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朝實錄/卷之27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二百七十三 康熙朝實錄
卷之二百七十四
卷之二百七十五 
康熙五十六年丁酉十一月
  • 辛亥朔。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升湖廣寶慶副將牛射斗為貴州威甯總兵官黃州副將馬良燦、為江西南贛總兵官洞庭副將王允吉為四川川北總兵官
  • 壬子。上幸暢春園。
  • 諭領侍衛內大臣等、朕自回京、腿膝疼痛因皇太后聖體違和、故勉強支持。昨因往甯壽宮問安、稍受風塞、以致咳嗽聲啞。如再強忍數日、恐愈加增。今皇太后聖躬少愈,朕明日往湯泉、調理數日。
  • 諭九卿凡人命之事、關係重大朕必一一詳閱、盡知其情方行批出比來朕身欠安一時不能詳閱若俟徐徐詳閱之後始行批出三覆奏將不及矣可矜者減等完結緩決者仍監禁情實者今年停決。
  • 癸丑。上自暢春園幸湯泉。
  • 諭大學士兵部步軍統領等湯山至德勝門四十餘里德勝門至大內將及十里此間設立腰站二處各派部院賢能司官一員筆帖式一員如此則朕遣人請皇太后安並皇太后差人至朕處、俱不致遲誤矣。
  • 以內閣學士王之樞、為偏沅巡撫
  • 升福建臺灣道梁文科為廣東按察使司按察使。
  • 予故鑲紅旗滿洲副都統翩圖祭葬如例。
  • 旌表山西烈婦楊月鬥妻梁氏守義拒奸甘死不辱給銀建坊如例。
  • 丁巳。升太常寺卿李敏啟、為大理寺卿。
  • 戊午。升宗人府府丞江球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
  • 己未。河南巡撫張聖佐疏報蘭陽縣奸民李雪臣子李興邦在生員李山義家以白蓮教為名聚徒惑眾今已拏獲。得㫖、交審事刑部尚書張廷樞等嚴審定擬具奏。
  • 旌表江西萬安縣烈女、許將愈聘妻鄧氏夫亡聞訃、哀號自縊、給銀建坊如例。
  • 壬戌。以禮部尚書公吞珠、為纂修。玉牒副總裁官。
  • 癸亥。以皇十二子固山貝子允祹、署理內務府總管事。
  • 以毛明安故多羅貝勒班地子羅卜臧希喇布吳喇忒鎮國公諾爾布林臣弟希喇布各襲爵
  • 乙丑。上自湯泉。回駐暢春園
  • 丙寅。酉刻上聞皇太后違和不待警蹕止領近侍人員、急從西直門進神武門詣皇太后宮問安。
  • 丁卯上詣皇太后宮問安。戊辰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己巳。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庚午冬至祀天於圜丘遣領侍衛內大臣公馬爾賽行禮。
  • 遣官祭永陵、福陵、昭陵、暫安奉殿、孝陵、仁孝皇后、孝昭皇后、孝懿皇后陵。
  • 停止次日行禮上詣皇太后宮、問安。
