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历城县志 (崇祯十三年刻本)/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首页 崇祯历城县志 (崇祯十三年刻本)
志例 
本作品收录于:《崇祯历城县志

 历城县志序

 余性负泉石癖偶被

诏命游涉中外寓内名胜足迹多

 及盖尝登台雁观钱潮泛彭蠡

 溯江汉西陟太行北望医无闾

 矣崇祯己卯自关门来叅东藩Page:崇祯历城县志 01.pdf/4

 亟进叶生与语敷陈要略皆中

 央家窽綮余渐以郡志相属而

 叶生顾以为数百年之阙事未

 易猝成三十城有闻人弗敢独

 任余嘉乃谦怀不遽强之而苐

 亟观其邑志别生甫逾月以其

 稿进且以序请时余已量移豫

 藩矣趋装之暇挑灯披玩则见

 其发例简严考事精核敷辞淸

 远典而赡尽而不污未尝不嘉

 其睹记之博而用志之勤也因

 思生为此役爰有三难寿耇胥

 戕于惨镝博闻咸化为冤磷过

 存既虞弗询漫置又虞挂漏则

 咨诹难故府遗编胥归膻焰大

 家秘笈乱逐飙尘守残既苦无

 征博观𢘆嗟失藉则蒐讨难且

 也组印膏陴灵依华衮弁钗婴

 镝魂绕彤编憗遗而幽原恐滞

 英魂博收而㬥骨弗镌姓字则

 纪载难叶生值此三难然犹走

 荒原而询遗献拨灰藓而蒐断

 碑下它邑而索古乘拂宿煨而

 吊忠骸人不计显晦舆孚者录

 文不岐今昔目悦者留山川风

 物不殊存废奇胜者载琅琅焉

 煌煌焉凡秀岩灵泌之迹兵屯

 钱谷之数名卿学士之躅玄亭

 酉室之藏靡不灿若数珍而洞

 若观火余故嘉叶生睹记之博

 而用志之勤也曩临历下千家

 焦壁万井石田几谓历非昔旧

 今得此书历山泺水生面重开

 历岂为不幸耶叶生方冨于年

 冨于学浸假創郡乘续省编考

 方舆而缵九丘披石渠而订千

 古叶生固优为之叶生勉乎哉

 虽然余每一登临辄旷然有所

 思陟岱巅而思小天下应作何

 观阅齐赐履而思昔何以强冨

 甲天下今何以蹙急𠌼不终朝

 且忠愤义激之气何自而为一

 洒其耻也嗟夫此历志也而志

 历者殆尤有深思焉凡披玩兹

 编者其亦有所兴感乎

  峕

 崇祯岁在上章执徐中秋日

赐进士出身山东等处提刑按察

 司按察使前分守济南道四奉

敕辽东宁前兵备兼理学较提督

 井陉龙固三关兵备浙江嘉湖

 兵巡道各布政使司右叅政江

 西提督学政副使礼部仪制祠

 祭主客三淸吏司郎中员外郎

 主事捧

敕册封湖广 光泽王府正使杭

 州府推官古吴蔡懋德维立甫

 书于钦恤堂







 刻历城县志序

初余葢尝令耿济云耿济密迩会

城因得交孝廉叶奕绳氏奕绳觞

余历山偕登山半阴雨霏㣲烟连

廛市环瞩周询奕绳稍稍向余述

舜耕禹登白鸟金牛诸故事尔时

意气豪上饮酒驩甚比归而历山

风景依依不能寘怀去齐三载复

从祁阊调历下虽历昔号冲繁今

值残破省会首邑天下尚有十三

冲繁而残破者天下若两历也余

则披瓦砾而收胔骼履荒阡而芟

草莱即欲有所奥革典章莫稽编

索旧乘烟烬同销于是亟诣矣绳

敦属厥事奕绳之辞余曰犹忆曩

者觞余历山时俯仰今昔慷慨自

任况今景物湮蚀文献凋残金碧

之刹已仙承霑之铜欲泪子而若

意历下也子而有意历下愿终以

请奕绳凄然者欠之始勉从事已

乃就五云先生旧志之未备者罗

群书访遗迹蒐佚事山川风土询

诸父老而犹继以亲历兵农钱谷

征诸新编而犹参以旧开忠孝节

