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二 山谷外集詩註 卷十三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十四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十三

   叔父釣亭

檻外溪風拂面凉四圍春草自鉏荒

 杜詩草茅無徑欲教鉏又云葵荒欲自鉏

 沉霜髮爲鈎直

 陸沉見上楚詞曰以直針而爲鈎維河魚之能得

柳貫錦鱗縁餌香

 桞貫魚見上吕氏春秋善釣者漁于十仞之下餌香也

影落華亭千尺月

 東坡荅文與可詩云丗間亦有千㝷竹月落亭空影許

 長見集中篔簹谷偃竹記華亭乃秀州屬邑釣亭當

夢通歧下六州王

 太公釣於渭濵而遇文王帝王丗紀曰諸侯歸周者六

 州文王不失臣節合六州之諸侯以朝紂史記周紀曰

 自歧下而徙都豊

麒麟卧𥬇功名骨不道山林日月長

   夜發分寕𭔃杜澗叟

    山谷居双井𨽻分寕縣

陽𨵿一曲水東流

 渭城微雨浥䡖塵客舎青青栁色新𭄿君更盡一杯酒

 西岀陽𨵿無故人此王維送元二使安西詩遂爲SKchar

燈火旌陽一釣舟

 寰宇記旌陽山在分寕縣東一里旌陽許君曽逰故名

我自只如常日醉

 歐陽公别滁州云我欲祗如常日醉莫教弦𬋩作離聲

滿川風月替人愁

 杜牧詩蠟燭有心還惜别替人垂淚到天明

   元豊癸亥經行石潭寺見舊和栖蟾詩甚可𥬇因

   削柎㓕藁别和一章

    癸亥乃元豊六年是歳十二月自大和移德平

    自此以後皆赴德平經𡍼所作

千里追犇兩蝸角

 莊子則陽篇有國於蝸之左角者觸氏有國於蝸之右

 角者曰蠻氏時相與争地而𢧐伏尸数萬逐北旬有五

 日而後反

百年得意大槐宫

 見第三卷𪧐𮗚音院詩註

空餘祗夜数行墨

 𣵀槃經云因本經以偈頌名祇夜譯𣑽祗夜此云重頌

不見伽梨一臂風

 譯𣑽僧伽梨三衣也

俗眼止如當日白我顔非復向來紅

 言俗人猶以白眼相視而吾亦老矣白眼見阮藉傳

浮生不作游𢇁上即在塵沙逐轉蓬

 游𢇁轉蓬見上

   題馬當山魯望亭四首

    元注云彭澤旧治所

馬當一曲孤

 桉㝷陽志馬當山在江州彭澤縣西四十里髙二十丈

 其下無底有廟封爲上元水府陸龜蒙字魯望有馬當

 山銘大槩言太行吕梁馬當合是三險而爲一未敵小

 人方寸之苞藏名亭曰魯望以此故也因晝陶元亮等

 四人欤

人物于今渺然

 當今人物渺然王逸少帖中語也

不見繞籬黄菊

 陶潜詩采菊東籬下

誰収種秫圭田

 一作有地自荒秔稻無人更與酒錢晋書陶潜傳潜字

 元亮爲彭澤令在縣公田悉令種秫谷曰令吾常醉於

 酒足矣妻子固請種秔乃使二頃五十畒種秫五十畒

 種秔圭田見孟子老杜贈鄭䖍云頼有⿱⺾⿰𩵋禾司業時時與

 酒錢

   右元亮

鯨波横流砥柱

劉夢得詩丗道劇頽波我心如砥柱禹貢底柱在陜州

 硤石縣熈寕廢縣爲鎮𨽻陜縣河水分流包山而過(⿱艹石)