  • 辛未上詣皇太后宮、問安。上御乾清宮東暖閣召諸皇子、及滿漢大學士學士九卿詹事科道等入諭曰朕少時天稟甚壯、從未知有疾病今春始患頭暈漸覺消瘦至秋月塞外行圍蒙古地方、水土甚佳。精神日健顏貌加豐每日騎射亦不覺疲倦。回京之後、因皇太后違和、心神憂瘁頭暈頻發有朕平日所欲言者今特召爾等面諭從來帝王之治天下、未嘗不以敬天法祖為首務。敬天法祖之實、在柔遠能邇、休養蒼生、公四海之利為利、一天下之心為心、體群臣子庶民、保邦于未危、致治於未亂、夙夜孜孜、寤寐不遑、寬嚴相濟、經權互用、以圖國家久遠之計而已。自古得天下之正、莫如我朝。太祖太宗初無取天下之心嘗兵及京城諸大臣咸奏雲當取。太宗皇帝曰明與我國素非和好今取之甚易但念中國之主不忍取也。後流賊李自成、攻破京城崇禎自縊臣民相率來迎乃翦滅闖寇入承大統昔項羽起兵攻秦後天下卒歸於漢其初漢高祖一泗上亭長耳元末陳友諒等並起後天下卒歸於明其初明太祖一皇覺寺僧耳我朝承席先烈應天順人、撫有區宇。以此見亂臣賊子、無非為真主驅除耳今朕年將七旬在位五十餘年者、實賴天地宗社之默佑非予涼德之所致也朕自幼讀書於古今道理粗能通曉。凡帝王自有天命應享壽考者、不能使之不享壽考應享太平者、不能使之不享太平。自黃帝甲子、至今四千三百五十餘年稱帝者三百有餘。但秦火以前、三代之事、不可全信始皇元年至今一千九百六十餘年、稱帝而有年號者、二百一十有一朕何人斯、自秦漢以下、在位久者、朕為之首。古人以下矜不伐、知足知止者、為能保始終。覽三代而後、帝王踐祚久者、不能遺令聞於後世。壽命不長者、罔知四海之疾苦。朕已老矣。在位久矣未卜後人之議論如何。而且以目前之事、不得不痛哭流涕、豫先隨筆自記、而猶恐天下不知吾之苦衷也。自昔帝王多以死為忌諱。每觀其遺詔殊非帝王語氣並非中心之所欲言此皆昏瞀之際覓文臣任意撰擬者。朕則不然今豫使爾等知朕之血誠耳當日臨御至二十年、不敢逆料至三十年三十年不敢逆料至四十年。今已五十七年矣。尚書洪范所載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五福以考終命列於第五者誠以其難得故也。今朕年將七十。子孫曾孫、百五十餘人天下粗安。四海承平。雖不能移風易俗、家給人足。但孜孜汲汲、小心敬慎、夙夜不遑、未嘗少懈數十年來。殫心竭力、有如一日此豈僅勞苦二字所能該括耶。前代帝王、或享年不永。史論概以為侈然自放、耽於酒色所致。此皆書生好為譏評。雖純全盡美之君亦必抉摘瑕疵。朕為前代帝王剖白、蓋由天下事繁不勝勞憊之所致也。諸葛亮雲、鞠躬盡瘁、死而後己。為人臣者、惟諸葛亮一人耳。若帝王仔肩甚重、無可旁諉。豈臣下所可比擬臣下可仕則仕。可止則止。年老致政而歸、抱子弄孫、猶得優遊自適。為君者、勤劬一生、了無休息。如舜雖稱無為而治。然身歿於蒼梧。禹乘四載、胼手胝足、終於會稽。似此皆勤勞政事、巡行周曆、不遑寧處。豈可謂之崇尚無為、清靜自持乎。易遁卦六爻、未嘗言及人主之事。可見人主原無宴息之地、可以退藏。鞠躬盡瘁、誠謂此也。昔人每雲帝王當舉大綱不必兼總細務。朕心竊不謂然。一事不謹、即貽四海之憂一時不謹、即貽千百世之患。不矜細行。終累大德故朕每事必加詳慎。即如今日留一二事未理、明日即多一二事矣。