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山谷外集詩註 卷十一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十二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十一

   徐孺子祠堂

喬木幽人三畒宅

 寰宇記洪州南昌縣徐孺子宅在州東北三里孺子羙

 梅福之德於福宅東立宅

 芻一束向誰論

 後漢徐穉傳郭林宗有母憂穉徃弔之置生芻一束於

 廬前而去

藤蘿得意干雲日

 後漢丁鴻傳干雲蔽日之木起於葱青

蕭皷何心進酒樽白屋可能無孺子

 文選樂府云周公下白屋吐哺不及餐

黄堂不是欠陳蕃

 本傳陳蕃爲大守不接賔客唯穉來特設一榻後漢郭

 丹傳以丹事編署黄堂以爲後法注黄堂大守㕔事

古人冷淡今人𥬇湖水年年到舊痕

 杜詩江流復舊痕

   送徐隱父宰餘干

    餘干𨽻饒州

地方百里諸侯國飜手氷霜覆手炎

 漢陸賈謂尉佗曰越殺王降漢如反覆手耳老杜詩飜

 手作雲覆手雨

贅壻得牛庭少訟

 舊唐書張允濟傳大業中爲武陽令元武縣鄰接人有

 以牸牛依其婦家者八九年牛孳生十餘頭及將異居

 婦家不與累政不能决其人詣武陽質於允濟允濟令

 左右縳牛主以衫蒙其頭將至村中云捕盗牛賊召村

 中牛悉集問所從來妻家不知其故指其所訴牛曰此

 女婿家牛也非我所知允濟發𮐃曰此即女婿以牛歸

 之妻家叩頭伏罪

長官齋馬吏爭廉

 舊唐書馮元淑傳則天時歴浚儀始平二縣令未嘗以

 妻子之官所乗馬午後不蒭云令其作齋身及奴僕日

 一食而已

邑中丞SKchar隂桃李案上文書略米鹽

 米塩見上

治狀要湏聞豈弟此行端爲霽威嚴

 漢魏相傳爲霽威嚴

天上麒麟來下瑞

 南史徐陵傳陵年數𡻕釋寳誌摩其頂曰天上石麒麟

 也韓詩黄至行生祥下瑞無時期

江南橘柚間生賢玉臺書在猶騷雅

 玉臺新詠徐陵所編也

孺子亭荒只草煙

 見上

半丗功名𥘉墨綬

 後漢志千石六百石墨綬

同兄文字敵靑錢

 同兄疑舛誤唐張薦傳祖鷟字文成貟半千稱鷟文詞

 猶靑銅錢萬選萬中時号靑錢學士

割雞不合庖丁手

 割雞焉用牛刀也

家傳風流更著鞭

 著鞭見上家傳言其家丗也詩中皆用徐姓事

   答德甫弟

鳥啼花發獨愁思

 楊太真傳明皇云鳥啼花落水緑山青

憐子三章怨慕詩

 孟子曰怨慕也

鴻鴈𩀱飛彈射下脊令同病急難時

 詩常棣鹡鴒在原兄弟急難

功名所在猶爭死意SKchar相湏尚不移

 文選輕死重SKchar結黨連群意氣相湏當是相傾大白扶

 風豪上歌意氣相傾山可移

何况極天無以報

 詩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林囬投璧負嬰兒

 見上元注云時以父事兄弟俱在縲紲

   何造誠作浩然堂陳義甚髙然頗喜度丗飛曻之

   說築屋飯方士願乗六氣遊天地間故作浩然詞

   二章贈之

公欲輕身上紫霞

 黄庭經上清紫霞虚皇尊

瓊糜玉饌厭豪奢

 瓊糜見上呉都賦珠服玉饌

百年丗路同朝菌

 莊子朝菌不知晦朔

九鑰天関守夜义

 夜义守門見上

霜檜左紉空白鹿

 寰宇記譙縣太淸宫有檜樹鹿跡存焉范文正公太淸

 宫九詠序左紉檜其一也石蔓卿詩引太清記云老子

 手植此檜根株枝幹皆左紉

金鑪同契漫丹砂

 魏伯陽撰參同契其書論丹砂秘訣

要令心地閑如水萬物浮沉共我家

 心地見上

萬物浮沉共我家淸明心水徧河沙

 傳灯録張拙頌云光明寂照徧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

無鈎狂象聽人語

 佛遺教經汝等當好制心心之可畏甚於毒虵𢙣獸怨

 賊太火越逸未足喻也譬如狂象無鈎猨猴得樹騰躍

 踔躑難可禁制當急挫之無令放逸縱此心者䘮人善

 事

露地白牛㸔月斜

 見第二卷注

小雨呼兒蓻桃李踈簾幃客轉琵琶塵三昧開門户不

用丹田飬素霞

 華嚴經有刹刹塵塵第十㑹祖庭事苑三昧者三之曰

 正昧之曰定亦云正受謂正定不亂能受諸法黄庭經

 廻紫抱黄入丹田詩意勸以釋氏三昧勿學道家修飬

 之法

   題前定録贈李伯牗

五賊追奔十二宮

 維摩經云樂離五欲樂觀五隂如怨賊五隂即 心經

 五藴皆空也色受想行識是爲五隂東坡詩君知五藴

