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州化成县新移文宣五庙颂(并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州化成县新移文宣五庙颂(并序)
作者:乔琳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356

或曰:天生德于圣人,是为文宣,蒙以文宣之为圣人。盖其自生,非天生耳。夫道有精,德有纯,礼有意,乐有神,四物幽赞,百灵淳感,特与天地位而成三。故夫子之前,未曾生夫子;夫子之后,不复有夫子。宇宙古今,倬惟一人。谓天能生,曷不能数生也?故曰非天生耳。河图凤鸟言其德,梁木泰山言其用。谦以况物,物由我成。且孔圣之道,恢张而天下理,污杀而天下乱,观其可以卜理乱也。领徒三千,博徒三万,桓文不足侔其众。夹谷之戮齐优,两观之诛少正,气荡河岳,精回日月。然而俯偻鲁卿,循循乡党,行道救世,不有其躬?且唐尧五臣,不无四凶;周文十乱,不无三叔。孔徒万数之内,唯宰我怠于昼寝,卜商短于假盖。未闻庶其之奔,佛之叛,遗墟旧宅,刺草不生。则教之所入者深,化之所宏者远。镜悬象纬,掌著兴亡,筹万代于一算尔。我国家敷教训俗,以王者之礼加徽号焉,示明王果有宗也。德位交叙,以奉天时。然三皇五帝迄于今,春秋释菜,庙食千祀,特惟夫子耳。则冕旒衮服,圣人之馀事;封建裦崇,有国之盛典。

化成县令范阳卢沔,纯深贞特,廉孝絜矩,夏大旱,偶有事于文宣。公焚香至诚,雷出自庙,指观倏忽,霈然滂沱。自下车数月,有感辄应。无方之神,岂情于造物者乎?可由而不知也以此。顷因祠宇荒僻,垣墉颓圯,憩聚樵牧,亵渎威灵。公以必葺而未言,频假寝以梦圣。隙地兼胜,此为新宫。曰:“衣冠礼乐,不下庶人;宣风布教,职先令长。”出家财以资匠费,督门吏以勤役工。青襟黄发,更唱迭和。椽栾虽旧,而华魄惟新。自甲至癸,不及旬而功已集。郡官毕贺,百姓未知,足见役不及人也。君子曰:“卢侯以心感神,以身律人,可谓善政也已矣。”郡守杨公,中和大雅,闻善若惊,悦而美之曰:“卢方辞满,不以家为,出锺离俸钱,修孔圣遗庙,善政之馀地也。”佥曰:“都允哉!”梁国乔琳台之作为新庙颂,颂曰:

殷之系圣,周之斯文,生我夫子,世教之君。六艺折中,三才更分,视不可见,听不可闻。登降既定,天人大观。礼乐神鬼,幽明协赞。由之则理,匪由则乱。百王同流,万古弥焕。梦奠既兆,哲人其萎。自家刑国,庙貌思之。周微唐兴,千祀于兹。春秋祭菜,俎豆其时。维巴之南,亦揭其宇。卢公宰邑,人之父母。假我升堂,陋彼环堵。爰就爽垲,长冈之下。相协厥居,作为新宇。不日不月,既葺且崇。颂徒知归,发箧来同。斯之未信,此也求蒙。时维龙见,人惧魃虐。宁丁我躬,虔巩是托。户牖之际,雷霆震薄。雨公及私,是刈是获。庙既更矣,岁既盈矣。公之志思,人亦勤止。变此夷俗,参乎孔里。学者行之,造次于是。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