

二章以終其意

 東坡熈寕七年冬知宻州除夜作半字韻詩山谷和章

乃元豊𥘉作此篇當在半字韻詩以後作也

薄酒可與忘憂

 晋頋榮傳唯酒可以忘憂

醜婦可與白頭徐行不必駟馬稱身不必狐裘无禍不必

受福

 荀子福莫善於無禍

甘餐不必食肉

 文𨕖七𤼵云甘餐毒藥𢧐囯策王蠋云晚食以當肉

 歩以當車

冨貴於我如浮雲

 見論語

卜者譴訶大戮辱

賈𧨏傳聞譴何則白冠𣯛纓又云𬒳戮辱者不太迫乎

山谷手冩本作譴何俗本誤耳

一身畏首復畏尾

 左傳畏首畏尾身其餘幾

門多賔客飽僮僕美物必甚惡

 左傳昭二十八年叔向之母曰甚美必有甚惡

厚味生五兵

 囯語周語云髙位實疾僨厚味實腊毒五兵見上

匹夫懐璧死

 左傳匹夫無罪懐璧其罪

SKchar瞰髙明

 見上

醜婦千秋万歳同室万金良薬不如无疾

 漢SKchar夫傳呉楚反時夫馳入呉軍身中大創十餘適有

 万金良薬故得无死

薄酒一談一𥬇勝茶万里封侯不如還家

 太白詩錦城雖云楽不如早還家後漢班超傳當封侯

 万里之外

薄酒終勝飲茶醜婦不是无家醇醪奍牛等刀鋸𭰹山大

澤生龍虵

 㐮二十一年叔向之母曰深山大澤實生龍虵彼美余

 惧其生龍虵以禍女

秦時東陵千戸食何如青門五色𤓰

 見上

傳呼皷吹擁部曲何如春雨一池蛙

傳呼甚寵見䔥望之傳南史孔珪傳云門庭之內草莱

 不剪中有蛙鳴或問之曰欲爲陳蕃乎答曰我以此當

 兩部皷吹王晏嘗鳴皷吹候之聞蛙鳴曰此殊聒人耳

 珪曰我聽皷吹殆不及此晏甚有慙色

性剛太傅促和薬

䔥望之傳天子方𠋣欲以爲丞相㑹望之子伋上書訟

望之前事弘恭石𩔰建白望之前欲排退許史專𫞐擅

朝幸得不坐𭰹懐怨望教子上書非頗屈望之於牢獄

塞其怏怏心則圣朝亡以施恩厚上曰䔥太傅素剛安

肯就吏顕等曰望之所坐語言薄罪必亡所憂上乃可

其奏望之欲自殺其夫人止之以問門下生朱雲雲𭄿

望之自裁望之乃謂雲曰游𧼈和薬来无乆留我死竟

 飲鴆自殺

何如羊裘釣煙沙

 後漢嚴光傳光武即位光変姓名隠身帝令以物色求

 之後斉囯上言有男子披羊裘釣澤中

綺席象床琱玉枕

 太白詩龍駒琱鐙白玉鞍象牀綺食黄金盤

重門夜皷不停撾何如一身无四壁滿船明月卧蘆花吾

聞食人之肉可隨以鞭朴之戮乗人之車可加以鈇龯之

 刘向列女傳老萊子妻云妾聞之可食以酒肉者可隨

 以鞭箠可授以官禄者可隨以斧龯

不如薄酒醉眠牛背上醜婦自能搔背痒

神仙傳王逺字方平過蔡經家麻姑手𤓰似鳥𤓰蔡經

 心中私言(⿱艹石)背癢時得此𤓰以爬背當佳否方平巳知

其意即使人牽經鞭之曰吾鞭不可妄得也牛背上見

 上注

   岩下放言五首

    文選陸士衡有連珠五十首山谷効其躰而更

    其名曰放言也文選注云連珠者假託衆物以

    諷諭漢章帝時班固賈逵巳有此作

林居野處而貫万事花落鳥啼而成四時物有才德

 木有不材𩦸称其德(⿱艹石)此𩔖也

水爲官師

書云官師相規工執蓺事以諫言水如官師有相規正

之義也荀子曰孔子𮗚於東流之水子貢問於孔子所

以見大水必𮗚焉何也孔子曰夫水柔而无爲也似德

其浩浩乎不屈似有道其赴百仭之谷不俱似勇主量

必平似法盈不求槪似正𤼵源必東似志是以君子見

 大水必𮗚焉大戴礼及家語皆有此叚

空明湛群木之影

 退之𥙊李使君文航北湖之空明

搏擊下諸峯之𡾟

 言鷹隼之属

游魚净而知機君子楽而忘㱕

 釣䑓

水嬉者遊魚林楽者啼鳥

