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學瓊林/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 幼學瓊林
卷二
卷三 

祖孫父子[编辑]

何謂五倫,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何謂九族,高、曾、祖、考、已身、子、孫、曾、玄。

始祖曰鼻祖,遠孫曰耳孫。

父子創造,曰肯構肯堂;父子俱賢,曰是父是子。

祖稱王父​​,父曰嚴君。

父母俱存,謂之椿萱並茂;子孫發達,謂之蘭桂騰芳。

橋木高而仰,似父之道;梓木低而俯,如子之卑。

不癡不聾,不作阿家阿翁;得親順親,方可為人為子。

蓋父愆,名為乾蠱;育義子,乃曰螟蛉。

生子當如孫仲謀,曹操羨孫權之語;生子須如李亞子,朱溫嘆存勗之詞。

菽水承歡,貧士養親之樂;義方是訓,父親教子之嚴。

紹箕裘,子承父業;恢先緒,子振家聲。

具慶下,父母俱存;重慶下,祖父俱在。

燕翼貽謀,乃稱裕後之祖;克繩祖武,是稱像賢之孫。

稱人有令子,曰鱗趾呈祥;稱宦有賢郎,曰鳳毛濟美。

弒父自立,隋楊廣之天性何存;殺子媚君,齊易牙之人心何在。

分甘以娛目,王羲之弄孫自樂;問安惟點頷,郭子儀厥孫最多。

和丸教子,仲郢母之賢;戲彩娛親,老萊子之孝。

毛義捧檄,為親之存;伯俞泣杖,因母之老。

慈母望子,倚門倚閭;遊子思親,陟岵陟屺。

愛無差等,曰兄子如鄰子;分有相同,曰吾翁即若翁。

長男為主器,令子可克家。

子光前曰充閭,子過父曰跨灶。

寧馨英畏,皆是羨人之兒;國器掌珠,悉是稱人之子。

可愛者子孫之多,若螽斯之蟄蟄;堪羨者後人之盛,如瓜瓞之綿綿。

兄弟[编辑]

天下無不是之父母,世間最難得者兄弟。

須貽同氣之光,無傷手足之雅。

玉昆金友,羨兄弟之俱賢;伯塤仲篪,謂聲氣之相應。

兄弟既翕,謂之花萼相輝;兄弟聯芳,謂之棠棣競秀。

患難相顧,似鶺鴒之在原;手足分離,如雁行之折翼。

元芳季芳俱盛德,祖太丘稱為難弟難兄;宋郊宋祁俱中元,當時人號為大宋小宋。

荀氏兄弟,得八龍之佳譽;河東伯仲,有三鳳之美名。

東征破斧,周公大義滅親;遇賊爭死,趙孝以身代弟。

煮豆燃萁,謂其相害;鬥粟尺布,譏其不容。

兄弟鬩牆,謂兄弟之鬥狠;天生羽翼,謂兄弟之相親。

姜家大被以同眠,宋君灼艾而分痛。

田氏分財,忽瘁庭前之荊樹;夷齊讓國,共採首陽之蕨薇。

雖曰安寧之日,不如友生;其實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夫婦[编辑]

