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夷誌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島夷志略
作者:汪大淵 元
《島夷志略》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元汪大淵撰。大淵字煥章,南昌人。至正中,嘗附賈舶浮海,越數十國,紀所聞見,成此書。今以明馬觀《瀛涯勝覽》互勘,如觀所稱占城之人,頂三山金花冠,衣皆縈綵帨,產伽南香、觀音竹、降眞香之屬。瓜哇之廝村、沽灘、新村、蘇馬魯隘港口諸處,風俗各異。又其國人有三等,其土產有白芝麻、綠豆、蘇木、金剛子、白檀、肉荳蔲、龜筒、玳瑁、紅綠鸚鵡之屬,舊港有火雞、神鹿之屬,皆爲此書所不載。又所載《眞臘》物產,較元周達觀《眞臘風土記》亦僅十之四五。蓋殊方絕域,偶一維舟,斷不能周覽無遺,所見各殊,則所記各別,不足異也。至云瓜哇卽古闍婆,考《明史》明太祖時瓜哇、闍婆二國並來貢,其二國國王之名亦不同,大淵併而爲一,則傳聞之誤矣。然諸史外國列傳秉筆之人,皆未嘗身歷其地,卽趙汝适《諸蕃志》之類亦多得於市舶之口傳。大淵此書則皆親歷而手記之,究非空談無徵者比。故所記羅衞、羅斛、針路諸國,大半爲史所不載。又於諸國山川、險要、方域疆里,一一記述,卽載於史者亦不及所言之詳,錄之亦足資考證也。考黃虞稷《千頃堂書目》及焦竑《國史經籍志》皆不載是書,唯錢曾《讀書敏求記》載之,稱爲元人舊鈔本,則此書久無刊版,傳播殊稀。又稱至正年間河東張翥、三山吳鑒爲之序,今考此本二人之序俱存。然吳鑒序乃有二篇,前一篇題至正己丑,乃此書原序;後一篇題至正十一年,在前序後二年,乃所作《淸源續志》之序,誤入此書。蓋吳鑒修志之時,以泉州爲海道所通,賈船所聚,因附刊此書於志末,摘錄者併志序鈔之也。又有嘉靖戊申袁袠跋,頗議其漏載日本,蓋未悉大淵此書,惟記所見,非海國全志云。

張序[编辑]

九州環大瀛海,而中國曰赤縣神州。其外為州者復九,有裨海環之。人民禽獸,莫能相通。如一區中者乃為一州,此騶氏之言也。人多言其荒唐誕誇,況當時外徼未通於中國,將何以徵驗其言哉!漢唐而後,於諸島夷力所可到,利所可到,班班史傳,固有其名矣。然考於見聞,多襲舊書,未有身遊目識,而能詳其實者,猶未盡之徵也。

西江江君煥章,當冠年,嘗兩附舶東西洋,所過輒釆錄其山川、風土、物產之詭異,居室、飮食、衣服之好尚,與夫貿易賚用之所宜,非其親見不書,則信乎其可徵也。與予言,海中自多鉅魚,若蛟龍鯨鯢之屬,羣出遊,鼓濤拒風,莫可名數。舟人燔鷄毛以觸之,則遠遊而沒。一島嶼間或廣袤數千里,島人浩穰。某君長所居,多明珠、麗玉、犀角、象牙、香木為飾。橋粱或甃以金銀,若珊瑚、琅玕、玳瑁,人不以為奇也。所言尤有可觀,則騶衍皆不誕,焉知是誌之外,煥章之所未歷,不有瑰怪廣大又逾此為國者歟!

大抵一元之氣,充溢乎天地,其所能融結為人為物。惟中國文明,則得其正氣。環海於外,氣偏於物,而寒燠殊候,材質異賦,固其理也。今乃以耳目弗逮而盡疑之,可乎?莊周有言:「六合之外,聖人存而不論。」然博古君子,求之異書,亦所不廢也。泉修郡乘,旣以是誌刊入。煥章將歸,復刊諸西江,以廣其傳,故予序之。至正十年,龍集庚寅二月朔日,翰林修撰河東張翁翥序。

吳序[编辑]

中國之外,四海維之。海外夷國以萬計,唯北海以風惡不可入,東西南數千萬里,皆得梯航以達其道路,象胥以譯其語言。惟有聖人在乎位,則相率而效朝貢互市。雖天際窮髮不毛之地,無不可通之理焉。

世祖皇帝旣平宋氏,始命正奉大夫工部尚書海外諸蕃宣慰使蒲師文,與其副孫勝夫、尤永賢等通道外國,撫宣諸夷。獨爪哇負固不服,遂命平章高興、史弼等帥舟師以討定之。自時厥後,唐人之商販者,外蕃率待以命使臣之禮,故其國俗、土產、人物、奇怪之事,中土皆得而知。奇珍異寶,流布中外為不少矣。然欲考求其故實,則執事者多祕其說,鑿空者又不得其詳。唯豫章汪君煥章,少負奇氣,為司馬子長之遊,足跡幾半天下矣。顧以海外之風土,國史未盡其蘊,因附舶以浮於海者數年然後歸。其目所及,皆為書以記之。校之五年舊誌,大有逕庭矣。以君傳者其言必可信,故附《淸源續志》之後。不惟使後之圖《王會》者有足徵,亦以見國家之懷柔百蠻,蓋此道也。至正己丑冬十有二月望日三山吳鑒序。

附:《淸源續志》序[编辑]

古有九丘之書,誌九州之土地,所有風氣之宜,與三墳五典並傳。周列國皆有史,晉有《乘輿》,楚有《檮杌》,魯有《春秋》是也。孔子定書,以黜三墳,衍述職方,以代九丘;筆削《春秋》,以寓一王法,而《乘輿》與《檮杌》遂廢不傳。及秦罷侯置守,廢列國史,西漢司馬遷作《史記》,闕牧守年月不表。郡國記浸無可考,學者病之。厥後江表華陽有誌,汝潁之名士,襄陽之耆舊有傳。隋大業首命學士十八人著《十郡誌》,凡以補史氏之闕遺也。

閩文學始唐,至宋大盛。故家文獻,彬彬可考。時號海濱洙泗,蓋不誣矣。國朝混一區域,至元丙子,郡旣內附,繼遭兵寇,郡域之外,莽為戰區。雖值承平,未能盡復舊觀。《淸源前誌》放失,《後誌》止於淳祐庚戌,逮今百有餘年。前政牧守,多文吏武夫,急簿書期會,而不遑於典章文物。比年修宋遼金三史,詔郡國各上其所錄,而泉獨不能具,無稱德意,有識愧焉。

至正九年,朝以閩海憲使高昌偰侯來守泉。臨政之暇,考求圖誌。顧是邦古今政治、沿革、風土、習尚,變遷不同,太平百年,譜牒猶有遺逸矣。今不紀,後將無徵。遂分命儒士,搜訪舊聞,隨邑編輯成書。鑒時寓泉,辱命與學士君子裁定刪削,為《淸源續誌》二十卷,以補淸源故事。然故老澌沒,新學淺於聞見,前朝遺事,蓋十具一二以傳焉。至正十一年暮春修禊日三山吳鑒序。

彭湖[编辑]

島分三十有六,巨細相間,坡隴相望,乃有七澳居其間,各得其名。自泉州順風二晝夜可至。有草無木,土瘠不宜禾稻。泉人結茅為屋居之。氣候常暖,風俗朴野,人多眉壽。男女穿長布杉,繫以土布。

煮海為鹽,釀秫為酒,採魚蝦螺蛤以佐食,爇牛糞以爨,魚膏為油。地產胡麻、綠豆。山羊之孳生數萬為羣。家以烙毛刻角為記,晝夜不收,各遂其生育。工商興販,以樂其利。

地隸泉州晉江縣。至元間立巡檢司,以週歲額辦鹽課中統錢鈔一十錠二十五兩,別無科差。

琉球[编辑]

地勢盤穹,林木合抱。山曰翠麓,曰重曼,曰斧頭,曰大崎。其峙山極高峻,自彭湖望之甚近。余登此山則觀海潮之消長,夜半則望暘谷之日出,紅光燭天,山頂為之倶明。土潤田沃,宜稼穡。氣候漸暖,俗與彭湖差異。水無舟楫,以筏濟之。男子婦人拳髮,以花布為衫。

煮海水為鹽,釀蔗漿為酒。知番主酋長之尊,有父子骨肉之義。他國之人倘有所犯,則生割其肉以啖之,取其頭懸木竿。

地產沙金、黃荳、黍子、硫黃、黃蠟、鹿、豹、麂皮。貿易之貨,用土珠、瑪瑙、金珠、粗碗、處州磁器之屬。海外諸國蓋由此始。

三島[编辑]

居大崎山之東,嶼分鼎峙,有疊山層巒,民傍緣居之。田瘠穀少,俗質朴,氣候差暖。男女間有白者。男頂拳髮,婦人椎髻,倶披單衣。男子嘗附舶至泉州經紀,罄其資囊,以文其身。旣歸其國,則國人以尊長之禮待之,延之上坐,雖父老亦不得與爭焉。習俗以其至唐,故貴之也。

