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鲁盛典 (四库全书本)/卷1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幸鲁盛典 卷十六 卷十七

  钦定四库全书
  幸鲁盛典卷十六
  康熙二十九年庚午四月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孔毓埏请创建述圣庙
  诏许之
  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加六级孔毓埏谨
  奏为述圣未有专庙恳
  敕鼎建以隆祀典事伏念祖述圣子思子乃至圣之嫡孙家学渊源授受最真且从学于曽子传道于孟子晚年作中庸一书极天人性命之精微与大学论孟并垂学宫其功较诸贤犹称最著至宋大观二年始从祀孔庙端平二年陞入十哲咸淳三年又升入四配在颜曽孟三贤之列盖其道德相同则其食报似不可或异今颜曽孟三贤自孔庙配享之外又各有
  敕建专庙故录其子孙世为五经博士主奉祀事今
  亦䝉
  圣恩备员博士而祖子思子独未有专庙每至春秋丁期俎豆阙如备查颜曽孟三庙之制皆前有殿而后有寝列及门之贤于廊庑又别立祠宇并祀三贤之父若母今子思既无专庙而其父伯鱼以大圣为父以大贤为子乃不得如颜路曽㸃孟孙氏者享一日堂上之尊其母与夫人亦不得各备寝位之荣即门人如孟子者亦不得侍坐于师侧旷古缺典未有如斯之甚者也幸遇我
  皇上重道崇儒研精经传以治术而阐心法以君道而行师教凡前代未举之典靡不灿然明备其于鲁之周公庙邹之孟子庙及先儒书院等处既皆修葺一新并
  赐敕撰碑文及
  御书匾额近又䝉
  特发帑金庀材储料重修始祖先师孔子庙伏考历
  
  帝王加意圣门隆恩厚赉如我
  皇上今日者实所罕觏今祖子思子未有专庙是数千年之阙略留以待今日不于此时恳请更俟何时是以不揣卑微冒昧上凟伏乞
  皇上垂念子思子传道之功准照颜曽孟三贤祀典许其一体设立专庙其庙基即在阙里孔庙西北之隅衙署之左与颜庙相为辅翼至于建造之资不敢再望
  内帑亦不敢重烦有司祗用孔庙之残材馀料其不足者自行设处积年累岁渐就规模以为奉祀献爵之地但望
  皇上恩比周公孟子两庙及先儒书院之例亦
  敕撰碑文
  御书匾额以照耀四海垂示来兹则述圣之道德弥光而万世之祀典攸赖矣康熙二十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奏四月初五日奉
  㫖该部议奏钦此钦遵于本月初六日到部该等窃考子思子从祀孔子庙自宋大观二年始至端平初陞入十哲祀于堂上咸淳初同曽子陞入颜孟之列是为四配而颜子庙初建于兖在唐开元二十七年嗣建于曲阜在元泰定三年孟子庙建于邹县在宋景祐四年曾子庙建于嘉祥县志称创始无考至明正綂以后屡经修葺惟子思子向未有专庙元元贞初因邹县旧有子思讲堂祠后改称书院明正德元年始以衍圣公次子世袭五经博士奉邹县书院祀事而曲阜之庙祀缺焉今博士孔毓埏疏称数千年之缺略留待今日乞照颜曽孟三贤祀典一体立庙庙基即在阙里西北隅其建庙之资自行区处应如所请仿颜曾孟三庙规制建立子思子庙春秋致祭载诸祀典至于疏请
  敕撰碑文
  御书匾额用以昭示来兹应俟庙宇报竣到部之日
  部恭请
  睿裁康熙二十九年四月二十一日题本月二十三日
  
  㫖依议