孤陰則不生,獨陽則不長,故天地配以陰陽;男以女為室,女以男為家,故人生偶以夫婦。

陰陽和而後雨澤降,夫婦和而後家道成。

夫謂妻曰拙荊,又曰內子;妻稱夫曰藁砧,又曰良人。

賀人娶妻,曰榮偕伉儷;留物與妻,曰歸遺細君。

受室即是娶妻,納寵謂人娶妾。

正妻謂之嫡,眾妾謂之庶。

稱人妻曰尊夫人,稱人妾曰如夫人。

結髮係是初婚,續弦乃是再娶。

婦人重婚曰再醮,男子無偶曰鰥居。

如鼓瑟琴,夫妻好合之謂;琴瑟不調,夫婦反目之詞。

牝雞司晨,比婦人之主事;河東獅吼,譏男子之畏妻。

殺妻求將,吳起何其忍心;蒸梨出妻,曾子善全孝道。

張敞為妻畫眉,媚態可哂;董氏為夫封發,貞節堪誇。

冀郤缺夫妻,相敬如賓;陳仲子夫婦,灌園食力。

不棄槽糠,宋弘迴光武之語;舉案齊眉,梁鴻配孟光之賢。

蘇蕙織回文,樂昌分破鏡,是夫婦之生離;張瞻炊臼夢,莊子鼓盆歌,是夫婦之死別。

鮑宣之妻,提甕出汲,雅得順從之道;齊御之妻,窺禦激夫,可稱內助之賢。

可怪者買臣之妻,因貧求去,不思覆水難收;可醜者相如之妻,夤夜私奔,但識絲桐有意。

要知身修而後家齊,夫義自然婦順。

叔侄[编辑]

曰諸父,曰亞父,皆叔父之輩;曰猶子,曰比兒,俱侄兒之稱。

阿大中郎,道韞雅稱叔父;吾家龍文,楊昱比美侄兒。

烏衣諸郎君,江東稱王謝之子弟;吾家千里駒,苻堅羨苻朗為侄兒。

竹林叔侄之稱,蘭玉子侄之譽。

存侄棄兒,悲伯道之無後;視叔猶父,羨公綽之居官。

盧邁無兒,以侄而主身之後;張範遇賊,以子而代侄之生。

師生[编辑]

馬融設絳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孔子居杏壇,賢人七十,弟子三千。

稱教館曰設帳,又曰振鐸;謙教館曰糊口,又曰舌耕。

師曰西賓,師席曰函丈。

學曰家塾,學俸曰束脩。

桃李在公門,稱人弟子之多;苜蓿長闌干,奉師飲食之薄。

冰生於水而寒於水,比學生過於先生;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謂弟子優於師傅。

未得及門,曰宮牆外望;稱得秘授,曰衣缽真傳。

人稱楊震為關西夫子,世稱賀循為當世儒宗。

負笈千里,蘇章從師之殷;立雪程門,遊楊敬師之至。

弟子稱師之善教,曰如坐春風之中;學業感師之造成,曰仰沾時雨之化。

朋友賓主[编辑]

卷二·朋友賓主

作者: 程登吉

取善輔仁,皆資朋友;往來交際,迭為主賓。

爾我同心,曰金蘭;朋友相資,曰麗澤。

東家曰東主,師傅曰西賓。

父所交遊,尊為父執;己所共事,謂之同袍。

心志相孚為莫逆,老幼相交曰忘年。

刎頸交,相如與廉頗;總角好,孫策與周瑜。

膠漆相投,陳重之與雷義;雞黍之約,元伯之與巨卿。

與善人交,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與惡人交,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

肝膽相照,斯為腹心之友;意氣不孚,謂之口頭之交。

彼此不合,謂之參商;爾我相仇,如同冰炭。

民之失施,乾餱以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落月屋樑,相思顏色;暮雲春樹,想望豐儀。

王陽在位,貢禹彈冠以待薦;杜伯非罪,左儒寧死不徇君。

分首判袂,敘別之辭;擁彗掃門,迎迓之敬。

陸凱折梅逢驛使,聊寄江南一枝春;王維折柳贈行人,遂唱陽關三疊曲。

頻來無忌,乃云入幕之賓;不請自來,謂之不速之客。

醴酒不設,楚王戊待士之意怠;投轄於井,漢陳遵留客之心誠。

蔡邕倒屣以迎賓,周公握發而待士。

陳蕃器重徐稚,下榻相延;孔子道遇程生,傾蓋而語。

伯牙絕弦失子期,更無知音之輩;管寧割席拒華歆,調非同誌之人。

分金多與,鮑叔獨知管仲之貧;綈袍垂愛,須賈深憐范叔之窘。

要知主賓聯以情,須盡東南之美;朋友合以義,當展切偲之誠。

婚姻[编辑]