 柱然唐大宗勒銘於此

虎口活國宗臣

漢叔孫通傳通自言幾不免虎口唐狄仁傑傳力𭄿武

后迎廬陵王曰立廬陵王則千秋萬歳後常享宗廟三

 思立廟不祔姑后感悟即日迎王於房州漢䔥曹賛爲

 一代之宗臣

小屈弦SKchar百里

 仁傑甞爲來俊臣所誣捕送制獄巳成反减死貶彭澤

 令人爲置生祠

不誣天下歸仁

 小屈一作少日不誣一作莫言論語一日克巳復禮天

 下歸仁焉

   右狄梁公

不見魯公断石誰家爲礎爲杠

 魯公當是貶吉州司馬時經行此地有紀行碑石而不

 存疑其爲礎以薦枉或爲橋梁也孟子云十一月徒杠

 成注䟽引說文云石矼石橋也俗作杠從木

筆法錐沙屋漏

 見第六卷題扇注

心期曉月秋霜

 心期見上

   右顔魯公

笠澤道人髙古

 呉郡圗經曰松江一名笠澤陸魯望居甫里號所注書

 曰笠澤叢書

文章白髮蕭條

 一作文章歳寒後凋

欲問勒銘遺墨

 即馬當銘

應書水府蛟綃

 呉都賦泉室潜織而卷綃淵客忼慨而泣珠註云俗傳

 鮫人從水中出曽寓人家積日賣綃綃即孚俞也臨去

 索器泣而出珠滿盤以遺主人

   右陸魯望

    次韻胡彦明同年覉旅京師𭔃李飛三章一章

    道其窮困二章𭄿之歸三章言我亦欲歸耳胡

    李相甥也故有㯽榔之句

㸔除日月坐中銓

 言坐待銓選閱歳月之除去也唐制三銓選士尚書爲

 尚書銓侍郎二人分爲中銓東銓見德宗實録今銓法

 有尚書左右選侍郎左右選胡彦明𨽻侍郎左選故曰

 中銓文選禇淵碑云轉吏部郎執銓以平注云韋昭漢

 書注曰銓稱錘也聲𩔖曰銓所以稱

一歳應無官九遷

 文選任彦升代范雲謝表云千秋之一日九迁荀爽之

 十旬逺至方之微臣未爲速逹注云千秋自寢園郎論

 戾大子事一日超九級至大鴻臚退之上張建封書雖

 日受千金之賜一日九迁其官

葱韮盈盤市門食

 市門見上

詩書滿枕客床氊

 杜詩坐客寒無氊

留連節物孤朋酒

 𡺳七月朋酒斯饗

惱亂鄰翁謁子錢

 漢貨殖傳呉楚兵之起長安中列侯封君行從軍旅齎

 貸子錢家子錢家以爲関東成敗未决莫肯予唯母塩

 氏出捐 --捐千金貸其息予之

誰料丹徒布衣得困窮且忍試新年

 南史劉穆之傳曰今日思爲丹徒布衣不可得也穆之

 少時家貧好往妻兄家乞食食畢求㯽榔江氏兄弟戯

 之按爾雅妻之晜弟爲甥詩序相甥盖謂此

丁未同升郷里賢

 丁未治平四年同登第

别離寒暑未推遷

 賈𧨏鵬賦萬物变化固無休息斡流而遷或推而還太

 白詩百齡何蕩𣻌萬化相推遷淵明詩序云日月推迁

蕭條覉旅深窮巷蚤挽聲名上細氊

 漢王𠮷傳諌昌邑王䟽曰廣厦之下細旃之上注云旃

與氊同

碧嶂清江元有宅白魚黄雀不論錢

 杜詩白魚如切玉朱橘不論錢

㯽榔一斛何湏得李氏弟兄佳少年

 穆之爲丹陽尹召妻兄弟及醉令厨人以金柈貯㯽榔

 一斛進之大白詩何時黄金盤一斛薦㯽榔

畏人重禄難堪忍

 文選魏文帝詩棄置勿復道客子常畏人

閱丗浮雲易变迁徐歩當車飢當肉

𢧐國䇿斉語云斉宣王見顔蠋云云蠋辭去曰蠋願得

 歸晚食以當肉安歩以當車無罪以當貴東坡答畢仲

 㪯書云偶讀𢧐國䇿見處士顔蠋之語晩食以當SKchar

 然而𥬇若蠋者可謂巧於居貧者也菜羮菽𮮐飢而食

 其味與八珍䓁而旣飽之後芻豢滿前唯恐其不持

鋤頭爲枕草爲氊元無馬上封侯骨見上

安用人間使SKchar

 杜恕体論曰可以使SKchar者錢魯褒錢神論曰錢無耳可

 以使SKchar

不使朱門爭底事清溪白石可忘年

 杜詩爾軰可忘年

   上䔥家峽

玉笥峯前幾百家山明松雪水明沙

 文選顔延年詩庭昏見野隂山明望松雪

趂虚人集春𬞞好桑菌竹萌煙蕨芽

 栁子厚桞州詩云青箬褁塩歸峒客緑荷包飯趂虚人

 元注云虚市也寰宇記吉州廬陵縣玉笥山道書福地

詩云此山地肥羙冝榖辟兵桑菌桑椹也詩食我桑椹

 爾雅笋竹萌山谷甞有詩云蕨芽已作小兒拳

   何䔥二族

西漢功名相國多南朝人物数諸何

 相國謂䔥何也南史何尚之傳廬江灊人子孫弟姪附

傳者八人

向來冨貴喧天地亦有文章在澗阿

 澗阿見上

   魏夫人壇

獨掃娥眉作逺山

 杜詩淡掃娥眉朝至尊

春風瑶草照朱顔我來欲問許玉斧二十四峯如髻鬟

寰宇記撫州臨川縣西北六里二百歩有魏夫人壇神

仙内傳夫人晋司徒舒之女傳法于護軍長史許穆穆

 子玉斧皆昇仙

   隱梅福處

呉門不作南昌尉上䟽歸來朝市空

 淵明詩一丗異朝市

𥬇拂巖花問塵丗故人子是國師公

漢書梅福字子眞九江壽春人寰宇記洪州南昌縣有

梅福池福嘆曰生爲我酷仕爲我梏形爲我辱智爲我

毒於是棄南昌尉去妻子入洪崖山得道爲神仙代代

有人或於玉笥山中逢見詩意謂梅福與刘向皆仕元