  附录 宋马端临经籍考子思子七卷晁氏曰鲁孔伋子思撰载孟轲问牧民之道何先子思子曰先利之孟轲曰君子之教民者亦仁义而已何必曰利子思曰仁义者固所以利之也上不仁则不得其所上不义则乐为诈此为不利大矣故易曰利者义之和也又曰利用安身以崇德也此皆利之大者也温公采之著于通鉴夫利者有二有一已之私利有众人之公利子思所取公利也其所引援易之言是也孟子所鄙私利也亦易所谓小人不见利不劝之利也言虽相反而意则同不当以优劣论也 杨时曰孔子殁群弟子离散分处诸侯之国虽各以所闻授弟子然得其传者盖寡故子夏之后有田子方子方之后有庄周其去本寖远矣独曽子之后子思孟子之传得其宗子思之学中庸是也 朱熹曰曽子大抵偏于刚毅这终是有立脚处所以其他诸子皆无传唯曽子独得其传到子思也恁地刚毅孟子也恁地刚毅惟是有这般人方始辏合得着惟是这刚毅之人方始立得定子思别无可考只如孟子所称如摽使者出诸大门之外北面再拜稽首而不受如云事之云乎岂曰友之云乎之类这是甚么刚毅黄干曰论道綂至于子思则先之以戒惧谨独次之以智仁勇而终之以诚至于孟子则先之以求放心次之以集义终之以扩充此又孟子之得綂于子思者然也
  按子思子亲炙
  圣祖卒业曽门𢎞诗礼之训绍一贯之传阐义利之辨授之孟氏于吾道绝续之闗承先启后以一身任之使圣人之道昭垂万古其功最巨宋儒杨时称其独得圣学之宗朱熹尤极推其刚毅有以也抑于其居卫一节窥见其学力坚定忠义凛然有非后世慷慨激烈之士所能及者至今读其言曰如伋去君谁与守明乎义之无所逃而节之不可夺也岂非传
  先圣事君以忠之家法而立万世人臣之鹄者欤顾历代追崇视诸贤独后且庙貌缺如岂非极盛之举固留以待超越百王之
  圣主乎今博士毓埏具疏吁
  恩即奉
  俞纶准其建造毓埏鸠工庀材者数年矣数千年未
  举之典礼创见于
  圣朝而四配之庙乃全备无缺子思子始获有栖神之地而伯鱼始得享推恩之荣于是羽翼
  圣庙犹四时之成岁序四渎之奠坤舆代嬗无穷流行不息于万斯年圣贤之道綂皆载
  天泽之汪洋以永垂不朽矣
  康熙三十二年癸酉冬十月以
  圣庙告成
  诏遣
  皇子𦙍祉至阙里告祭
  衍圣公孔毓圻
  奏为
  庙工既经告竣
  遣祭应吁
  特恩谨据例陈请仰祈
  睿鉴事查旧例明季𢎞治十七年修建阙里
  圣庙落成时遣阁臣李东阳前诣祭告历今三百年来今䝉我
  皇上鉴庙貌隳敝
  特发内帑遣官监督修理于康熙三十一年八月内完
  工经
  题报在案思前代修建率多因仍旧制涂茨丹艧而已未有鼎新轮奂崇闳美备如今日者也其经费出于地方取于税课而已未有朱提十万
  特发帑金如今日者也其鸠工董成责于有司办于守
  土而已未有煌煌
  圣谕特遣耑官如今日者也其开工修理或时作而时止或经年而累月未有不役一人不扰一物而成工迅速如今日者也然于其落成犹遗大臣以展祭祀告成功况我
  皇上之旷典隆恩有逾前代而
  庙庭之辉煌壮丽度越曩时典既尊崇礼宜隆重天下之所钦仰四方之所观瞻以及族众人无不引领翘首恭候
  遣祭落成以为
  圣代之盛典以垂万世之𢎞规特敢循例
  题请应否照例
  遣祭出自
  皇上特恩事闗巨典不独微之私望而已且
  圣庙新成之后未奉
  恩纶即春秋丁祭未敢入庙供事暂在洙泗书院内致
  祭拟合一并
  题明仰祈
  皇上睿鉴施行谨
  题请
  㫖康熙三十二年三月二十八日题四月初七日奉㫖该部议奏
  礼部
  题前事该等议得衍圣公孔毓圻疏称
  皇上鉴阙里庙貌隳敝
  特发内帑遣官监督修理
  皇上之旷典隆恩有逾前代而
  庙庭之辉煌壮丽度越曩时典既尊崇礼宜隆重特敢
  题请照例遣祭等语查明季实录𢎞治十七年圣庙落成遣阁臣李东阳前往致祭我
  皇上之稽古右文崇儒重道
