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魯盛典 (四庫全書本)/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幸魯盛典 卷十六 卷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幸魯盛典卷十六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四月世襲翰林院五經博士孔毓埏請創建述聖廟
  詔許之
  世襲翰林院五經博士加六級孔毓埏謹
  奏為述聖未有專廟懇
  勅鼎建以隆祀典事伏念祖述聖子思子乃至聖之嫡孫家學淵源授受最真且從學於曽子傳道於孟子晚年作中庸一書極天人性命之精微與大學論孟竝垂學宮其功較諸賢猶稱最著至宋大觀二年始從祀孔廟端平二年陞入十哲咸淳三年又陞入四配在顔曽孟三賢之列蓋其道德相同則其食報似不可或異今顔曽孟三賢自孔廟配享之外又各有
  勅建專廟故錄其子孫世為五經博士主奉祀事今
  亦䝉
  聖恩備員博士而祖子思子獨未有專廟每至春秋丁期俎豆闕如備查顔曽孟三廟之制皆前有殿而後有寢列及門之賢於廊廡又别立祠宇竝祀三賢之父若母今子思既無專廟而其父伯魚以大聖為父以大賢為子乃不得如顔路曽㸃孟孫氏者享一日堂上之尊其母與夫人亦不得各備寢位之榮即門人如孟子者亦不得侍坐於師側曠古缺典未有如斯之甚者也幸遇我
  皇上重道崇儒研精經傳以治術而闡心法以君道而行師敎凡前代未舉之典靡不燦然明備其於魯之周公廟鄒之孟子廟及先儒書院等處既皆修葺一新竝
  賜勅撰碑文及
  御書匾額近又䝉
  特發帑金庀材儲料重修始祖先師孔子廟伏考厯
  
  帝王加意聖門隆恩厚賚如我
  皇上今日者實所罕覯今祖子思子未有專廟是數千年之闕畧留以待今日不於此時懇請更俟何時是以不揣卑微冐昧上凟伏乞
  皇上垂念子思子傳道之功准照顔曽孟三賢祀典許其一體設立專廟其廟基即在闕里孔廟西北之隅衙署之左與顔廟相為輔翼至於建造之資不敢再望
  内帑亦不敢重煩有司祗用孔廟之殘材餘料其不足者自行設處積年累歲漸就規模以為奉祀獻爵之地但望
  皇上恩比周公孟子兩廟及先儒書院之例亦
  勅撰碑文
  御書匾額以照耀四海垂示來兹則述聖之道德彌光而萬世之祀典攸賴矣康熙二十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奏四月初五日奉
  㫖該部議奏欽此欽遵於本月初六日到部該等竊考子思子從祀孔子廟自宋大觀二年始至端平初陞入十哲祀於堂上咸淳初同曽子陞入顔孟之列是為四配而顔子廟初建於兖在唐開元二十七年嗣建於曲阜在元泰定三年孟子廟建於鄒縣在宋景祐四年曾子廟建於嘉祥縣志稱剏始無考至明正綂以後屢經修葺惟子思子向未有專廟元元貞初因鄒縣舊有子思講堂祠後改稱書院明正德元年始以衍聖公次子世襲五經博士奉鄒縣書院祀事而曲阜之廟祀缺焉今博士孔毓埏疏稱數千年之缺畧留待今日乞照顔曽孟三賢祀典一體立廟廟基即在闕里西北隅其建廟之資自行區處應如所請倣顔曾孟三廟規制建立子思子廟春秋致祭載諸祀典至於疏請
  勅撰碑文
  御書匾額用以昭示來兹應俟廟宇報竣到部之日
  部恭請
  睿裁康熙二十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題本月二十三日
  
  㫖依議