成間數上䟽直諌亦略相似而向之子歆改名秀王莽

篡位歆爲國師後事皆在莽傳

   蕭子雲宅

郁木坑頭春鳥呼雲迷帝子在時居風流掃地無㝷處只

有寒藤學草書

 南史斉髙帝孫子雲字景喬善草𨽻自云效鍾元常王

 逸少而微变字体爲東陽太守百済國使人至建鄴求

 書逢子雲爲郡維舟將發望舡三十許步行拜行前子

 雲遣問之答曰侍中尺牘之羙逺流海外今日所求唯

 在名迹子雲停舡三日書三十紙與之𫉬金貨數百万

 玉笥山記曰蕭子雲來棲止有人謂曰東北有洞曰都

 木坑水自東注可以乆居子雲遂徙家居之後全家隠

 洞中不知所之其地名都木岩也大暦𥘉有道士謝修

 通居此山四十年後遇人引行見宅基遂結庵居之長

 慶𥘉入都木坑見一宅重扉湏㬰有青衣童子招修通

 入見一人紫綬峩冠佩剱立堂之左一人碧綬素簡立

 堂之右童子曰左者蕭君右者梅君即梅福也此記詳

 見太平御覧郁木坑頭當作都木坑掃地見上

   避秦十人

九真承詔上龍湖

 史記封禅書有龍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𮪍群臣従

 者七十餘人按漢金日䃅傳捽胡投莾何羅殿下注胡

 頸也尚書序云承詔作傳

尽是驪山所送徒唯有鄧公留不去松根榰鼎煑菖蒲

 漢髙紀爲縣送徒𮪜山

   黄雀

牛大垂天且烹割

 莊子逍遥篇其翼(⿱艹石)垂天之雲以割烹要湯見孟子

細微黄雀莫貪生頭顱雖復行万里

 卿頭顱方行万里見𡊮紹王荆公甞用此事作二十字

送吕望之赴臨江云黄雀有頭顱長行万里餘想因君

岀守暫得免苞苴

猶和塩梅傳說

   到官㱕志浩然二絶句

    到官謂𥘉至大和縣也此後皆大和所作

雨洗風吹桃李浄

 劉夢得詩桃花淨尽菜花開

松聲䀨尽鳥聲春滿舡明月從此去本是江湖寂寞人

鳥烏未斍常先曉笋蕨登盤始見春

 曉鵶未鳴而先起因見笋蕨始知春深言作邑之勞如

 此也

㰸手還他能者作從來刀筆不如人

 漢曹參傳起秦刀筆吏師古曰刀所以削書古者用簡

 牒故吏皆以刀筆自隨也陳湯傳挫於刀筆師古曰刀

筆謂吏

   岀迎使客質明放舡自瓦窑㱕

皷吹喧江雨不開丹楓落葉放舡囬

 謝靈運詩曉霜楓葉丹杜詩送客蒼溪縣山寒雨不開

 直愁𮪍馬滑故作泛舟囬

風行水上如雲過

 易風行水上渙

地近嶺南無鴈來

 衡陽有囬鴈峯詳見上注

楼閣人家捲簾幕

杜牧之詩深秋簾幕千家雨落日楼䑓一笛風

菰蒲鷗鳥樂湾洄惜無陶謝揮斤手見上

詩句縱橫付酒盃

   送酒與畢大夫

淺色官醅昨夜篘一樽聊付卯時投

 卯酒見上

甕邊吏部應歡喜殊勝平原老督郵

 晉畢卓字茂丗爲吏部郎官比舎郎釀熟卓夜至其甕

 間盗飲之爲掌酒者所縛明旦視之乃畢吏部也丗說

 桓公有主簿善别酒好者謂青州從事惡者謂平原督

 郵青州有齊郡言至齊也平原有革縣言至革上住也

   次元明韻𭔃子由

 按當時山谷兄大臨字元明𭔃子由詩云鍾鼎功名淹

 管庫朝廷翰墨冩風煙管庫謂監筠州塩酒稅也子由

 在筠州有東軒記實元豐三年十二月作是歳庚申山

 谷得邑太和辛酉到官

半丗交親隨逝水

 論語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幾人圖𦘕入凌煙

 唐貞觀功臣圖形凌煙閣

春風春雨花經眼江北江南水拍天

 拍天見上

欲解銅章行問道

 欲解銅章可見太和將滿時作四首同時銅章見第三

 卷末注

定知石友許忘年

 石友忘年並見上

脊令各有思歸恨日月相催雪滿顚

 言彼此皆有兄弟之思如脊令在原也

   再次韻奉答子由

蠆尾銀鈎謂索靖書見上冩珠玉剡藤蜀繭照松煙

 唐舒元輿有弔剡藤文繭紙見上

似逢海(⿱艹石)談秋水

 莊子秋水篇見上

始覺醯雞守甕天

 莊子田子方篇孔子曰丘之於道其猶醯雞歟微夫子

 之發吾覆也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何日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能覿靣

 鄘國風君子偕老云子之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且之顔也注云清視

 清明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而頭角豐滿魯國風猗嗟云抑(⿱艹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又云猗嗟名兮美目清𠔃注上爲名目下爲

