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州化成縣新移文宣五廟頌(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州化成縣新移文宣五廟頌(並序)
作者:喬琳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56

或曰:天生德於聖人,是為文宣,蒙以文宣之為聖人。蓋其自生,非天生耳。夫道有精,德有純,禮有意,樂有神,四物幽讚,百靈淳感,特與天地位而成三。故夫子之前,未曾生夫子;夫子之後,不複有夫子。宇宙古今,倬惟一人。謂天能生,曷不能數生也?故曰非天生耳。河圖鳳鳥言其德,梁木泰山言其用。謙以況物,物由我成。且孔聖之道,恢張而天下理,汙殺而天下亂,觀其可以卜理亂也。領徒三千,博徒三萬,桓文不足侔其眾。夾穀之戮齊優,兩觀之誅少正,氣蕩河嶽,精回日月。然而俯僂魯卿,循循鄉黨,行道救世,不有其躬?且唐堯五臣,不無四凶;周文十亂,不無三叔。孔徒萬數之內,唯宰我怠於晝寢,卜商短於假蓋。未聞庶其之奔,佛之叛,遺墟舊宅,刺草不生。則教之所入者深,化之所宏者遠。鏡懸象緯,掌著興亡,籌萬代於一算爾。我國家敷教訓俗,以王者之禮加徽號焉,示明王果有宗也。德位交敘,以奉天時。然三皇五帝迄於今,春秋釋菜,廟食千祀,特惟夫子耳。則冕旒袞服,聖人之餘事;封建裦崇,有國之盛典。

化成縣令范陽盧沔,純深貞特,廉孝絜矩,夏大旱,偶有事於文宣。公焚香至誠,雷出自廟,指觀倏忽,霈然滂沱。自下車數月,有感輒應。無方之神,豈情於造物者乎?可由而不知也以此。頃因祠宇荒僻,垣墉頹圯,憩聚樵牧,褻瀆威靈。公以必葺而未言,頻假寢以夢聖。隙地兼勝,此為新宮。曰:「衣冠禮樂,不下庶人;宣風布教,職先令長。」出家財以資匠費,督門吏以勤役工。青襟黃發,更唱迭和。椽欒雖舊,而華魄惟新。自甲至癸,不及旬而功已集。郡官畢賀,百姓未知,足見役不及人也。君子曰:「盧侯以心感神,以身律人,可謂善政也已矣。」郡守楊公,中和大雅,聞善若驚,悅而美之曰:「盧方辭滿,不以家為,出鍾離俸錢,修孔聖遺廟,善政之餘地也。」僉曰:「都允哉!」梁國喬琳台之作為新廟頌,頌曰:

殷之係聖,周之斯文,生我夫子,世教之君。六藝折中,三才更分,視不可見,聽不可聞。登降既定,天人大觀。禮樂神鬼,幽明協讚。由之則理,匪由則亂。百王同流,萬古彌煥。夢奠既兆,哲人其萎。自家刑國,廟貌思之。周微唐興,千祀於茲。春秋祭菜,俎豆其時。維巴之南,亦揭其宇。盧公宰邑,人之父母。假我升堂,陋彼環堵。爰就爽塏,長岡之下。相協厥居,作為新宇。不日不月,既葺且崇。頌徒知歸,發篋來同。斯之未信,此也求蒙。時維龍見,人懼魃虐。寧丁我躬,虔鞏是托。戶牖之際,雷霆震薄。雨公及私,是刈是獲。廟既更矣,歲既盈矣。公之誌思,人亦勤止。變此夷俗,參乎孔裏。學者行之,造次於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