  附錄 宋馬端臨經籍考子思子七卷晁氏曰魯孔伋子思撰載孟軻問牧民之道何先子思子曰先利之孟軻曰君子之敎民者亦仁義而已何必曰利子思曰仁義者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則不得其所上不義則樂為詐此為不利大矣故易曰利者義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此皆利之大者也溫公采之著於通鑑夫利者有二有一已之私利有衆人之公利子思所取公利也其所引援易之言是也孟子所鄙私利也亦易所謂小人不見利不勸之利也言雖相反而意則同不當以優劣論也 楊時曰孔子殁羣弟子離散分處諸侯之國雖各以所聞授弟子然得其傳者蓋寡故子夏之後有田子方子方之後有莊周其去本寖遠矣獨曽子之後子思孟子之傳得其宗子思之學中庸是也 朱熹曰曽子大抵偏於剛毅這終是有立脚處所以其他諸子皆無傳唯曽子獨得其傳到子思也恁地剛毅孟子也恁地剛毅惟是有這般人方始輳合得著惟是這剛毅之人方始立得定子思别無可考只如孟子所稱如摽使者出諸大門之外北面再拜稽首而不受如云事之云乎豈曰友之云乎之類這是甚麽剛毅黄幹曰論道綂至于子思則先之以戒懼謹獨次之以智仁勇而終之以誠至於孟子則先之以求放心次之以集義終之以擴充此又孟子之得綂於子思者然也
  按子思子親炙
  聖祖卒業曽門𢎞詩禮之訓紹一貫之傳闡義利之辨授之孟氏於吾道絶續之闗承先啓後以一身任之使聖人之道昭垂萬古其功最鉅宋儒楊時稱其獨得聖學之宗朱熹尤極推其剛毅有以也抑於其居衛一節窺見其學力堅定忠義凛然有非後世慷慨激烈之士所能及者至今讀其言曰如伋去君誰與守明乎義之無所逃而節之不可奪也豈非傳
  先聖事君以忠之家法而立萬世人臣之鵠者歟顧厯代追崇視諸賢獨後且廟貌缺如豈非極盛之舉固留以待超越百王之
  聖主乎今博士毓埏具疏籲
  恩即奉
  俞綸准其建造毓埏鳩工庀材者數年矣數千年未
  舉之典禮創見於
  聖朝而四配之廟乃全備無缺子思子始獲有棲神之地而伯魚始得享推恩之榮於是羽翼
  聖廟猶四時之成歲序四瀆之奠坤輿代嬗無窮流行不息於萬斯年聖賢之道綂皆載
  天澤之汪洋以永垂不朽矣
  康熙三十二年癸酉冬十月以
  聖廟告成
  詔遣
  皇子𦙍祉至闕里吿祭
  衍聖公孔毓圻
  奏為
  廟工既經告竣
  遣祭應籲
  特恩謹據例陳請仰祈
  睿鑒事查舊例明季𢎞治十七年修建闕里
  聖廟落成時遣閣臣李東陽前詣祭告厯今三百年來今䝉我
  皇上鑒廟貌隳敝
  特發内帑遣官監督修理於康熙三十一年八月内完
  工經
  題報在案思前代修建率多因仍舊制塗茨丹艧而已未有鼎新輪奐崇閎美備如今日者也其經費出於地方取於税課而已未有朱提十萬
  特發帑金如今日者也其鳩工董成責於有司辦於守
  土而已未有煌煌
  聖諭特遣耑官如今日者也其開工修理或時作而時止或經年而累月未有不役一人不擾一物而成工迅速如今日者也然於其落成猶遺大臣以展祭祀告成功况我
  皇上之曠典隆恩有踰前代而
  廟庭之輝煌壯麗度越曩時典既尊崇禮宜隆重天下之所欽仰四方之所觀瞻以及族衆人無不引領翹首恭候
  遣祭落成以為
  聖代之盛典以垂萬世之𢎞規特敢循例
  題請應否照例
  遣祭出自
  皇上特恩事闗鉅典不獨微之私望而已且
  聖廟新成之後未奉
  恩綸即春秋丁祭未敢入廟供事暫在洙泗書院内致
  祭擬合一併
  題明仰祈
  皇上睿鑒施行謹
  題請
  㫖康熙三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題四月初七日奉㫖該部議奏
  禮部
  題前事該等議得衍聖公孔毓圻疏稱
  皇上鑒闕里廟貌隳敝
  特發内帑遣官監督修理
  皇上之曠典隆恩有踰前代而