民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黃臘、木綿、花布。貿易之貨用銅珠、靑白花碗、小花印布、鐵塊之屬。

次曰答陪,曰海贍,曰巴弄吉,曰蒲里咾,曰東流里。無甚異產,故附此耳。

麻逸[编辑]

山勢平寬,夾溪聚落,田膏腴,氣候稍曖。俗尚節義。男女椎髻,穿靑布衫。凡婦喪夫,則削其髮,絕食七日,與夫同寢,多瀕於死。七日之外不死,則親戚勸以飮食,或可全生,則終身不改其節。甚至喪夫而焚尸,則赴火而死。酋豪之喪則殺奴婢二三十人以殉葬。

民煑海為鹽,釀糖水為酒。地產木綿、黃蠟、玳瑁、檳榔、花布。貿易之貨用鼎、鐵塊、五采紅布、紅絹、牙錠之屬。蠻賈議價領去博易土貨,然後準價舶商。守信事終如始,不負約也。

無枝拔[编辑]

在闞麻羅華之東南,石山對峙,民墾闢山為田,鮮食,參種薯。氣候常熱,獨春有微寒。俗直。男女褊髮纏頭,繫細紅布。極以婚姻為重,往往指腹成親。通國守義,如有失信者,罸金二兩重,以納其主。

民煮海為鹽,釀椰漿蕨粉為酒。有酋長。產花斗錫、鉛。綠毛狗。貿易之貨,用西洋布、靑白處州磁器、瓦壜、鐵鼎之屬。

龍涎嶼[编辑]

嶼方而平,延袤荒野,上如雲塢之盤,絕無田產之利。每値天淸氣和,風作浪湧,羣龍游戲,出沒海濱,時吐涎沫於其嶼之上,故以得名。涎之色或黑於烏香,或類於浮石,聞之微有腥氣。然用之合諸香,則味尤淸遠,雖茄藍木、梅花腦、檀、麝、栀子花、沉速木、薔薇水衆香,必待此以發之。

此地前代無人居之,間有他番之人,用完木鑿舟,駕使以拾之,轉鬻於他國。貨用金銀之屬博之。

交趾[编辑]

古交州之地,今為安南大越國。山環而險,溪道互布。外有三十六庄,地廣人稠,氣候常熱。田多沃饒,俗尚禮義,有中國之風。男女面白而齒黑,戴冠,穿唐衣、皂褶,絲襪方履。凡民間俊秀子弟,八歲入小學,十五入大學,其誦詩讀書、談性理、為文章,皆與中國同,惟言語差異耳。古今歲貢中國,已載諸史。

民煮海為鹽,釀秫為酒。酋長以同姓女為妻。地產沙金、白銀、銅、錫、鉛、象牙、翠毛、肉桂、檳榔。貿易之貨,用諸色綾羅匹帛、靑布、牙梳、紙扎、靑銅、鐵之類。流通使用銅錢。民間以六十七錢折中統銀壹兩。官用止七十為率。舶人不販其地。惟偸販之舟,止於斷山上下,不得至其官場,恐中國人窺見其國之虚實也。

占城[编辑]

地據海衝,與新舊州為鄰。氣候乍熱。田中上等,宜種穀。俗喜侵掠。歲以上下元日縱諸人採生人膽,以鬻官家。官家以銀售之,以膽調酒與家人同飮,云通身是膽,使人畏之,亦不生疵癘也。

城之下水多洄旋,舶往復數日,止舟載婦人登舶,與舶人為偶。及去,則垂涕而別。明年,舶人至,則偶合如故。或有遭難流落於其地者,則婦人推舊情以飮食衣服供其身,歸則又重贐以送之,蓋有情義如此。仍禁服半似唐人。日三四浴。以腦麝合油塗體。以白字寫黑皮為文書。

煮海為鹽,釀小米為酒。地產紅柴、茄藍木、打布。貨用靑磁花碗、金銀首飾、酒、色布、燒珠之屬。

民多朗[编辑]

臨海要津,溪通海,水不鹹。田沃饒,米穀廣。氣候熱,俗尚儉。男女椎髻,穿短皂衫,下繫靑布短裙。民鑿井而飮,煑海為鹽,釀小米為酒。

有酋長。禁盜,盜則戮及一家。地產烏梨木、麝檀、木綿花、牛麂皮。貸用漆器、銅鼎、闍婆布、紅絹、靑布、斗錫、酒之屬。

賓童龍[编辑]

賓童龍隸占城,土骨與占城相連,有雙溪以間之,佛書所稱王舍城是也。或云目連屋基猶存。田土、人物、風俗、氣候與占城略同。人死則持孝服,設佛擇僻地以葬之。國主騎象或馬,打紅傘,從者百餘人,執盾讚唱曰亞或僕。番語也。

其尸頭蠻女子害人甚於占城,故民多廟事而血祭之。蠻亦父母胎生,與女子不異,特眼中無瞳人,遇夜則飛頭食人糞尖。頭飛去,若人以紙或布掩其頸,則頭歸不接而死。凡人居其地大便後,必用水淨浣,否則蠻食其糞,卽逐臭與人同睡。倘有所犯,則腸肚皆為所食。精神盡為所奪而死矣。

地產茄藍木、象牙。貨用銀、印花布。次曰胡麻、沙曼、頭羅、沙犗、寶毗齊,新故、越州諸番,無所產,舶亦不至。

眞臘[编辑]

州南之門,實為都會,有城週圍七十餘里,石河廣二十丈,戰象幾四十餘萬。殿宇凡三十餘所,極其壯麗。飾以金璧,舖銀為磚,置七寶椅,以待其主。貴人貴戚所坐,坐皆金机。歲一會,則以玉猿、金孔雀、六牙白象、三角銀蹄牛羅獻於前。列金獅子十隻於銅臺上,列十二銀塔,鎮以銅象。人凡飮食,必以金茶盤、籩豆、金碗貯物用之。外名百塔洲,作為金浮屠百座。一座為狗所觸,則造塔頂不成。次曰馬司錄池,復建五浮屠,黃金為尖。次曰桑香佛舍,造裹金石橋四十餘丈。諺云「富貴眞臘」者也。

氣候常暖,俗尚華侈,田產富饒。民煮海為鹽,釀小米為酒。男女椎髻。生女九歲,請僧作梵法,以指挑童身,取紅點女額及母額,名為「利市」,云如此則他日嫁人,宜其室家也。滿十歲卽嫁。若其妻與客淫,其夫甚喜,誇於人:「我妻巧慧,得人愛之也」。以錦圍身,眉額施朱。酋豪出入,用金車羽儀,體披瓔珞,右手持劍,左手持麈尾。法則劓、刖、刺配之刑。國人犯盜,則斷手足、烙胸背、鯨額,殺唐人則死。唐人殺番人至死,亦重罸金,如無金,以賣身取贖。

地產黃蠟、犀角、孔雀、沉速香、蘇木、大楓子、翠羽,冠於各番。貨用金銀、黃紅燒珠、龍段、建寧錦、絲布之屬。

丹馬令[编辑]

地與沙里、佛來安為鄰國。山平亙,田多,食粟有餘,新收者復留以待陳。俗節儉。氣候溫和。男女椎髻,衣白衣衫,繫靑布縵。定婚用緞錦、白錫若干塊。

民煮海為鹽,釀小米為酒。有酋長。產上等白錫、米腦、龜筒、鶴頂、降眞香及黃熟香頭。貿易之貨,用甘理布、紅布、靑白花碗、鼓之屬。

日麗[编辑]

介兩山之間,立一關之市。田雖平曠,春乾而夏雨,種植常違其時,故歲少稔,仰食於他國。氣候冬暖。風俗尚節義。男女椎髻,白縵纏頭,繫小黃布。男喪妻不嫁。

煑海為鹽,釀漿為酒。有酋長。土產龜筒、鶴頂、降眞、錫。貿易之貸,用靑磁器、花布、粗碗、鐵塊、小印花布、五色布之屬。

麻里魯[编辑]

小港迢遞,入於其地。山隆而水多鹵股石,林少,田高而瘠。民多種薯芋。地氣熱。俗尚義。若番官役,其婦再不嫁於凡夫;必有他國番官之子孫,閥閲相稱者,方可擇配,否則削髮看經,以終其身。男女拳髮,穿靑布短杉,繫紅布縵。

民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編竹片為床,燃生蠟為燈。地產玳瑁、黃蠟、降香、竹布、木綿花。貿易之貨,用牙錠、靑布、磁器盤、處州磁、水壜、大甕、鐵鼎之屬。

遐來勿[编辑]

古泪之下,山盤數百里,厥田中下。俗尚妖怪。氣候春夏秋熱,冬微冷,則人無病;反此則瘴生,人畜死。男女挽髻,纏紅布,繫靑綿布捎。凡人死,則研生腦調水灌之,以養其屍,欲葬而不腐。

民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有酋長。地產蘇木、玳瑁、木綿花、檳榔。貿易之貨,用占城海南布、鐵線、銅鼎、紅絹、五色布、木梳、篦子、靑器、粗碗之屬。

彭坑[编辑]

