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山谷外集詩註 卷十四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山谷外集詩註卷第十四

   次韻元翁從王䕫玉借書

爲吏三年弄文墨

 文選劉公幹詩職事相塡委文墨紛消散注云漢書功

 臣皆曰蕭何文墨顧居臣上

草萊心徑失耕鋤

 孟子今茅塞子之心矣

常思天下無雙祖得讀人間未見書

 後漢黄香傳京師號曰天下無雙江夏黃童肅宗詔香

 詣東𮗚讀書所未甞見者

公子藏山眞冨有

 言其藏書如老氏藏室道家蓬萊山也繫辭冨有之謂

 大業

小兒捫腹正空虚

 退之詩詩書勤乃有不勤腹空虚

何時管鑰入吾手爲理籖題撲蠧魚

 杜詩書籖映𨻶曛蠧魚見上

   奉和孫奉議謝送菜

春𬞞照映𢈔郎貧

 南史𢈔杲之傳𢈔郎貧食鮭

遣𮪍持籠佐茹葷

 杜詩遣𮪍問所須莊子人間丗篇不飲酒不茹葷

却得齋厨厭滋味白鵝存掌鱉留裙

 江南别録云僧謙明好詩酒烈祖問其所求曰惟願鵝

生四箇腿鱉生兩重裙陶岳五代史𥙷亦云

   學元翁作女兒哺口詩

五老峰見上前萬頃江女兒哺口鴛鴦雙

 女兒浦𨽻江州德化

驚飛何處沙上𪧐夜雨釣船燈照䆫

   去歳和元翁重到雙澗寺觀余兄弟題詩之篇揔

   忘収録病中記憶成此詩

素琴聲在時能聽

 陶潜傳蓄素琴一張

白鳥盟寒乆末㝷

 左傳盟可㝷也不可寒也

眼見野僧垂雪髮飬親元不顧朱金

 史記聶政傳嚴仲子具酒聶政母前奉黄金百鎰爲母

壽聶政固謝曰家貧飬親親供飬備不敢當仲子之賜

列女傳秋胡子之妻曰妾採桑奉二親不願人之金法

言曰紆朱懷金之樂

開泉浸稻双澗水煨笋充盤春竹林安得一𢋨吾欲老君

聽莊舄病時吟

史記陳軫傳軫至秦恵王曰子去寡人之楚亦思寡人

 否對曰王聞夫越人莊舄乎莊舄仕楚執珪有頃而病

楚王曰舄故越之鄙人也今仕楚執珪貴冨矣亦思越

 不對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則越聲不思越

 則楚聲使人往聽之猶越聲也今臣雖棄逐之楚豈能

 無秦聲哉

   次韻知命入青原山口

坑路羊腸繞

 魏武苦寒行羊腸坂詰曲車輪爲之摧注太行羊腸在

 太原

稻田棋局方林間塔餘寸風外竹斜行吠客犬反走驚人

鳥坌忙山形與祖印岑絶兩相當

 傳燈録中華𥘉祖逹磨傳慧可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

 又云内傳法印以契證心

   次韻吉老知命同遊靑原

洗鉢㝷思去

傳燈録行思禪師傳師得法於曹溪住𠮷州青原山静

 居寺六祖將示滅有沙㳽希遷問曰和尚百年後希遷

 當依附何人祖曰㝷思去及祖順丗遷毎於静處端坐

 第一坐曰汝有師兄行思和尚今住吉州汝因縁在彼

 師言甚直汝自迷耳遷便禮辭去直詣静居

論詩匡鼎來見上鵶窺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處井

 如羅浮山卓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泉也梁景㤗禪師居此山病無水師卓

 錫於地泉涌数尺自是得井唐子西作記又如舒州三

 祖山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泉寳公自金陵飛錫而至以相山谷寺基泉

 爲之湧岀見同安志

魚泳釣時䑓垂足収親子

 師旣付法希遷垂一足遷禮拜㝷辭往南嶽即南嶽石

 頭和尚也

存身亘劫灰 -- 灰

漢武帝穿昆明池悉是灰 -- 灰 有外國胡僧曰此天地劫灰 -- 灰

 之餘見髙僧傳

僧雛手金鑰一爲道人開

 杜詩不寢聽金鑰

至人來有㑹吾道本無家閱丗魚行水遺書鳥印沙

 退之聮句云沙篆印廻平言鳥跡印沙如篆文也

齋盂香佛飯法席雨天花

 並見維摩經

時有清談勝還同歎永嘉