烈得之耳目而犹覆以舆论拮据

编摩溽暑庶间四阅月而告成事

余受而读之例减于前而纪倍于

昔博取乎古而严汰乎今志封域

则精考核志建置则急脩复志赋

役则归美条编志职官则推奖循

吏志学较则溯风尚之本志选举

则伤吏道之杂志武备则期师律

之严至于志人物则凛凛有生气

志古迹则隐隐若目前志艺文以

备叅考志杂述以补阙遗纲举目

张义严法备胡宽营新豊鸡犬皆

识其处其述舆图也以之老宫监

说天宝事历历在目其纪典籍也

以之王子敬画绳人或以指弹去

其载昆虫草木也以之博而能裁

典而有征曩亟谓历下无志此书

出历山其首信史欤抑余窃有感

焉山川风土志矣何道而使残者

以复兵农钱谷志矣何道而使诎

者以赢忠孝节烈志矣何道而使

幽者以显漓者以醇是在二三共

事夙夜永图期复历山之旧庶不

托之空言乎因思方当交驩奕绳

时初不自意去齐三载复迁至历

矣绳亦岂自意变定更生属兹大

典怡然晤对相与有成愿与奕绳

无忌觞历山时矣

崇祯庚辰八月念四日

赐进士出身知历城县事汝南

 宋祖法允绳甫书







 脩𠪾城县志自叙

 历故无志昉于刘冨平敕而

 不自冨平昉也同时有刘民

 部亮釆体裁大备未及行而

 民部卒传其书方大叅守地

 大叅卒传其书贾孝廉槐冨

 平初不之索即索亦不予亡

 何而冨平之志独行行三年

 会有变两家之书皆毁𠪾

 依然无志

邑侯澺水宋公来𠪾下他务未

 遑首询邑志既念旧乘残失

 亦复荒略躬造余庐俾肩斯

 任余以年非耆硕学未淹博

 名不出里门拜手固辞既不

 获命已而惧哲人萎谢旧闻

 散佚失今不脩终将无志且

 重违宋公命乃黾勉受事未

 几

司李丘公

廉宪蔡公或枉驾咨询或前席

 商扢皆怂恿之以观厥成余

 乃紏同人蒐群书简旧乘诸

 如文隶家藏名嫌客藉信美

 而匪吾土者皆在所删矣因

 取尔雅山海经水经注齐乘

 通志寰宇记二十一史诸名

 家集以议增其或形疑獐鹿

 义舛鱼豕贻金根枤杜之讥

 者皆在所订矣又取近日名

 卿乡彦忠孝节烈下至灾祥

 兵变及它学士睹记父老传

 闻以议续以古者易其今者

 以雅者饰其俚者以详者益

 其略者以信者正其疑者编

 摩所至而旧乘所存遂无几

 矣纲十一其目四十有九合

 图为五十凡十六卷经始于

 季春之望脱稿于中秋之朔

 阅百三十日有奇而书告成

 盖书成而余始怦怦惧矣捃

 摭惧遗蒐渔惧滥博载惧徇

 质任惧不文縁饰惧失实任

 耳惧传讹严核惧吹索推奖

 民望惧阿𥝠所好规切时事

 惧草野倨侮负此数大惧而

 犹冒不韪以肩斯任诚惧夫

 哲人萎谢旧闻散佚失今不

 脩终将无志耳然则令之黾

 勉受事岂得已哉抑余尝中

 夜以思未尝不致憾于庭实

 于鳞两君子夫夫负海内重

 名胡为吝笔端馀渖不为枌

 社图不朽而于鳞顾以知己

 故贲及他郡至以不可已之

 役重贻后人民部成而未行

 冨平行而辄废今乃及于余

 小子呜呼余之惧滋甚矣虽

 然此书既成将使后之君子

 知哲人萎谢旧闻散佚时尚

 有人焉收合馀烬以俟来者

 取谌草而润色之余复借手

 告无罪于边李二刘诸君子

 则余所大幸也夫是役也损

 益因乎旧乘折衷取之群书

 叅订资于二三同人谋始考

 成则嘉赖夫

廉宪司李邑侯诸公余小子何

 有哉惟日怦怦惧焉尔

 崇祯庚辰秋八月泺湄啸史

  叶承宗奕绳甫书于友声

  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