 清又云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婉𠔃

只今黃落又凋年

 月令季秋草木黃落漢武帝秋風辭草木黄落兮鴈南歸

 文選舞鶴賦窮隂殺節急景凋年

萬錢買酒從公醉

 杜詩左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

一鉢行歌聽我顚

 傳燈録道吾和尚有一鉢歌

   再次韻𭔃子由

想見⿱⺾⿰𩵋禾耽携手僊

 神仙傳⿱⺾⿰𩵋禾仙公桂陽人漢文帝時得道仙去後有白鶴

 來上郡城東北樓上人或挾弹弹之鶴以爪攫樓板以

 ⿰氵𭝠書云城郭是人民非三百甲子一來歸吾是⿱⺾⿰𩵋禾君弹

 何爲又一說⿱⺾⿰𩵋禾耽者桂陽人也少以至孝著稱𥘉去時

 云今年大疫死者略半家中井水飲之無恙果如所言

 出洞仙傳所載郷里及行事大槩皆同可見仙公即⿱⺾⿰𩵋禾

 耽也

青山桑柘冒寒煙麒麟墮地思千里

 韻書曰麒麟白馬黒脊𫝊玄豫章行云男兒當門戸墮

 地自生神

虎豹憎人上九天

 宋玉招䰟云歸來君無上天些虎豹九閞啄害下人些

風雨極知雞自曉

 鄭國風風雨凄凄雞鳴喈喈

雪霜寜與菌争年

 莊子逍遥篇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

 詩意謂松栢冒霜雪豈與朝菌較脩短𫆀

何時確論傾樽酒醫得儒生自聖顚

 元注云岀素問今按難經五十九難曰在顚之病何以

 别之自髙賢也自辯智也自貴倨也妄𥬇好歌樂也

   次韻𭔃上七兄

學得屠龍長縮手

 屠龍見上

練成五色化蒼煙

 列子湯問篇天地亦物也物有不足故昔者女蝸氏練

 五色石以𥙷其闕

誰言遊刃有餘地

 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此莊子言庖丁解牛今

 以言屠龍

自信無功可𥙷天

 言練石也

啼鳥𥬇歌追暇日飽牛耕鑿望豐年

 帝王丗紀老人擊壤于道曰吾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

 何力於我哉

荷鋤端欲相隨去邂逅青雲恐疾顚

 髙位寔疾憤厚味寔醋毒見國語周語下

   𠮷老受秋租輙成長句

    𠮷老太和丞也後篇云播糠眯眼丞良苦

黄花事了緑叢霜

 黄花事了盖倣退之杶李事巳退也

蟋蟀催寒夜夜牀

 蟋蟀見上

愛日捃収如盗至

 漢食貨志力耕數耘収𫉬如㓂盗之至

失時鞭扑柰民瘡田夫田婦肩頳檐

 退之聮句刈熟擔肩頳

江北江南稼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𡺳七月云十月納禾稼又云十月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毛云滌掃也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功畢入也