 晋書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

   次韻十九叔父臺源

聞道桃源境鋤荒三逕通

 杜詩葵荒欲自鋤三徑見上

人曽夢蟻穴見上鶴亦怕雞籠

 用晋嵇紹鶴處雞群意

萬壑秋聲别千江月體同湏知有一路不在白雲中

 心珠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儀千江同一月萬户盡皆春以言賔頭尊者

 應四天下供

   次韻曽都豊喜雨

水旱國代有

 左傳僖十三天災流行國家代有

人神理本通徧雩祠小大

 春秋書大雩

敢指蜺雌雄

南史王筠傳沈約製郊居賦示筠草筠讀雌霓五的

蜷約撫掌曰僕恐人呼爲霓五兮反

地厭焚惔極

詩如惔如焚

天囬顧盻中蛟龍起乖卧星斗䀲澄空雲挾雷聲走

 西京雜記淮南王著鴻烈自言字中皆挾風霜

江飜電脚紅寵光歸稼穡

老杜江雨詩寵光蕙葉與多碧㸃注桃花舒小紅

滴𤁋在梧桐詖訟猶相及時霖恐未豐㓗齋蘄得𡻕同病

託諸公

   和李才甫先軰快閣五首

山寒江冷丹楓落

唐文蓻傳崔信詩云楓落呉江冷

爭渡行人簇晚沙

𢈔信詩河橋争渡喧孟浩然詩漁梁渡頭争渡喧

菰葉蘋花飛白鳥一張紅錦夕陽斜

 杜牧之題韋家亭子云蔫紅半落平地晚曲渚飄成錦

 一張

赤欄終日𠋣西風山色挼藍小雨中

 雪浪齋日記荆公小詞云揉藍一水縈花草寂寞小橋

 千嶂抱人不到柴門自有淸風掃唐人詩但言水如藍

 字始於荆公

將老𩯭毛秋着木相思親舊水連空

長江淡淡吞天去甲子隨波日日流萬事轉頭同墮甑

郭林宗傳後孟敏荷甑墯地不顧而去

一身隨丗作虚舟

莊子山木篇方舟而済於河有虚船來觸舟雖有𥚹心

之人不怒人能虚巳以遊丗其孰能害之

雲横章貢二水雨飜盆

 杜詩白帝城下雨飜盆

寺下深江水到門落日荷鉏人著本

漢食貨志理民之道地著爲本注謂安土也音直略反

西風滿地葉歸根

 鮑明逺詩别葉早辝風注引翼氏風角云木落歸本水

 流向東

西風嘉氣浮馬祖山也東北祥風繞静居

静居寺即青原山

山邑豐年人少訟身來訪道得齋魚

   幾道復覔㯽榔

蛮煙雨裏紅千樹逐水排痰肘後方莫道忍飢窮縣令

陸龜𮐃𣏌菊賦序云我幾年來忍飢誦經豈不知屠沽

 兒有酒SKchar𫆀

煩君一斛𭔃㯽榔

 用劉穆之事巳見上注

  發贑上𭔃余洪範

二川來集南康郡

䖍州治贑縣唐武德曰䖍州天寳曰南康郡二川謂章

水貢水皆北流合于贑縣流入大江紹㒷改作贑州

氣味相似相和流木落山明數歸鴈欎孤欄楯繞深秋

SKchar孤臺在䖍州䖍吉鄰郡當是解大和徃德平也

𮌎中淳于吞一石

 史記淳于髠一石亦醉

塵下庖丁解十牛

莊子音義庖人丁其名也管子有屠牛坦一朝解九牛

 塵下疑是筆下

它日欲言人不解西風散髪掉扁舟

 嵇叔夜詩散髮巗岫

   同韻和元明兄知命弟九日相憶

革囊南渡傳詩句摹冩相思意象真九日黃花傾壽酒幾

囬青眼望歸塵蚤爲學問文章誤

杜詩紈絝不餓死儒冠多誤身

晚作東西南北人

 記孔子曰丘也東西南北之人也此亦是徃德平時作

安得田園可温飽長抛簪紱褁頭巾

後漢皇甫規傳退不得温飽以全命

萬里千山厭問津芭蕉林裏自觀身

維摩經是身如芭蕉中無有又云又復觀身身不離病

鄰田雞𮮐留熊也風雨閞河走阿秦

熊也阿秦當是山谷兄弟小字山谷兄弟五人大臨庭

堅叔獻叔逹仲熊仲熊即墓志所謂非熊代書一篇所

謂阿熊而今詩所謂熊也阿秦盖可𩔖推

鴻鴈池边照双影春令原上憶三人

兄弟中两人相聚而三人别去也

年年献壽湏𭭕喜白髮黄花映角巾

晋羊祜傳與從弟琇書曰旣定边事當角巾東路歸

   題吉州承天院清凉軒

菩薩清凉月遊於畢竟空

維磨經法無戯論故楞SKchar(⿱艹石)離明暗見畢竟空

我觀諸境盡心與古人同僧髮侵眉白桃花映竹紅倘來

㝷祖意展手似家風

祖師西來意見上

   題槐安閣并序

東禅僧進文結小閣於𥨊室東飬生之具取諸左右而足

彼雖聞中天之臺百常之觀盖無慕嫪之心予爲題曰槐

安閣而賦詩夫據功名之㑹以嫭姱一丗其與蟻丘亦有