 文選西京賦命舟牧爲水嬉莊子天運篇林楽而无形

志士仁人𮗚其大薪翁笱婦利其小

 詩魚䴡于罶毛云寡婦之笱也

有美一人獨燕居万物之表

 池亭

石生涯於寒藤藤耈造於崖樹鼇挿翼而成鵬

 列子㱕墟中有五山帝使巨鼇十五戴之且用莊子鵾

 化爲鵬之意

隘六合而未翥

 文選曹子建七啓云(⿱艹石)狹六合而隘九州

我來兮自東

 豳風東山云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攀桂枝兮容與

 九歌云聊逍遥兮容與招隠士云攀援桂枝聊淹留

𠋣嵌岩兮頋同來謂公等其皆去

冠鼇䑓○漢髙紀公等皆去吾亦從此逝矣

石藴嶼嶓山得其來之澤

 文選文賦石韞玉而山輝魏文帝書魯之璠璵其來疑

 字誤

木无犠象天開不材之祥

 莊子曰百年之木破爲犠樽靑黄而文之其断在溝中

 比犠樽於溝中之断則美𢙣有間矣其於失性一也礼

 記犠象周樽也左傳犧象不岀門不材之木亦見莊子

屹金炉之突兀其山海之來翔

 謂飛來峰也

然以明哲之火熏以忠信之香俯仰一時非智所及付與

万丗其存者長

 博山䑓

蒼苔古木相依澗壑之濱黄葛女蘿

 詩頗弁蔦與女蘿施于松栢尓雅唐蒙女蘿女蘿兎𢇁

自致風雲之上

 史記范睢傳不意君能自致靑雲之上

人就隂而息迹

 見上

鳥投暮而來㱕水影林光常相助發溪聲斧響直下称提

 靈椿䑓

   題章和甫釣亭放言

斬木開亭却𠋣石壁寒灘百雷

 文選西京賦複陸重閣轉石成雷

古木千尺𮗚魚楽而相忘

 魚楽見莊子

聽鳥啼而自得去而之京洛之間数年猶常夢嶄岩之石

 家語孔子謂弟子曰違山千里蟪蛄之聲猶在耳

   贈元𤼵第放言

虧功一簣未成丘山

 論語子曰譬如爲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

 覆一簣進吾往也

鑿井九階不次水澤

 孟子曰有爲者譬(⿱艹石)掘井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猶為弃

 井也

行百里者半九十

 𢧐囯䇿詩云行百里者半於九十此言末路之難

小狐汔済濡其尾

 易未済亨小狐汔済濡其尾注云小狐不能渉大川須

 汔然後乃能済釋音汔許訖反說文云水涸也史記春

 申君傳易曰狐渉水濡其尾此言始之易終之難

故曰時乎時不再來終終始始是謂君子

 史記李斯傳趙髙曰時乎時乎間不及謀贏粮躍馬唯

 恐後時囯語范蠡曰得時无怠時不再來淮隂侯傳時

乎時乎不再來

   定交詩效鮑明逺躰呈晁无咎

    以建除滿平定執破危成収開閉十二字冠爲

    句首○建除躰八音歌二十八𪧐歌皆北京教

    授時作巳見第一卷注李淑詩𫟍𩔖格云鮑照

    爲此躰十二韻

建酉金爲政

 謂八月左傳云今日之事我爲政

揺落草木衰

 宋玉九辯䔥瑟兮草木摇落而変衰

除𤓰隴畒浄邵平无米炊

 見上

滿家色藜藿

 春秋外傳云始見夫子有菜色今有芻豢之色

詩書不賙飢平生⿱目兆 -- 晁公子政用此時來

 後漢劉玄傳正用此時持事來乎

定交无一物秋月以為期

 詩氓將子无怒秋以爲期

執持荆山璧

 即和氏之玉

要我雕𤥨之破斧不能柯

 𡺳風有破斧伐柯二詩

况乃玉无疵危冠論百揆

 舜典纳于百揆百揆時叙

備楽奏四時成功彼有命用舎君自知収身見上渺江湖