良緣由夙締,佳偶自天成。

蹇修與柯人,皆是媒妁之號;冰人與掌判,悉是傳言之人。

禮須六禮之週,好合二姓之好。

女嫁曰於歸,男婚曰完娶。

婚姻論財,夷虜之道;同姓不婚,周禮則然。

女家受聘禮,謂之許纓;新婦謁祖先,謂之廟見。

文定納采,皆為行聘之名;女嫁男婚,謂了子平之願。

聘儀曰雁幣,卜妻曰鳳佔。

成婚之日曰星期,傳命之人曰月老。

下採即是納幣,合卺係是交杯。

執巾櫛,奉箕帚,皆女家自謙之詞;嫻姆訓,習內則,皆男家稱女之說。

綠窗是貧女之室,紅樓是富女之居。

姚夭謂婚姻之及時,摽梅謂婚期之已過。

御溝題葉,於祐始得宮娥;繡幕牽絲,元振幸獲美女。

漢武與景帝論婦,欲將金屋貯嬌;韋固與月老論婚,始知赤繩繫足。

朱陳一村而結好,秦晉兩國以聯姻。

藍田種玉,雍伯之緣;寶窗選婚,林甫之女。

架鵲橋以渡河,牛女相會;射雀屏而中目,唐高得妻。

至若禮重親迎,所以正人倫之始;詩首好逑,所以崇王化之原。

婦女[编辑]

男子禀乾之剛,女子配坤之順。

賢後稱女中堯舜,烈女稱女中丈夫。

曰閨秀,曰淑媛,皆稱賢女;曰閫範,曰懿德,並美佳人。

婦主中饋,烹治飲食之名;女子歸寧,回家省親之謂。

何謂三從,從父從夫從子;何謂四德,婦德婦言婦工婦容。

周家母儀,太王有周姜,王季有太妊,文王有太姒;三代亡國,夏桀以妺喜,商紂以妲己,週幽以褒姒。

蘭蕙質,柳絮才,皆女人之美譽;冰雪心,柏舟操,悉孀婦之清聲。

女貌嬌嬈,謂之尤物;婦容妖媚,實可傾城。

潘妃步朵朵蓮花,小蠻腰纖纖楊柳。

張麗華髮光可鑑,吳絳仙秀色可餐。

麗娟氣馥如蘭,呵氣結成香霧;太真淚紅於血,滴時更結紅冰。

孟光力大,石臼可擎;飛燕身輕,掌上可舞。

至若緹縈上書而救父,盧氏冒刃而衛姑,此女之孝者;侃母截發以延賓,村媼殺雞而謝客,此女之賢者;韓玖英恐賊穢而自投於穢,陳仲妻恐隕德而寧隕於崖,此女之烈者;王凝妻被牽,斷臂投地;曹令女誓志,引刀割鼻,此女之節者;曹大家續完漢帙,徐惠妃援筆成文,此女之才者;戴女之練裳竹笥,孟光之荊釵裙布,此女之貧者;柳氏禿妃之發,郭氏絕夫之嗣,此女之妒者;賈女偷韓壽之香,齊女致襖廟之毀。

此女之淫者。

東施效顰而可厭,無鹽刻畫以難堪,此女之醜者。

自古貞淫各異,人生妍醜不齊。

是故生菩薩、九子母、鳩槃荼,謂婦態之更變可畏;錢樹子、一點紅、無廉恥,謂青樓之妓女殊名。

此固不列於人群,亦可附之以博笑。

外戚[编辑]

帝女乃公侯主婚,故有公主之稱;帝婿非正駕之車,乃是駙馬之職。

郡主縣君,皆宗女之謂;儀賓國賓,皆宗婿之稱。

舊好曰通家,好親曰懿戚。

冰清玉潤,丈人女婿同榮;泰水泰山,岳母岳父兩號。

新婿曰嬌客,貴婿日乘龍。

贅婚曰館甥,賢婚曰快婚。

凡屬東床,俱稱半子。

女子號門楣,唐貴妃有光於父母;外甥稱宅相,晉魏舒期報於母家。

共敘舊姻,曰原有瓜葛之親;自謙劣戚,曰忝在霞莩之末。

大喬小喬,皆姨夫之號;連襟連袂,亦姨夫之稱。

蒹葭依玉樹,自謙借戚屬之光;蔦蘿施喬松,自幸得依附之所。

老幼壽誕[编辑]