石崖週匝崎嶇,遠如平寨,田沃,谷稍登。氣候半熱。風俗與丁家盧小異。男女椎髻,穿長布杉,繫單布捎。富貴女頂帶金圈數四。常人以五色焇珠為圈以束之。凡講婚姻,互造換白銀五錢重為准。

民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有酋長。地產黃熟香頭、沉速、打白香、腦子、花錫、粗降眞。貿易之貨,用諸色絹、闍婆布、銅鐵器、漆磁器、鼓、板之屬。

吉蘭丹[编辑]

地勢博大,山瘠而田少,夏熱而倍收。氣候平熱,風俗尚禮。男女束髮,繫短衫布皂縵。每遇四時節序、生辰、婚嫁之類,衣紅布長衫為慶。

民煮海為鹽,織木綿為業。有酋長。地產上等沉速、粗降眞香、黃蠟、龜筒、鶴頂、檳榔。外有小港,索遷極深,水鹹魚美。出花錫,貨用塘頭市布、占城布、靑盤、花碗、紅緑焇珠、琴、阮、鼓、板之屬。

丁家盧[编辑]

三角嶼對境港,已通其津要。山高曠,田中下,民食足。春多雨,氣候微熱。風俗尚怪。男女椎髻,穿綠頡布短衫,繫遮里絹。刻木為神,殺人血和酒祭之。每水旱疫癘,禱之立應。及婚姻病喪,則卜其吉凶,亦驗。今酋長主事貪禁,勤儉守土。

地產降眞、腦子、黃蠟、玳瑁。貨用靑白花磁器、占城布、小紅絹、斗錫、酒之屬。

[编辑]

山遶溪環,部落坦夷,田畬連成片,土膏腴。氣候不正,春夏苦雨。俗陋,男女方頭,兒生之後,以木板四方夾之,二周後,去其板。四季祝髮,以布縵遶身。

以椰水浸秫米,半月方成酒,味極苦辣而味長。二月海榴結實,復釀榴實酒,味甘酸,宜解渴。地產白荳蔻、象牙、翠毛、黃蠟、木綿紗。貿易之貨,用銅、漆器、靑白花碗、磁壺、瓶、花銀、紫燒珠、巫崙布之屬。

羅衞[编辑]

南眞駝之南,實加羅山卽故名也。山瘠田美,等為中上。春末則禾登,民有餘蓄,以移他國。氣候不時,風俗勤儉。男女文身為禮。以紫縵纏頭,繫溜布。以竹筒實生蠟為燭。織木綿為業。

煮海為鹽,以葛根浸水釀酒,味甘軟,竟日飮之不醉。有酋長。地產粗降眞、玳瑁、黃蠟、綿花。雖有珍樹,無能割。貿易之貨,用棊子手巾、狗跡絹、五花燒珠、花銀、靑白碗、鐵條之屬。

羅斛[编辑]

山形如城郭,白石峭厲。其田平衍而多稼,暹人仰之。氣候常暖如春。風俗勁悍。男女椎髻,白布纏頭,穿長布衫。每有議刑法錢穀出入之事,並決之於婦人,其志量常過於男子。

煮海為鹽,釀秫米為酒。有酋長。法以𧴩子代錢,流通行使,每一萬準中統鈔二十四兩,甚便民。

此地產羅斛香,味極淸遠,亞於沉香。次蘇木、犀角、象牙、翠羽、黃蠟。貨用靑器、花印布、金、錫、海南檳榔口、𧴩子。

次曰彌勒佛,曰忽南圭,曰善司坂,曰蘇剌司坪,曰吉頓力。地無所產,用附於此。

東沖古剌[编辑]

嶻㠔豐林,下臨淡港,外堞為之限界。田美穀秀,氣候驟熱,雨下則微冷。風俗輕剽。男女斷髮,紅手帕纏頭,穿黃綿布短衫,繫越里布。凡有人喪亡者,不焚化,聚其骨撇於海中,謂之種植法,使子孫復有生意。持孝之人,齋戒數月而後已。

民不善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沙金、黃蠟、粗降眞香、龜筒、沉香。貿易之貨,用花銀、鹽、靑白花碗、大小水埕、靑緞、銅鼎之屬。

蘇洛鬲[编辑]

洛山如關,幷溪如帶,宜有聚落。田瘠穀少,氣候少暖。風俗勇悍。男女椎髻,穿靑布短衫,繫木綿白縵。凡生育後,惡露不下,汲井水澆頭卽下。有害熱症者,亦皆用水沃數四則愈。

民煮海為鹽。有酋長。地產上等降眞、片腦、鶴頂、沉速、玳瑁。貿易之貨用靑白花器、海南巫崙布、銀、鐵、水埕、小罐、銅鼎之屬。

針路[编辑]

自馬軍山水路,由麻來墳至此地,則山多鹵股,田下等,少耕植。民種薯及胡蘆、西瓜,兼探海螺、螃蛤、蝦食之。內坪下小溪,有魚蟹極美。民間臨溪每一舉網,輒食數日而有餘。氣候差熱。俗惡。男女以紅綿布纏頭,皂縵繫身。

民煮海為鹽,織竹絲布為業。有酋長。地產芎蕉。貝子通暹,准錢使用。貿易之貨,用銅條、鐵鼎、銅珠、五色焇珠、大小埕、花布、鼓、靑布之屬。

八都馬[编辑]

鬧市廣陽,山茂田少,民力齊,常足食。氣候暖,俗尚朴。男女椎髻,纏靑布縵,繫甘理布。酋長守土安,民樂其生。親沒,必沐浴齋戎,號泣半月而葬之,日奉桑香佛惟謹。有犯奸盜者,梟之以示戒。有遵蠻法者,賞之以示勸。俗稍稍近理。

地產象牙,重者百餘斤,輕者七八十斤。胡椒亞於闍婆。貿易之貨,用南北絲、花銀、赤金、銅、鐵鼎、絲布、草金緞、丹山錦、山紅絹、白礬之屬。

淡邈[编辑]

小港去海口數里,山如鐵筆,迤邐如長蛇,民傍緣而居。田地平,宜穀粟,食有餘。氣候暖,風俗儉。男女椎髻,穿白布短衫,繫竹布捎。民多識山中草藥,有疵癘之疾,服之其效如神。

煮海為鹽,事網𦊙為業。地產胡椒,亞於八都馬。貨用英硝珠、麒麟粒、西洋絲布、粗碗、靑器、銅鼎之屬。

尖山[编辑]

自有宇宙,兹山盤據于小東洋,卓然如文筆插霄漢,雖懸隔數百里,望之儼然。田地少,多種薯,炊以代飯。氣候煩熱,風俗懺嗇。男女斷髮,以紅絹纏頭,以佛南圭布纏身。

煮海為鹽,釀蔗漿水米為酒。地產水綿花、竹布、黃臘。粗降眞沙地所生,故不結實。貿易之貨,用牙錠、銅鐵鼎、靑碗、大小埕甕、靑皮單、錦、鼓樂之屬。

八節那間[编辑]

其邑臨海,嶺方木瘦,田地瘠,宜種粟麥。俗尚邪,與湖北道灃州風俗同。男女椎髻,披白布縵,繫以土布。一歲之間,三月內,民戶採生以祭鬼酬愿,信不生災害。

民煮海為鹽。有酋長。地產單外字(艸/皮)、花印布不退色、木綿花、檳榔。貿易之貨,用靑器、紫鑛、土粉、靑絲布、埕甕、鐵器之屬。

三佛齊[编辑]

自龍牙門去五晝夜至其國。人多姓蒲。習水陸戰,官兵服藥,刀兵不能傷,以此雄諸國。其地人煙稠密,田土沃美。氣候暖,春夏常雨。俗淳。男女椎髻,穿靑綿布短衫,繫東沖布。喜潔淨,故於水上架屋。

採蚌蛤為鮓,煮海為鹽,釀秫為酒。有酋長。地產梅花片腦、中等降眞香、檳榔、木綿布、細花木。貿易之貨,用色絹、紅焇珠、絲布、花布、銅鐵鍋之屬。舊傳其國地忽穴出牛數萬,人取食之,後用竹木塞之,乃絕。

嘯噴[编辑]

繇監毗、吉陀以東,其山陂延袤數千里。結茅而居,田沃,宜種粟。氣候常暖。俗陋。男女椎髻。以藤皮煑軟,織粗布為短衫。以生布為捎。

地產惟蘇木盈山,他物不見。每歲與打網國相通,貿易通舶人。貨用五色硝珠、磁器、銅鐵鍋、牙錠、瓦甕、粗碗之屬。

浡泥[编辑]

龍山䃲磾於其右。基宇雄敞,源田獲利。夏月稍冷,冬乃極熱。俗尚侈。男女椎髻,以五采帛繫腰,花錦為衫。崇奉佛像唯嚴。尤敬愛唐人,醉也則扶之以歸歇處。

民煮海為鹽,釀秫為酒。有酋長,仍選其國能算者一人掌文簿,計其出納,收稅,無纖毫之差焉。地產降眞、黃蠟、玳瑁、梅花片腦。其樹如杉檜,劈裂而取之,必齋浴而後往。貨用白銀、赤金、色緞、牙箱、鐵器之屬。