歳晚白鳥嬉

 列子海上有人從鷗鳥游詳見上

開徑蒲葦中

 江淹擬渊明詩開徑望三益

倚鉏望君㱕閉塞乃非道不才當尓爲

 月令閉塞而成冬詩意謂𭰹閉固拒而不岀非道也頋

 我不才自當如此耳文選王仲宣詩惜哉空尓爲

建皷求亡子

 莊子天道萹又何偈偈乎揭仁義(⿱艹石)擊皷而求亡子焉

 天運萹又奚傑然(⿱艹石)負建皷而求亡子者耶

元非入耳歌

 李陵荅蘇武書云左右之人見陵如此以爲不入耳之

 𭭕退之秋懐詩夜半偏入耳

除去緑綺塵

 緑綺琴見第二卷放言注

水𭰹山峩峩

 伯牙鍾期事見上

滿堂恱秦聲

 史記李斯上書曰擊甕叩缻弹筝搏髀而歌呼嗚嗚者

 真秦聲也洪楊惲傳报孫會宗書曰家本秦也能爲秦

 聲仰天拊𦈢而呼嗚嗚

君獨用此何平分感秋莭

 宋玉九辯云皇天平分四時兮竊獨悲此凜秋

空闊湛金波

 洪礼楽志歌詞云月穆穆以金波

定夜百䖝息髙論聽懸河

 晋郭象傳王衍云聽象語如懸河㵼水注而不竭

執揽北斗柄斟酌四時和

 洪天文志北斗建四時

破屋仰見星

 神仙董奉傳大旱縣令見董君求雨君曰雨易耳貧家

 屋皆見天如何令曰但祈雨當爲架屋乃運竹木起屋

 屋成是夜大雨

得子喜且多危柱无安弦

 栁子厚文云心怦怦(⿱艹石)危柱之弦

野水自盈科

 盈科而後進見孟子

成道在礼楽成山在丘阿収此桑榆景

 見上

相從𭔃琢磨

 詩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開懐溟海闊百怪岀蛟鼉

 杜詩蛟鼉好爲祟

閉藏頋自爱

 月令云以助天地之閉藏

驚人取讉訶

 驚人見史記譴訶及㣲細見洪薛宣傳

   碾建溪苐一奉邀徐天隠奉議并效建除体

    与晁无咎贈荅詩雖同是建除体而非同時作

    當是 徽宗𥘉即位時作也見下注天隠不知

    何人苐三卷有以十扇送徐天𨼆詩乃在太和

    詩中

建溪有靈草能蛻詩人骨

 北苑貢茶録以建溪所産爲靈芽陳无巳云斈詩如斈

 仙時至骨自換

除草開三徑爲君碾玄月滿甌泛春風詩味生牙舌平斗

量珠玉

 刘夢得詩斗量明珠鳥傳意今以比詩句也

以救風雅渴定知胷中有璀璨非外物執虎探虎穴

 呉志吕蒙傳不探虎穴安得虎子

斬蛟入蛟室

 呉氏春秋荆有佽飛者得宝劒還渉江蛟夾繞其舡佽

 飛拔剱赴江斬蛟殺之文選海賦其垠則有天琛水怪

 鮫人之室以鮫爲蛟借使其字耳

破鏡挂西南

 見上

夜䦨清興發危言諸公上殊勝弄翰墨成仁冐鼎鑊

 謂殺身以成仁

聞巳㱕諌列

 此語當謂邹志完按实録元苻三年正月 徽宗即位

 二月巳未上謂輔臣曰邹浩敢言旦夕當与召還癸亥

 除名勒停人鄒浩爲宣德郎三月辛未宣德郎添差𡊮

 州酒稅鄒浩爲右正言

收汝救月弓蛙腹當拆裂

 周礼庭氏掌射囯中之夭鳥若不見其鳥獸則以救日

 之弓救月之矢夜射之開元遺事長安城中毎當月蝕

 即士女取鑑向日擊之盖云救月退之月食詩臣有一

 寸刃可刳凶蟇腸

開雲照四海黄道行堯日

 晋天文志黄道日之所行

閉門斵車輸岀門同𮜿轍

 傳燈録潭州鹿苑和尚僧問如何是閉門造車師曰南

 嶽石橋又問如何是出門合轍師曰拄杖頭鞋言時政

 更新不謀於衆而皆合於人心也

   再作荅天隠

建德眞楽囯

 建德之囯見第三卷注

万里𣺌中州除蕩俗氛尽心如九天秋滿船載明月

 見上

乃可与同游平生期斯人共挾風雅輈