 都是賊十二宮即十二辰也

白頭寒士黒頭公

 𣈆王珣與謝玄俱爲桓温所重温曰王SKchar當作黒頭公

明朝一飯先書籍

 前定録韓𣈆公滉在中書嘗召一吏不時至將撻之吏

 曰某不幸兼属隂司主三品以上食料公曰(⿱艹石)然吾明

 日當何食吏請䟽於帋明旦旣對適太官進餻麋上以

 半賜公食之羙又賜焉退而腹脹進橘皮湯夜㗖漿水

 粥及旦視其書皆如其說因問以人間所食皆有籍𫆀

 對曰然三品以上日支五品旬支六品至九品季支庶

 人𡻕支

安用研桑作老翁

 班固賔戯研桑心計許見第四卷注

萬般盡𬒳SKchar神戯看取人間傀儡棚

樂府雜録傀儡起漢平城之圍陳平訪知閼氏妬忌造

木偶運機関舞墠間閼氏望見謂是生人慮下城冐頓

 必納之遂退軍後飜爲戯舊唐書樂志云又有窟儡子

等戯

煩惱自無安脚處從他鼓笛弄浮生

傳灯録梁寳誌丁讃云衆生身同大虚煩惱何處安脚

   駐輿遣人㝷訪後山陳德方家

江雨濛濛作小寒雪飄五老髮毛斑

 五老峯見上

城中咫尺雲横棧獨立前山望後山

   池口風雨留三日

孤城三日風吹雨小市人家只菜𬞞水逺山長𩀱屬玉

 上林賦鴻鷫鵠鴇鴐鵝屬玉注云屬玉似鴨而大長頸

 赤目

身閑心苦一舂鋤

 爾雅鷺舂鋤

翁從旁舎來収網

 漢髙紀髙祖適從旁舎來

我適臨淵不羡魚

 薫仲舒策臨渊羡魚不如退而結網

俛仰之間巳陳迹

 王逸少蘭亭禊飲序向之所斦俛仰之間以爲陳迹

莫䆫歸了讀殘書

 首句盖用杜詩小市常爭米孤城早閉門

   楊州戯題

    巳見前集

   思親汝州作

    此詩與第一卷還家呈伯氏同意巳注其𡻕月

𡻕晚寒侵遊子衣

 遊子身上衣見上

抅留幕府报官移

 呈伯氏詩云強移手板汝陽城更責愆期𬒳訶詬此事

 獨見於此兩詩

五更歸夣三百里一日思親十二時

 復齋謾録云唐朱晝詩曰一别一千日一日十二憶苦

 心無閑時今日見玉色乃知山谷五更歸夣三百里一日

 思親十二時之句取

車上吐茵元不逐

 漢丙吉傳吉為丞相馭吏嗜酒數歩蕩嘗從吉出醉吐

 丞相車上西曺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飽去士使

 此人將復何所容西曺第忍之此不過汙丞相車茵耳

 遂不去也時冨韓公以前宰相判汝州詩意謂丞相𥘉

 不以此爲罪而或讒之三人成虎耳

市中有虎竟成疑

 見第一卷注

秋毫得失関何事揔爲平安書到遟

   次韵戯荅彦和

    元注云彦和年四十弃官杜門不出

本不因循老鏡春江湖歸去作閑人天於万物定貧我

莊子大宗師篇子桑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極者而弗得

 也父母豈欲吾貧哉天無私覆地無私載天地豈貧我

 哉

智効一官全爲親

莊子逍遥篇云知効一官行比一郷後漢毛義家貧以

 孝行稱張奉慕其名徃候之坐定而府檄適至以義守

 令義奉檄喜動顔色奉心賎之辭去及義母死去官行

 服數辟公府公車徴不至奉乃歎曰賢者固不可測徃

 日之喜乃爲親屈也

布袋形骸増碨磊

傳灯録明州奉化縣布袋和尚形裁腲脮蹙額皤腹腲

烏罪反脮奴罪反

錦嚢詩句愧淸新

 李賀小傳毎旦日出常従小奚奴𮪍距虚背古錦囊遇

 有所得投囊中暮歸足成詩

杜門絶俗无行跡相憶猶當遣化身

 維摩詰經云維摩詰不起于座居衆㑹前化作菩薩时

 化菩薩昇于上方到衆香界礼彼佛足願得丗尊所食

 之余施作佛事彼諸大士見化菩薩歎未曾有即以問

 佛佛告之曰下方有丗界名娑婆佛号釋迦牟尼有菩

 薩名維摩詰爲諸菩薩説法故遣化來釋氏有法身化

 身报身

   衝雪𪧐新寨忽忽不楽

縣北縣南何日了又來新寨觧征鞍山衘斗柄三星沒雪

共月明千里寒小吏有時須束帶

 用渊明應束帶見督郵事巳見上注

故人頗問不休官

 唐僧靈徹詩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見集

 古録

南長盡稍雲竹歸及春風斬釣竽

 刪去詩中有新寨餞南歸客詩乃葉縣尉时作

  郭明甫作西齋于潁尾請于賦詩

食貧自以官爲業

 詩三𡻕食貧

聞説西齋意凛然万卷藏書冝子弟十年種木長風煙

 史記貨殖傳十𡻕樹之以木

未嘗終日不思潁

 歐陽公有思頴𭔃常処士詩

想見先生多好賢安得雍容一樽酒

 杜詩何时一樽酒重与細論文

女郎臺下水如天

 寰宇記頴州治汝隂縣女郎䑓在縣西北一里古老云