明家羅[编辑]

故臨國之西山而三島;中島桑香佛所居,珍寶盈前,人莫能取;一島虎豹蛇虺縱橫,人莫敢入;一島土中紅石,掘而取之,其色紅活,名鴉鶻也。舶人興販,往往金銀與之貿易。

土瘠宜種粟,氣候大熱。俗朴。男女衣靑單被。民煮海為鹽。有酋長。惟產紅石之外,別物不見。

[编辑]

白新門臺入港,外山崎嶇,內嶺深邃。土瘠,不宜耕種,穀米歲仰羅斛。氣候不正。俗尚侵掠。每他國亂,輒駕百十艘以沙糊滿載,舍生而往,務在必取。近年以七十餘艘來侵單馬錫,攻打城池,一月不下。本處閉關而守,不敢與爭。遇爪哇使臣經過,暹人聞之乃遁,遂掠昔里而歸。至正己丑夏五月,降於羅斛。

凡人死,則灌水銀以養其身。男女衣著與羅斛同。仍以𧴩子權錢使用。

地產蘇木、花錫、大風子、象牙、翠羽。貿易之貨,用硝珠、水銀、靑布、銅鐵之屬。

爪哇[编辑]

爪哇卽古闍婆國。門遮把逸山係官場所居,宮室壯麗,地廣人稠,實甲東洋諸番。舊傳國王係雷震石中而出,令女子為酋以長之。其田膏沃,地乎衍,穀米富饒,倍於他國。民不為盜,道不拾遺。諺云「太平闍婆」者此也。俗朴,男子椎髻,裹打布。惟酋長留髮。

大德年間,亦黑迷失、平章史弼、高興曾往其地,令臣屬納貢稅,立衙門,振綱紀,設鋪兵,以遞文書。守常刑,重鹽法,使銅錢。俗以銀、錫、鍮、銅雜鑄如螺甲大,名為銀錢,以權銅錢使用。

地產靑鹽,係晒成。胡椒每歲萬斤。極細堅耐色印布、綿羊、鸚鵡之類。藥物皆自他國來也。貨用硝珠、金銀、靑緞、色絹、靑白花碗、鐵器之屬。

次曰巫崙,曰希苓,曰三打板,曰吉丹,曰孫剌等。地無異產,故附此耳。

重迦羅[编辑]

杜瓶之東曰重迦羅,與爪哇界相接。間有高山奇秀,不產他木,滿山皆鹽敷樹及楠樹。內一石洞,前後三門,可容一二萬人。田土亞於闍婆。氣候熱,俗淳。男女撮髻,衣長衫。

地產綿羊、鸚鵡、細花木綿單、椰子、木綿花紗。貿易之貨,用花銀、花宣絹、諸色布。煮海為鹽,釀外字(酉+朮)為酒。無酋長,年尊者統攝。

次曰諸番相去約數日水程:曰孫陀、曰琵琶、曰丹重、曰員嶠、曰彭里。不事耕種,專尚寇掠。與吉陀、亞崎諸國相通交易,舶人所不及也。

都督岸[编辑]

自海腰平原,津通淡港。土薄田肥,宜種穀,廣栽薯芋。氣候夏涼多淫雨,春與秋冬皆熱。俗尚節序。男女椎髻,穿綠布短衫,繫白布捎。民間每以正月三日,長幼焚香拜天,以酒牲祭山神之後,長幼皆羅拜於庭,名為慶節序。

不喜煮鹽,釀蜜水為酒。有酋長。地產片腦、粗速香、玳瑁、龜筒。貿易之貨,用海南占城布、紅綠絹、鹽、鐵銅鼎、色緞之屬。

文誕[编辑]

渤山高環,溪水若淡,田地瘠。民半食沙糊、椰子。氣候苦熱。俗淫。男女椎髻,露體,繫靑皮布捎。日間畏熱,不事布種。月夕耕鋤、漁獵、採薪、取水。山無蛇虎之患,家無盜賊之虞。

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婦織木綿為業。有酋長。地產肉荳蔻、黑小廝、荳蔻花、小丁皮。貨用水綾絲布、花印布、烏瓶、鼓瑟、靑磁器之屬。

蘇祿[编辑]

其地以石崎山為保障,山涂田瘠,宜種粟麥。民食沙糊、魚、蝦、螺蛤。氣候半熱。俗鄙薄。男女斷髮,纏皂縵,繫小印花布。

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織竹布為業。有酋長。地產中等降眞條、黃蠟、玳瑁、珍珠,較之沙里八丹、第三港等處所產,此蘇祿之珠,色靑白而圓,其價甚昂。中國人首飾用之,其色不退,號為絕品。有徑寸者,其出產之地,大者已値七八百餘錠,中者二三百錠,小者一二十錠。其餘小珠一萬上兩重者,或一千至三四百上兩重者,出於西洋之第三港,此地無之。貿易之貨,用赤金、花銀、八都剌布、靑珠、處器、鐵條之屬。

龍牙犀角[编辑]

峯頂內平而外聳,民環居之,如蟻附坡。厥田下等。氣候半熱。俗厚。男女椎髻,齒白,繫麻逸布。俗以結親為重。親戚之長者一日不見面,必携酒持物以問勞之。為長夜之飮,不見其醉。

民煮海為鹽,釀秫為酒。有酋長。地產沈香,冠於諸番。次鶴頂、降眞、蜜糖、黃熟香頭。貿易之貸,用土印布、八都刺布、靑白花碗之屬。

蘇門傍[编辑]

山如屛而石峭,中有窩藏平坦。地瘠田少,多種麥而食。氣候常暖。俗鄙薄,藉他番以足其食,賴商賈以資其國。男女披長髮,短衫為衣,繫斯吉丹布。

煮海為鹽。有酋長。地產翠羽、蘇木、黃蠟、檳榔。貿易之貨,用白糖、巫崙布、紬絹衣、花色宣絹、塗油、大小水埕之屬。塗油出於東埕塗中,熬曬而成。

舊港[编辑]

自淡港入彭家門,民以竹代舟。道多磚塔。田利倍於他壤。云一季種穀,三年生金,言其穀變而為金也。後西洋人聞其田美,每乘舟來取田內之土骨,以歸彼田為之脈而種穀。舊港之田金不復生,亦怪事也。

氣候稍熱。男女椎髻,以白布為捎。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有酋長。地產黃熟香頭、金顏香,木綿花冠於諸蕃,黃蠟、粗降眞、絕高鶴頂、中等沈速。貿易之貨,用門邦丸珠、四色燒珠、麒麟粒、處甆、銅鼎、五色布、大小水埕甕之屬。

龍牙菩提[编辑]

環宇皆山,石排類門。無田耕種,但栽薯芋,蒸以代糧。當收之時,番家必堆貯數屋,如中原人積糧,以供歲用,食餘則存下年之不熟也。園種菓,採蛤、蚌、魚,蝦而食,倍于薯芋。氣候倍熱,俗朴。男女椎髻,披絲木綿花單被。

煮海為鹽。浸葛根汁以釀酒。地產速香、檳榔、椰子。貿易之貨,用紅綠燒珠、牙箱錠、鐵鼎、靑白土印布之屬。

毗舍耶[编辑]

僻居海東之一隅,山平曠,田地少,不多種植。氣候倍熱。俗尚虜掠。男女撮髻,以墨汁刺身至疎頸項。頭纏紅絹,繫黃布為捎。

國無酋長,地無出產。時常裹乾糧,棹小舟,過外番。伏荒山窮谷無人之境,遇捕魚採薪者,輒生擒以歸,鬻於他國。每人易金二兩重。蓋彼國之人遞相倣傚,習以為業。故東洋聞毗舍耶之名,皆畏避之也。

班卒[编辑]

地勢連龍牙門後山,若纏若斷,起凹峯而盤結,故民環居焉。田瘠,穀少登。氣候不齊,夏則多雨而微寒。俗質,披短髮,緞錦纏頭,紅紬布繫身。

煮海為鹽,釀米為酒,名明家西。有酋長。地產上等鶴頂、中等降眞、木綿花。貿易之貨,用絲布、鐵條、土印布、赤金、甆器、鐵鼎之屬。

蒲奔[编辑]

地控海濱,山蹲白石,不宜耕種,歲仰食於他國。氣候乍熱而微冷。風俗果決,男女靑黑,男垂髫,女拳髻,白縵。

民煮海為鹽,採蠏黃為鮓。以木板造舟,藤篾固之,以綿花塞縫底,甚柔軟,隨波上下蕩,以木而為槳,未嘗見有損壞。有酋長。地產白藤、浮留藤、檳榔。貿易之貨,用靑甆器、粗碗、海南布、鐵線、大小埕甕之屬。

假里馬打[编辑]

山列翠屛,闤闠臨溪,田下,穀不收。氣候熱。俗澆薄。男女髡頭,以竹布為桶樣穿之,仍繫以捎、罔知廉耻。

採蕉實為食。煮海為鹽,以適他國易米。每鹽一斤易米一斗。地產番羊,高大者可騎,日行五六十里,及玳瑁。貿易之貨,用硫磺、珊瑚珠、闍婆布、靑色燒珠、八都剌布之屬。

文老古[编辑]