 左傳𨼆十一年潁考叔挾輈以走注輈車轅也

定知詩客來夜虹貫斗牛

 白虹貫日見鄒陽傳

執斧修月輪

 酉陽雜爼大和中有二人遊嵩山迷路見一人布衣枕

 一袱物方眠二人問其所自其人𥬇曰君知有月七宝

合成乎月势如丸其影日爍其亞処也常有八万二千

戸修之予即一数開幞有斤鑿数事言訖不見

錬石𥙷天陬

 列子曰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女媧錬五色石以𥙷

 其闕

破的千古下乃可泣曹刘

 子建公幹也老杜𭔃李白云筆落驚風雨詩成泣SKchar

危柱鳴哀筝知音𥘉見求

 危柱見上注自喻其詩也時以吏部郎召故云𥘉見求

成功在漏刻堯舜去共吺

 共工驩兠也古文尚書驩兠作吺言去章子厚蔡卞

 也

収此文章戯往作活囯謀

 文選孫楚与孫浩書爱民活囯

開納傾万方皇極運九疇

 見洪範

閉姦有要道新旧隨才収

 王立之詩話云山谷元祐𥘉詩云人材包新旧王度済

 寛猛至建中𥘉復有句云閉姦有要道新旧隨宜収又

 云不須要出我門下实用人材即至公

   重贈徐天隠

建極臨万邦

 洪範皇建其有極當謂改元建中靖囯有合前萹新日

 隨才収之意故尤欣然因再賡韻

稽古陛下垩

 退之詩SKchar不薦䝨殿下垩

除書日日下有耳家相慶

 書攸徂之民室家相慶

滿意見升平

 晋五行志哀帝隆和𥘉童謡曰升平不滿斗隆和那得

 乆此摘其字

父老扶杖听

 洪賈山傳云山東吏布詔令民雖老羸癃疾扶杖而往

 听之

平生所傳聞似 仁祖德性定鼎百丗長

 左傳王孫滿對楚子曰成王定鼎于郟鄏卜丗三十卜

 年七百

櫜弓四夷静

 詩載櫜弓矢

执事當在朝官冷殊未称

 杜詩廣文先生官獨冷

破帽風欹欹簡易不𮪍乗

 史記商鞅傳趙良曰五羖大夫勞不坐乗暑不張盖

危顛相扶持

 見論語

泉石供嘲詠成楽澗阿中

 衛囯風考槃在澗考槃在阿毛云考成槃楽也

傲丗似未敬収潦下秋船

 楚詞潦収而水淸

期公拜嘉命開元正𮗚事

 杜詩憶昔開元全盛日又云眇然正𮗚𥘉

身得見全盛閉門長蓬蒿或許老夫病

 三輔决録張仲蔚隠身不仕所居蓬蒿没人文選詩頋

 念張仲蔚蓬蒿滿中園此詩具言 朝廷進賢黜姦人

 心欣快庶幾復見盛治如咸平景德間不啻唐之正𮗚

 開元也

   八音歌贈⿱目兆 -- 晁堯民

    詩𫟍𩔖格云陳沈烱爲此体秦少游集中與黄

    魯直簡云李端叔過此斗野詩八音二十八舎

    歌皆和了今録其副寄上可見此詩與斗野亭

    同時作斗野詩庚申年和見此卷

金生塞沙中見别㑹有時

 渊明詠蘭云清風脫然至見别䔥艾中

石上千年栢

 退之詩栢生两石間万歳終不大

材髙用苦遲

杜詩古来材大難爲用

𢇁乱猶可理

 杜詩得君乱𢇁爲君理

心乱不可治竹斎聞履聲

 漢鄚崇傳我識鄚尚書履聲

廼是故人來匏苦只多葉水𭰹難爲渉

 邶囯風匏有苦葉済有𭰹渉𭰹則厉淺則掲

土床不安席象牀卧燁燁

 𢧐囯策孟甞君至楚楚献象牀

革與井同功

 井革二卦相連井言不改革言革而當雖(⿱艹石)異而實同

 功

守道非関怯

 非関見上左傳守道不如守官

木直常先伐

 莊子山木萹直木先伐甘井先竭子其飾知以驚愚修

 身以明汚昭昭乎如掲日月而行故不免也

樗檪万丗業

 莊子逍遥篇恵子謂莊子曰吾有大樹人謂之樗其大