少忍飛糠瞇君眼要令私廪上公倉

 莊子天運篇播糠瞇目則天地易位矣

   再次韻和吉老

今日僕姑晴自語

 僕姑見上

愁隂前日雪鋪床三冬一雨禾頭濕

 朝野僉載云秋雨甲子禾頭生耳

百斛幾痕牛領瘡

 白樂天官牛詩云官牛駕官車滻水岸邊般載渉載向

 丑門官道西緑槐隂下鋪沙堤馬蹄踏沙雖淨潔牛領

 牽車欲流血但能濟人治國調隂陽官牛領穿亦無妨

民欲與翁歸作臘

 漢嚴延年傳延年母從東海來欲從延年臘又云母畢

 正臘遂去師古曰建丑之月爲臘𥙊因㑹飲(⿱艹石)今蜡節

公方無事可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相勤凍坐眞成惡愧我偷閑飽大倉

 大倉見上

   招吉老子範𮗚梅花

播糠瞇眼丞良苦鳴皷連村尉始歸

 後魏李崇徙兖州刺史兖土舊多劫盗崇命村置一樓

 樓皆縣鼓盗發之處亂擊之聲布百里皆發人守險由

 是盗發無不𫉬諸州皆効之

及取江梅來一醉明朝花作玉塵飛

 玉塵眯目見上

   𭔃黄從善

故人千里隔談經想見牛刀刃發硎見上渴雨芭蕉心不

 文選謝靈運詩折麻心莫展此借用

未春楊柳眼先青

 白樂天楊柳枝詞云葉含濃露如啼眼枝嫋䡖風似舞腰

鳬飛葉縣見上郎官宰

 後漢書郎官出宰百里

虹貫江南處士星

 晉隱逸謝敷傳𥘉月犯少微少微一名處士星占者以

 隱士當之譙國戴逵有美才或SKchar之俄而敷死此語不

 知謂誰

天子文思求逆耳

 杜牧詩文思天子復河隍漢張良諌髙祖云忠言逆耳

 利於行

吾宗一爲試雷霆

 漢賈山傳人主之威非特雷霆也

   登快閣

    怏閣在太和山谷送吕知常赴太和丞云我去

    太和欲朞矣吕君𥘉得太和官又云快閣六月

    江風寒此篇載在古詩中

癡兒了却公家事

 生子癡了官事官事未易了也了事正作癡爲快耳見

 晋傅咸傳

快閣東西𠋣晚晴

 唐李渉感興隋氏造宫闕峨峨𠋣雲煙

落木千山天逺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老杜天河詩常時任顯晦秋至輙分明

朱弦巳爲佳人絶

 用鍾期伯牙事不知謂誰

青眼聊因美酒横萬里歸舡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

   題息軒

僧開小檻籠沙界

 金剛經以恒河沙數三千大千丗界文選頭陀寺碑演

 勿照之明而鍳窮沙界李善注亦引金剛經

欎鬱參天翠竹叢

 老杜古栢行黛色參天二千尺

籟參差冩明月一家寥落共淸風

 萬籟一家並見上

蒲團禅板無人付

 過禅板來過蒲團來見上注

茶鼎薫爐與客同

 文選雪賦燎薫爐兮炳明燭

萬水千山㝷祖意歸來𥬇殺舊時翁

 僧貫休詩萬水千山得得來傳燈録南岳譲禅師問嵩

 山安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安曰如何不問自巳意

   從時中乞蒲團

撲屋隂風雪作團織蒲投我最冝寒君當自致青雲上

快取金狨覆馬鞍

 國朝皆跨狨鞍

   答余洪範二首

道在東西祖

 傳燈録天竺有二十七祖逹磨西來爲中華𥘉祖贊寕

 僧史以中國爲東夏僧寳傳玄沙禅師傳云師曰逹磨

 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又按傳燈録大同禅師傳師

 問僧什麽處來曰東西山禮祖師來師曰祖師不在東

 西山疑或用此意

詩如大小山

 小山巳見上注按許子解淮南鴻烈其叙云安襲封淮

 南山方術之士多往歸焉遂與蘇飛李尚左呉田由雷

 𬒳毛披伍𬒳晉昌等八人及諸儒大山小山之徒共講

 論道徳緫統仁義而著此書

一家同雪月萬事廢機関天上麒麟閣山中虎豹閑何時

得丘壑明鏡失朱顔

 並見上注

懸罄齋厨數米炊

 室如懸罄見左傳簡髮而櫛數米而炊見莊子庚桑楚

篇文

貧中氣味更相思可無昨日黄花酒又是春風栁絮時

   題安福李令朝華亭

 安福縣𨽻吉州

丹楹刻桷上峥嶸

 春秋莊二十三年三桓宫楹二十四年三月刻桓宫桷

表裏江山路一作略眼平

 表裏山河必無恙也見左傳僖二十八年晉子犯云

曉日成霞張錦綺

 此卷有快閣詩一張紅錦夕陽斜巳注

青林多露綴珠纓

 謝靈運詩云花上露猶泫法華經普門品云無盡意白

 佛言我當供飬觀丗音菩薩即解頸衆寳珠纓絡以與

 之文選王明君詞云泣淚濕珠纓

人如旋磨觀群蟻見上

田似圍碁據一枰

 文選博弈論一枰之上李善本從木音平五臣本作一

 抨𥙷萌切

對案昏昏迷簿領暫來登覧是髙明

   𭔃舒申之户曹

吉州司戸官雖小曽屈詩人杜審言

 唐杜審言傳恃才髙以傲丗見疾嘗語人曰吾文章當

 得屈宋作衙官遷洛陽丞㘴事貶吉州司戸參軍審言

 生子閑閑生甫字子美

今日宣城讀書客還趨手板見上傍轅門江山依舊歳時

改桃李欲開煙雨昏公退但呼紅䄂飲

 詩自公退食

剰傳歌曲教新翻

 元稹連昌宫詞云偷得新翻數般曲劉禹錫楊柳枝詞

 聽唱新翻楊柳枝

   次韻吉老十小詩

十襲發硎刀見上無名自貴髙秋衣猶葛製

 重裘兼味飬大賢氷食葛製神所憐退之苦寒歌也