益溪通津,地勢卑窄。山林茂密,田瘠稻Mojikyo#083418。氣候熱,俗薄。男女椎髻,繫花竹布為捎。以象齒樹之內室,為供養之具。

民煮海為鹽,取沙糊為食。地產丁香,其樹滿山,然多不常生,三年中間或二年熟。有酋長。地每歲望唐舶販其地,往往以五梅雞雛出,必唐船一隻來;二雞雛出,必有二隻,以此占之,如響斯應。貿易之貸,用銀、鐵、水綾、絲布、巫崙八節那澗布、土印布、象齒、燒珠、靑甆器、埕器之屬。

古里地悶[编辑]

居加羅之東北,山無異木,唯檀樹為最盛。以銀、鐵、碗、西洋絲布、色絹之屬為之貿易也。地謂之馬頭,凡十有二所。有酋長。田宜穀粟。氣候不齊,朝熱而夜冷。風俗淫濫。男女斷髮,穿木綿短衫,繫占城布。市所酒肉價廉,婦不知耻。部領目縱食而貪酒色之餘,臥不覆被,至染疾者多死。倘在番苟免。回舟之際,櫛風沐雨,其疾發而為狂熱,謂之陰陽交,交則必死。昔泉之吳宅,發舶梢衆百有餘人,到彼貿易,旣畢,死者十八九,間存一二,而多羸弱乏力,駕舟隨風回舶。或時風恬浪息,黃昏之際,則狂魂蕩唱,歌舞不已。夜則添炬輝燿,使人魂逝而膽寒。吁!良可畏哉!然則其地雖使有萬倍之利何益!昔柳子厚謂海賈以生易利,觀此有甚者乎!

龍牙門[编辑]

門以單馬錫番兩山,相交若龍牙狀,中有水道以間之。田瘠稻少。天氣候熱,四五月多淫雨。俗好劫掠。昔酋長掘地而得玉冠。歲之始,以見月為正初,酋長戴冠披服受賀,今亦遞相傳授。男女兼中國人居之。多椎髻,穿短布衫。繫靑布捎。

地產粗降眞、斗錫。貿易之貨,用赤金、靑緞、花布、處甆器、鐵鼎之類。蓋以山無美材,貢無異貨。以通泉州之貨易,皆剽竊之物也。

舶往西洋,本番置之不問。回船之際,至吉利門,舶人須駕箭稝,張布幕,利器械以防之。賊舟二三百隻必然來迎,敵數日。若僥倖順風,或不遇之。否則人為所戮,貨為所有,則人死係乎頃刻之間也。

崑崙[编辑]

古者崑崙山,又名軍屯山。山高而方,根盤幾百里,截然乎瀛海之中,與占城東西竺鼎峙而相望。下有崑崙洋,因是名也。舶泛西洋者,必掠之。順風七晝夜可渡。諺云:「上有七州,下有崑崙,針迷舵失,人船孰存。」

雖則地無異產,人無居室,山之窩有男女數十人,怪形而異狀,穴居而野處。旣無衣褐,日食山菓、魚蝦,夜則宿於樹巢,仿摽技野鹿之世,何以知其然也。凡舶阻惡風灣泊其山之下,男女羣聚而翫,憮掌而笑,良久乃去,自適天趣。吾故曰,其無懷大庭氏之民歟!其葛天氏之民歟!

靈山[编辑]

嶺峻而方,石泉下咽。民居星散,以結網為活。田野闢,宜耕種,一歲,凡二收穀。舶至其所,則舶人齋沐三日。其什事,崇佛諷經,燃水燈,放彩船,以禳本舶之災,始度其下。風俗、氣候、男女與占城同。

地產藤杖,輕小黑紋相對者為冠,每條互易一花斗錫;麄大而紋疎者,一花斗錫互易三條。舶之往復此地,必汲水、採薪以濟日用。次得檳榔、荖葉,餘無異物。貿易之貨,用粗碗、燒珠、鐵條之屬。

東西竺[编辑]

石山嵯峨,形勢對峙。地勢雖有東西之殊,不啻蓬萊方丈之爭奇也。田瘠不宜耕種,歲仰淡浄米穀足食。氣候不齊,四五月淫雨而尚寒。俗朴略。男女斷髮,繫占城布。

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有酋長。地產檳椰、荖葉、椰心簟、木綿花。番人取其椰心之嫩而白者,或素或染,織而為簟,以售唐人。其簟冬煖而夏涼,亦可貴也。貿易之貨,用花錫、胡椒、鐵器、薔薇水之屬。

急水灣[编辑]

灣居巴綠嶼之下,其流奔鶩。舶之時月遲延,兼以潮汐南北人莫能測,舶洄漩于其中,則一月莫能出。昔有度元之舶,流寓在其中二十餘日,失風,針迷舵折,舶遂閣淺。人船貨物,倶各漂蕩。偶遺三人於礁上者,枵腹五日,又且斷舶往來,輒采礁上螺蚌食之。當此之時,命懸於天。忽一日大木二根,浮海而至礁旁。人抱其木,隨風飄至須門荅剌之國,幸而兔溺焉。

花面[编辑]

其山逶迤,其地沮洳,田極肥美,足食有餘。男女以墨汁刺於其面,故謂之花面,國名因之。氣候倍熱。俗淳,有酋長。

地產牛、羊、雞、鴨、檳榔、甘蔗、荖葉、木綿。貨用鐵條、靑布、粗碗、靑處器之屬。舶經其地,不過貿易以供日用而已。餘無可興販也。

淡洋[编辑]

港口通官場百有餘里,洋其外海也。內有大溪之水,源二千餘里,奔流衝合於海。其海面一流之水淸淡,舶人經過,往往乏水,則必由此汲之,故名曰淡洋。過此以往,未見其海洋之水不鹹。取其水灌田,常熟。氣候熱,風俗淳。男女椎髻,繫溜布。有酋長。

地產降眞香、葦粟,其粒與亞蘆同,米顆雖小,炊飯則香。貿易之貨,用赤金、鐵器、粗碗之屬。

須文答剌[编辑]

峻嶺掩抱,地勢臨海,田磽穀少。男女繫布縵。俗薄。其酋長人物修長,一日之間必三變色,或靑或黑或赤。每歲必殺十餘人,取自然血浴之,則四時不生疾病,故民皆畏服焉。男女椎髻,繫紅布。

土產腦子、粗降眞,香味短,鶴頂、斗錫。種茄樹,高丈有餘,經三四年不萎,生茄子以梯摘之,如西瓜大,重十餘斤。貿易之貨,用西洋絲布、樟腦、薔薇水、黃油傘、靑布、五色緞之屬。

僧加刺[编辑]

疊山環翠,洋海橫絲。其山之腰,有佛殿巋然,則釋迦肉身所在,民從而像之,迨今以香燭事之若存。海濱有石如蓮臺,上有佛足跡,長二尺有四寸,闊七寸,探五寸許。跡中海水入其內,不鹹而淡,味甘如醴,病者飮之則愈,老者飮之可以延年。

土人長七尺餘,面紫身黑,眼巨而長,手足温潤而壯健,聿然佛家種子,壽多至百有餘歲者。佛初憐彼方之人貧而為盜,故以善化其民,復以甘露水洒其地。產紅石。土人掘之,以左手取者為貨,右手尋者設佛後,得以濟貿易之貨,皆令温飽而善良。其佛前有一鉢盂,非玉非銅非鐵,色紫而潤,敲之有玻璃聲,故國初凡三遣使以取之。至是則舉浮屠之敎以語人,故未能免於儒者之議。然觀其土人之梵相,風俗之敦厚,詎可弗信也夫!

勾欄山[编辑]

嶺高而樹林茂密,田瘠穀少,氣候熱。俗射獵為事。國初,軍士征闍婆,遭風於山下,輒損舟,一舟幸免,唯存丁灰。見其山多木,故於其地造舟一十餘隻。若檣柁、若帆、若篙,靡不具備,飄然長往。有病卒百餘人不能去者,遂留山中。今唐人與番人叢雜而居之。男女椎髻,穿短杉,繫巫崙布。

地產熊、豹、鹿、麂皮、玳瑁。貿易之貨,用穀米、五色絹、靑布、銅器、靑器之屬。

特番里[编辑]

國居西南角,名為小食。官場深邃,前有石崖當關以守之,後有石洞周匝以居之。厥土塗泥,厥田沃饒臨溪,溪又通海。海口有閘,春月則放水灌田耕種。時雨降則閉閘,或歲旱則開焉。民無水旱之憂,長有豐稔之慶,故號為樂土。氣候應節。俗淳,男女椎髻,繫靑布。

煮海為鹽,釀荖葉為酒,燒羊羔為食。地產好黃蠟,綿羊高四尺許。波羅大如斗,甜瓜三四尺圍。貿易之貸,用麻逸布、五色紬緞、錦緞、銅鼎、紅油布之屬。

班達里[编辑]