 本擁腫而不中繩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規矩立之塗

 匠石不頋云云人間丗篇匠石之斉至乎曲轅見檪社

 樹其大蔽牛匠石不頋遂行曰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

 用云云

   八音歌贈⿱目兆 -- 晁堯民

金荷酌美酒

 李適之有酒器九品有慢卷荷金焦葉岀逢原記山谷

 在戎州作長短句云共倒金荷其序云以金荷葉酌客

夫子莫留殘

 𢈔信詩飲酒那得留殘

石有𥙷天材

 見上

虎豹守九関

 見上

𢇁窠將栁花

 退之聮句云𢇁窠掃還成

入户撲衣冠竹風揺永日思與子盤桓

 㱕去來詞抚孤松而盤桓

匏𤓰豈无匹

 洛神賦歎匏𤓰之无匹詠牽牛之獨処注云史記曰四

 星在危南匏𤓰牽牛爲犧牲其北織女阮瑀止欲賦曰

 傷匏𤓰之无偶悲織女之獨勤俱有此言然无匹之義

 未詳其始

自古同心難

 繫辝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革急而韋緩

韓非子云西門豹之性急故佩韋以緩巳革乃皮之未

 熟者也

只在揉化間

 揉而九反又音柔見考工記

木桃終報汝薬石理予顔

 衛囯風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瑶○亡土字一聮

   古意贈鄭彦能

金欲百錬剛不欲繞指柔

劉越石詩何意百錬剛化爲繞指柔

石羊卧荒草一丗如蜉蝣

 石羊塚間物也王建詩澗厎盤陁石漸稀尽向墳前作

 羊虎蜉蝣朝生夕死詩云蜉蝣之羽注渠略也

𢇁成蠶自縛智成龜自囚竹箭天與美

 尓雅東南之美者有㑹稽之竹箭焉

豈頋作蒿矢

 莊子在宥萹不爲桀跖蒿矢

匏枯中笙竽不用繫墻隅

 匏𤓰繫而不食見論語

土偶與木偶未用相賢愚

 孟嘗君傳孟嘗君將入秦⿱⺾⿰𩵋禾 -- 蘇代謂曰今旦代從外來見

 木偶人與土偶人相與語木偶人曰天雨子將敗矣土

 偶人曰我生於土敗則㱕土今天雨流子而行未知所

 止息也今秦虎狼之囯而君欲往有如不得還君得无

爲土偶人所𥬇乎乃止未用相賢愚退之語也第一卷

 巳有詩云未須相賢愚

革轍要合道覆車還不好木訥赤子心百巧令人老

 論語剛毅木訥近仁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

者也注謂人能不失其赤子時心則爲貞正大人

   贈无咎

金馬避丗客談諧玩漢朝

 史記滑稽傳禇先生曰有東方生名朔酒酣據地歌曰

 陸沉於俗避丗金馬門漢書朔賛云應諧似SKchar又云依

隠玩丗

石門抱関人長往閉寂寥

 論語憲問篇子路𪧐於石門晨門曰奚自子路曰自孔

 氏曰是知其不可而爲之者與注云晨門閽人後漢逸

 民傳長往之𮜿未殊杜詩知君此計成長往

𢇁蟲日夜織勞苦則以食

符子曰公子重耳游於大澤之中見蜘蛛布網曵繩執

 豸而食之頋咎犯曰此蟲也德薄矣而猶役其智

竹生罹斧斤髙林乃其賊匏樽酌吾子雖陋意不淺土德

貴重遟水德貴𭰹逺革能談鯤鵬晚乃得莊周

 列子湯問萹言殷湯問於夏革大槩皆語怪也莊子首

 篇云湯之問𣗥也是巳窮髮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

 魚焉其廣数千里其名爲鯤有鳥焉其名爲鵬背(⿱艹石)

