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歷城縣志 (崇禎十三年刻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首頁 崇禎歷城縣志 (崇禎十三年刻本)
志例 
本作品收錄於:《崇禎歷城縣志

 歷城縣志序

 余性負泉石癖偶被

詔命游涉中外寓內名勝足跡多

 及蓋嘗登台鴈觀錢潮泛彭蠡

 溯江漢西陟太行北望醫無閭

 矣崇禎己卯自關門來叅東藩Page:崇禎歷城縣志 01.pdf/4

 亟進葉生與語敷陳要略皆中

 央家窽綮余漸以郡志相屬而

 葉生顧以爲數百年之闕事未

 易猝成三十城有聞人弗敢獨

 任余嘉乃謙懷不遽彊之而苐

 亟觀其邑志别生甫逾月以其

 稿進且以序請時余已量移豫

 藩矣趨裝之暇挑燈披玩則見

 其發例簡嚴考事精覈敷辭淸

 遠典而贍盡而不汙未嘗不嘉

 其覩記之博而用志之勤也因

 思生爲此役爰有三難壽耇胥

 戕於慘鏑博聞咸化爲寃燐過

 存既虞弗詢漫置又虞挂漏則

 咨諏難故府遺編胥歸羶燄大

 家秘笈亂逐飈塵守殘既苦無

 徵博觀𢘆嗟失藉則蒐討難且

 也組印膏陴靈依華衮弁釵嬰

 鏑魂繞彤編憗遺而幽原恐滯

 英魂博收而㬥骨弗鐫姓字則

 紀載難葉生值此三難然猶走

 荒原而詢遺獻撥灰蘚而蒐斷

 碑下它邑而索古乘拂宿煨而

 弔忠骸人不計顯晦輿孚者錄

 文不岐今昔目悅者留山川風

 物不殊存廢奇勝者載琅琅焉

 煌煌焉凡秀巖靈泌之蹟兵屯

 錢穀之數名卿學士之躅玄亭

 酉室之藏靡不燦若數珍而洞

 若觀火余故嘉葉生覩記之博

 而用志之勤也曩臨歷下千家

 焦壁萬井石田幾謂歷非昔舊

 今得此書歷山濼水生靣重開

 歷豈爲不幸耶葉生方冨于年

 冨于學浸假剙郡乘續省編考

 方輿而纘九丘披石渠而訂千

 古葉生固優爲之葉生勉乎哉

 雖然余每一登臨輙曠然有所

 思陟岱巔而思小天下應作何

 觀閲齊賜履而思昔何以彊冨

 甲天下今何以蹙急𠌼不終朝

 且忠憤義激之氣何自而爲一

 灑其耻也嗟夫此歷志也而志

 歷者殆尤有深思焉凡披玩兹

 編者其亦有所興感乎

  峕

 崇禎歲在上章執徐中秋日

賜進士出身山東等處提刑按察

 司按察使前分守濟南道四奉

勑遼東寧前兵備兼理學較提督

 井陘龍固三關兵備浙江嘉湖

 兵巡道各布政使司右叅政江

 西提督學政副使禮部儀制祠

 祭主客三淸吏司郎中員外郎

 主事捧

勑册封湖廣 光澤王府正使杭

 州府推官古吳蔡懋德維立甫

 書于欽恤堂







 刻歴城縣志序

初余葢嘗令耿濟云耿濟密迩會

城因得交孝廉葉奕繩氏奕繩觴

余歷山偕登山半陰雨霏㣲烟連

廛市環矚周詢奕繩稍稍向余述

舜耕禹登白鳥金牛諸故事爾時

意氣豪上饮酒驩甚比歸而歷山

風景依依不能寘懷去齊三載復

從祁閶調歷下雖歷昔號衝繁今

值殘破省會首邑天下尚有十三

衝繁而殘破者天下若兩歷也余

則披瓦礫而收胔骼履荒阡而芟

草萊即欲有所奧革典章莫稽編

索舊乘烟燼同銷于是亟詣矣繩

敦屬厥事奕繩之辭余曰猶憶曩

者觴余歷山時俯仰今昔慷慨自

任况今景物湮蚀文獻凋殘金碧

之刹已僊承霑之銅欲淚子而若

意歷下也子而有意歷下願終以

請奕繩悽然者欠之始勉從事已

乃就五雲先生舊志之未備者羅

羣書訪遺蹟蒐佚事山川風土詢

諸父老而猶繼以親歷兵農錢穀

徵諸新編而猶參以舊開忠孝節