地與鬼屈、波思國為鄰,山峙而石盤,田瘠穀少。氣候微熱,淫雨間作。俗怪,屋旁每有鬼夜啼,如人聲相續,至五更而啼止。次日酋長必遣人乘騎鳴鑼以逐之,卒不見其蹤影也。厥後立廟宇於盤石之上以祭焉,否則人畜有疾,國必有災。

男女丫髻,繫巫崙布,不事針鏤紡績。煮海為鹽。地產甸子、鴉忽石、兜羅綿、木綿花、靑蒙石。貿易之貨,用諸色緞、靑白瓷、鐵器、五色燒珠之屬。

曼陀郞[编辑]

國界西北隅,與波寧接壤。壤瘠,宜種麥。酋長七尺有餘。二國勢均,不事侵伐,故累世結姻,頗有朱陳村之俗焉。蠻貊之所僅聞,他國之所未見者。

氣候少熱。男女挽髻,以白布包頭,皂布為服。以木犀花釀酒。地產犀角、木綿,摘四斗花,可重一斤。西瓜五十斤重有餘。石榴大如斗。貿易之貨,用丁香、荳蔻、良薑、蓽茇、五色布、靑器、斗錫、酒之屬。

喃[口+巫]哩[编辑]

地當喃[口+巫]哩洋之要衝,大波如山,動盪日月,望洋之際,疑若無地。居民環山,各得其所。男女椎髻露體,繫布捎。田瘠穀少。氣候暖,俗尚劫掠,亞於單馬錫也。

地產鶴頂、龜筒、玳瑁,降眞香冠於各番。貿易之貨,用金、銀、鐵器、薔薇水、紅絲布、樟腦、靑白花碗之屬。

夫以舶歷風濤,回經此國,幸而免於魚龍之厄,而又罹虎口,莫能逃之,其亦風汛之乖時使之然歟!

北溜[编辑]

地勢居下,千嶼萬島。舶往西洋,過僧伽剌傍,潮流迅急,更値風逆,輒漂此國。候次年夏東南風,舶仍上溜之北。水中有石槎中牙,利如鋒刃,蓋已不完舟矣。

地產椰子索、𧴩子、魚乾、大手巾布。海商每將一舶𧴩子下烏爹、朋加剌,必互易米一船有餘。蓋彼番以𧴩子權錢用,亦久遠之食法也。

下里[编辑]

國居小㖵喃古里佛之中,又名小港口。山曠而原平,地方數千餘里。民所奠居,星羅碁布。家給人足,厥田中下。農力耕,氣候暖。風俗淳。民尚氣,出入必懸弓箭及牌以隨身。男女削髮,繫溜布。

地產胡椒,冠於各番,不可勝計。椒木滿山,蔓衍如藤蘿,冬花而夏實。民採而蒸曝,以乾為度。其味辛,採者多不禁。其味之觸人,甚至以川芎煎湯解之。他番之有胡椒者,皆此國流波之餘也。

高郞步[编辑]

大佛山之下,灣環中,縱橫皆鹵股石。其地濕皐,田瘠,米穀翔貴,氣候暖。俗薄。舶人不幸失風,或駐閣於其地者,徒為酋長之利。舶中所有貨物,多至全璧而歸之,酋以為天賜也,孰知舶人妻子飢寒之所望哉!

男女撮髻,繫八卽那間布捎。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紅石頭,與僧加剌同。貿易之貨,用八丹布、斗錫、酒、薔薇水、蘇木、金、銀之屬。

沙里八丹[编辑]

國居古里佛山之後,其地沃衍,田少俗美。氣候微暖。男女繫布纏頭,循海而居,珠貨之馬頭也。民有犯罪者,以石灰晝圈於地,使之立圈內,不令轉足,此其極刑也。

地產八丹布,珍珠由第三港來,皆物之所自產也,其地採珠,官抽畢,皆以小舟渡此國互易,富者用金銀以低價塌之。舶至,求售於唐人,其利豈淺鮮哉!

金塔[编辑]

古崖之下,聖井傍有塔十丈有餘。塔頂曾鍍以金,其頂頽而石爛,惟苔蘚靑靑耳。上有鶴巢,寬七尺餘,有朱頂雌雄二鶴長存不去,每歲巢于其上。酋長子孫相傳以來千有餘年矣。春則育一二雛,及羽翼戍,飛去,惟老鶴存焉。國人書扁曰老鶴里。土瘠而民貧。氣候不齊,俗朴。男女椎髻,纏白布,繫溜布。

民煮海為鹽,女耕織為業。壽多至百有餘歲。地產大布手巾、木綿。貿易之貨,用鐵鼎、五色布之屬。

東淡邈[编辑]

皐揵相去有間,近希苓數日程。山瘠民閒,田沃稻登,百姓充給。氣候熱。俗重耕牛。每於二月舂米為餠以飼之,名為報耕種之本。男女椎髻,繫八丹布。

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有酋長。地產胡椒,亞於闍婆,玳瑁、木綿、大檳榔。貿易之貨,用銀、五色布、銅鼎、鐵器、燒珠之屬。

大八丹[编辑]

國居西洋之後,名雀婆嶺,相望數百里。田平豐稔,時雨霑渥。近年田中生叢禾,丈有徐長,禾莖四十有八,穀粒一百三十,長半寸許,國人傳玩以為禾王。民掘禾土移至酋長之家,一歲之上,莖不枯槁。後其穗自墜,色如金,養之以檳榔灰,使其不蛀。迨今存其國,時出曝之,以為寶焉。

氣候熱。俗淳。男女短髮,穿南溜布。煮海為鹽。地產綿布、婆羅蜜。貿易之貨,用南絲、鐵條、紫粉、木梳、白糖之屬。

加里那[编辑]

國近具山,其地磽確,田瘠穀少。王國之亞波下,有石穴深邃。有白牛種,每歲逢春產白牛,仍有雌雄,酋長畜之,名官牛,聽其自然孳育於國。酋長因其繁衍,以之互市他國,得金十兩,厥後牛遂不產。

氣候稍熱,風俗淳厚。男女髡髮,穿長杉。煮井為鹽,釀椰漿為酒。地產綿羊,高大者二百餘斤。逢春則割其尾,用番藥搽之,次年其尾復生如故。貿易之貨,用靑白花碗、細絹、鐵條、蘇木、水銀之屬。

土塔[编辑]

居八丹之平原,木石圍繞,有土磚甃塔,高數丈。漢字書云:「咸淳三年八月畢工」。傳聞中國之人其年敀彼,為書於石以刻之,至今不磨滅焉。土瘠田少,氣候半熱,秋冬微冷。俗好善。民間多事桑香聖佛,以金銀器皿事之。

男女斷髮,其身如漆,繫以白布。有酋長。地產綿布、花布大手巾、檳榔。貿易之貨,用糖霜、五色絹、靑緞、蘇木之屬。

第三港[编辑]

古號馬淵,今名新港,口岸分南北,民結屋而居。田土、氣候、風俗、男女與八丹同。去此港八十餘里,洋名大朗,蚌珠海內為最富。

採取之際,酋長殺人及十數牲祭海神。選日,集舟人採珠,每舟以五人為率,二人蕩槳,二人收綆,其一人用圈竹匡其袋口,懸於頸上,仍用收綆,繫石於腰,放墜海底,以手爬珠蚌入袋中,遂執綆牽掣。其舟中之人收綆,人隨綆而上,纔以珠蚌傾舟中。旣滿載,則官場週回皆官兵守之。越數日,候其肉腐爛,則去其殼,以羅盛腐肉漩轉洗之,則肉去珠存,仍巨細篩閲。於十分中,官抽一半,以五分與舟人均分。非祭海神以取之,入水者多葬於鰐魚之腹。吁,得之良可憫也。舶人幸當其取之歲,往往以金與之互易。歸則樂數倍之利,富可立致,特罕逢其時耳。

華羅[编辑]

植椰樹為疆理,疊靑石為室。田土瘠磽,宜種稌。氣候常熱,秋冬草木越増茂盛。俗怪,民間每創石亭數四,塑以泥牛,或刻石為像,朝夕諷經,敬之若人佛焉。仍以香花燈燭為之供善。凡所主之壇,所行之地,及屋壁之上,悉以牛糞和泥塗之,反為潔淨。隣人往來,苟非其類,則不敢造其所。

男女形黑,無酋長,年尊者主之。語言𧬅陟加反詉女加反。以檀香、牛糞搽其額。以白布、細布纏頭,穿長衫,與今之南毗人少異而大同。

麻那里[编辑]

界迷黎之東南,居垣角之絕島。石有楠樹萬枝,周圍皆水。有蠔如山立,人少主之。土薄田瘠,氣候不齊。俗侈。男女辮髮以帶捎,臂用金鈿。穿五色絹短衫,以朋加剌布為獨幅裙繫之。

地產駱駝,高九尺,土人以之負重。有仙鶴高六尺許,以石為食。聞人拍掌,則聳翼而舞,其容儀可觀,亦異物也。

加將門里[编辑]

去加里二千餘里,喬木成林,修竹高節。其地堰瀦,田肥美,一歲三收穀。通商販於他國。氣候常熱。俗薄。男女挽髻,穿長衫。叢雜回人居之。其土商每興販黑㘝,往朋加剌互用銀錢之多寡,隨其大小高下而議價。