 昔胡之女嫁魯昭侯爲夫人築䑓以賔之故俗謂之女

 郎䑓

東京望重兩并州

 郭丹郭伋皆為并州牧後漢書有傳

遂有汾陽整綴旒

 唐郭子儀封汾陽郡王賛曰唐祚若贅斿而能輔太子

 𠕂造王室

翁伯入関傾意氣

 唐郭觧傳解姊曰以翁伯时人殺吾子賊不得師古曰

 翁伯解字也傳又云觧入関関中賢豪聞声爭交驩

林宗異丗想風流

 郭泰字林宗事見後漢書

君家旧事皆靑史今日髙才未白頭莫𠋣西齋好風月長

隨三逕古人遊

 𭄿之仕也三逕見上汝頴鄰州此亦葉縣尉时作

   睡起

彷拂江南一夢中虚堂尽日轉温風

 月令孟夏之月温風始至

春風稍斍裌衣重

 潘岳秋㒷賦藉莞蒻御祫衣注祫衣无絮也杜詩地一

 𥘉衣裌

昼永不知樽酒空

 孔融云樽中酒不空

   戯詠江南十風

十月江南未得霜髙林殘水下寒塘飯香獵户分熊白酒

熟漁家擘蟹黄橘摘金苞隨驛使

 文選笙賦披黄苞以授柑荆州記陸凱与范曄詩折花

 逢驛使

禾㫪玉粒送官倉

洪範惟辟玉食杜牧之阿房宫賦釘頭磷磷多於在𢈔

 之粟粒

踏歌夜結田神社

踏歌近代曲也張說劉禹錫皆有踏歌行續仙傳藍采

和常醉踏歌云踏踏歌藍采和退之詩麥苗含穟桑生

椹且向田頭樂社神

遊女多隨陌上郎

 劉夢得詩盪舟遊女滿中央採菱不顧馬上郎

   和荅孫不愚見贈

詩比淮南似小山

 文選有劉安招隱士一首注云淮南小山之所作也稱

 大山小山猶詩有大雅小雅

酒名麴米岀雲安

 杜詩聞道雲安麹米春纔傾一盞便醺人

且憑詩酒勤春事莫愛児郎作好官

 劉知幾史通云師人有兒𭅺之稱

簿領侵㝷

 漢郊祀志侵㝷於㤗山矣

台相筆

 台相當謂冨韓公

風埃蓬勃使星鞍

 文選呉都賦歊霧漨浡漨音蓬浡音勃潘安仁笙賦鬱

 蓬勃以氣岀此謂困於將迎使星見後漢李郃傳

小臣才力堪爲SKchar敢學前人便掛冠

 此數語必有爲

   次韻裴仲謀同年

交蓋春風汝水邊客牀相對卧僧氊舞陽去葉纔百里

 裴官于潁昌之舞陽山谷尉汝州葉縣

賤子與公皆少年

 山谷時年二十四

白髮齊生如有種青山好去坐無錢

 唐符戴乞買山錢於于頔見雲溪友議

煙沙篁竹江南岸輸與鸕鶿取自眠

   次韻𭔃滑州舅氏

舫齋聞有小溪山便是壷公謫處天

 後漢費長房傳長房爲市SKchar市有老翁賣藥縣一壷市

 罷跳入壷中市人莫見唯長房見之因徃𠕅拜翁與俱

 入壷中唯見玉堂嚴麗旨酒甘肴SKchar衍其中翁後曰我

 神仙之人以過見責事畢當去子能相隨乎

想聽𤨏䆫𭰹夜雨

 景福殿賦靑𤨏銀鋪注云靑𤨏䆫也以青畫爲𤨏文

似看葉水上江船瞻想白馬津亭路

 退之讀東方朔雜事詩瞻相北斗柄兩手自相挼滑州

 治白馬縣有𥠖陽津亦曰白馬津酈食其云守白馬之

 津是也

寂寞雙鳬古縣前

 明帝時王喬爲葉令毎月望乘𩀱入朝今有墓在汝州

葉縣汝滑皆頴京西北路

舅氏知甥最踈懶

 杜詩舊諳踈懶叔湏汝故相携

折腰塵土解哀憐

 時方作尉故用淵明五斗米折腰事

   病起次韻和稚川進叔倡

池塘夜雨聽明蛙老境侵尋見上毎憶家白髮生來驚客

鬢黄𥹭炊熟又春華

 黄粱見第一卷下注

百年不負膠投⿰氵𭝠

 後漢陳重雷義同郡爲友郷里爲之語曰膠⿰氵𭝠自謂堅

 不如雷與陳

萬事相依葛與𤓰見上勝日見䘙玠傳主人如有酒猶堪

扶病見鸎花

 盧仝詩鸎花爛熳君不來

   稚川約晚過進叔次前韻贈稚川并呈進叔

人𮪍一馬鈍如蛙行向城東小隱家

 文選王康琚詩小隠隱陵藪大隱隱朝市

道上風埃迷皂白

 皂白見第一卷下

堂前氷竹湛清華

 文選謝叔源詩水木湛清華

我歸河曲定寒食公到江南應削𤓰

 禮記爲天子削𤓰者副之

樽酒光隂俱可惜端湏連夜發園花

 明朝遊後苑火急報春知花湏連夜𤼵莫待暁風

 語也見唐人小說 首句盖用𣈆祖傳幽兾之士鈍如

 椎

   和答登封王晦之登樓見𭔃

縣樓三十六峯寒

 見第四卷注

王粲登臨獨𠋣欄

 文選有王仲宣登樓賦

清坐一畨春雨歇相思千里夕陽殘詩來嗟我不同醉别

後喜君能自寛

 列子第一篇善乎能自寛者也杜詩老去悲秋喜自寛

舉目盡妨人作樂

 𣈆向秀傳欲注莊周書嵇康曰此書詎復湏注正是妨

 人作楽耳

幾時歸得釣鯢桓

 莊子應帝王篇鯢桓之審爲淵止水之審爲渊流水之

 審爲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音義云鯢桓二魚名又云

 鯢鯨也桓盤也審處也

   伯氏到濟南𭔃詩頗言太守居有湖山之勝同韻