烈得之耳目而猶覆以輿論拮据

編摩溽暑庶间四阅月而告成事

余受而讀之例减于前而紀倍于

昔愽取乎古而嚴汰乎今志封域

則精考核志建置則急脩復志賦

役則歸美條編志職官則推奬循

吏志學較則遡風尚之本志選舉

則傷吏道之雜志武備則期師律

之嚴至於志人物則凛凛有生氣

志古蹟則隱隱若目前志藝文以

備叅考志雜述以補闕遺綱舉目

張義嚴法備胡寬營新豊雞犬皆

識其處其述輿图也以之老宮监

說天寶事歷歷在目其紀典籍也

以之王子敬画繩人或以指弹去

其載昆虫草木也以之愽而能裁

典而有徵曩亟謂歷下無志此書

出歷山其首信史歟抑余竊有感

焉山川風土志矣何道而使殘者

以復兵農錢穀志矣何道而使詘

者以贏忠孝節烈志矣何道而使

幽者以顯漓者以醇是在二三共

事夙亱永图期複歷山之舊庶不

託之空言乎因思方當交驩奕繩

時初不自意去齊三載復遷至歷

矣繩亦豈自意变定更生屬兹大

典怡然晤對相與有成願與奕繩

無忌觴歷山時矣

崇祯庚辰八月念四日

賜進士出身知歷城縣事汝南

 宋祖法允繩甫書







 脩𠪾城縣志自叙

 歷故無志昉於劉冨平勅而

 不自冨平昉也同時有劉民

 部亮釆體裁大備未及行而

 民部卒傳其書方大叅守地

 大叅卒傳其書賈孝廉槐冨

 平初不之索即索亦不予亡

 何而冨平之志獨行行三年

 會有變兩家之書皆燬𠪾

 依然無志

邑侯澺水宋公來𠪾下他務未

 遑首詢邑志既念舊乘殘失

 亦復荒畧躬造余廬俾肩斯

 任余以年非耆碩學未淹博

 名不出里門拜手固辤既不

 獲命已而懼哲人萎謝舊聞

 散佚失今不脩終將無志且

 重違宋公命乃黽勉受事未

 幾

司李丘公

廉憲蔡公或枉駕咨詢或前席

 商扢皆慫慂之以觀厥成余

 乃紏同人蒐羣書簡舊乘諸

 如文隷家藏名嫌客藉信美

 而匪吾土者皆在所删矣因

 取爾雅山海經水經注齊乘

 通志寰宇記二十一史諸名

 家集以議增其或形疑麞鹿

 義舛魚豕貽金根枤杜之譏

 者皆在所訂矣又取近日名

 卿鄉彦忠孝節烈下至災祥

 兵變及它學士覩記父老傳

 聞以議續以古者易其今者

 以雅者飾其俚者以詳者益

 其畧者以信者正其疑者編

 摩所至而舊乘所存遂無幾

 矣綱十一其目四十有九合

 圖爲五十凡十六卷經始於

 季春之望脫稿於中秋之朔

 閲百三十日有奇而書告成

 蓋書成而余始怦怦懼矣捃

 摭懼遺蒐漁懼濫愽載懼狥

 質任懼不文縁飾懼失實任

 耳懼傳訛嚴覈懼吹索推獎

 民望懼阿𥝠所好規切時事

 懼草野倨侮負此數大懼而

 猶冒不韙以肩斯任誠懼夫

 哲人萎謝舊聞散佚失今不

 脩終將無志耳然則令之黽

 勉受事豈得已哉抑余嘗中

 夜以思未嘗不致憾於庭實

 于鱗兩君子夫夫負海内重

 名胡為恡筆端餘瀋不為枌

 社圖不朽而于鱗顧以知己

 故賁及他郡至以不可已之

 役重貽後人民部成而未行

 冨平行而輙廢今乃及於余

 小子嗚呼余之懼滋甚矣雖

 然此書既成將使後之君子

 知哲人萎謝舊聞散佚時尚

 有人焉收合餘燼以俟來者

 取諶草而潤色之余復藉手

 告無罪於邊李二劉諸君子

 則余所大幸也夫是役也損

 益因乎舊乘折衷取之羣書

 叅訂資於二三同人謀始考

 成則嘉賴夫

廉憲司李邑侯諸公余小子何

 有哉惟日怦怦懼焉爾

 崇禎庚辰秋八月濼湄嘯史

  葉承宗奕繩甫書於友聲

  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