民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象牙、兜羅綿、花布。貿易之貨,用蘇杭五色緞、南北絲、土紬絹、巫崙布之屬。

波斯離[编辑]

境與西夏聯屬,地方五千餘里。關市之間,民比居如魚鱗。田宜麥禾。氣候常冷。風俗侈麗。男女長身,編髮。穿駝褐毛衫,以軟錦為茵耨。燒羊為食。

煮海為鹽。有酋長。地產琥珀、軟錦、駝毛、膃肭臍、沒藥、萬年棗。貿易之貨,用氊毯、五色緞、雲南葉金、白銀、倭鐵、大風子、牙梳、鐵器、達剌斯離香之屬。

撻吉那[编辑]

國居達里之地,卽古之西域。山少田瘠,氣候半熱,天常陰晦。俗與羌同。男女身面如漆,眼圓,白髮鬅鬙。籠軟錦為衣。女資紡織為生,男採鴉鶻石為活。

煮海為鹽,釀安石榴為酒。有酋長。地產安息香、琉璃瓶、硼砂,梔子花尤勝於他國。貿易之貨,用沙金、花銀、五色緞、鐵鼎、銅線、琉黃、水銀之屬。

千里馬[编辑]

北與大奮山截界,溪水護市,四時澄徹,形勢寬容。田瘠穀少,氣候乍熱。俗淳。男女斷髮,身繫絲布。

煮海為鹽,釀桂屑為酒。有酋長。地產翠羽、百合、蘿蕷。貿易之貨,用鐵條、麄碗、蘇木、鉛、針之屬。

大佛山[编辑]

大佛山界于迓里、高郞步之間。至順庚午冬十月十有二日,因卸帆於山下,是夜月明如晝,海波不興,水淸徹底,起而徘徊,俯窺水國,有樹婆娑。余指舟人而問:「此非靑琅玕、珊瑚珠者耶?」曰:「非也。」「此非月中娑羅樹者耶?」曰:「亦非也。」乃命童子入水採之,則柔滑,拔之出水,則堅如鐵。把而翫之,高僅盈尺,則其樹槎牙盤結奇怪,枝有一花一蘂,紅色天然。旣開者彷彿牡丹,半吐者類乎菌萏。舟人秉燭環堵而觀之,衆乃雀躍而咲曰:「此瓊樹開花也,誠海中之稀有,亦中國之異聞。余歷此四十餘年,未嘗覩於此,君今得之,兹非千載而一遇者乎?」余次日作古體詩百首,以記其實。袖之以歸。豫章邵庵虞先生見而賦詩,迨今留於君子堂以傳翫焉。

須文那[编辑]

國居班支尼那接境,山如瓜匏,民樂奠居,田瘠穀少,氣候應節。俗鄙薄。男女蓬頭繫絲。酋長之家有石鶴,高七尺餘,身白而頂紅,彷彿生像,民間事之為神鶴。四五月間,聽其夜鳴,則是歲豐稔。凡有疾則卜之,如響斯應。

民不善煮海為鹽。地產絲布,胡椒亞於郗苓、淡邈。孩兒茶又名鳥爹土,又名胥實失之,其實檳榔汗也。貿易之貨,用五色紬緞、靑緞、荳蔻、大小水罐、蘇木之屬。

萬里石塘[编辑]

石塘之骨,由潮州而生。迤邐如長蛇,橫亙海中,越海諸國。俗云萬里石塘。以余推之,豈止萬里而已哉!舶由岱嶼門,掛四帆,乘風破浪,海上若飛。至西洋或百日之外。以一日一夜行百里計之,萬里曾不足,故源其地脈歷歷可考。一脈至爪哇,一脈至勃泥及古里地悶,一脈至西洋遐崑崙之地。蓋紫陽朱子謂海外之地,與中原地脈相連者,其以是歟!

觀夫海洋泛無涯涘,中匿石塘,孰得而明之?避之則吉,遇之則凶,故子午針人之命脈所係。苟非舟子之精明,能不覆且溺乎!吁!得意之地勿再往,豈可以風濤為徑路也哉!

小㖵喃[编辑]

地與都攔礁相近。厥土黑墳,本宜穀麥。居民懶事耕作,歲藉烏爹運米供給。或風迅到遅,馬船已去,貨載不滿,風迅或逆,不得過喃外字(口+巫)哩洋,且防高浪阜中鹵股石之厄。所以此地駐冬,候下年八九月馬船復來,移船回古里佛互市。風俗、男女衣著與古里佛同。有村主,無酋長。

地產胡椒、椰子、檳榔、溜魚。貿易之貨,用金、銀、靑白花器、八丹布、五色緞、鐵器之屬。

古里佛[编辑]

當巨海之要衝,去僧加剌密邇,亦西洋諸番之馬頭也。山橫而田瘠,宜種麥。每歲藉烏爹米至。行者讓路,道不拾遺,俗稍近古。其法至謹,盜一牛,酋以牛頭為準,失主仍以犯人家產籍沒而戮之。官場居深山中,海濱為市,以通貿易。

地產胡椒,亞於下里,人間倶有倉廩貯之。每播荷三百七十五斤,稅收十分之二。次加張葉、皮桑布、薇薔水、波蘿蜜、孩兒茶。其珊瑚、珍珠、乳香諸等貨,皆由甘理、佛朗來也。去貨與小㖵喃國同。蓄好馬,自西極來,故以舶載至此國。每疋互易,動金錢千百,或至四十千為率。否則番人議其國空乏也。

朋加剌[编辑]

五嶺崔嵬,樹林拔萃,民聚而居之,歲以耕殖為業,故野無曠土,田疇極美。一歲凡三收谷,百物皆廉,卽古忻都州府也。氣候常熱,風俗最為淳厚。男女以細布纏頭,穿長衫。官稅以十分中取其二焉。國鑄銀錢,名唐加,每箇二錢八分重,流通使用。互易𧴩子一萬一千五百二十有餘,以權小錢便民,良有益也。

產苾布、高你布、兜羅錦、翠羽。貿易之貨,用南北絲、五色絹緞、丁香、荳蔻、靑白花器、白纓之屬。兹番所以民安物泰,皆曰平農力有以致之。是故原防菅茅之地,民墾闢,種植不倦,犁無再勞之役,因天之時而分地利,國富俗厚,可以軼舊港而邁闍婆云。

巴南巴西[编辑]

國居大響山之南,環居數十里。土瘠,宜種豆。氣候乍涼。俗尚澆薄。男女體小而形黑,眼圓耳長。手垂過膝。身披絲絨單被。凡民間女子,其形㝞於加切𡤫若加切,自七歲,父母以歌舞敎之,身摺疊而圓轉,變態百出,粗有可觀。倘適他國呈其藝術,則予以小錢為賞。

地產細綿布,舶人以錫易之。

放拜[编辑]

居巴隘亂石之間,渡橋出入,周圍無田。平曠皆陸地。宜種麥。氣候常暖。風俗質朴。男女面長,目反白,容黑如漆。編髮為繩,穿斜紋木綿長衫。

煮海為鹽,煅鵝卵石為炭以代炊。有酋長。地產絕細布匹,闊七尺,長有餘大。檳榔為諸番之冠。貨用金、𧴩子、紅白燒珠之屬。

大烏爹[编辑]

國近巴南之地,界西洋之中峯,山多鹵股,田雜沙土。有黑歲,宜種豆。氣候常熱。俗尚淳。男女身修長。女生髭,穿細布,繫紅絹捎。女善戰,使標鎗,批竹矢,毒於蛇,別國人極畏之。仍以金錢、魚兼𧴩子使用。

煮海為鹽,以逡巡法釀酒。有酋長。地產布匹、猫兒眼睛、鴉鶻石、翠羽。貿易之貨,用白銅、鼓板、五色緞、金、銀、鐵器之屬。國以𧴩子、金錢流通使用,所以便民也。成周之世,用錢幣,漢武造皮幣,鑄白銀,無非子母相權而已。如西洋諸番國,鑄為大小金錢使用,與中國銅錢異。雖無其幣以兼之,得非法古之道者歟!