   和

西來黄犬傳佳句知是陸機思陸雲

 陸機傳機寓京師乆無家問有犬名黄耳乃爲書繫其

 頸犬南走至其家得報還洛

歴下樓臺追把酒

済南府治歴城韓信襲破齊歴下軍即此

舅家賔客厭論文

 老杜贈太白云重與細論文

山椒欲雨好雲氣湖靣逆風生水紋

 謝叔源詩悲猿響山椒

想得爭棊飛鳥上行人不見只聽聞

   同丗弼韻作𭔃伯氏在濟南兼呈六舅祠部

山光掃黛水挼藍

 樂天樂府憶江南云春來江水緑如藍

說樽前愜𥬇談伯氏淸修如舅氏濟南蕭灑似江南屡

陪風月乾吟筆

 北史隋文令李德林作詔復鄭譯爵髙熲戯謂譯曰

 筆乾

不解笙篁醉舞衫只恐使君乘傳去拾遺今日是前衘

 漢髙紀云乘傳⿰⾔𭥍洛陽樂天詩十年不改舊官衘唐陳

 子昻杜甫皆左拾遺豈比之二子𫆀

   丗弼恵詩求舜泉輒欲以長安酥共泛一盃次韻

   戲答

    舜泉河北酒名當是北京教授時作

寒韲薄飯留佳客

 杜詩一飯未曾留俗客

蠧簡殘編作近鄰

 簡編見上

避地梁鴻真好學

後漢逸民梁鴻作五噫之歌粛宗聞而非之乃易其名

居斉魯之間

著書楊子未全貧

楊子謂楊雄杜詩園収芋栗未全貧

玉酥錬得三危露見上石火燒成一片春

樂天詩石火光中𭔃此身

沙鼎探湯供夘飲

探湯見論語樂天詩午茶能破睡夘酒善消SKchar

SKchar問字絶無人

見楊雄傳

  伯父祖善耆老好學於所居紫陽溪後小馬鞍山

  爲放隠齋逺𭔃詩句意欲庭堅和之幸師友同賦

  率尓上呈

樵入千岩靜松𠲒籟寒兒童給行李藜篠對衣冠

莊子徐無鬼篇逃空者藜藋拄乎之徑藋徒弔反

藋蓧同音

小檻聊防虎時來即觧鞍阿翁吹笛罷懷昔淚相㸔

  倉後酒正㕔昔唐林夫謫官所作十一月己夘余

   納秋租隔墻芙蓉盛開

攀檻朱雲頭未白

朱雲請上方斬馬剱斬張禹上大怒御史將雲下獄雲

攀殿㩜折見本傳

不知流落向何州空餘前日學書地小閣紅蕖取意秋

 元注云林夫喜作𨽻字

   自咸平至太康鞍馬間得十小詩𭔃懷晏叔原并

   問王稚川行李鵝兒黄似酒對酒変新鵝此他日

   醉時與叔原所詠因以爲韻

    咸平大康二邑皆𨽻開封府

詩入雞林市

唐白居易傳最工詩時人爭傳雞林行賈售其囯相率

篇易一金

書邀道士鵝

羲之傳山隂道士好飬鵝羲之固求市之道士云爲冩

道德經當舉鵝相贈羲之欣然冩畢籠鵝而歸

雲間晏公子風月興如何

 晋陸雲傳雲間陸士龍荀隠曰日下筍鳴鶴

春風馬上夢樽酒故人持猶作狂時語鄰家乞侍兒

 元注云稚川醉時在傍知狀侍兒婢也見𡊮盎傳

憶同嵇阮軰醉卧酒家牀今日壚边客𥘉無人姓黄

 王戎傳甞經黄公酒壚下顧謂後車客曰吾昔與嵇叔

 夜阮嗣宗酣暢於此今日視之雖近邈(⿱艹石)山河阮藉傳

 婦有羙色當壚沽酒籍嘗𥝠婦飲醉便卧其側

對酒誠獨難論詩良不易人生如草木臭味要相似

並見上

春色挾曙來惱人似官酒酬春無好語懷我文章友

紅梅定自開有酒無人對歸時應好在常恐風雨晦

定自好在並見上

南萬里江緑凈一盃酒王孫江南去更得消息否

 退之詩水容與天色此処皆緑淨又云瞰臨𣺌空闊緑

 浄不可唾

獻𥬇果不情

 莊子大宗師篇造⿺辶商不及𥬇獻𥬇不及排唐魚朝恩傳

 釋菜執易𦫵坐言鼎有覆餗象以侵𫳐相王縉怒元載

 怡然朝恩曰怒者常情𥬇者不可惻也

貌親𥘉不愛

 礼記情踈而貌親在小人則穿窬之盗也與

誰言百年交投分一傾蓋

 投分傾蓋並上注

四十垂垂老

 山谷生於慶暦五年乙酉至元豐七年甲子盖四十矣

 時自太和移監德平鎮集中有代其母𥙊陳氏女云我

 徂江南三年揺摇元豐甲子汝兄還朝可見是𡻕過汴

 京故在咸平太康之間作此詩

文章豈更新鼻端如可斵猶擬為揮斤

 莊子徐無SKchar篇郢人堊漫其鼻端(⿱艹石)蠅翼使匠石斵之

 匠石揮斤成風聽而斵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

 容

土氣昏風日人SKchar極鴈鵝

 衆口極鵝鴈見上

㝷河著繩墨詩思略無多

   次韻蓋郎中率郭郎中休官二首

仕路風波𩀱白髮閑曹𥬇傲兩詩流故人相見自青眼

見阮籍傳

新貴即今多黑頭

 黒頭見此卷注杜詩舊交新貴音書絶熈豐多擢用新

 進少年

桃葉栁花明暁市荻牙蒲笋上春洲定知聞徤休官去

 楽天詩放慵長飽睡聞徤且聞行文云林園亦要聞閑

 置筯力應湏及徤囬

酒户家園得自由

 元注云郭文時御道中 過親黨飲頗爲分䑓御史

 所訶故有此句杜詩送客逢花可自由退之詩我云以