卞乎雖然陋蟻丘而仰㤗山之崇崛猶未離乎俗觀也

淳于棼夢大槐安囯詳巳見上

曲閣深房古屋頭病僧枯几過春秋垣衣

本草垣衣一名昔邪又云在墻垣謂之垣衣在水中石

上謂之陟釐

蛛網䝉䆫牖萬象縱橫不繫留

賈𧨏服鳥賦汎乎(⿱艹石)不係之舟

白蟻𢧐酣千里血

檀羅國來伐王命棼征之敗績亦槐安囯事也晋楚𢧐

 於鄢陵𢧐酣之時子反渴而求飲見淮南子

黄𥹭炊熟百年休

炊黄𥹭未熟見上

功成事遂人間丗

 人間丗莊子篇名

欲夢槐安向此遊

老子功成名遂天之道

    大和奉呈吉老縣丞

山擁鳩民縣

 左隠八年君釋三囯之圗以鳩其民注鳩集也

江橫决事厅土風尊健訟吏道要繁刑觟𧣾今無種

觟胡瓦切𧣾除𠋣切此兩姓今無人矣按後漢儒林洼

 丹傳時中山觟陽鴻亦以孟氏易教授有名又按姓氏

書裭姓古有善听者𧣾俞汲黯傳公以此無種矣

蒲盧教未形

事詳見中庸

里多斉𣊺氏

 元注云𣊺氏漢書音閑面今済南田家有此姓音諌

材謝宋庖丁

 庖丁莊子不言宋當考

令尹三年課斯人萬物靈

書惟人萬物之靈

吾方師豈弟僚友𦔳丹青

 丹青謂縁飾吏事也

   立春

韭苗香煑餅

崔寔四民月令曰立秋無食煑餅

野老不知春㸔鏡道如咫𠋣楼梅照人

退之春雪間早梅詩寒光𦔳照人趙嘏詩長笛一聲人

𠋣楼

   子範徼廵諸郷捕逐群盗幾盡輙作長句勞行李

白髮尉曹能挽弓著鞭跨馬欲生風乃兄本是文章伯

杜詩每語見許文章伯

此老真成矍鑠翁

 馬援傳矍鑠哉是翁也

枹鼔諸村宵警報

漢張敞傳云枹鼔稀鳴市無偷盗

牛羊幾處暮牢空得公萬户開門卧

漢汲黯傳上曰吾徒得君重唐魏徴傳外户不閉

㸔取三年治最功

   喜大守畢朝散致政

膏火煎熬無妄災

 文選阮嗣宗詩膏火自煎熬多財爲患害注引莊子山

木自㓂也膏火自煎也易无妄之災

就隂息迹信明哉

就隂出莊子巳見上書元首明哉

功名冨貴两蝸角見上險阻艱難一杯酒

左傳險阻艱難備嘗之矣

百體觀來身是幻

摩經又是觀身身不離病

萬夫首先処𮌎中元有不病者

傳燈録德山宣鍳禅師傳師因疾僧問還有不病者無

師曰有如何是不病者師曰阿邪阿邪

記得陶潜歸去來

 山谷誌畢守之墓云吉州大守以元豐五年冬没於理

所其銘云公疾卧牖上章請老

   戯贈南安倅桞朝散

桞侯風味晩相見衣𬒮頗薫荀令香

 見此卷酴醾詩注

桃李能言妙歌舞

借使李廣傳桃李不言

樽前一曲断人腸

 刘禹錫於李司空坐上賦詩曰髮𩯚梳頭宫様粧春風

 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閑事断盡江南刺史膓因贈以妓

洞庭歸客有佳句

 玉臺新詠有梁栁惲江南曲云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

 人亦見文選

𢈔嶺梅花如小棠

 𢈔嶺見上詩蔽芾甘棠箋云召伯舎小棠之下

乗興髙帆少相待淮湖秋月要傳觴

 文選南都賦儇才斉敏授爵傳觴

   睡起

柿葉鋪庭紅顆秋董爐沉水度衣篝

說文曰篝落也可董衣

松風夢與故人遇同駕飛鴻跨九州

 文選郭璞遊仙詩赤松臨上仙駕鴻乗紫煙

   次韻君庸寓慈雲寺待韶恵錢不至

主簿㸔梅落雪中閨人應賦首飛蓬

詩伯𠔃自伯之東首如飛蓬

問安兒女音書少破𥬇壷觴夢𥧌同

歸去來詞引壷觴以自酌文選刘越石詩序云破涕爲

𥬇排終身之積憤求数刻之暫歡

馬祖峰前靑未了鬰孤臺下水如空

馬祖鬰孤見上杜詩斉魯靑未了

江山信羙思歸去

 文選登楼賦雖信羙非吾土𠔃曽何足以少留

听我勞SKchar亦欲東

 文選謝叔源詩誤彼蟋蟀唱信此勞者SKchar注引韓詩曰

朋友之道缺勞者SKchar其事漢書髙祖曰吾亦欲東耳

   次韻奉答存道主簿

主簿朝衣如敗荷髙懷千尺上松蘿

小雅頍弁蔦與女蘿施于松栢毛云蔦𭔃生也女蘿兔

𢇁松蘿也

旅人爭席方歸去

莊子寓言篇其徃也舎者避席其返也舎者與之爭席

秋水黏天不自多

莊子秋水篇吾未嘗以此自多退之𥙊文洞庭汗漫粘