若明日再務安閒、則後日愈多壅積萬幾至重誠難稽延故朕蒞政無論钜細即奏章內有一字之訛、必為改定發出蓋事不敢忽、天性然也。五十餘年每多先事綢繆四海兆人、亦皆戴朕德意。豈可執不必兼總細務之言乎。朕自幼強健、筋力頗佳能挽十五力弓發十三握箭用兵臨戎之事、皆所優為。然平生未嘗妄殺一人平定三藩掃清漠北皆出一心運籌戶部帑金非用師賑饑未敢妄費謂此皆小民脂膏故也所有巡狩行宮不施采繢每處所費不過一二萬金較之河工歲費三百餘萬尚不及百分之一幼齡讀書即知酒色之可戒小人之宜防所以至老無恙自康熙四十七年大病之後過傷心神漸不及往時況日有萬幾、皆由裁奪。每覺精神日逐於外、心血時耗於內。恐前途倘有一時不諱、不能一言、則吾之衷曲未吐、豈不可惜。故豫於明爽之際、一一言之、可以盡一生之事。豈不快哉。人之有生必有死。如朱子之言、天地迴圈之理、如晝如夜。孔子雲、居易以俟命。皆聖賢之大道。何足懼乎。近日多病、心神恍忽、身體虛憊動轉非人扶掖步履難行。當年立心以天下為己任許死而後已之志今朕躬抱病、怔忡健忘故深懼顛倒是非萬幾錯亂心為天下盡其血神為四海散其形。既神不守舍心失怡養目不辨遠近、耳不分是非食少事多豈能久存況承平日久人心懈怠福盡禍至泰去否來元首叢脞而股肱惰至於萬事隳壞而後必然招天災人害、雜然並至雖心有餘。而精神不逮悔過無及振作不起呻吟床榻、死不瞑目豈不痛恨於未死昔梁武帝亦創業英雄。後至耄年、為侯景所逼、遂有台城之禍。隋文帝亦開創之主。不能豫知其子煬帝之惡、卒致不克令終。又如丹毒自殺服食吞餅宋祖之遙見燭影之類。種種所載疑案、豈非前轍皆由辨之不早而且無益于國計民生漢高祖傳遺命于呂後唐太宗定儲位於長孫無忌朕每覽此、深為恥之或有小人希圖倉卒之際、廢立可以自專推戴一人以期後福朕一息尚存、豈肯容此輩乎。朕之生也、並無靈異及其長也亦無非常八齡踐祚、迄今五十七年、從不許人言禎符瑞應如史冊所載景星慶雲麟鳳芝草之賀。及焚珠玉於殿前。天書降於承天。此皆虛文。朕所不敢。惟日用平常、以實心行實政而已。今臣鄰奏請立儲分理、此乃慮朕有猝然之變耳。死生常理、朕所不諱。惟是天下大權、當統於一。十年以來、朕將所行之事、所存之心、俱書寫封固、仍未告竣。立儲大事、朕豈忘耶。天下神器至重、倘得釋此負荷優遊安適、無一事嬰心便可望加增年歲諸臣受朕深恩、何道俾朕得此息肩之日也朕今氣。血耗減。勉強支持。脫有誤萬幾則從前五十七年之憂勤、豈不可惜朕之苦衷血誠一至如此每覽老臣奏疏乞休未嘗不為流涕。爾等有退休之時。朕何地可休息耶。但得數旬之怡養、保全考終之死生朕之欣喜、豈可言罄從此歲月悠久、或得如宋高宗之年、未可知也、朕年五十七歲、方有白髮數莖。有以烏須藥進者。朕笑卻之曰、古來白須皇帝有幾。朕若須須皓然、豈不為萬世之美談乎。初年同朕共事者、今並無一人。後進新升者、同寅協恭、奉公守法、皓首滿朝。可謂久矣。亦知足矣朕享天下之尊、四海之富物無不有事無不經至於垂老之際、不能寬懷瞬息故視棄天下猶敝屣視富貴如泥沙也倘得終於無事、朕願已足願爾等大小臣鄰、念朕五十餘年太平天子。惓惓丁寧反復之苦衷則吾之有生考終之事畢矣。此諭已備十年若有遺詔、無非此言披肝露膽、罄盡五內朕言不再。