 山翼(⿱艹石)垂天之雲詩意謂先有夏革之言而後莊周有

 鯤鵬之論𣗥即革也

木鴈兩不居相期无待游

 莊子曰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終其天年主人之鴈以不

 材死詳見上莊子逍遥篇列子御風而行冷然善也此

 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艹石)夫乗天地之正而御六𰚾

 之和彼且𢙣乎待哉

   二十八𪧐歌贈别无咎

    𩔖格不言二十八𪧐誰爲此体得非始於山谷

    𫆀

虎剥文章犀觧角

 文子曰虎豹之文來射猨狖之捷來格犀亦有文𢧐囯

 䇿張儀說楚云献駭雞之犀

食未下亢竒禍作

 娄敬傳與人闘不搤其亢拊其背注亢喉嚨也音岡

薬材根氐罹斸掘

 蟠木根柢見鄒陽傳

蜜䖝奪房抱飢渇有心无心材慧死人言不如龜曵尾

 莊子秋水篇楚有神龜死巳三千歳矣王巾笥而藏之

 此龜者寕其死爲留骨而貴乎寕其生而曵尾於塗中

 乎

衛平哆口无南箕斗柄指日江使噫

 史記龜策傳江使神龜於河至於泉陽漁者豫且得之

 龜見夢於宋元王曰我爲江使而豫且得我元王召博

 士衛平而問之平曰南風新至江使先來斗柄指日使

 者當囚退之詩我生之辰月𪧐南斗牛奮其角箕張其

 口言衛平張口如箕也小雅巷伯哆𠔃哆兮成是南箕

 注哆大貌昌者反

狐腋牛衣同一燠

 趙丗家簡子曰千羊之皮不如一狐之腋漢王章傳疾

 病无𬒳卧牛衣中

髙丘无女甘獨𪧐

 離騷經忽反頋以流涕兮哀髙丘之无女

虚名挽人受實禍累棊旣危安處我

荀息累十二棊子加九𡖉于上晋平公曰危哉見魏都

 賦注

室中凝塵散髮坐

 唐楊綰凝塵滿席文選張茂先詩云散髮重隂下注引

 鍾㑹遺榮賦云散髮抽簮

四壁矗矗見天下奎蹄曲隈取脂澤

 莊子徐无SKchar篇有濡需者豕虱也奎蹄曲隈乳間股脚

 自以爲安室利処

娄豬艾豭彼何擇

 左傳旣定尓娄豬盍㱕吾艾豭

傾腸倒胃得相知貫日食昴終不疑

 漢鄒陽書昔荆軻慕燕丹之義白虹貫日太子畏之衛

 先生爲秦畫長平之策太白食昴昭王疑之

古來畢命黄金䑓

 曹子建表云量能而受爵者畢命之臣也文選放歌行

 將起黄金䑓注云上谷郡圖經曰黄金䑓易水東南十

 八里燕昭王置千金於䑓上以延天下之士

佩君一言䓁觜觹

 尓雅二曰靈龜注即今觜𧓈龜也

月没參横惜相違

 栁子厚龍城録開皇中趙師雄迁羅浮天寒日暮憇於

 松間酒肆見一女人淡粧素服岀迓師雄与共飲醉寢