  廟庭之輝煌壯麗度越曩時典既尊崇禮宜隆重特敢
  題請照例遣祭等語查明季實錄𢎞治十七年聖廟落成遣閣臣李東陽前徃致祭我
  皇上之稽古右文崇儒重道
  治綂立帝王之極
  心傳接洙泗之宗
  聖域鳩工特重耑員之選良材庀具爰
  頒内府之金
  廟貌改觀几筵増麗規制倍隆於往昔模楷永著於來兹今當落成之時應
  遣大臣告祭恭候
  命下之日其應行典禮再行具
  題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題本月二十
  五日奉
  㫖依議
  禮部
  題前事該等議得據欽天監囘稱本年六月初七
  日已卯用卯時致祭
  聖廟等因前來查定例内開
  文廟春秋二祭開列滿漢大學士具題
  欽㸃一員致祭
  傳心殿開列滿漢大學士部院尚書等
  欽㸃一員致祭等語又查致祭
  先師孔子闕里應
  遣大臣開列職名恭候
  欽㸃差往致祭其祭文由翰林院撰擬木匣罩袱等物由工部預備降真等香由户部預備祭帛由太常寺預備看守祭文香帛𣲖筆帖式一員祭品行文地方官照例備辦等語該等議得應照欽天監選擇日期致祭其祭文翰林院撰擬香帛等項於該部寺衙門移取看守祭文香帛𣲖部筆帖式一員前往祭品行文該地方官照例備辦應
  遣大臣開列職名具題恭候
  欽㸃一員祭文香帛由部交付起行先期齋戒三日朝服䖍誠致祭可也康熙三十二年五月初四日題九月二十九日奉
  㫖闕里
  聖廟修建鼎新遣皇子前往告祭著再議具奏禮部
  題前事該等再議得闕里
  聖廟落成
  皇上崇儒重道
  特遣
  皇子前往告祭今據欽天監回稱擇得本年十月十
  五日乙酉宜用卯時
  皇子起行十一月初六日乙巳宜用辰時告祭等語應照欽天監選擇本月十五日卯時起行先期齋戒二日於十一月初六日辰時致祭此致祭時隨去大臣侍衛官員地方官員及衍聖公併五氏官員俱隨行禮其引禮帛酒等事俱泒太常寺官員其餘俱照前議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十月初四日題本月初六日奉
  㫖遣𦙍祉告祭餘依議
  太常寺謹
  題為
  皇三子祭闕里
  孔聖廟儀注祭日辰時
  皇子穿便服補掛至大門外下馬處贊引官引皇子從東邊門入至盥洗處贊引官唱盥手盥手畢贊引官引至臺堦上行禮處站立典儀官唱樂舞生就位執事官各司其事唱畢贊引官贊就位
  皇子就位站立典儀官唱迎神唱樂官唱迎神樂奏咸平之曲唱畢奏樂樂畢贊引官贊跪叩興
  皇子行三跪九叩禮興典儀官唱奠帛爵行初獻禮捧香帛爵官捧舉香帛爵就前向神位站立唱樂官唱初獻樂奏寧平之曲唱畢奏樂贊引官贊陞壇引
  皇子從東邊門入就香案前司香官在案左邊跪贊
  引官贊跪
  皇子跪贊上香
  皇子將香盒拱舉仍授與司香官
  皇子站立將柱香拱舉插爐内又三次進塊香上畢
  捧帛官跪贊引官贊跪
  皇子跪行一叩頭禮興贊引官贊奠帛
  皇子站立接帛拱舉獻于案上畢贊引官引
  皇子至爵案前捧爵官跪贊引官贊獻爵
  皇子站立接爵拱舉獻於中間跪行一叩頭禮興贊
  引官贊詣讀祝位引
  皇子詣讀祝位站立讀祝官至安祝文案前行一跪三叩禮將祝文捧舉就前站立樂止贊引官贊跪
  皇子跪讀祝官亦跪贊引官贊讀祝讀祝官讀祝畢將祝文捧舉至帛案前跪安於盛帛盒内畢行三叩禮退奏樂贊引官贊
  皇子行三叩禮畢興贊引官贊復位引
  皇子復位站立樂畢典儀官唱行亞獻禮捧爵官將爵捧舉就前向神位站立唱樂官唱亞獻樂奏安平之曲唱畢奏樂贊引官贊陞壇引
  皇子從東邊門入就爵案前捧爵官跪贊引官贊跪皇子跪行一叩禮興贊引官贊獻爵
  皇子站立執爵拱舉獻于左邊跪行一叩禮興贊引
  官贊復位引