不凡之子,必異其生;大德之人,必得其壽。

稱人生日,曰初度之辰;賀人逢旬,曰生申令旦。

三朝洗兒,曰湯餅之會;周歲試週,曰晬盤之期。

男生辰曰懸弧令旦,女生辰曰設帨佳辰。

賀人生子,曰嵩岳降神;自謙生女,曰緩急非益。

生子曰弄璋,生女曰弄瓦。

夢熊夢羆,男子之兆;夢虺夢蛇,女子之祥。

夢蘭叶(協)吉,鄭文公妾生穆公之奇;英物稱奇,溫嶠聞聲知桓溫之異。

姜嫄生稷,履大人之跡而有娠;簡狄生契,吞玄鳥之卵而叶(協)孕。

鱗吐玉書,天生孔子之瑞;王燕投怀,夢孕張說之奇。

弗陵太子,懷胎十四月而始生;老子道君,在孕八十一年而始誕。

晚年得子,謂之老蚌生珠;暮歲登科,正是龍頭屬老。

賀男壽曰南極星輝,賀女壽曰中天婺煥。

松柏節操,美其壽元之耐久;桑榆晚景,自謙老景之無多。

矍鑠稱人康健,聵眊自謙衰頹。

黃髮兒齒,有壽之徵;龍鍾潦倒,年高之狀。

日月逾邁,徒自傷悲;春秋幾何,問人壽算。

稱少年曰春秋鼎盛,羨高年曰齒德俱尊。

行年五十,當知四十九年之非;在世百年,哪有三萬六千日之樂。

百歲曰上壽,八十曰中壽,六十曰下壽;八十曰耋,九十曰耄,百歲曰期頤。

童子十歲就外傅,十三舞勺,成童舞象;老者六十杖於鄉,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

後生固為可畏,而高年尤是當尊。

身體[编辑]