 但斍風寒相襲起視乃在大梅花樹下月落參横但惆

 悵而巳

秋風金井梧桐落

 太白詩梧桐落金井一葉飛銀床

故人過半在SKchar

 文選魏文帝書徐陳應利一時俱逝𮗚其姓名巳爲鬼

 録

栁枝贈君當馬筞

 見上

歳晏星囬𮗚盛德

 月令星囬於天歳且更始

張弓射雉武且力

 晋陸雲傳荀𨺩字鳴鶴与雲㑹張華坐雲抗手曰雲間

 陸士龍荀曰日下荀鳴鶴雲又曰旣開青雲覩白雉何

 不張尓弓挾尓矢隠曰本謂是雲龍騤騤乃是山鹿野

 麋獸微弩強是以𤼵遟華大𥬇

白鷗之翼没江波

 杜詩白鷗波浩蕩

抽弦去軫君謂何

 韓詩外傳孔子南遊有処子佩瑱而浣者孔子抽琴去

 其軫以授子貢曰善爲之詞云云

   壽垩𮗚道士黄至明開小隠軒太守徐公爲題曰

   快軒庭坚集句詠之

    洪斍範冷斎夜話云山谷在星渚賦道士快軒

    詩㸃筆立就其略曰吟詩作賦北窗裏万言不

    及一杯水頋得青天化作一張𥿄想見其髙韻

    𰚾摩雲霄也斍範安知此爲何人語而遽評品

    耶星渚即落星湾巳見上注山谷以集句爲百

    家衣而此萹専取太白一家略間以它人数言

    以成章也太白古風云金華牧羊児乃是紫煙

    客㐮陽歌云鸕鷀杓鸚鵡盃百年三万六千日

    一日須傾三百盃清風明月不用一錢買玉山

    自倒非人推蜀道難云砯崖轉石万壑雷寒夜

    獨酌云吟詩作賦北䆫裏万言不直一杯水山

    中對酌云兩人對酌山花開一杯一杯復一杯

    廬山謡云廬山秀出南斗傍銀河倒挂三石梁

    送竇明府云登髙送逺形神開楽府云有長鯨

    白歯若雪山選詩云挂水日千里因之平生懐

    古楽府羅敷行使君東南来五馬立踟蹰吕洞

    賓詩云一粒粟中藏丗界二𦫵鉎内煑乾坤

金華牧羊児一粒粟中藏丗界使君從南来清風明月不

用一錢買鸕鷀杓鸚鵡杯一杯一杯復一杯玉山自倒非

人推廬山秀岀南斗傍登髙送逺形神開銀河倒挂三石

梁砯崖轉石万壑雷吟詩作賦北䆫裏安得青天化作一

張𥿄有長鯨白歯(⿱艹石)雪山我願因之𭔃千里

   銅官縣望五松山

    元注云集句西清詩話云集句自囯𥘉有之至

    石曼卿始大著下第詩云一生不得文章力欲

    上青雲未有因 垩主不勞千里召常娥何惜

    一枝春鳯凰詔下雖霑命豺虎叢中也立身啼

    得血流无用処着朱𮪍馬是何人至元豊間王

    荆公益工於此人言起自公非也

北風无時休

 退之詩十月隂𰚾盛北風无時休老杜詩烈風无時休

崩浪聒天響