  • 壬申。刑部尚書賴都母故。遣一等侍衛宗室勒什亨攜茶酒往奠。予祭一次。
  • 癸酉。諭諸皇子、及諸大臣等曰、京師初夏、每少雨澤。朕臨御五十七年、約有五十年祈雨。每至秋成、悉皆豐稔。昔年曾因暵旱。朕于宮中設壇祈禱。長跪三晝夜日惟淡食、不御鹽醬至第四日、步詣天壇虔禱油然忽作大雨如注步行回宮水滿兩鞾衣盡沾濕後各省人至、始知是日雨遍天下朕自謂精誠所感可以上邀天鑒後太皇太后不豫朕以保育恩深、益復虔誠步禱、請減己算、為聖祖母延年詎意竟不可回。朕以此抱痛于心知天道幽遠難可期必朕為聖祖母、不能祈求永年、而為民請命。即使天心有感、能不負慚於中乎。自此以後、每遇求雨、朕但于宮中齋戒。不復躬親祈禱。此意從未告人、諸臣所未知者也上言及此、流涕嗚咽、不能自止。諸臣莫不感動。頃之又諭曰禮部於各寺廟祈雨所用僧人道士但務虛文殊無實意大約每月十八二十二十二二十四等日、往往有雨人多言宜及此數日祈禱朕以為既知有雨何乃禱為。若知有雨而後禱此心便已不誠矣。總之天行不齊、多賴人事補救。朕倉有餘粟帑有餘金、隨時隨地、皆可賑濟、故雖逢旱歲、亦不能為災也。
  • 以翰林院侍講學士勵廷儀、檢討文岱、俱充日講起居注官。
  • 升福建臺灣副將潘承家、為廣東碣石總兵官。
  • 甲戌。上以甘肅提督師懿德、議不可進兵一摺、示滿漢大學士、學士九卿、詹事科道等。諭曰此事彼處督撫不奏師懿德獨奏亦是仿劉蔭樞之意。且將師懿德等留京用兵之事原要機謀非拘執不通者所能辦理當中路出兵時人云地寒馬瘦到彼處、馬匹必致凍死又包衣大力言糧餉未到、難以前進朕即止之雲、此中機謀。非爾等所知、如再妄言即律以軍法朕來時祭告天地宗廟。必見噶爾丹方回又與伯費揚古約、兩路合兵。今不前進如何先回。朕親率大兵深入敵境算在必勝必噶爾丹使人來朕留營中七日諭來使雲不見噶爾丹必不輕回鼓兵前進差人往視噶爾丹已遁去二日再差人往視已盡棄廬帳器械遠遁矣朕乃回兵今策妄阿喇布坦本屬小丑。不足為慮但怙惡不悛侵陵哈密前曾以二百人敗其二千餘人矣今因其移兵到藏道路甚遠又無接應自去年十月起行、今年七月方到過三層冰山噶斯等處、實為難行然彼既可以到藏我兵即可以到彼處兵亦不用多二百餘人、便可破之矣。人奏彼處雪深八尺、兵不可住。今李先復系漢人、自阿勒泰口外來、氣色甚好。雲途中並不見有病人。是邊外水土、原可居住。故復議明嵗三四月出兵。用兵惟以安寧百姓保護地方為先。故各省督撫奏摺來、俱批先固內地緊要不可聽小抄以惑人心我朝驛遞之設最善西邊五千餘里九日可到。荊州西安五日可到浙江四日可到三藩叛逆吳三桂輕朕年少。及聞驛報神速機謀深遠乃仰天嘆服曰休矣未可與爭也又諭曰、朕蒞政五十餘年海內昇平皆恃眾大臣為朕股肱耳目。朱子亦云、為政在於用人大小臣工俱宜實心任事直言勿隱、方為社稷蒼生之福如李錫在河南居官甚劣。九卿科道、無一人言其貪婪者河南百姓、受其荼毒私派科歛。地方壞亂。以至於此。當日請訓㫖時、朕一一條戒。李錫奏稱恭聆聖訓盡心以報皇上不意今日大負朕恩此人斷難輕恕。大凡為地方官者皆當知足。為大臣者當識大體。不可瑣屑刻薄朕待大學士尚書、侍郎、以至小臣、各有等級。若待大學士與小臣無異、即非禮也。又如翰林等、作詩寫字、作古文或時文、朕皆因材器使、未嘗求全責備也。今日朕身安和故召諸臣來將朕閱歷之事、諭爾等知之。