  皇子復位站立樂畢典儀官唱行終獻禮捧爵官將爵捧舉過神位前在右邊向神位站立唱樂官唱終獻樂奏景平之曲唱畢奏樂贊引官贊陞壇引
  皇子從東邊門入過神位至右邊爵案就前捧爵官
  跪贊引官贊跪
  皇子跪行一叩禮興贊引官贊獻爵
  皇子站立接爵拱舉獻于右邊畢跪行一叩禮興贊
  引官贊復位引
  皇子復位站立樂畢典儀官唱徹饌樂奏咸平之曲唱畢奏樂樂畢典儀官唱送神唱樂官唱送神樂奏咸平之曲唱畢奏樂贊引官贊跪叩興
  皇子行三跪九叩禮興樂畢典儀官唱捧祝帛饌恭詣燎位唱畢捧祝帛香饌官就前捧祝帛官跪行三叩禮捧香饌官不叩俱跪請接次捧舉出中門詣燎位
  皇子至西邊站立俟祝帛饌過畢
  皇子照舊就位站立焚祝帛贊引官贊禮畢
  皇子退為此謹
  題于康熙三十二年十月初九日題奉
  㫖著穿蟒袍皇子竝不曽祭過在伊府内演禮隨去官員亦令皇子認識皇四子皇八子在承祭皇三子後陪祀行禮
  附錄 明𢎞治十七年禮部尚書張昇等題覆山東巡撫都御史徐源題為恤災異以崇正道事一疏本部已經會議題准通行修蓋去後今該前因案呈到部看得命官祭告陞擢官員係𨽻吏禮二部掌行合行移咨貴部煩照各官題奉欽依内事理徑自查照覆奏施行等因移咨送司案呈到部切照巡撫都御史徐源巡按御史陳璘等題稱孔廟落成乞要御製宸章勒之堅珉及命館閣儒臣捧勅祭告一節臣等看得闕里孔廟自古尊崇厯代修建其創造廟宇嚴設聖像不知幾千百年矣皇上崇重聖道即命修蓋大出帑藏之資積至四年之久然後厥工吿成雖仍舊址實乃重建輪奐鼎新壯麗堅緻倍蓰往昔非尋常修蓋之可倫也仰惟我朝毎歲春秋二丁於在京孔廟猶傳制特遣内閣大臣祭祀况東魯闕里寰宇欽仰兹孔廟新成又天下觀望所繫曠數百年希有之事理當異其禮儀極其崇重以為一代之盛典垂萬世之成規今都御史徐源等所言誠知所重合無允其所請比照在京孔廟時祭事例仍請勅一道命文職大臣一員前往祭告行移翰林院撰御製碑文并祝文太常寺闗領香帛仍行本布政司轉屬支給官錢買辦祭物至期致祭兵部應付船隻并扛擡人夫等項所據遣大臣捧勅祭告伏乞聖裁奉㫖是遣大學士李東陽祭告著欽天監擇日來看十月十五日乙酉
  皇子在京起行
  禮部咨為照
  皇子於本月十五日起行告祭闕里
  孔廟所有祭文在
  皇子前行其經過地方官員照例迎送祭文之處相應知會山東廵撫作速逓傳轉行祭文所經過地方官員一體遵照可也
  禮部咨該本部查得康熙二十三年
  皇上親祭
  聖廟穿補掛常服致祭在案今
  遣皇子前往致祭或穿朝服或穿補服恭候
  命下交與總管内務府預備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十月
  初七日題本日奉
  㫖著穿補服欽此欽遵到部其隨去侍衛大臣官員及地方官并衍聖公五氏官員俱穿補服可也十八日戊子兵部傳
  皇子諭曰我
  皇父尊崇
  先師重新
  聖廟今告成
  特遣予等前往恭祭凡一切應用物件俱係
  皇父耑差官員動支帑銀採買一槩不須動用地方沿途地方各官或有不知妄稱預備苛𣲖小民或有扈從官員指稱我等索求地方官員俱未可定爾等曉諭經過地方官員一切應用物件禁止不須預備倘有扈從人等指稱我等索取地方官員者許地方官即行拿送如地方官不行拿送或被傍人首告或被我等訪出即將地方官一併指名奏
  聞至扈從大臣侍衛以下護軍當差人等以上所需草料等物俱著用本身銀兩照依時價採買已經申飭又恐不肖之徒違禁强行勒買耑𣲖官兵嚴行查拏務使閭閻不擾仰副我
  皇父加惠元元之至意著通行曉諭沿途村莊人民知
  悉可也








  幸魯盛典卷十六
<史部,政書類,儀制之屬,幸魯盛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