午飯厭溪毛

 澗溪沼沚之毛見左傳

萬木霜揺落見上山呈斧鑿痕

 退之詩徒𮗚斧鑿痕不矚治水航

癡蠅思附尾

 史記伯夷傳顔淵雖篤學附𩦸尾而行益顯索隠曰蒼

 蠅附𩦸而致千里

驚鶴畏乘軒

 衛懿公好鶴鶴有乘軒者見左閔二年

日短循除廡溪寒出𦥑科

 爲我量度掘𦥑科見退之石皷歌

官居圖𦘕裏小鴨睡枯荷

 謂薫爐也李義山詩云睡鴨香爐換夕薫

眼看人換丗

 文選歎逝賦川閱水以成川水滔滔而日度丗閱人而

 爲丗人冉冉而行暮人何丗而弗新丗何人之能故歐

 公夢中詩碁罷不知人換丗

手種木成隂藏拙無三窟見上談禅劇七禽

 談禪問答之間譬(⿱艹石)孔明之於孟𫉬七縱七禽也詳見

 第一卷𭔃謝外舅詩注

寒氷幾㾗落秋山萬竅號

 莊子齊物篇大塊噫氣其名爲風是唯無作作則萬竅

 怒號

紅梨啄烏鵲殘菊掛蠨蛸

 詩東山云蟏蛸在戸

佳人斗南北

 第一卷有詩云故人南箕與北斗言離别也

美酒玉東西

 酒杯名

夢鹿分眞鹿

 事見列子巳見上注

無雞應木雞

 莊子逹生篇紀渻子爲王飬闘雞曰望之似木雞矣異

 雞無敢應者反走矣

斵鼻昔常尓絶弦知者稀無人與争長唯有釣魚磯

 並見上注

茵席絮剪蠒枕囊収决明

 杜詩階下决明顔色鮮

南風入晝夢起坐是松聲

 夢中聞風起及覺乃松聲也如楞嚴經云如重睡人其

 家有人擣練舂米其人夢中聞舂擣聲别作他物或爲

 擊皷或爲撞鍾宋玉髙唐賦云俯視峥嶸不見其底虚

聞松聲

半菽一瓢飲

 項籍傳卒食半菽語顔子一瓢飲

懸鶉百結衣

 荀子曰子夏家貧衣(⿱艹石)懸鶉杜詩弊衣何啻聮百結

䔥條鬼不瞰

 楊雄解嘲賦云髙明之家鬼瞰其室

聊可與同歸

 楊雄逐貧賦末云貧遂不去與我遊息此用其意

學似斵輪扁見上詩如飯顆山

 李白嘲杜甫詩飯顆山頭逢杜甫頭戴笠子日卓午即

 問年來太瘦生揔爲從前作詩苦見本事詩

室中餘一剱無氣斗牛間見上

   歐陽從道許𭔃金橘以詩督之

    元注云從道叅禅常有言句來頗聞數從歌舞

    飲故及之

禅客入秋無氣息想依紅䄂醉毰毸

 射雉賦敷藻翰之陪鰓

霜枝揺落黄金弹許送筠籠殊未來

 西京雜記韓嫣好弹以黄金爲丸筠籠見上

   黄幾復自海上𭔃恵金液三十两且曰唯有德之

   士冝享將以排蕩隂邪守衛眞火幸不以凡物畜

   之戯答

皺面黄須巳一翁

 楞嚴經迫於衰顔髮白面皺巳成老翁見上

樽前猶發少年紅金丹乞與煩眞友只恐無名帝籍中

禮記月令藏帝籍之収於神倉今借使以言掛名仙籍

 也樂天詩但恐長生須有籍仙䑓試爲檢名看

   和七兄山蕷湯

厨人清曉獻瓊糜見上正是相如酒渴時

 相如傳常有消渴病杜詩酒渴愛江清

能解飢寒勝湯餅

 束晳餅賦玄冬猛寒淸晨之㑹涕凍鼻中霜凝口外充

 虚解𢧐湯餅爲最

略無風味𥬇蹲鴟

 漢貨殖傳下有蹲鴟至死不飢注謂芋也

打䆫急雨知然鼎亂眼晴雲看上匙巳覺塵生双井椀濁

醪從此不須持

 杜詩濁醪有妙理

   弈棊二首呈任公漸

偶無公事負朝暄

 韓文丞㕔記云吾方有公事子姑去負暄見列子

三百枯棊共一罇

 枯棊三百見文選博弈論

坐隱不知巖穴樂手談勝與俗人言

 語林曰王中郎以圍棊是坐隱支公以棊爲手談馬子

 長報任少卿云此可與智者道難爲俗人言

簿書堆積塵生案

嵇康書人間多事堆案盈几

車馬淹留客在門𢧐勝將驕疑必敗果然終取敵兵飜

 羽傳宋義諌曰𢧐勝而將驕卒惰者敗今少惰矣

偶無公事客休時席上談兵較一作角两碁心似珠𢇁遊

碧落

 樂天詩上窮碧落下黃泉

身如蜩甲化枯枝

 退之聮句化蠱枯梮枝言蟬也蟬亦曰蜩五月鳴蜩

湘東一目誠甘死

 南史王偉爲侯景謀主偉作檄云項羽重瞳尚有烏江

 之敗湘東一目寕爲赤縣所歸

天下中分尚可持

 項與漢王約中分天下割洪溝此謂持碁白黒不可動

誰謂吾徒猶愛日見法言參横月落不曽知

 月落參横見子厚龍城録

   次韻幾復答予所贈三物三首

誰憐湖海士見上白髮夜䆫檠

 退之短檠歌夜書細字綴語言两眼眵昏頭雪白

風雨雞不巳

 見毛詩

詩書眼尚明禪枝安𪧐鳥

 禪枝見第六卷和外舅夙興詩注

僧粥吼華鯨

 東都賦發鯨魚鏗華鍾以言木魚呼粥也

但滿五車讀見上行看一座傾

 一座盡傾見相如傳

   右石燈檠

絶域薔薇露

 嶺南有薔薇露楊文公談苑金陵宫中人挼此水染生

 帛言其香也

他山𦴻蓞爐

 西漢雜記丁緩作九層愽山香爐鏤爲竒禽恠獸今刻

 蓮花也尓雅荷芙蕖其花𦴻蓞

薫衣作家想伏枕夢閨姝遊子宦蟻穴見上謫仙居匏壷

 用費長房傳壷公事

當時有SKchar楽回首亦成無

 一作稍薫衣一莞似慰客心孤遊子夢蟻穴謫仙居匏

 壷霏霏䴡絲網清興可能無

   右石愽山

九原誰復起

 死者可作見上

糟魄未傳心見上不取丁儀米

 晋陳壽傳丁儀丁𢋸有盛名於魏壽謂其子曰可覔千

 斛米見與當爲尊公作佳傳丁不與竟不立傳

疑成校尉金

 曹操特置發兵中郎將模金校尉見文選陳琳傳

名從髙位借德有下僚沉

 選詩英俊沉下僚

筆削多瑕㸃

 孔子丗家筆則筆削則削退之詩指摘困瑕玷

猶希畏友箴

 一本筆從髙位曲陸有德人沉救俗規如此慵踈廢古今

   右石刻