 天無壁

斈到㑹時忘粲可

僧粲恵可傳燈録皆有傳杜詩余亦師粲可身猶縛

詩留别後見羊何

 文選謝靈運詩序云登臨海嶠𥘉發強中作與恵連可

 見羊何共和之大白詩别後遥傳滄海作可見羊何共

 和之

向來四海習鑿歯今日期君不啻過

 四海習鑿歯弥天釋道安見晋書習鑿歯傳此用主簿

   題神移仁壽塔

十二觀音無正面

僧伽至臨淮嘗卧賀跋氏家現十二面觀音形其家欣

慶遂捨宅焉即今寺也見宋僧傳問十二面觀音阿那

 面正見傳燈録義玄禅師傳

誰令塔户向東開定知四𣑽神通力

 阿含經曰丗尊說四𣑽福(⿱艹石)能𥙷理故寺是謂二𣑽之

 福見𥘉斈記

曽借六丁風雨推

 退之詩天官勑六丁雷電下取將

說冰霜如夢寐

 莊子秋水篇井蛙不可以語於海夏虫不可以語於冰

鷃聞鍾鼔亦驚猜

逹生篇譬之(⿱艹石)載鼷以車馬楽鷃以鍾鼔也彼又烏能

 無驚乎哉

從今不信維磨詰断取三千丗界來

 維摩經断取三千大千丗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

 恒沙丗界之外

   題海首座壁

𮪍虎度諸嶺

 天台豐于禅師居天台山囯清寺嘗誦唱道SKchar乗虎入

 松門衆僧驚畏見傳燈録

入鷗同一波

 王立之詩話云方時敏言荆公云鷗鳥不驚之𩔖如何

 作語則好故山谷有云入鷗同一波

香寒明鼻觀

 楞SKchar經云丗尊教我𮗚鼻端白

日永稱頭陀

 文選頭陀寺碑李善曰天笁言頭陀此言斗薮盖斗薮

 煩惱也

   題仁上座𦘕松

偃蹇松枝隔煙雨知儂定是𡻕寒材百年根莭要老硬

 傳燈録岩頭云德山老人一條脊骨硬如鐡

將恐崩崖倒石來

大白詩崩崖轉石萬壑雷

   次韻漢公招七兄

白髮霏霏雪㸃斑朱櫻怱忽鳥衘殘

傳燈録潙山與仰山游行次烏衘一紅柿落前祐將與

仰山仰山接得以水洗了却與祐云云介甫詩云鳥殘

紅柿昔曽分

公庭休吏進湯餅

漢薛宣傳日至休吏

語燕無人窺井欄詩句多傳知有暇道人相見不應難老

𭅺親屈延処士風味依稀如姓桓

元注云桓冲礼処士刘之鄭粲甚厚按晋桓冲傳云

命処士南陽刘之爲長史驎之不屈親徃迎之礼之

甚厚又辟処士長沙鄭粲爲别駕備礼尽恭粲感其好

賢乃起應命

   送髙士敦赴成都鈐轄二首

    東坡集中亦有此詩乃元祐三年也自此以前

    皆大和作此後元祐間作

玉鈐金印臨參井

淮南子云通許由之論金縢豹韜廢矣注云金藤豹韜

周公太公隂謀圗王之書也囯朝置功轄曰鈐曰滕

韜皆取秘宻之義太白蜀道難云捫參歴井仰歇息

控蜀通秦四十州日下書來望鴻鴈江頭花發醉貔貅

 礼記曲礼前有鷙獸則載貔貅注亦鷙獸也

巴滇有馬駒空老

漢有巴郡治江州今重慶府所治巴縣也後漢末分而

爲三巴西郡治閬中令閬州所治縣也巴東郡治魚復

令䕫州所治奉郎也與巴郡爲三巴蜀馬皆取之西南

夷史記西南夷傳云西南夷君長以什數夜𭅺爲大其

西靡莫之屬以什數滇爲大如淳曰滇音㒹㒹馬出其

囯駒空老言不用兵也

林箐無人葉自秋能爲將軍SKchar此曲鳴機割錦與纒頭

開元中冨人王元宝㑹賔客明日或問曰昨來有何髙

談宝曰但費錦纒頭耳杜詩樽前還有錦SKchar2

捧日髙宣亊東京四姓候

 後漢紀顕宗九年爲四姓小侯開立學校置五經師注

 外戚樊氏郭氏隂氏馬氏也髙盖宣仁后家

軍中聞爼豆

 語爼豆之亊則常聞之

廟勝脫兠鍪

 退之詩边封脫兠鍪

焼燭海棠夜香衣薬市秋君平識行李

SKchar君平見漢書

河漢接天流

   次韻子瞻元夕扈從三首

    此詩見秦少游集非山谷語

   次韻子瞻送穆父二絶

    錢勰字穆父元社𥘉知開封府迁給亊中復以

    龍圗閣待制知開封以係囚别所迁就圄空岀

    知越州越今爲紹㒷府

𣺌然今日望人材

 當今人物渺然見上

毎見紫芝眉宇開

 唐元德秀字紫芝房琯毎見歎曰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

 之心都尽

又觸恵文江海去快㠶誰與挽令囬