 渊明詩崩浪聒天響長風无息時

蛟鼉好爲祟

 老杜詩舟楫无根蔕蛟鼉好爲祟

此物俱神王

 老杜詩天寒大羽獵此物俱神王

我來五松下

 太白遊五松詩我来五松下

白髮三千丈

 太白云白髮三千丈縁愁似箇長

松門閉青苔

 太白詩

惜哉不得往

 退之詩惜哉不得往豈謂吾无能

今日天氣佳

 渊明詩今日天𰚾佳淸吹与鳴弹

清絶心有向

 老杜云殊姿各独立淸絶心有向

子雲性嗜酒

 渊明云子雲性嗜酒家貧无由得

况乃𰚾淸爽

 老杜八哀詩

此人已成灰

 太白詩吟詠思管楽此人巳成灰

懷賢⿱⿵乃𰀁皿 -- 盈夢想

 太白詩日夕聽猿愁懐賢⿱⿵乃𰀁皿 -- 盈夢想

衣食當須幾

 渊明詩衣食當須幾力耕不吾欺

吾得終踈放

 老杜詩中原未解兵吾得終踈放

弱女雖非男

 渊明詩弱女雖非男慰情良勝無盖山谷時未有男也

 按遺文有乞奏𥙷姪檏狀云今遇明堂大礼臣子相𦆵

 六歳明堂乃元祐四年逆数至元豊七年歳申子相始

 生前一年十二月自太和移德平集句蓋經塗所作

出處同丗網

 老杜八哀詩

搔背牧雞豚

 太白詩閑時田野中搔背牧雞豚

相見得無恙

 退之詩憐我竄逐㱕相見得無恙

   荆州即事薬名詩八首

    𩔖格云王融爲此躰文選沈休文詩即事旣多

    美注即此山中之事

四海無逺志一溪甘遂心牽牛避洗耳卧著桂枝隂

薬名逺志甘遂牽牛子葈耳桂枝丗說桓温問謝安逺

 志又名小草何以一物而有二名郝隆曰処則爲逺志

 岀則為小草蜀志姜維傳但有逺志不在當歸

前湖後湖水𥘉夏半夏凉夜䦨郷夢破一鴈度衡陽

 前胡半夏蘭香杜衡

千里及歸鴻半天河影東家人森戸外𥬇擁白頭翁

 半天河人參白頭翁

天竺黄卷在人中白髮侵客至獨掃榻自然同此心

 天竹黄人中白自然銅天竺黄卷謂佛書

垂空靑幕六一一排風開石友常思我預知子能来

空靑預知子屈原逺遊云經營四荒兮周流六漠𥙷注

 云漢楽歌作六幕謂六合也漢楽歌見上注

幽澗泉石緑閉門聞啄木運柴胡奴㱕車前挂生鹿

 石緑啄木柴胡車前

雨如覆盆来平地没牛𰯌回望無夷陵天南星斗濕

 覆盆子牛𰯌蕪荑天南星峽州治夷陵与江陵接境自

 界首至夷陵七十里言回首不見夷陵也

使君子百姓請雨不旋復守田意飽滿髙壁挂龍骨

 使君子旋復花半夏一名守田龍骨前集詩云壁挂蒼

 龍骨意謂得雨應祈不復車水漑田也東南呼水車爲

 龍骨車



山谷外集詩注卷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