 病歸此巳頗自由唐人以酒量為酒户楽天詩户大嫌

 甜酒

丗態巳更千変盡心源不受一塵侵

 一作險阻艱難親得力是非SKchar患飽經心四十二章經

 断欲去爱識自心源逹佛深理

青春白日無公亊紫鷰黄鸝俱好音

 杜詩隔葉黄鸝空好音

付與兒孫知伏臘聽教魚烏逐飛沉黄公壚下曽知味

前篇巳注

定是逃禅入少林

杜詩醉中徃徃爱逃禅傳燈録菩提逹磨届于洛陽寓

 止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

   和張沙河招飲

張侯耕稼不逢年

 史記侫幸傳諺曰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

過午未炊児女煎

 退之詩未朝飱得米日巳晏隔墻聞誰呼衆口極

鵝鴈

腹裏雖SKchar五車讀

 杜詩男児湏讀五車書

囊中能有幾錢穿

 後漢趙壹傳爲詩曰文籍雖滿腹不如一囊錢杜詩囊

 空恐羞𤁧留得一錢㸔

况聞緼素尚黄葛可怕雪花鋪白氊

 大白北風行云燕山雪花大如席老杜詩糝徑揚花鋪

 白氊

誰料丹徒布衣得

 丹徒布衣見上

今朝忽有酒如川

 左昭十二穆子曰有酒如淮齊侯曰有酒如澠

   閠月訪同年李夷伯子真於河上子真以詩謝次

   其韻

十年不見猶如此

治平丁未同唱第至熈寕乙夘十年矣山谷時在北

京故稱河上

未斍斯人歎滯留

司馬談六家指要云大史公留滯周南

白璧明珠多按剱

 見墨竹賦注

濁涇清渭要同流

 杜詩濁涇清渭何當分

日晴花色自𭰹淺風軟烏聲相應酬

 唐杜荀鶴詩風暖烏聲碎

談𥬇一樽非俗物對公無地可言愁

 𣈆王戎與阮籍為竹林之遊戎嘗後至籍曰俗物復來

 敗人意

   乞猫

秋來䑕軰欺猫死

 退之詩立召賊曹與五伯盡取䑕軰尸諸市

窺甕翻盤攪夜眠聞道貍奴將数子

 傳燈録第十卷僧曰狸奴白牯為什麽却有知南史何

 承天云鳯凰將九子此摘其字

買魚穿柳娉衘蟬

 衘蟬用俗語也後山詩話云乞猫詩雖滑稽而可喜千

 𡻕之下讀者如新

   書扇

魯公筆法屋漏雨未减右軍錐畫沙可惜團團新月面

零亂黒雲遮

 法書苑云顔魯公與懐素斈草書於鄔兵曹或問曰

 張長史見公孫大娘舞劒得低昻囬翔之狀兵曹有之

 乎懷素以古SKchar2脚為對魯公曰何如屋漏痕懐素曰

 老賊得之矣如印印泥錐畫沙見墨竹賦注

   次韻郭右曹

閱丗行將老斵輪

 潘安仁歎逝賦川閱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丗閱人

 而爲丗人冉冉而行暮莊子行年七十而老斵輪詳見第

 一卷下注

那能不朽見仍雲

 見墨竹賦注

𡻕中日月又除盡聖處工夫無半分

 退之感春詩惜哉此子巧言語不到聖處寜非癡

秋水寒沙魚得計見上

南山濃霧豹成文見上

古心自有著鞭地

 退之詩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着鞭見祖逖傳

尺璧分隂未當勤

 文子曰聖人不貴尺璧而重寸隂淮南子曰禹之趍時

掛冠不顧故曰不貴尺璧而重寸隂

   次韻元日

㑹朝四海登圖籍

東都賦春王三朝㑹同漢京是日也天子受四海之圖

絳闕清都想盛容

 列子周穆王篇王實以淸都紫微帝之所居

春色巳知囬寸草

 孟郊詩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輝

霜威從此霽寒松

 霽威見上

飲如嚼蠟𥘉忘味

 楞嚴經云於横陳時味如嚼蠟

事與浮雲去絶蹤

 選詩雨絶無還雲又云風流雲散一别如雨李善曰鸚

 鵡賦云何今以雨絶陳琳檄吴將校曰雨絶于天諸人

 同有此言未詳其始

四十九年蘧伯玉聖人門户見重重

 莊子則陽篇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未嘗不始於

 是之而卒詘之以爲非也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十

 九非也

   和荅李子真讀陶𢈔詩

楽易陶彭澤

 陶潜淵明爲彭澤令

憂思𢈔義城

 𢈔信子山封義城公

風流掃地盡

 唐祝欽明授太子經帝與群臣宴欽明自言能八風舞

 帝大𥬇盧藏用歎曰是舉五經掃地矣杜詩豪傑誰人

 在文章掃地無太白詩春光掃地盡碧葉成黄𭰖本出