漢張敞傳弟武拜爲梁相曰梁囯大都吏民凋敝當以

柱後恵又弹治之秦時獄法吏柱後恵文武意欲以刑

法治梁

謫官猶得住蓬萊

越州有蓬萊館

抱牘人稀書卷開

牘謂案牘退之藍田丞㕔記云文書行吏抱成案詣丞

張敞憮眉應急召

此用尹京亊也張敞治京兆爲婦𦘕眉長安中傳張京

兆眉憮有司以奏上問之云云

董宣強項莫低囬

強項令見墨竹賦

  和子瞻内翰題公擇舅中丞山房

幽人八座復中䑓

東坡迁端明翰林侍讀二斈士守礼部尚書時公擇爲

御史中丞

想見書堂山杏開四十餘年僧屈指時因秋鴈𭔃聲來

東坡集有李氏山房藏書記其略云余友李公擇少時

讀書於庐山五老峯下白石庵之僧舎公擇旣去而山

中之人思之指其所居爲李氏山房藏書其後元豐七

年東坡自黃移汝因徃筠自筠遊庐山書李公擇白石

山房云偶尋流水上崔嵬五老蒼顔一𥬇開(⿱艹石)見謫仙

煩𭔃語匡山頭白早歸來山谷和章乃元祐七年作盖

東坡是年自楊州召爲兵部尚書也屈指字見漢陳湯

傳詘指計其日曰不出五日

   以潞公所惠揀芽送公擇次舊韻

   前集有謝公擇分賜茶三絶句今次前韻

慶雲十六升龍様

前漢志(⿱艹石)煙非煙(⿱艹石)雲非雲郁郁紛紛䔥索輪囷是謂

慶

囯老元年宻賜來

左傳囯老皆賀子文北苑貢茶録云慶曆中蔡君謨造

小鳯團自小團岀而龍鳯遂爲次元豐有旨造宻雲龍

其品又加於小團之上

披拂龍紋射牛斗外家英鍳似張雷

謂張華雷煥

  吏部蘇尚書右選胡侍𭅺皆和鄙句次韻道謝

不待烹茶喚睡囬天官两𫳐和詩來清如接筧以竹通水

通春溜快似揮刀斫怒雷

天官吏部也冡𫳐以喻尚書其屬有太𫳐卿一人𭅺

  奉同公擇作揀芽詠

    貢茶録云茶芽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鷹爪次曰

   中芽乃一芽帯一葉者號一槍一旗号揀芽最

   爲竒特

赤囊歳上䨇龍壁

 元注云囊貢小團亦单疊唯揀芽双疊

曽見前朝盛亊來想得天香隨御所延春閣道轉輕雷

元注云元豐未作延春閣

  今歳官茶極妙而難爲賞音者戯作两詩用前韻

⿱⺾⿰𩵋禾狗虱難同味

煎茶賦云或済以𬐱勾賊破家滑竅走水又况雞⿱⺾⿰𩵋禾

與胡麻雞⿱⺾⿰𩵋禾俗呼紫⿱⺾⿰𩵋禾胡麻一名狗虱皆見本草

懷取君恩歸去來青箬湖边㝷顧陸

箬溪在湖州顧陸謂顧野王陸羽按寰宇記湖州長興

縣箬溪在縣南一名顧渚顧野王輿地志云夾溪悉生

箭箬南岸曰上箬北岸曰下箬村人取下箬水醸酒醇

羙俗稱箬下酒陸鴻漸名羽有顧渚山記二篇盛言顧

渚茶之羙爲江左第一張彦逺名𦘕記有論顧陸張呉

 用筆一篇謂顧愷之陸探微與此詩不相渉山谷特借

使顧陸二字顧野王有傳

白蓮社裏覔宗雷

 白蓮社在江州庐山晋慧逺法師故亊也同社十八人

 宗炳字少文雷次宗字仲倫與焉

乳花飜椀正眉開時苦渴羗衝𤍠來

拾遺記晋有羗人姚馥但言渴於酒群軰呼爲渴羗𥘉

 斈記程曉伏日詩云今丗褦襶子觸𤍠到人家揺扇髀

 中疼流汗正滂沱褦襶謂不暁亊渴羗亦此流也

知味者誰心巳許維摩雖黙語如雷

 時維摩詰黙然無言文殊師利嘆曰善哉善哉乃至無

 有文字語言是真入不二法門

   公擇用前韻嘲戯双井

萬仞峯前双井塢

山谷所居双井𨽻洪之分寕

婆娑曽占早春來如今摸索蒼龍壁沉井銅瓶漫斈雷

老杜銅缾詩乱後碧井廢時清瑶泉深銅瓶未失水百

丈有哀音

   戯双井解嘲

山芽落磑風囬雪曽爲尚書破睡來勿以SKchar姜棄鷦𪁽逢

時瓦釡亦鳴雷

左雖有SKchar姜无棄鷦𪁽文選屈平卜居云黄鍾毀棄瓦

釜雷鳴

  奉同六舅尚書詠茶碾煎烹三首

要及新香碾一盃不應傳宝到雲來見上碎身粉骨方餘

味莫厭聲喧萬壑雷

萬壑雷見上碎身粉骨如老杜詠丁香云晚墮蘭麝中

休懐粉身念也

風炉小鼎不湏催魚眼長隨蟹眼來深注寒泉収第一亦

SKchar腹爆乾雷

蟹眼SKchar腹並見上

乳粥瓊糜霧脚囬色香味觸映根來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即色香聲味觸法見楞SKchar經茶録

