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秘略論十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平臺秘略論十首
作者:王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82》和《王子安集/卷十

孝行一

論曰:昔之列桐珪建茅土者,非一君焉。至於孝思可稱,仁風茂著,存乎緗牒,十一而已。豈非生於深宮之中,長於婦人之手,膏肓積乎驕慢,情奔淪乎嗜欲?嗚呼!有國有家者,可不誡乎?

貞修二

論曰:美哉貞修之至也。或抗情激操,杖清剛而勵俗;或理韻和神,抱直方而守道;或旌奇表善,擢才於不次之階;或剖滯申嫌,措辭於難犯之地。並能以禮升降,與時舒卷。既明且哲,以保其身。盛矣哉!原夫禦俗裁風,變彝倫者寄乎直;全身遠害,得隨時者存乎變。夫然,故進不違義,退不傷生。清貞靜一保其道,委迤屈伸合其度。《易》曰:「君子或出或處,或默或語。天下何思何慮?同歸而殊途,百慮而一致。」此之謂也。

文藝三

論曰:《易》稱觀乎天文,以察時變;《傳》稱言而無文,行之不遠。故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能事,而君子所役心勞神,宜於大者遠者,非緣情體物,雕蟲小技而已。是故思王抗言詞訟,恥為君子;武皇裁出篇章,僅稱往事。不其然乎?至若身處魏闕之下,心存江湖之上,詩以見志,文宣王有焉。

忠武四

論曰:陰陽代興,剛柔合運。威恩參用以成化,文武相資以定業。況乎康侯自我,宗子維城者乎?城陽之權略明決,卒摧呂氏之變;任城之志意剛斷,實啟有魏之業,蓋有助焉。陳思雅懷忠勇,義形家國,表奏永昌,洞曉兵數,績著疆場,長沙武陵,亦足云也。

善政五

論曰:東平以盛德匡時,大興禮樂;齊獻以至親統物,光濟中外。淮陽安定,峻必行之典;安陸扶風,深受遺之泣。能義形家國,理極忠貞;使黃河如帶,垂芳不朽。盛矣乎!守方雅以調蕃政,用公直而裳朝論。昂然直上,凜有生氣。衡陽太原,亦足云也。

尊師六

論曰:前史稱良藥苦口,而利於病;忠言逆耳,而利於行。豈非士情竭於不顧,主色期於難犯?中人以下,罕免斯累。其有抗辭必盡,忠烈橫匪石之心;聞善若驚,君王動順風之請。相須之際,良可詠也。清河之恭慎真懇,雅為辭益。上引聖朝,下託師傅,和矣哉!

襃客七

論曰:原夫重藝尊師,登奇佇逸;道存萬里,神交一麵。故有推輪擁篲,寡人忘千乘之榮;越席分庭,上才當四海之禮。斯實蕃邸之盛事,間平之用心也。而有矯情役智,蕩逸名利之間;室隙蹈瑕,乾沒英翹之地。便僻脂韋飾其跡,甘言巧辭運其辯。假君王之顧盼,用君王之威福。《傳》曰:「好善而不擇人,則前代有以之傾矣。」至於興諧文雅,賞盡煙霞;月庭廣辟,風閨洞敞。西園故事,下蘭阪而宵歌;東苑遺塵,坐槐庭而曉賦。折旋書藝之園,翱翔舞詠之隙。洋洋乎亦為樂之一方也。

幼俊八

論曰:夫濫觴懸米,翻浮天動地之源;寸株尺蘖,擢捎雲蔽景之榦。豈非積微成大,陟遐自邇?《易》曰:「山下有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故考其前事,備之於篇。

規諷九

論曰:夫陵谷好遷,乾坤忌滿。哀樂不同而不遠,吉凶相反而相襲。故有全中卒行,用心於不爭之場;杜漸防微,投跡於知幾之地。昔之善持滿者,用此者也。諺曰:「禍不入慎家之門。」前代有以之興矣。至若中山激難,重存親禮;武陵變色,復延情愛。子建之陳辭貢憤,長沙之發對因機。雖亦各達其心,未若洪慶之希聲也。

慎終十

論曰:《詩》云:「靡不有初,鮮克有終。」若夫東平之奉憲遵約,耿介原陵之奏;中山之見賢思齊,濮陽之託。庶幾乎可謂慎終矣!至子塵之奉行文處(疑)中尉之遠述河間,陳思克已,並未易誣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