 漢魏豹等賛上古遺烈掃地盡矣

詩句識餘情徃者不可作

 檀弓云趙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吾誰與歸

前賢畏後生

 杜詩𢈔信文章老更成凌雲健筆意縱横今人嗤㸃

 傳賦不斍前賢畏後生

君言得意處此意少人明

   次韻答栁通叟求田問舎之詩

少曰心期轉謬悠

 心期見上莊子末篇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

蛾眉見妬且障羞

 離騷經衆女嫉余之娥眉兮謡諑謂余以善滛南史劉

 穆之曽孫祥齊建元中為正貟郎司徒禇彦回入朝以

 腰扇障日祥從側曰作如此㪯止羞見人靣扇障何益

 玉臺新詠云㪯扇且障羞

但令有婦如康子

 列女傳魯黔婁先生之妻先生死曽子徃弔之曰何以

 為謚其妻曰以康為謚曽子曰先生食不充口衣不盖

 躰何楽於此而謚為康乎妻曰昔君嘗欲以為囯相辝

 而不為是有餘貴也君嘗賜之粟三十鍾辝而不受是

 有餘冨也甘天下之淡味安天下之卑位求仁而得仁

 求義而得義其謚為康不亦冝乎曽子曰唯

安用生兒似仲謀

 吴志孫𫞐字仲謀曹公歎曰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𦫵

 兒子(⿱艹石)㹠大耳

横笛牛羊歸晩徑

 杜詩牛羊歸徑險鳥雀聚枝深

卷簾𤓰芋熟西疇

蜀都賦云𤓰疇芋區歸去來詞云將有事於西疇

功名可致猶囬首何况功名不可求

   催公靜碾茶

雪裏過門多𢙣客

 元注不飲者爲𢙣客出元次山集中有絶句云有時逢

 𢙣客注非酒徒即爲𢙣客

春隂只惱有情人睡魔正仰茶料理

徽之傳卿在府日乆比當相料理

急遣溪童碾玉塵

幽恠録四老人云君輸我玉塵九斛楽天詩新茶碾

 玉塵

   同前韻戯公静

偶逢携酒便與飲竟别我爲何䓁人

 退之歸彭城詩遇酒即酩酊君知我爲誰

兎月龍團不當惜長卿消渴肺生塵

 司馬相如傳常有消渴病盧仝詩渴心歸去生塵埃

   和謝公定河朔謾成八首

急雨長風溢两河欣然河伯順風歌行觀東海方寸少不

以黄流更自多

 注見弟一卷下

直渠殺势煩才吏

 分殺水力穿直渠皆見漢溝洫志

機器爬沙聚水兵

機器謂鐡龍𤓰濬川杷也見第一卷下同尭民遊靈源

廟詩注爬沙字見退之月蝕詩爬沙脚手鈍誰使汝解

縁青SKchar

河面常從天上落金堤千里護都城

溝洫志云史酸𬃷護金堤

直令南粤還歸帝

南越王趙佗傳妄𥨸帝聊以自娯改号不敢為帝矣

誰謂匈奴不敢王願見推財多卜式未湏筭賦似桑羊

卜式傳時洪方亊匈奴式上書願輸家財半助边上以

 語丞相洪洪曰此非人情不𮜿之臣乃罷式歳餘㑹渾

 𫆀等降縣官費衆倉府空式復持錢三十万与河南

 守食貨志以東郭咸陽孔僅領塩鐡而桑弘羊貴幸弘

 羊賈人之子以心計三人言利亊析秋毫矣

萊公廟畧傳𦒿傳韓令風流在井疆安用鳴鼛増漢壘不

妨羅拜不諸羗

此皆河朔亊宼萊公力請真宗幸澶州克敵𦒿旧談之

未巳韓忠献公相州安陽人熈寕八年殁於相州此盖

 八年以後作時教授北京也井疆言其井邑疆畔所在

書殊厥井疆

漢時水占十万頃官寺民居皆濁河

溝洫志成帝時河決於舘陶及東郡凢SKchar四郡三十二

縣水居也十五万餘頃深者三丈壞敗官庭民居四万

所又按孝元帝紀敗壞官寺民室注凢府庭所在皆謂

 之寺

豈必九渠亡故道直縁穿鑿用功多

溝洫志是𡻕河水湓溢敗官庭民舎四万許啇以為可

决平原金隄開通大河至海五百餘里又乾三郡水地

 得羙田且二十餘許啇又云古說九河之名自鬲以

北至徒駭相去二百餘今河雖数徙不離此域

膚庭数遣林牙使羗種來窺鴈塞耕壯士看天思上策月

邊鳴笛為誰横

 林牙契丹翰林斈士也見实録江鄰幾雜志云兾州城

南有張耳墓在送客亭北戎使林牙者由翰林斈士出

 使問知州王仲平不知張耳何代人大使𫆀律防謝曰

契丹家翰林斈士名目而巳

蛛蒙黄𦘕屏𥘉暗塵澁金門鎻不開六十餘年望琱輦赭

𫀆曽是映宫槐

 此言澶渊行宫也自景德元年歳甲辰与北虜通好息

兵至熈寕元年戊申盖六十五年

百里棄疆王自直

熈寕七年九月契丹遣使來言代北對境有侵地帝以

手詔問故老韓冨文等皆言不可与王荆公𠕅入相曰

將欲取之必固予之以筆畫地圖至八年九月分畫地

界弃地五百餘里此詩盖婉其詞也

万金捐 --捐費物皆春

當謂歳幣

湏令牧馬甘踰幕更遣彎弓不射人

 漢匈奴傳云匈奴益北絶幕又云匈奴逺遁南无王庭