有色香味瓊糜見上

睡魔有耳不及掩

唐李靖傳兵機事以速爲神震霆不及掩耳

直拂䋲宋過疾雷

   王立之以小詩送並蔕牲丹戯答

分送香紅惜折殘春隂醉起薄羅寒不如王謝堂前燕曽

見新粧並𠋣欄

刘夢得詩旧時王謝堂前燕飛入㝷常百姓家

露稀風晚别春叢柫掠殘粧可意紅多病廢詩仍止酒可

憐雖在與誰同

玉臺新詠有SKchar詞云東飛百勞西飛燕其末云空留可

怜與誰同

  題子瞻書詩後

詩就金聲玉振書成蠆尾銀鈎見上巳作青雲直上何時

散髮滄州

北山移文云干青雲而直上散髮見上註

  戯贈髙述

江湖心計不淺翰墨風流有餘相期乃千載亊要湏讀五

車書見上

  與李公擇道中見两客布衣班荆而坐對戯弈秋

  因作一絶

两客班荆覆局圗

左㐮二十六年楚伍舉奔鄭將遂奔晋聲子將如晋遇

之於鄭郊班荆相與食而言復故魏志王粲傳𮗚人圍

棊局壞粲覆之不誤一道

㸔人車馬溷泥塗文昌八座鄰樞極

唐刘洎䟽云八座比於文昌六曹尚書及令僕爲八座

見晋聀官志後漢梁統傳論𫳐相運動樞極

天上歸來愧不如

   題歸去來圗二首

曰日言歸真得歸迎門兒女𥬇牽衣

太白詩兒女SKchar𥬇牽人衣

宅边猶是旧時桞漫向丗人言昨非

詞云斍今是而昨非

人間処処猶崔子

語猶吾大夫崔子

豈忍更令三徑荒誰與老翁同避丗桃花源裏捕魚𭅺

桃花源見上注

   題陽閞圗二首

断腸聲裏無形影𦘕出無聲亦断膓想得陽閞更西路北

風低草見牛羊

髙𭭕玉壁之㑹使斛律金作勑勒SKchar其詞曰山蒼蒼天

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𭭕自和之哀感流涕

人事好乖當語離

渊明答龐参軍詩序云人亊好参便當語離

龍眠皃出断腸時

李伯時畫也杜詩皃得山僧及童子

渭城桞色閞何亊自是離人作許悲

渭城桞色見上漢書陽閞去長安二千五百里唐人送

客西出都門三十里曰渭城今有渭城館刘夢得詩旧

人惟有何戡在更與殷勤唱渭城

   次韻答少章聞雁听雞二首

平生絶少分甘処

司馬迁傳与士大夫絶甘分少師古曰自絶旨甘而与

人共其多少

身要從師萬亊忘霜鴈呌群傾半枕

退之詩一一呌群猿

夢囬兄弟綵衣行

礼王制父之歯隨行兄之歯雁行綵衣用老萊子亊

朝士聞雞常半途朱門擁𬒳不閞渠秦𭅺五起听三唱殘

燭貪傳未見書見上

  題王居士所藏王友畫桃杏花二首

    山谷元符三年五月復宣徳𭅺自戎泝江省其

    姑於青神尉廨十一月復還戎過加州至楽山

王朴子厚題桃杏花草書超逸今藏於洪雅楊氏戎今

爲叙州

堎雲一𥬇見桃花三十年來始到家從此春風春雨後乱

隨流水到天涯

傳燈録福州靈雲志勤禅師𥘉在潙山因桃花悟道有

偈曰三十年來㝷剱客幾逢落葉幾抽枝自從一見桃

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

凌雲見桃萬亊無我見杏花心亦如從此華山圗籍上更

添潘浪倒𮪍驢

潘閬詩髙爱三峰挿大虚囬頭仰望倒𮪍驢傍人大𥬇

從他𥬇終擬移家向此居

  戯答𬽦夢得承制二首

結髮從征听皷𥀷

李廣傳謂其麾下曰廣結髮與匈奴大小七十餘𢧐礼

 君子听皷𥀷之聲則思將帥

未曽一展胸中竒

退之代張籍書開口一吐胸中之竒

彎弓如月落霜雁誰道將軍能賦詩

橫槊見上不爲萬𮪍先傳杯把筆過年年