  • 上諭大學士等曰、法海有似瘋狂。與將軍口角。又題參總督。各自立異。所屬亦不知何所遵行。如此、必致生事。著問九卿具奏。尋九卿奏、法海好任性氣。皇上或教訓留任。或別調用。得㫖、著驛遞發去、令法海看。
  • 諭戶部、朕統御寰區、撫綏萬國、無分中外。凡兵民生計、未嘗一日不為勤求也。自剿滅三逆以後、為八旗甲兵詳加籌畫。曾頒發帑金數百萬兩、代清積逋。又資其匱絀復賞銀數百萬兩。凡隨圍出征、雖給行月錢糧、官駝馬匹猶恐用度不繼設立八旗官庫以濟官兵。四十五年復施恩將官庫未經扣完銀三百九十五萬六千六百餘兩盡與除免嗣後官庫事務漸至紛擾故停止八旗之庫設立總庫自此以來。官兵有益庫內案件亦甚清楚但每月扣取錢糧朕深為廑念曾有無恥積惡撥什庫、侵欺兵餉、朕故交與戶部、將兩月錢糧、一次支放。俱令給與本人。近聞領取銀兩兵丁甫出部門。即被人持去公庫既行扣除、又復償還私債兵丁所剩甚少以此養贍室家奉行差務斷然不足朕每懷及此、深切軫惻。茲特大沛恩施式弘撫育停止公庫將見今未行扣完銀一百九十六萬八千兩有奇通行豁免。自五十七年正月為始著給與兵丁全分銀兩爾部即傳諭八旗都統等、出示通曉、俾咸知朕、優恤禁旅至意。
  • 乙亥。八旗都統等因奉特恩豁免公庫扣除銀兩率領兵丁謝恩。得㫖、小人得財則喜。用盡則怨。見今八旗、得見舊日風景者、已無其人而能記憶祖父之遺訓者亦少。以致風俗日奢人心不古。嗣後務期悛改、以副朕諄諄訓誡至意。
  • 吏部議履、差往河南審事刑部尚書張廷樞等疏言新安縣知縣錢汝駜、前于澠池山中搜獲賊首亢珽之屍又節次搜獲亢珽亢珩母妻女媳子孫並賊犯李一寧等請將該縣議敘應如所請。從之。
  • 升鑲白旗護軍統領宗室楚宗為歸化城都統。
  • 丙子。諭大學士等曰凡外吏居官雖清廉然地方些微火耗其勢不能不取即如大學士蕭永藻之清廉中外皆知前任廣東廣西巡撫時果一塵不染乎假令蕭永藻自謂清官亦效人布衣蔬食朕亦將薄其為人矣上諭大學士等曰前大學士王掞密奏及御史陳嘉猷等八人公疏俱為請立皇太子事、伊等以朕為忘之矣此等大事、朕豈有遺忘之理。且伊等奏請分理。天下之事、豈可分理乎。又顧王掞曰、凡密奏條陳之人、皆為名起見。以為吾曾陳奏、遂刊刻傳播、或有未經陳奏、即行刊刻者。夫所謂密奏者、惟所奏之人知之、朕獨知之、方可言密。今爾等所奏摺稿、或尚存乎王掞奏曰、臣安敢如此。上曰、朕非專指爾而言。即如李光地為此事、亦曾口奏。朕謂之摺奏可乎。大臣乃朕股肱耳目。所聞所見、即應上聞。若不可用露章者應當密奏。天下大矣。朕一人聞見、豈能周知。若不令密奏、何由洞悉。即如人家奴僕、甚屬微賤。朦混捐納為官者有之。朕所知亦有一二人。此等事、爾等有所聞、不行陳奏。即如有股肱而不能運動、有耳目而不能聞見矣。焉用股肱耳目為哉。令人密奏、亦非易事。偶有忽略、即為所欺。朕聽政有年。稍曖昧之處、皆洞悉之。人不能欺朕亦不敢欺朕密奏之事、惟朕能行之耳。前朝皆用左右近侍分行探聽此輩顛倒是非、妄行稱引。僨事者甚多。朕曾遣人往五台、武當等處、皆於兵部起票、馳驛前往。並將差遣緣由聲明。