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人傳/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弈人傳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卷二[编辑]

[编辑]

阮籍王戎[编辑]

《晉書•阮籍傳》:籍,字嗣宗,陳留尉氏人,父瑀,魏丞相椽,知名於時。籍容貌襄傑,志氣宏放,傲然獨得,任性不羈,而喜怒不形於色。或閉戶視書,累月不出,或登臨山水,經日忘歸。博覽群籍,尤好莊老,嗜酒自嘯。善彈琴,當其得意,忽忘形骸,時人多謂之癡。籍雖不拘禮教,然發言玄遠,不臧否人物。性至孝,母終,正與人圍棋,對者求止,籍留與決賭。既而飲酒二斗,舉聲一號,吐血數升。

《晉書•王戎傳》:戎,字濬衝,琅牙臨沂人。少阮籍二十歲,而籍與交,每為竹林之遊。累遷禮部尚書,以母憂去職。性至孝,不拘禮制,飲酒食肉,或觀弈棋,而容貌毀悴,杖然後起。

張華[编辑]

張華,字茂先,范陽方城人。少孤貧,牧羊,學業優博。初未知名,著《鷦鷯賦》以自寄,阮籍歎為王佐才,名始著。著《博物志》十篇。《晉書•杜預傳》:預啟請伐吳之期,帝報待明年,方欲大舉,預表陳至計。時帝與中書令張華圍棋,而預表適至。華推枰斂手曰,陛下聖明神武,朝野清晏,國富兵強,號令加如;吳主荒淫驕虐,誅殺賢能,當今討之,可不勞而定。帝乃許之。

王濟[编辑]

《晉書•王濟傳》:王濟,字武子,少有逸才,尚常山公主,官侍中。《語林》:王武子與武帝圍棋,孫皓在側。武子問孫歸命,何以好剝人面皮?皓曰:見無禮於君者則剝之。武子乃舉棋局下。

蔡洪[编辑]

蔡洪,字叔開,吳郡人。初仕吳,吳亡赴洛。洛中人問曰:幕府初開,群公辟命,求英才於側陋,采賢雋於岩穴,君吳楚之士,亡國之餘,有何異才,而應斯舉?洪曰:夜光之不,不必出於孟津之河;盈握之璧,不必采於昆倉之山。夏禹生於東夷,文王生於西羌,聖賢所出,何必處常。昔武王伐紂,遷頑民於洛邑,得毋諸君是其苗裔乎?洪著有《圍棋賦》其詞曰:命班輸之妙手,製朝陽之柔木,取坤象於四方,位將軍乎五嶽。然後畫路表界,立質朱文,曲直有正,方而不圓,算塗授卒,三百為群,任巧於無主,璧采菽乎中原。於是攄妙思,奮元籌,玩服色,尚辛駒,旋進旋退,二騎迭驅,翻翻馬合,落落合敷。各嘯歌以發憤,運變化以相符,乍似戲鶴之幹霓,又類狡兔之繞丘。散象乘虛之飛鳧,聚類絕貫這積珠。然後枕以大羅,繕以城郭,綴以縣險,經以絕落。眇望翼舒,翱翔客弈,彎掌南指,情實西射,揚塵奄跡,雖動詳悉。或臨局寂然,惟棋是陳,靜昧無聲,潛來若神,抑舒之役,成子之賢也。或聲手俱發,喧嘩噪擾,色類不定,次措無已,再衰三竭,銳氣已朽,登軾望軼,其亂可取也。爾乃心鬥奔競,勢使揮謙,攜手詆欺,朱顏妒嫌。然局不弘席,子不盈卷,秉二儀之極要,倔眾巧之至權,若八卦之初兆,逐消息乎天文。屈則尺蠖,伸則龍蟠,崔嵬雲起,巃嵸浪傳,岑山結,遝如霧分,靜若清夜之列宿,動若流慧之互奔,殿未結而算子,隸首不得窺其門,局覆亂而巧逸以樂胥,後夔不足以之讚亂。云:勢貌多矣,孰能究傳,遠求近取,予一以貫。

曹攄[编辑]

曹攄,字顏遠,譙國譙人也。少有孝行,好學,善屬文。調補臨淄令,縣有寡婦養姑甚謹,姑以其年少,勸令嫁人,婦守志,養姑不移。姑湣之,密自殺,親黨告婦殺姑。攄知其冤,辨究得實,時稱其明。獄有死囚,攄於除夕放之暫歸,刻日皆至,無一人後者。

攄著有《圍棋賦》,序曰:昔班固造弈旨之論,馬融有圍棋之賦,擬軍政以為本,引兵家以為喻,蓋宣尼之所以稱美,而君子之所以遊慮也。既好其事而壯其辭,聊因翰墨,述而賦焉。賦曰:局則鄧林之木,魯班所造,規方砥平,素質元道,犀角象牙,是錯是礪,內含光潤,形亦應製。於是二敵交行,星羅宿列,雲會中區,網布四裔,合圍促陣,交相侵伐,用兵之象,六軍之際也。張甄設伏,挑敵誘寇,縱敗先鋒,要勝後復,尋道為揚,頻戰累鬥,夫保角依邊,處山營也,隔道相望,夾水兵也。二斗共生,皆目並也,持棋合圍,連理形也。覽斯戲以廣思,儀群方之妙理,訝奇變之可嘉,思孫吳與白起,世既平而功絕,局告成而巧止。當無為之餘日,差見玩於君子。

賈謐[编辑]