杜牧之詩自說江湖不歸去阻風中酒過年年

懷中黄石閑三略

 兵書有黃石公三略三卷

道上青旗謾百篇

 青旗謂置筒上加旗也元白號詩筒

   題李十八知常軒

身心如一是知常

老子知常曰明

亊不驚人味乆長

史記淳于髠傳斉威王喜隠髠說之以隠曰囯中有大

鳥三年不飛不鳴王知此鳥何也王曰此鳥不鳴則巳

 一鳴驚人

盖丗功名棊一局

幽閑鼔吹云令孤相擬李逺爲杭州宣宗曰李逺云長

 日惟能一局棊豈可臨郡

藏山文字紙千張

司馬迁自序云整齊百家𮦀語藏之名山副在京師坡

詩云功名半幅紙兒女浪苦辛

無心海燕窺金屋

漢武故事金屋貯阿嬌

有意江鷗傍草堂驚破南柯少時夢

見上

新晴鼔角報斜陽

   次韻奉答吉鄰機冝

𭶑虜乘秋屢合圍

 禮記王制天子不合圍諸侯不掩羣

上書公獨請偏師庭中子弟芝蘭秀

 見上

塞上威名草木知

唐張萬福傳德宗以萬福爲濠州刺史召謂曰先帝改爾

名正朕謂江淮草木亦知爾威名(⿱艹石)從所改恐賊不知是

 郷也復賜舊名

千里折衝𭰹𭔃此

 晏子春秋范昭謂晋平公曰齊未可并吾欲試其君晏子

 知之吾欲犯其樂大師知之於是輟伐齊謀孔子聞之曰

 不出樽爼之間而折衝千里之外晏子之謂也

三衙虚席看除誰

三衙謂殿前都指揮使侍衛馬軍都指揮使侍衛歩軍都

 指揮使

與君相見清班在仁祖重來築舊基

   送曹黔南口號

    按實録紹聖元年十二月甲午黄庭堅謫涪州別

    駕黔州安置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到黔州見謝裴

    寓開元寺寺有摩圍閤黔守曹譜字伯逹

摩圍山色醉今朝試問歸程指斗杓荔子隂成棠棣愛

 詩甘棠羙召伯也蔽芾甘棠勿翦勿伐箋云思其人敬其

 樹今以甘棠爲棠棣

竹枝歌是去思謡

 山谷甞云竹枝歌本出三巴其流在湖湘耳漢何武傳所

 居無赫赫名去後嘗見思

陽関一曲悲紅䄂巫峽千波怨𦘕橈歸去天心承雨露𩀱魚

來報舊賔僚

   題劉氏所藏展子䖍感應觀音二首

    張彦逺歴代名畫記云展子䖍歴北齊周隋爲朝

    散大夫帳内都督觸物留情悉皆絶妙尤善臺閣

    人馬

人間猶有展生筆佛事蒼茫煙景寒

 退之詩蕭蕭風景寒

常恐花飛蝴蝶散明䆫一日百回㸔

 恐歳乆化爲蝴蝶也杜陽雜編穆宗殿前千葉牡丹始開

 宫中夜有黄白蛺蝶萬數飛集花間輝光照耀逹旦乃去

 上令張密網於空中遂得數百皆金玉也後開寳厨覩金

 屑玉屑錢内將有化爲蝶者廼覺馬杜詩自今以後知人

 意一日須㸔一百回

郡盗挽弓江簸船

 杜詩浪簸船應拆

丹青當在普通前

 普通梁武帝年號時未有侯景之亂也

誰能與作赤挽板

 當是護衛之物赤挽恐是赤欄第三卷有詩云横溪赤欄

 橋晏元獻𩔖要云台州有赤欄橋在州城臨江

老筆猶堪壽百年

   以虎臂杖送李任道二首

走送書堂𠋣絳紗

 後漢馬融傳常坐髙堂施絳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

瘦藤七尺走驚虵晴沙每要交頭拄㝷徧漁翁野老家

未衰筋力先扶杖

 曲禮云老者不以筋力爲禮漢賈山傳雖老羸癃疾扶杖

 而徃聽之

能救衰年十二三

 漢髙祖紀士卒墯指者十二三注謂十人之中二三墯指

 今以言十分救得二三分也