詩意謂令北虜絶幕北去不復近塞而引弓之民不相

 射也杜詩云射人莫射馬此反其意

   武陵

武陵樵客出桃源自許重遊不作難

 白詩廻山轉海不作難傾情倒意无所惜

却覔洞門煙鎻断歸舟風月夜深寒

 詳見渊明集中桃花源記上巳注其略

   過平輿懐李子先時枉并州

    平輿𨽻蔡州嘉祐四年升并州為太原府

前日幽人佐吏曹我行堤草認青𫀆

𢈔信哀江南賦云青𫀆如草白馬如練杜詩汀草乱青

𫀆

心隨汝水春波動㒷与并門夜月髙丗上豈无千里馬人

中難得九方臯

列子說符篇秦穆公謂伯楽曰子之年長矣子姓有可

使求馬者乎對曰臣之子皆下材可告以良馬不可告

以天下之馬也臣有所与共檐纆薪菜者有九方皐請

見之公使求馬三月而反報曰巳得之矣牝而黄使人

取之壯而驪公謂伯楽曰敗矣子之所使求馬者色物

牝壯尚不能知又何馬之能知也伯楽曰臯之所𮗚天

機也云云

酒船魚網帰來是花落故溪𭰹一篙

  謝暁純送衲韈

剗草曽𦫵馬祖堂

 傳燈録江西一禅師姓馬氏六祖能和尚謂曰向後佛

 法從汝边去馬駒蹋殺天下人厥後江南法嗣布於天

 下時号馬祖又丹霞禅師投南岳石頭和尚石頭告衆

 來日剗佛殿前草至日各備鍬钁剗草獨師以盆盛水

 水浄頭於和尚前胡跪石頭𥬇為剃髮

暖䆫接SKchar話還郷贈行百衲兠羅韈

 楞SKchar經云我今示汝兠羅綿手摘此二字

處處相隨入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避暑李氏園二首

李侯别舘鎻春隂花徑吹香可細㝷

 杜詩花徑不首縁客掃

迸笋侵堦藤倒架

盧仝詩攅迸溢林薮

主人重為費千金

荷氣竹風冝永日冰壷凉簟不能囬題詩未有驚人句㑹

喚謫仙⿱⺾⿰𩵋禾二來

 主立之詩話曰山谷嘗避暑城西李氏園題两詩其一

 云題詩未有驚人句喚取謫仙⿱⺾⿰𩵋禾二來秦少游言於東

坡曰以先生為⿱⺾⿰𩵋禾二大似相薄少章為予言

  戯題大年防禦蘆鴈

揮毫不作小池塘蘆荻江村落鴈行雖有珠簾藏翡翠不

忘煙雨𦋐鴛鴦

詩話又云宗室大年名令穣喜微行而善𦘕小景山谷

詩云雖有珠簾籠翡翠不忘煙雨𦋐鴛鴦盖有所譏也

大白詩玉楼巢翡翠金殿鎻鴛鴦

   平原宴坐二首

    平原郡德州也山谷元豐七年在大和移

    監德州德平鎮此詩題下注公擇二字詩

    意殊不相渉盖本注於後篇謝送宣城筆

    而後人誤寘於此今去之詳見後注

老作儒生不解事

文選楊德祖牋脩家子雲老不解亊強著一書唐

婁師德傳云解亊僕射

南有田歸荷鋤北䆫風來㪯書葉猶自𭄿人勤讀

謂風吹葉子𠕋如𭄿人讀書也

黄落委庭𮗚九州虫聲日夜戒衣裘

 謂促織

金錢滿地无人費

謂黄落

一斛明珠薏苡秋

以薏苡比明珠盖馬援傳帝方薏苡实大援欲以

為種軍還載一車譛之者以為所載皆明珠文犀

   次韻舎弟題牛氏園

春与園林共晚人將蜂蝶俱來樽前鳥歌花舞歸路

星翻漢囬

明月清風良霄㑹同星河易翻𭭕娱不終此廣記

所載鬼詩也⿱⺾⿰𩵋禾黄皆喜為人書之字本出文選鮑

明逺舞鶴賦云星翻漢囬暁月將落

春事欲了鸎催主人雖貧燕來玉燭傳盃未厭

 尓雅囬氣和謂之玉燭此借使其字杜傳盃不放盃

金吾静夜驚囬

本或作晝夜或作尽夜今定爲静夜唐十六衛有左右

金吾衛盖循漢執金吾之名掌京城廵警杜詩醉歸應

犯夜可怕李金吾

  謝送宣城筆

    山谷草書此詩又跋云李公擇左宣城令諸葛

   生作雞距法題云草玄筆以𭔃孫莘老

宣城変樣蹲雞距諸葛名家捋䑕鬚一束喜從公處得千

金求買市中无漫投墨客摹科斗勝与朱門飽蠧魚愧我

𥘉非草玄手不將閑寫吏文書

   王彦祖恵其祖黄州制草書其後

脫略㸔時軰詣君等𤼵蒙董狐常直筆

 左宣元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𨼆修

汲黯少居中

 黯傳黯数切諌不得乆留内𡊮盎傳盎以直諌不得乆

 居中

鵩入遷臣舎

賈𧨏有鵩鳥賦

烏號厭丗弓

封禅書有烏號弓云云

平生有嘉樹猶起九原風

檀弓趙文子与叔譽𮗚乎九原云云

  𭔃懷公夀

    山谷甞有跋云余與宗室越宫有葭莩故𭧽时

    與宣州院公壽景珍嘗共文酒之楽

好賦梁王在日边

 司馬相如傳以此言爲郎㑹景帝不好辝賦是时梁孝

 王來朝從游說之士邹陽枚乘之徒相如見而說之因

 病免客游梁

重簾複幕鎻神仙

 退之詩黄簾緑幕朱户閉

莫因病酒踈桃李且把春愁付管絃愚智相懸三十里