  治綂立帝王之极
  心传接洙泗之宗
  圣域鸠工特重耑员之选良材庀具爰
  颁内府之金
  庙貌改观几筵増丽规制倍隆于往昔模楷永著于来兹今当落成之时应
  遣大臣告祭恭候
  命下之日其应行典礼再行具
  题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四月二十三日题本月二十
  五日奉
  㫖依议
  礼部
  题前事该等议得据钦天监回称本年六月初七
  日已卯用卯时致祭
  圣庙等因前来查定例内开
  文庙春秋二祭开列满汉大学士具题
  钦㸃一员致祭
  传心殿开列满汉大学士部院尚书等
  钦㸃一员致祭等语又查致祭
  先师孔子阙里应
  遣大臣开列职名恭候
  钦㸃差往致祭其祭文由翰林院撰拟木匣罩袱等物由工部预备降真等香由户部预备祭帛由太常寺预备看守祭文香帛𣲖笔帖式一员祭品行文地方官照例备办等语该等议得应照钦天监选择日期致祭其祭文翰林院撰拟香帛等项于该部寺衙门移取看守祭文香帛𣲖部笔帖式一员前往祭品行文该地方官照例备办应
  遣大臣开列职名具题恭候
  钦㸃一员祭文香帛由部交付起行先期斋戒三日朝服䖍诚致祭可也康熙三十二年五月初四日题九月二十九日奉
  㫖阙里
  圣庙修建鼎新遣皇子前往告祭著再议具奏礼部
  题前事该等再议得阙里
  圣庙落成
  皇上崇儒重道
  特遣
  皇子前往告祭今据钦天监回称择得本年十月十
  五日乙酉宜用卯时
  皇子起行十一月初六日乙巳宜用辰时告祭等语应照钦天监选择本月十五日卯时起行先期斋戒二日于十一月初六日辰时致祭此致祭时随去大臣侍卫官员地方官员及衍圣公并五氏官员俱随行礼其引礼帛酒等事俱泒太常寺官员其馀俱照前议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十月初四日题本月初六日奉
  㫖遣𦙍祉告祭馀依议
  太常寺谨
  题为
  皇三子祭阙里
  孔圣庙仪注祭日辰时
  皇子穿便服补挂至大门外下马处赞引官引皇子从东边门入至盥洗处赞引官唱盥手盥手毕赞引官引至台階上行礼处站立典仪官唱乐舞生就位执事官各司其事唱毕赞引官赞就位
  皇子就位站立典仪官唱迎神唱乐官唱迎神乐奏咸平之曲唱毕奏乐乐毕赞引官赞跪叩兴
  皇子行三跪九叩礼兴典仪官唱奠帛爵行初献礼捧香帛爵官捧举香帛爵就前向神位站立唱乐官唱初献乐奏宁平之曲唱毕奏乐赞引官赞陞坛引
  皇子从东边门入就香案前司香官在案左边跪赞
  引官赞跪
  皇子跪赞上香
  皇子将香盒拱举仍授与司香官
  皇子站立将柱香拱举插炉内又三次进块香上毕
  捧帛官跪赞引官赞跪
  皇子跪行一叩头礼兴赞引官赞奠帛
  皇子站立接帛拱举献于案上毕赞引官引
  皇子至爵案前捧爵官跪赞引官赞献爵
  皇子站立接爵拱举献于中间跪行一叩头礼兴赞
  引官赞诣读祝位引
  皇子诣读祝位站立读祝官至安祝文案前行一跪三叩礼将祝文捧举就前站立乐止赞引官赞跪
  皇子跪读祝官亦跪赞引官赞读祝读祝官读祝毕将祝文捧举至帛案前跪安于盛帛盒内毕行三叩礼退奏乐赞引官赞
  皇子行三叩礼毕兴赞引官赞复位引
  皇子复位站立乐毕典仪官唱行亚献礼捧爵官将爵捧举就前向神位站立唱乐官唱亚献乐奏安平之曲唱毕奏乐赞引官赞陞坛引
  皇子从东边门入就爵案前捧爵官跪赞引官赞跪皇子跪行一叩礼兴赞引官赞献爵
  皇子站立执爵拱举献于左边跪行一叩礼兴赞引
  官赞复位引