八百老彭嗟杖晚可憐矍鑠馬征南

神僊傳彭祖姓籛名鏗至殷末已七百六十七歳而不㐮

 論語竊比於我老彭矍鑠見後漢馬援傳

   謝周文之送猫兒

飬得狸奴立戰功將軍細柳有家風

 用周亞夫細柳營事

一簞未厭魚餐薄四壁能令䑕穴空

   戯呈田子平

    元符三年十二月山谷發戎州明年改建中靖國

    四月至荆南乞知太平州留荆南待命遂踰冬有

    戯簡田子平詩此詩盖同時作

茸割即非茸割肥羊自是肥羊

老杜詩云禮遇宰肥羊愁當置青醥

老夫𦆵堪一筯諸生賛詠甘香𨚫歎佳人纎手晚來應廢紅

此言田家庖婢或其内子如老杜所云喚婦出房親自撰

荆州衣冠千户厚意獨有田郎

 三輔决録云田鳯爲尚書郎容儀端正帝目送之題柱

 云堂堂乎張京兆田郎今以子平比田鳯

   太平州作二首

    崇寜元年春自荆南歸洪州分寜因徃𡊮州萍

    郷省其兄元明還至江州與其家相㑹六月赴

    太平州九日而罷

歐靚腰艾栁一渦小梅催拍大梅歌

 此皆太平州官妓

舞餘片片棃花雨

 言其泣下也樂天詩棃花一枝春帶雨

柰此當途風月何

 太平治當途縣

千古人心指下傳

楊姝煙月過年年

 過年年見上

不知心向誰邊𭃄

彈盡松風欲斷絃

呉氏漫録云䂊章先生守當塗日㑹上作木蘭花贈故

人𢈔元規曰𢈔郎三韭常安樂使有萬錢無處着徐熈

小鴨水边花明月清風都占𨚫朱顔老尽心如昨萬亊

休亊休莫莫樽前徤在不饒人歐舞梅SKchar君更酌自注

云歐梅當時二妓也山谷評書云按欲入木弹欲断絃

此用筆法也

  長沙留别

    崇寕二年謫冝州三年二月過洞庭歴潭衡永

    桂夏至貶所長沙即潭州也

折脚鐺中同淡粥

傳燈録汾州無業禅師曰古得道人得意之後茅茨石

室向折脚鐺中煮飯喫過三十二十年

曲腰桑下把離杯

大白集中有魯城北郭曲腰桑下送張子還嵩陽一首

知君不是南遷客魑魅無情湏早囬

左文十八舜臣尭流四㓙族投諸四裔以禦魑魅注山

林異氣所生爲人害者

   贈花光老

浙江衲子静無塵

衲子見傳燈録

箇箇莊SKchar服飾新何似乾明能効古渠知北斗裏藏身

傳燈録慧清禅師傳僧問北斗裏藏身意智如何師曰

九九八十一

   題花光爲曽公卷作水边梅

梅蘂觸人意

楽天榴花詩香塵擬觸坐禅人

冐寒開雪花遥憐水風晚片片㸃汀沙

冷齋夜話衡州花光仁老以墨爲梅魯直𮗚之曰如嫰

寒春曉行孤山離落間但欠香耳

   清明

佳節清明桃李𥬇

本亊詩愽陵崔護清明獨遊都城南得居人莊酒渴扣

門求飲有女子以盂水至𠋣小桃佇立而意屬殊厚來

歳清明往㝷之門庭如故而扃欽之因題詩曰去年今

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処去桃花依

舊𥬇春風云云

野田荒壠只生愁雷驚天地龍蛇蛰

謂巳過驚蟄莭

雨足郊原草木柔人乞𥙊餘驕妾婦

孟子所稱斉人乞墦間之𥙊㱕而驕其妻妾以言清明

SKchar2

士甘焚死不公侯

陸劌鄴中記寒食断火起於子推據左傳史記無介推

𬒳焚亊周礼司炟仲春以木鐸修火禁則禁火盖周之

 旧制

賢愚千載知誰是滿眼蓬蒿共一丘

漢陽惲傳古与今同一丘之貉師古曰言其同𩔖也



山谷外集詩註卷之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