百體皆血肉之軀,五官有貴賤之別。

堯眉分八彩,舜目有重瞳。

耳有三漏,大禹之奇形;臂有四肘,成湯之異體。

文王龍顏而虎眉,漢高鬥胸而隆準。

孔聖之頂若芋,文王之胸四乳。

周公反握,作興周之相;重耳駢脅,為霸晉之君。

此皆古聖之英姿,不凡之貴品。

至若髮膚不可毀傷,曾於常以守身為大;待人須當量大,師德貴於唾面自乾。

讒口中傷,金可鑠而骨可銷;虐政誅求,敲其膚而吸其髓。

受人牽制曰掣肘,不知羞愧曰厚顏。

好生議論,曰搖唇鼓舌;共話衷腸,曰促膝談心。

怒髮冰冠,藺相如之英氣勃勃;炙手可熱,唐崔鉉之貴勢炎炎。

貌雖瘦而天下肥,唐玄宗之自謂;口有蜜而腹有劍,李林甫之為人。

趙子龍一身都是膽,周靈王初生便有須。

來俊臣注醋於囚鼻,法外行凶;嚴子陵加足於帝腹,忘其尊貴。

久不屈茲膝,郭子儀尊居宰相;不為米折腰,陶淵明不拜吏胥。

斷送老頭皮,楊璞得妻送之詩;新剝雞頭肉,明皇愛貴妃之乳。

纖指如春筍,媚眼若秋波。

肩曰玉樓,眼名銀海;淚曰玉箸,頂曰珠庭。

歇擔曰息肩,不服曰強項。

丁謂與人拂須,何其諂也;彭樂截腸決戰,不亦勇乎。

剜肉醫瘡,權濟目前之急;傷胸捫足,計安眾士之心。

漢張良躡足附耳,東方朔洗髓伐毛。

尹維倫,契丹稱為黑面大王;博堯俞,宋後稱為金玉君子。

土木形骸,不自妝飾;鐵石心腸,秉​​性堅剛。

敘會晤曰得挹芝眉,敘契闊曰久違顏範。

請女客曰奉迓金蓮,邀親友曰敢攀玉趾。

侏儒謂人身矮,魁梧稱人貌奇。

龍章鳳姿,廊廟之彥;獐頭鼠目,草野之夫。

恐懼過甚,曰畏首畏尾;感佩不忘,曰刻骨銘心。

貌醜曰不揚,貌美曰冠玉。

足跛曰蹣跚,耳聾曰重聽。

欺欺艾艾,口訥之稱;喋喋便便,言多之狀。

可嘉者小心翼翼,可鄙者大言不慚。

腰細曰柳腰,身小曰雞肋。

笑人齒缺,曰狗竇大開;譏人不決,曰鼠首僨[fen]事。

口中雌黃,言事而多改移;皮里春秋,胸中自有褒貶。

唇亡齒寒,謂彼此之失依;足上首下,謂尊卑之顛倒。

所為得意,曰吐氣揚眉;待人誠心,曰推心置腹。

心荒曰靈臺亂,醉倒曰玉山頹。

睡曰黑甜,臥曰偃息。

口尚乳臭,調世人年少無知;三折其肱,謂醫士老成諳練。

西子捧心,愈見增妍;醜婦效顰,弄巧反拙。

慧眼始知道骨,肉眼不識賢人。

婢膝奴顏,諂容可厭;脅肩諂笑,媚態難堪。

忠臣披肝,為君之藥;婦人長舌,為厲之階。

事遂心曰如願,事可愧曰汗顏。

人多言,曰饒舌,物堪食,曰可口。

澤及枯骨,西伯之深仁;灼艾分痛,宋祖之友愛。

唐太宗為臣療病,親剪其須;顏杲卿罵賊不輟,賊斷其舌。

不較橫逆,曰置之度外;洞悉虜情,曰已入掌中。

馬良有白眉,獨出乎眾;阮籍作青眼,厚待乎人。

咬牙封雍齒,計安眾將之心;含淚斬丁公,法正叛臣之罪。

擲果盈車,潘安仁美姿可愛;投石滿載,張孟陽醜態堪憎。

事之可怪,婦人生須;事所駭聞,男人誕子。

求物濟用,謂燃眉之急;悔事無成,曰噬臍何及。

情不相關,如秦越人之視肥瘠;事當探本,如善醫者只論精神。

無功食祿,謂之屍位素餐;譾劣無能,謂之行屍走肉。

老當益壯,寧知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一息尚存,此志不容少懈;十手所指,此心安可自欺。

衣服[编辑]

冠稱元服,衣曰身章。

曰弁曰冔曰冕,皆冠之號;曰履曰舄曰屣,悉鞋之名。

上公命服有九錫,士人初冠有三加。

簪纓縉紳,仕宦之稱;章甫縫掖,儒者之服。

布衣即白丁之謂,青衿乃生員之稱。

葛屨履霜,誚儉嗇之過甚;綠衣黃里,譏貴賤之失倫。

上服曰衣,下服曰裳;衣前曰襟,衣后曰裾。

敝衣曰襤褸,美服曰華裾。

襁褓乃小兒之衣,弁髦亦小兒之飾。

左衽是夷狄之服,短後是武夫之衣;尊卑失序,如冠履倒置;富貴不歸,如錦衣夜行。

狐裘三十年,儉稱晏子;錦幛四十里,富羨石崇。

孟嘗君珠履三千客,牛僧孺金釵十二行。

千金之裘,非一狐之腋;綺羅之輩,非養蠶之人。

貴著重裀疊褥,貧者裋褐不完。

卜子夏甚貧,鶉衣百結;公孫弘甚儉,布被十年。

南州冠冕,德操稱龐統之邁眾;三河領袖,崔浩羨裴駿之超群。

虞舜製衣裳,所以命有德;昭侯藏敝袴,所以待有功。

唐文宗袖經三浣,晉文公衣不重裘。

衣履不敝,不肯更為,世稱堯帝;衣不經新,何由得故,婦勸桓沖。

王氏之眉貼花鈿,被韋固之劍所刺;貴妃之乳服訶子,為祿山之爪所傷。

姜氏翕和,兄弟每宵同大被;王章未遇,夫妻寒夜臥牛衣。

緩帶輕裘,羊叔子乃斯文主將;葛巾野服,陶淵明真陸地神仙。

服之不衷,身之災也;缊袍不恥,志獨超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