    静居寺上方南入一徑有釣䑓氣象甚古而俗

    傳謬妄意嘗有隱君子漁釣其上感之作詩

     吉州青原山静居寺行思禅師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見下注

避丗一丘壑

 漁釣於一壑栖遲於一丘班固叙傳

似漁非丗漁

 子厚饒娥碑丗漁鄱水

獨吟嘉橘頌

 屈原九章有嘉橘頌

不遺子公書

 漢陳咸傳予陳湯書曰即䝉子公力得入帝城死不恨

笋蕨瑶琳晚𢇁緡歳月除

 詩其釣伊何維絲伊緡

安知冶容子

 昜冶容誨淫

紅䄂泣前魚

 文選阮嗣宗詩昔日繁華子安陵與龍陽主云說苑曰

 安陵纒得幸於楚恭王云云𢧐國茦云龍陽君釣十余

 魚而泣下王問之對曰臣始得魚甚喜後得益多而不

 欲弃前所得也今臣得拂枕席爵至人君從人於庭避

 人於途四海之内美人甚多矣聞臣得幸於王褰裳而

 趨王臣亦𭧽之所得魚也亦將弃矣陸韓卿詩云子瑕

 矯後駕安陵泣前魚注云泣魚是龍陽非安陵

   侯尉之吉水覆按未歸三日泥雨戯成𭔃之

歎息侯嬴老

 史記魏公子無忌傳封爲信陵君魏有隱士侯嬴年七

 十家貧爲大梁夷門監者公子往請欲厚遺之不肯受

 乃置酒大㑹賓客坐定公子從車𮪍虚左自迎侯生

尉曹鞍馬疲山花迷部曲江雨壓旌旗越鳥𭄿沽酒

 謂提壷盧鳥也

竹雞憂蹋𭰖

 謂𭰖滑滑鳥也

不知何處醉遥𭔃解酲詩

 劉伶五斗解酲

   侯尉家聽琵琶

舫齋蒼竹雨聲中一曲琵琶酒一鍾恰似潯陽江上聽只

無明月與丹楓

 白樂天琵琶引其略云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

 索索主人下馬客在舡舉酒欲飲無管弦醉不成𭭕慘

 將别别時茫茫江浸月云云

   次韻吉老𭔃君庸

何郎生事四立壁見上心地髙明百不SKchar

 杜詩願聞第一義廻向心地𥘉心地本出佛書杜詩又

 云吾知徐公百不SKchar

白眼醉來思阮籍見上碧雲吟罷對湯休

 文選江文通擬休上人詩日暮碧雲合佳人殊未來沙

 門慧丘本妵湯

諸公著力書交上尺璧深藏價未酬空使君如巢幕燕將

雛處處度春秋

 左傳燕巢於幕上樂府有鳯將雛

   𭔃𡊮守寥獻卿

公移猥甚叢生笋

 退之詩戢戢巳多如束笋集中有符移官移與公移皆

 檄也

訟諜紛如蜜分窠

 訟諜即北山移文所謂諜訴倥偬也

少得曲肱成夢蝶見上不堪衙吏報鳴鼉

 詩鼉鼓逢逢

巳荒里社田園了可柰春風桃李何想見冝春賢太守無

書來問病維摩見上

   廖𡊮州次韻見答并𭔃黃靖國再生傳次韻𭔃之

春去懐賢感物多飛花髙下𦊰絲窠

 退之聮句𢇁窠掃還成

傳聞治境無戾虎

 戰國䇿秦語云陳軫曰有兩虎争人而闘者管莊子將

 刺之管與止之曰虎者戾蟲人者甘餌也注云戾貪也

 虎渡江見上

更道豐年鳴白鼉

 唐張籍詩天欲雨有東風南溪白鼉鳴窟中

史筆縱横窺宝鉉

 元注云干宝作搜神記徐鉉作稽神録當時謂宝鬼

孤

詩才清壯近隂何

 隂鏗何遜見上

𭔃聲千萬相勞苦如𠋣胡床得按摩

 趙廣漢傳界上亭長戯曰至府爲我多謝問趙君師古

 曰多厚也言慇懃(⿱艹石)今人言千萬問訊據胡床見晋桓

 伊傳礼記内則問衣燠寒疾痛苛癢而敬抑搔之注云

 抑按搔摩之

   𡊮州劉司法亦和予摩字詩因次韻𭔃之

𡊮州司法多兼局日暮歸來印幾窠詩罷春風榮草木

 歸去來詞木欣欣以向榮

書成快劒斫蛟鼉

 退之石皷歌快劒斫断生蛟鼉

遥知吏隱清如此

 杜詩吏隱適情性兹焉其窟宅汝南先賢傳鄭欽吏隱

 於蟻陂之陽

應問卿曹果是何

 王徽之傳爲桓冲𮪍兵參軍冲問卿署何曹對曰似是

 馬曹

頗憶病餘居士否在家無意食蘿摩

 本草枸𣏌注曰諺云去家千里不食蘿摩枸𣏌

   次韻奉答吉老并𭔃何君庸

傾懷相見開城府

 文選于令昇晋紀緫論云宣皇帝性深阻有如城府而

 能寛綽以容納

取意閑談投𦥑窠

 𦥑窠見上

但使吏曹無狡兎

 春秋後語馮驩謂孟嘗君曰聞狡兎有三窟

任呼舞女伐靈鼉見上屢中甕面酒幾聖

 釭面即甕頭見上注魏志徐邈傳時科禁酒而邈私飲

 至沉醉校事趙逹問以曹事邈曰中聖人逹白之太祖

 太祖怒鮮于輔曰平日醉客謂酒清者爲聖人濁者爲

 賢人偶醉言耳坐得免後文帝踐祚問曰頗復中聖人

 不對曰時復中之

苦憶樽前人姓何願得兩公俱助我不維朱墨要漸摩

 非特治簿書朱出墨入亦欲漸仁摩義也

   聞吉老縣丞按田在萬安山中

苦雨𥘉聞喚婦鳩

 歐公詩天將隂鳴鳩逐婦鳴中林鳴婦怒啼無好音天

 雨止鳩呼婦歸鳴且喜婦不亟還呼不巳

紅粧滿院木蕖秋

 木蕖即木芙蓉也亦名拒霜花韓桞皆有木芙蓉詩芙

 蓉亦曰芙蕖韓詩又云平鋪紅蕖盖明鏡此言水芙蓉

 即荷花也

樽前不記崔思立應在諸山最上頭

 韓文有藍田縣丞㕔壁記云博陵崔思立黜官再轉而

 爲丞兹邑

   次韻喜陳𠮷老還家二絶

公庭無事吏人休

 日至休吏見上

垂箔寒㕔對弈秋

 弈秋見孟子

催織青籠篘白酒竹炉煨栗煑雞頭

夜寒客枕多歸夢歸得黃柑紫蔗秋小雨對談揮麈尾

 麈尾見上

青燈分坐冩蠅頭

 南史齊衡陽王巾箱五經蠅頭細書

   再次韻答吉老二首

水𪧐風飡甚勞苦