 見第四卷注

榮枯同有百余年

 文選曹子建詩積善令余慶榮枯立可湏

及身強健

 及健見上

且行楽

漢陽惲傳人生行楽耳湏冨貴何时

一𥬇端湏直万錢

太白玉盤玲羞直万錢

   以金沙酴醿送公壽

天遺酴醾玉作花紫綿揉色染金沙憑君着意樽前㸔便

与春工立等差

 退之李花詩縞裙練恱无等差金沙見上沈立海棠記

 云唯紫帛者謂之海棠余乃棠棃花耳此摘其字

  同刘景文逰郭氏西園因留𪧐

人居塵丗虚華舘秋入園林著晩花落日臨池見科斗必

知清夜有鳴蛙

元符三年七月山谷自戎州至靑神省其姑有和青神

士人蒲志同字㤗亨序云伏承㤗亨仙軰和示東坡

之友刘景文同不肖𪧐城西郭氏園七言小詩且推不

肖當與嶺南數公同時鵬蹇鳯舉非所擬倫輒用元韻

上答并叙東坡伯仲方來之意其詩云我巳人間無所

用𩯭飄霜雪眼生花東坡兄弟来雖晚折箭堪除蝕月

蛙東坡海上無消息想見鶩帆出浪花三十年來丗三

変幾人能不化鶉蛙玉座天開旋北斗清班鳥散落餘

花有人難立百官上不爲廟中羔莵蛙㘽竹飬松人去

 尽空聞道士種桃花昨來一夜驚風雨滿地残紅噪莫

 蛙又謝㤗亨送酒云風掃三峩山外雨霜催五桞宅边

 花非君送酒添秋睡可耐東池到暁蛙此詩真本尚存

 而遺文不載因附見於此城西郭園不知何處案前集

 有次韻刘景文登鄴王䑓見思五首云何時郭池晚照

 影冩閑情時正在德平也按徽宗實録元符三年九月

 上謂輔臣韓忠彦曰章悙求去朕不欲以定䇿貶悙秪

 縁護哲宗靈駕不聀累有弹章悙於是遂出故和章云

 有人難立百官上不爲廟中羔莵蛙霍光傳霍山曰丞

 相擅减宗廟羔莵蛙可以此罪也言章丞相之罪不独

 如此耳

   張仲謀家堂前酴醾委地

沉水衣籠白玉笛

 急就章注云篝一名笿亦以爲薫籠玉笛用種玉事

不𮐃湔沸苦無聊煩君斫取西莊栁扶起春風十萬條

   贈陳元輿詞部

武城園木鎻中秋乆得汀州刺史遊招喚丁寕方邂逅誰

言天網漏吞舟

 實録元祐二年八月祠部郎中陳軒爲主客郎中元輿

 軒字也武城王廟即考試院陳祠部與山谷試幃中同

事前集亦有戯荅陳元與詩云平生所聞陳汀州此詩

 亦同時作漢酷吏傳叙号爲網漏吞舟之魚曹子建牋

 設天網以該之頓八紘以掩之

   和陳君儀讀太真外傳五首

朝廷無事君臣樂花柳多情殿閣春

栁公權聮句薫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

不𮗜胡雛心暗動

 一作付與山河買忠義

綺羅飜作墜楼人

外傳云𥘉禄山於上前應對𮦀以諧謔而妃嘗在坐禄

山心動及聞焉嵬之死数日歎惋晋石崇傳崇有妓緑

珠孫秀不與秀勸趙王倫誅崇介士到門緑珠自𭠘

於楼下而死

扶風喬木夏隂合斜谷鈴聲秋夜𭰹

外傳云上至斜谷霖雨渉旬棧道雨中聞鈴聲因採之

爲雨霖鈴曲考之史及諸書明皇自陳倉入散開出河

池𥘉不由斜谷今梓橦有上亭驛古今詩刻皆以爲明

皇聞鈴之地當不妄也

人到愁來無處㑹不関情處揔傷心

大白詩何許最関情

梁州一曲當時事

當時事一作開元夢按開元傳信記凉州獻新曲曰凉

州寕王聞之以爲恐有播越之禍楽府詩集凉州歌序

 亦稱凉州曲云云𥘉無區别

記得曾拈玉笛吹

外傳云妃子𥨸寕玉笛吹故張祐詩云小花静院无人

 見閑把寕王玉笛吹

端正楼空春昼永小桃猶學淡燕支

華淸宫有端正樓貴妃梳洗之所

髙䴡條脫琱紅玉

條脫釧也髙䴡所貴真誥蕚緑華降羊𫞐家遺以金條

脫一

邏逤琵琶橪緑𢇁

 一作一双條脫玻瓈玉三尺琵琶緑蠒𢇁妃子琵琶邏

逤檀也寺人白秀真使蜀還献木(⿰氵閠)如玉光可鍳有金

縷紅文蹙成双鳯絃乃末訶弥羅囯所貢緑水蚕𢇁也

蛛網屋煤昏故物

昏故物一作脂澤歇

此生唯有夢來時

上皇曾御昭儀傳鏡裏觀形只眼前

上賢漢成帝内傳見飛燕身輕欲不勝風帝爲製七寳

避風上曰爾則任吹多少妃曰霓裳一曲可掩千古杜

詩聽說開元亊分明在目前退之詩聽說兩京亊分明

皆眼前

飬得禄兒傾四海

 禄山恩遇最𭰹上及貴妃皆呼以爲兒

千秋更有一伶玄

趙飛燕外傳漢江東都尉伶玄所撰也玄自叙云伶玄

 字子于歴刺史州郡爲淮南相哀帝時老休買妾樊通

 德有才色知書能言飛燕姊弟亊通德曰斯人俱灰 -- 灰 㓕

 矣當時疲精力馳𩥦蠱惑寕知終歸荒田野草乎通

 德顧視燭影以手擁䯻悽然泣下於是撰趙后列傳詩

意謂以古為鉴㒷壞在目前而明皇不知戒為可歎也


山谷外集詩注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