萬年港[编辑]

凌門正灣為之引從,彷彿相望。中間長闊二十餘丈,其深無底,魚龍之淵藪也。旁有山如氐,環而居。田寬地窄,宜穀麥,氣候常熱。俗朴。男女椎髻,繫靑布捎。

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降眞條、木綿、黃蠟。貿易之貨,用鐵條、銅線、土印花布、瓦瓶之屬。

馬八兒嶼[编辑]

控西北之隅,居加將門之右,瀕山而民。土鹹,田沃饒,歲倍收。氣候熱,俗淫。男女散髮,以椰葉蔽羞。不事緝織。鑿井煮海為鹽,釀椰漿為酒。無酋長。

地產翠羽、細布,大羊百有餘斤。穀米價廉。貿易之貸,用沙金、靑緞、白礬、紅綠焇珠之屬。

次曰拔忽,曰里達那,曰骨里傍,曰安其,曰伽忽,皆屬此國之節制焉。

阿思里[编辑]

極西南達國里之地,無山林之限,風起則飛沙撲面,人不敢行。居人編竹以蔽之。氣候熱,半年之間多不見雨。掘井而飮,深至二三百丈,味甘而美。其地防原,宜種麥,或潮水至原下,則其地上潤,麥苗自秀。

俗惡。男女編髮,以牛毛為繩,接髮捎至齊膝為奇。以鳥羽為衣,搗麥作餠為食。民不善煮海為鹽,地產大綿布、小布匹。貿易之貨,用銀、鐵器、靑燒珠之屬。

哩伽塔[编辑]

國居遼西之界,乃國王海之濱。田瘠,宜種黍。民疊板石為居。掘地丈有餘深,以藏種子,雖三載亦不朽也。氣候秋熱而夏涼。俗尚朴。男女瘦長,其形古怪,髮長二寸而不見長。穿布桶衣,繫皂布捎。

煮海為鹽,釀黍為酒,以牛乳為食。地產靑琅玕、珊瑚樹,其樹或長一丈有餘,或七八尺許,圍一尺有餘。秋冬民間皆用船採取,以橫木繫破網及紗線於其上,仍以索縛木兩頭,人於船上牽以拖之,則其樹槎牙,掛挽而上。貿易之貨,用金、銀、五色緞、巫崙布之屬。

天堂[编辑]

地多曠漠,卽古筠沖之地,又名為西域。風景融和,四時之春也。田沃稻饒,居民樂業。雲南有路可通,一年之上可至其地。西洋亦有路通。名為天堂。有回回厤,與中國授時厤前後只爭三日,其選日永無差異。

氣候暖,風俗好善。男女辮髮,穿細布長衫,繫細布捎。地產西馬,高八尺許。人多以馬乳拌飯為食,則人肥美。貿易之貨,用銀、五色緞、靑白花器、鐵鼎之屬。

天竺[编辑]

居大食之東,隸秦王之主。去海二百餘里。地平沃。氣候不齊。俗有古風。男女身長七尺,小目長項。手帕繫額,編髮垂耳,穿細布長衫,藤皮織鞋,以綿紗結襪,仍將穿之,示其執禮也。

不善煮海為鹽,食仰他國。民間以金錢流通使用。有酋長。地產沙金、駿馬。貿易之貨,用銀、靑白花器、斗錫、酒、色印布之屬。

層搖羅[编辑]

國居大食之西南,崖無林,地多淳,田瘠谷少,故多種薯以代糧食。每貨販於其地者,若有穀米與之交易,其利甚溥。氣候不齊,俗古直。男女挽髮,穿無縫短裙。民事網罟,取禽獸為食。

煮海為鹽,釀蔗漿為酒。有酋長。地產紅檀、紫蔗、象齒、龍涎、生金、鴨嘴膽礬。貿易之貨,用牙箱、花銀、五色緞之屬。

馬魯澗[编辑]

國與遐邇沙喃之後山接壤,民樂業而富。週迴廣一萬八千餘里。西洋國悉臣屬焉。有酋長。元臨漳人,陳其姓也。幼能讀書,長練兵事。國初領兵鎮甘州,遂入此國討境不復返。

兹地產馬,故多馬軍。動侵番國以兵凡若干萬。歲以正月三日則建高壇以受兵賀。所至之地,卽成聚落一所。民間互易,而卒無擾攘之患。蓋以刑法之重如此。觀其威逼諸番,嚴行賞罰,亦豪酋中之表表者乎!

甘埋里[编辑]

其國邇南馮之地,與佛朗相近。乘風張帆二月可至小㖵喃。其地船名為馬船,大於商舶,不使釘灰,用椰索板成片。每舶二三層,用板橫棧,滲漏不勝,梢人日夜輪戽水不使竭。下以乳香壓重,上載馬數百匹,頭小尾輕,鹿身吊肚,四蹄削鐵,高七尺許,日夜可行千里。

所有木香、琥珀之類,均產自佛朗國來,商販於西洋互易。去貨丁香、荳蔻、靑緞、麝香、紅色燒珠、蘇杭色緞、蘇木、靑白花器、瓷瓶、鐵條,以胡椒載而返。椒之所以貴者,皆因此船運去尤多,較商舶之取,十不及其一焉。

麻呵斯離[编辑]

去大食國八千餘里,與鯨板奴國相近。由海通溪,約二百餘里。石道崎嶇,至官場三百餘里。地平如席。氣候應節。風俗鄙儉。男女編髮,眼如銅鈴。穿長衫。

煮海為鹽,釀荖葉為酒。有酋長。地產靑鹽、馬乳葡萄、米、麥。其麥粒長半寸許。甘露每歲八九月下,民間築淨池以盛之,旭日曝則融結如冰,味甚糖霜。仍以瓷器貯之,調湯而飮,以辟瘴癘。古云,甘露王如來卽其地也。貿易之貨,用剌速斯離布、紫金、白銅、靑琅玕、闍婆布之屬。

羅婆斯[编辑]

國與麻加那之右山聯屬,奇峰磊磊,如天馬奔馳。形勢臨海,風俗野朴。不織不衣,以鳥羽掩身。食無烟火,惟有如茹毛飮血,巢居穴處而已。雖然飮食宮室節宣之不可缺也,絲麻絺紵寒暑之不可或違也。夫以洛南北之地,懸隔千里,尚有寒暑之殊,而況於島夷諸國者哉!

其地鐘湯之全,故民無衣服之備,陶然自適,以宇宙輪輿。宜乎茹飮不擇,巢穴不易,相與浮乎太古之天矣!

烏爹[编辑]

國因伽里之舊名也。山林益少,其地堰瀦而半曠。民專農業,田沃稼茂,旣無糧莠之雜,又無蝗蝻之災。歲凡三稔,諸物皆廉,道不拾遺,鄉里和睦,士尤尚義,俗厚民泰,各番之所不及也。氣候男女與朋加剌畧同,稅收十分之一也。

地產大者,黑國、翠羽、黃蠟、木綿、細匹布。貿易之貨,用金、銀、五色緞、白絲、丁香、荳蔻、茅香、靑白花器、鼓瑟之屬。每箇銀錢重二錢八分,准中統鈔一十兩,易𧴩子計一萬一千五百二十有餘,折錢使用。以二百五十𧴩子糴一尖籮熟米,折官斗有一斗六升。每錢收𧴩子可得四十六籮米,通計七十三斗六升,可供二人一歲之食有餘。故販其地者,十去九不還也。夫以外夷而得知務農重穀,使國無遊民,故家給人足,歲無飢寒之憂。設知興行禮讓,敎以詩書禮樂,則與主國之風無間然矣。孰謂蠻貊之邦而不可行者哉!

異聞類聚[编辑]

古有奇肱國之民,能為飛車,從風遠行。見於《博物志》矣。

次曰頓遜國。其人死,送于郭外,鳥食肉盡乃去,以火燒其骨,卽沉於海中,謂之鳥葬。見于《窮神祕苑》矣。

次曰骨利國。晝長夜短,薄暮,煮一羊胛方熟,東方已曙。見於《神異錄》矣。

次曰大食國。山樹花開如人首,不解語。人借問,惟頻笑。笑則彫落。見於《酉陽雜俎》矣。

次曰婆登國。種穀每月一熟,見於《神異之記》。

次曰繳濮國。人有尾,欲坐,則先穴地以安之。誤折其尾則死。見於《廣州之記》。

次曰南方之產翁。獠[免+生]婦子,壻擁衾抱雛以護衞之。見於《南楚之新聞》。

次曰番禺縣民失蔬圃,盜之于百里之外,若浮筏乘流于海上,有縣宰為之判狀。見於《玉堂之閒話》。

他如女人國,視井而生育;茶弼沙國日入其地,聲震雷霆。至于南方縛婦成姻,多非禮聘;嶺南之好女,不事績織;南海之貧窶,名為指腹賣;南中之師郞,擁婦而食肉,此又人物風俗之不同,錄之以備采覽。故曰「異聞類聚」。

島夷誌後序[编辑]

皇元混一聲敎,無遠弗屆,區宇之廣,曠古所未聞。海外島夷無慮數千國,莫不執玉貢琛,以修民職;梯山航海,以通互市。中國之往復商販于殊庭異城之中者,如東西州焉。

大淵少年嘗附舶以浮于海。所過之地,竊嘗賦詩以記其山川、土俗、風景、物產之詭異,與夫可怪可愕可鄙可笑之事,皆身所遊覽,耳目所親見。傳說之事,則不載焉。

至正已丑冬,大淵過泉南,適監郡偰侯命三山吳鑒明之續《淸源郡誌》,顧以淸源舶司所在,諸蕃輻輳之所,宜記錄不鄙。謂余方知外事,屬》島夷誌》附于郡誌之後,非徒以廣士大夫之異聞,蓋以表國朝威德如是之大且遠也。

袁表跋[编辑]

嘉靖戊申五月望,汝南郡。考島夷惟日本重文事,其髹漆、金器、刀紙、屏障最精。此誌不載,故及之。予於正德初年,日本國使臣朝貢,留寓姑蘇。其正使了庵年已八十八,詩扎賡酬,尚在陶齋。袁表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