 文選升天行云風餐委松𪧐雲卧恣天行謝靈運詩客

 遊倦水𪧐風朝難具論

勉旃吾子冨春秋

 漢楊惲書願勉旃毋多談漢書帝冨春秋又云冨於春

 秋也

我愧疲民欲歸去麥田春雨把鋤頭

 傳燈録傳大士頌云空手把鋤頭歩行𮪍水牛山谷屢

 冩此頌

賢勞三事一歸休

 見孟子

霜落園林失九秋想得君家烏鵲喜蛛絲縈繞玉搔頭

 玉搔頭見上西漢雜記目瞤得酒食燈火花得錢財乾

 鵲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

   𩀱澗寺

二水犇犇鳴屋除

 韓文藍田丞㕔記水㶁㶁循除鳴

松林落日吼烏菟

 左傳楚人謂虎爲烏菟

老僧更有百歳母白髮身爲反哺烏

 爾雅純黒而反哺者烏也杜詩林烏反哺聲

山陿江深屋翠崖夜鍾聲自甕中來長松偃蹇蒼龍卧六

月澗泉轟怒雷

   酴醾

漢宫嬌額半塗黃

 後漢馬廖傳城中好廣眉四方且半額幽恠録橘中四

 老一叟曰君輸我智瓊額黃十二枝

入骨濃薫賈女香

 晋賈謐傳母賈午充少女也父韓壽與女通家中莫知

 時西域貢竒香一着人則經月不歇帝以賜充女宻盗

 以遺壽充寮屬與壽燕處聞其芬馥稱之於充云云

日色漸遲風力細𠋣欄偷舞白霓裳

 楊太眞外傳進見日奏霓裳羽衣曲

   奉答李和甫代簡二絶句

山色江聲相與淸卷簾待得月華生

歐公歌曲云欄干𠋣遍待得月華生

可憐一曲並舡笛說尽故人離别情

夢中往事隨心見醉裏繁華乱眼生

 太白詩不知繁華子SKcharSKchar何所迫

長爲風流惱人病不知天性緫無情

   次韻奉答廖𡊮州懷舊隱之詩

詩題怨鶴與驚猿

 文選北山移文蕙帳空兮夜鶴怨山人去兮曉猿驚

一幅溪藤照麝煙聞道省郎方結綬

 溪藤見上後漢黄香爲尚書郎不離省闥白楽天集有

 賀楊十二新拜省郎詩杜詩省郎京尹必俯拾蕭朱結

 綬見漢䔥育傳

可容名士乞㱕田

 淵明詩云守拙㱕園田文選張子有㱕田賦

SKchar安召見天嗟晚

 主父偃傳上書朝奏暮召時徐楽SKchar安亦俱上書上召

 見三人謂曰公等何相見之晚也

賈𧨏㱕來席更前

 𧨏爲長沙傅帝思𧨏檄之至入見至夜分文帝前席

何况班家有超固應封定逺勒燕然

 班超封定逺侯班固勒燕然銘各有傳

   𮗚王主簿家酴醾

肌膚冰雪薫沉水

 莊子逍遥篇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艹石)冰雪

百草千花莫比芳

 楊文公談苑稱鄭文寳詩百草千花路斜風細雨天

露濕何郎試湯餅

 語林曰何平叔美姿儀而絶白魏文帝疑其着粉夏月

 與𤍠湯餅旣啖大汗出隨以朱衣自拭色轉皎然平叔

 何晏也魏𥘉尚主

日烘荀令炷爐香

 襄陽記劉季和性爱香常如厠還輙過香爐上主簿張

 坦曰人名公作俗人不虚也季和曰荀令君至人家㘴

 席三日香與我如何坦曰醜婦效顰見者必走公欲遁

 走𫆀季和大𥬇詩人詠花多比美女山谷賦酴醾獨比

 美丈夫見冷齋夜話

風流徹骨成春酒夢寐宜人入枕囊

 宜人見上前集酴醾詩名字因壷酒風流付枕幃與此

 句意同

輸與能詩王主簿瑶䑓影裏據胡床

 見上

   社日奉𭔃君庸主簿

花發社公雨

 社公見上

隂寒殊未開𥘉聞燕子語似報玉人來

 元稹作張君傳崔氏詩曰待月西廂下迎風戸半開拂

 拂桃花樹疑是故人來

遮眼便書𠕋

傳燈録僧問藥山爲什麽經師曰只圗遮眼

挑聾欺酒杯

 李氏談録李相濤小字社公爲兵部時文公昉爲翰林

 學士月給内醖兵部因春社𭔃昉詩云社公今日没心

情爲乏持聾酒一缾俗云社日酒治聾治音持挑當作

 治欺當作欠

傳聲習主簿勤爲撥春醅

 晋習鑿歯傳爲桓温西曹主簿温曰三十年㸔儒書不

 如一詣習主簿大白詩恰似蒲萄新撥醅

   北䆫已見前集

  洪範以不合俗人題㕔壁二絶句次韻和之

寂寥吾道付萬丗忍向時人覔賞音

愽而企竦聞樂而𥨸抃者或有賞音而識道也見曹

子建求自試表聞弦賞音見呉志周瑜傳第一卷答明

略云枯桐滿腹生蛛網忍向時人覔清賞皆用鍾期伯

牙事

搔首金城西萬里樽前從此嘆人琴

元注云德占最知洪範徐德占死事見上注晋王徽之

傳獻之卒徽之奔䘮不哭直上靈床取獻之琴弹之乆

而不調嘆曰嗚呼子敬人琴俱亡

埋没髙才築釣聞

杜牧詩築釣乗時用言傳說大公也

風雲未㑹要鯢桓南康郡下參軍耳付與紅塵白眼㸔

 鯢桓青白眼見上

   次韻杜仲𮗚二絶

鳥啼花動却春寒雨壓青旗卷𦘕干多事今年廢詩酒煩

君傳語問平安

重簾複幕和風雨無奈催沽鳥喚人

鳥名提壷蘆見上注

只是樽前欠狂客舞娃𣲙雪酒磷磷

 退之詩黄簾緑幕朱戸閉唐賀知章自號四明狂客莊

 子云肌膚(⿱艹石)氷雪詩楊之水白石鄰鄰注淸澈也翻石

 亦作磷

   𠕅次韻

矩舞朱裙愜醉㸔

 陶岳零陵記長沙王發於上前自爲短舞人𥬇其拙

惜公官守隔江干遥憐得句無人賞走馬城東覔道安

 習鑿歯傳時有桑門釋道安俊辯有髙才與習𥘉相見

 道安曰弥天釋道安當爲遊寺

詩家二杜審言及甫見仍雲見上詩句風流照映人青眼

向來同醉醒白頭相望不緇磷

 杜詩但取不緇磷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