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南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平安南詔
作者:朱棣
永樂五年農曆六月癸未朔(西曆1407年7月5日),明成祖朱棣出兵兼併安南(今越南)後,便頒下此一詔書,布告天下。

朕祇奉皇圖,恪尊成憲,弘敷至化,期四海之樂,永保太和,俾萬物之咸遂,夙夜兢業,弗敢怠遑。仰惟皇考太祖高皇帝混一天下,懷柔遠人,安南陳日煃慕義向風,率先職貢,遂封為安南王,世有其土。比者,賊臣黎季犛及子蒼弒其國主,戕及闔家,毒痛生民,怨聲載路,詭易姓名為胡一元,子為胡𡗨,隱蔽其實,詭稱陳甥,誑言陳氏絕嗣,請求襲封,朕念國人無統,聽允所云。幸成奸謀,肆無忌憚,自謂聖優三皇,德高五帝,以文武為不足法,周孔為不足師,僭國號曰大虞,紀年元聖,自稱兩宮皇帝,冒用朝廷禮儀,招納逋逃,陽奉正朔;覬覦南詔,窺伺廣西,據思明府之數州,侵寧遠州之七寨,虜其子女,毆其人民,欺占城孱弱,奪其土疆,逼與章服,要其貢賦;累使曉諭,怙惡弗悛;安南王孫奔竄來訴,稱賊謬陳誠款,請迎君之,乃伏兵要殺於途,拒辱朝使;朕遣人賜占城禮物,又劫使臣而奪之。蠢茲凶竪,積惡如山,四海之所不容,神人之所憤怒。興言至此,衋然傷懷,實不得已,是用興師,期伐罪以吊民,將興滅而繼絕,爰命總兵官征夷將軍新城侯張輔等率師八十萬討之,飛度富良,深入逆境,桓桓虎旅,威名雷霆,業業凶徒,勢如拉朽,七百萬之眾須臾而盡,二千里之國次第皆平,生擒逆賊黎季犛及子黎蒼、黎澄與其家屬,並偽將相官僚徐季貔、胡杜等,撫納降附,綏輯良善,遍求陳氏子孫立之,其國之官吏、耆老人等咸稱為黎賊殺戮已盡,無可繼承,又稱:「安南本古交州,為中國郡縣,論污夷習,及茲有年,今幸泛掃欃槍,磢剷蕪穢,原復古郡縣,與民更新。」朕俯徇輿情,人其所請,置交址都指揮使司、交址等處承宣布政使司、交址等處提刑按察使司及軍民衙門,設官分理,廓清海徼之妖氛,變革遐邦之舊俗,所有合行事宜,條列於後,安南王陳氏為黎賊所弒,死於非命,宜與贈謚,慰其幽冥;其子孫宗族有為黎賊所害者,宜贈以官,有司皆具名來聞。陳氏子孫既為黎賊盡戮,宗祀廢絕,有司宜與建祠,其墳墓蕪廢,宜與修治,祠墳各給民三十戶供祭掃。安南官吏軍民人等為黎賊驅迫死亡者眾,暴露可憫,有司即為埋瘞。安南郡縣官吏皆陳氏舊人,為黎賊威脅,本非得已,詔書到日,凡在職役者悉仍其舊。然民久染夷俗,宜設官兼治,教以中國禮法。黎賊數年以來,為政若猛,毒虐其民,今悉廢除之,宣布朝廷政令,以安眾庶。安南各處關隘,有結聚人民守把營寨及逃避海島者,詔書到日,即便解散。其民罹黎賊困苦已久,有司宜善撫恤,使安生業,無致失所。其官吏軍民有為黎賊所害,或黥刺徒配,或全家流徙不得其所,及一應被害之人,詔書到日,悉放回原籍復業,所在有司即便起發,毋得停留。其有囚繫於獄者,即時放遣。安南境內凡有高年碩德,有司即加禮待。及鰥寡孤獨之人無依倚者,為立養濟院以存恤之。有懷才抱德可用之士,有司以禮敦遣至京,量才於本土敍用。安南與占城、百夷等處接界,宜各守疆境,毋致侵越,亦不許軍民人等私通外境,私自下海販鬻番貨,違者依律治罪。於戲!威武再揚,豈予心之所欲;元惡既殛,實有眾之同情。廣施一視之仁,永樂太平之治,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