光明正大。伊等亦不能假借也。孟光祖假誠親王允祉之名遊行各省趙弘燮陳奏。甚屬可嘉。一經發覺、天下皆知矣。又原任黃岩總兵官仇機、是大惡妄行之人。朕訪聞其私鑄九鼎曾令步軍統領查拏。如此舉動、意欲何為。漢人膽大、無所不為。於此可見。又諭曰、為君之道、要在安靜。不必矜奇立異。並不可徒為誇大之言。程子曰、人不學為聖人、皆自棄也。此語亦屬太過。堯舜之後、豈復有堯舜乎。昔人有言、孟子不足學、須學顏子。此皆務大言、不務實踐者。朕自幼喜讀性理。書中千言萬語不外一敬字人君治天下、但能居敬、終身行之足矣又諭曰、柔遠能邇之道、漢人全不理會。本朝不設邊防、以蒙古部落為之屏藩耳蒙古終年無殺傷人命之事、即此可見風俗醇厚。若直隸各省人命案件、不止千百。固緣人多、亦習尚澆漓使然也。
  • 諭戶部、朕撫御寰宇五十餘年。夜寐夙興、為小民勤求生遂。凡率土遠近、皆期共享樂利、聿成家給人足之休。未嘗一日去諸懷也。數十年以來、各省正賦、屢經全免。歷年積欠、亦已蠲徵。偶有雨澤愆期。或發倉廩散給。或截漕糧賑救。不惜億萬金錢米穀頻沛恩施誠恐窮簷艱難或至於顛連失所耳近者民力雖已稍紓然念分年帶徵銀兩若不格外優免、則小民一歲之所獲分納二年之賦以其贏餘養贍室家斷難充足朕每念及此軫惻良深宜更加殊恩通行豁免。今將直隸安徽江蘇浙江江西湖廣西安甘肅等八處、帶徵地丁屯衛銀二百三十九萬八千三百八十兩有奇概免徵收其漕項雖例不准免亦著破格施恩、將安徽、江蘇、所屬帶徵漕項銀、四十九萬五千一百九十餘兩、米、麥、豆、一百十四萬六千六百一十餘石內、免徵各半。爾部即行文該督撫嚴飭所屬實心奉行遍行曉諭。俾民間無徵催之累均沾實惠用稱朕撫恤群黎至意倘有不肖有司藉端朦混私行徵收者該督撫嚴察參處。如該督撫不行察出一併從重治罪爾部即遵諭行。
  • 丁丑。兵部議覆、順天府府尹俞化鵬疏言順天武鄉試舊例、自十月初九日、試騎射技勇。至十三日考完十四日入闈止余半日、諸務忙迫。請照會試例於初七日校射十三日入闈時日寬餘騎射技勇得以詳細選拔。應如所請。從之。
  • 戌寅。升護軍參領陀博克、為歸化城右翼副都統
  • 乙卯。升翰林院侍讀學士高其倬、侍講學士勵廷儀俱為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
  • 調正藍旗漢軍副都統阿琳寶為滿洲副都統。鑲紅旗蒙古副都統覺羅伊敦、為鑲藍旗滿洲副都統。升護軍參領哲爾袞為正藍旗漢軍副都統長史宗查布為鑲黃旗蒙古副都統前鋒參領鄂米達、為鑲紅旗蒙古副都統。
  • 庚辰。上自皇太后違豫,晝夜焦勞,以致聖體違和,頭暈足痛,艱於動履。猶親詣甯壽宮問安,御東暖閣辦事。諸王大臣官員等奏云,「皇太后較前稍安,聖躬關係甚重,伏乞往湯泉調攝。」上不允。
  • 升太僕寺卿景日昣為宗人府府丞,大理寺少卿陸經遠為太僕寺卿。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卷之二百七十三 ↑返回頂部 卷之二百七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