  皇子复位站立乐毕典仪官唱行终献礼捧爵官将爵捧举过神位前在右边向神位站立唱乐官唱终献乐奏景平之曲唱毕奏乐赞引官赞陞坛引
  皇子从东边门入过神位至右边爵案就前捧爵官
  跪赞引官赞跪
  皇子跪行一叩礼兴赞引官赞献爵
  皇子站立接爵拱举献于右边毕跪行一叩礼兴赞
  引官赞复位引
  皇子复位站立乐毕典仪官唱彻馔乐奏咸平之曲唱毕奏乐乐毕典仪官唱送神唱乐官唱送神乐奏咸平之曲唱毕奏乐赞引官赞跪叩兴
  皇子行三跪九叩礼兴乐毕典仪官唱捧祝帛馔恭诣燎位唱毕捧祝帛香馔官就前捧祝帛官跪行三叩礼捧香馔官不叩俱跪请接次捧举出中门诣燎位
  皇子至西边站立俟祝帛馔过毕
  皇子照旧就位站立焚祝帛赞引官赞礼毕
  皇子退为此谨
  题于康熙三十二年十月初九日题奉
  㫖著穿蟒袍皇子并不曽祭过在伊府内演礼随去官员亦令皇子认识皇四子皇八子在承祭皇三子后陪祀行礼
  附录 明𢎞治十七年礼部尚书张升等题覆山东巡抚都御史徐源题为恤灾异以崇正道事一疏本部已经会议题准通行修盖去后今该前因案呈到部看得命官祭告陞擢官员系隶吏礼二部掌行合行移咨贵部烦照各官题奉钦依内事理径自查照覆奏施行等因移咨送司案呈到部切照巡抚都御史徐源巡按御史陈璘等题称孔庙落成乞要御制宸章勒之坚珉及命馆阁儒臣捧敕祭告一节臣等看得阙里孔庙自古尊崇历代修建其创造庙宇严设圣像不知几千百年矣皇上崇重圣道即命修盖大出帑藏之资积至四年之久然后厥工告成虽仍旧址实乃重建轮奂鼎新壮丽坚致倍蓰往昔非寻常修盖之可伦也仰惟我朝毎岁春秋二丁于在京孔庙犹传制特遣内阁大臣祭祀况东鲁阙里寰宇钦仰兹孔庙新成又天下观望所系旷数百年希有之事理当异其礼仪极其崇重以为一代之盛典垂万世之成规今都御史徐源等所言诚知所重合无允其所请比照在京孔庙时祭事例仍请敕一道命文职大臣一员前往祭告行移翰林院撰御制碑文并祝文太常寺闗领香帛仍行本布政司转属支给官钱买办祭物至期致祭兵部应付船只并扛抬人夫等项所据遣大臣捧敕祭告伏乞圣裁奉㫖是遣大学士李东阳祭告著钦天监择日来看十月十五日乙酉
  皇子在京起行
  礼部咨为照
  皇子于本月十五日起行告祭阙里
  孔庙所有祭文在
  皇子前行其经过地方官员照例迎送祭文之处相应知会山东巡抚作速逓传转行祭文所经过地方官员一体遵照可也
  礼部咨该本部查得康熙二十三年
  皇上亲祭
  圣庙穿补挂常服致祭在案今
  遣皇子前往致祭或穿朝服或穿补服恭候
  命下交与总管内务府预备可也康熙三十二年十月
  初七日题本日奉
  㫖著穿补服钦此钦遵到部其随去侍卫大臣官员及地方官并衍圣公五氏官员俱穿补服可也十八日戊子兵部传
  皇子谕曰我
  皇父尊崇
  先师重新
  圣庙今告成
  特遣予等前往恭祭凡一切应用物件俱系
  皇父耑差官员动支帑银采买一概不须动用地方沿途地方各官或有不知妄称预备苛𣲖小民或有扈从官员指称我等索求地方官员俱未可定尔等晓谕经过地方官员一切应用物件禁止不须预备倘有扈从人等指称我等索取地方官员者许地方官即行拿送如地方官不行拿送或被傍人首告或被我等访出即将地方官一并指名奏
  闻至扈从大臣侍卫以下护军当差人等以上所需草料等物俱著用本身银两照依时价采买已经申饬又恐不肖之徒违禁强行勒买耑𣲖官兵严行查拏务使闾阎不扰仰副我
  皇父加惠元元之至意著通行晓谕沿途村庄人民知
  悉可也








  幸鲁盛典卷十六
<史部,政书类,仪制之属,幸鲁盛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