《晉書•賈充傳》:賈謐,字長深,母賈午,充少女也。充子黎民死,充無胤嗣,及薨,充婦郭愧以外孫韓謐為黎民子,奉充後。謐既親貴,數入二宮,共湣懷太子遊處,無屈降心,常與太子弈棋爭道。成都王穎在坐,正色曰:皇太子國之儲君,賈謐何得無禮!謐懼,言之於後,遂出穎為平北將軍,鎮鄴。

馬朗[编辑]

馬朗,趙王倫舍人。《隋書•經籍志》:朗等撰有《圍棋勢》二十九卷。或曰:朗字綏明。《抱朴子》云:嚴子卿,馬綏明,於今有棋聖之名焉。

裴遐[编辑]

裴遐,河東聞喜人也。《晉書•裴楷傳》:遐,楷弟綽之子,善談玄理,音辭清暢,泠然若琴瑟,嘗與河南郭象談論,一坐嗟服。又嘗在東平將軍周馥坐與人圍棋,馥司馬行酒,遐未即飲,司馬醉怒,因曳遐墮地。遐徐起還坐,顏色不變,復棋如故。其性虛和如此。

祖納[编辑]

《晉書•祖納傳》:納,字士言,范陽遵人,逖兄。元帝作相,納為軍諮祭酒。納好弈棋,王隱謂之曰:禹惜寸陰,不聞數棋。對曰:我亦忘憂耳。隱曰:蓋聞古人遭逢,則以功達其道,若其不遇,則以言達其道。古必有之,今亦宜然。當晉未有書,而天下大亂。舊事蕩滅。君少長五都,遊宦四方,華夷成敗,皆當聞見,何不記述,而有裁成。應仲達作《風俗通》,崔子真作《政論》,蔡伯喈作《勸學篇》,史遊作《急就章》,猶皆行於世,便成沒而不朽。僕雖無才,非誌不立,故疾沒世而無聞焉,所以自強不息也。況國史明乎得失之跡,俱取散愁,此可兼濟,何必圍棋,然後忘憂也。納喟然歎曰:非不悅子之道,力不足耳。

袁羌[编辑]

《博物彙編》:俗說殷仲堪在都,嘗往來看棋。諸從在瓦官寺上,於是袁羌共在窗下圍棋,仲堪在裏問袁易義,袁應答如流,圍棋不輟。袁意傲然,如有科地,殷撰辭致難,每有往復。

王導子悅恬江霖從兄澄[编辑]

《晉書•王導傳》:導,字茂弘,光祿大夫覽之孫,少有風鑒,識量清遠。長子悅,字長豫,弱冠有高名,事親色養,導甚愛之。導嘗共悅弈棋爭道,導笑曰:相與瓜葛,那得為爾耶?次子恬,字敬豫,少好武,不為公門所重。導見悅輒喜,見恬便有怒色。州辟別駕不行,性傲誕,不拘禮法,晚節更好士,多技藝,善弈棋,為中興第一。《晉中興書》曰:恬與濟陽江霖,俱善弈棋,為中興第一。

澄,字平子,少與兄衍名冠海內,及為荊州都督,屢為杜弢所敗。望實俱損,猶傲然自得,與內史王機日夜縱酒博弈,上下離心。琅牙王聞之,召為軍谘祭酒,以周顗代之。

范汪徐泓沈敝袁遵[编辑]

《晉書•范汪傳》:汪,字玄平,雍州刺史晷之孫,父稚,早卒。汪少孤貧,依外家新野庾氏。外氏家貧,汪乃廬於園中,布衣蔬食,燃薪寫書,寫畢誦讀亦遍,遂博學多通,善談名理。《隋書•經籍志》:《棋九品序錄》一卷,范江等注。《舊唐書•經籍志》:《棋品》五卷,范汪等注。《通誌•藝文志》:《圍棋九品序錄》五卷,范汪等撰。

《隋書•經籍志》:《圍棋勢》七卷,湘東太守徐泓撰;《棋勢》七卷,沈敝撰;《棋後九品序》一卷,袁遵撰。三人皆列范汪前,均晉人。

謝安[编辑]

《晉書•謝安傳》:安,字安石,陽夏人,尚從弟也。少有時名,朝命敦逼,皆不就。人為語曰:安石不起,當如蒼生何?年四十餘,始應命為司馬。太元八年冬,苻堅率眾百萬,次於淮淝,京師震恐,加安征討大都督。玄入問計,安夷然無懼色,答曰:已別有旨。既而寂然。玄不敢復言,乃令張玄重請。安遂命駕出山墅,親朋畢集,方與玄圍棋,賭別墅。安棋常劣於玄,是日玄懼,遂為敵手,而又不勝。安顧其甥羊曇曰:以墅乞汝。安遂遊涉至夜乃還,指授將帥,各當其任。玄等既破堅,有驛書至。安方對客圍棋,看書既竟,便攝放床上,了無喜色,棋如故。客問之,徐答曰:小兒輩遂已破賊。既罷,還內,過戶限,心喜甚,不覺屐齒之折。

王坦之[编辑]

《晉書•王坦之傳》:坦之,字文度,述子。弱冠與郗超俱有重名,時人為之語曰:盛德絕倫郗嘉賓,江東獨步王文度。簡文帝為撫軍將軍,辟為椽,累遷參軍從軍中郎。簡文崩,與謝安同輔幼主,官中書令。《世說》:王坦之以圍棋為坐隱,在哀製中祥後,客來即用方幅為會戲。

盧循[编辑]

《晉書•盧循傳》:循,字於先,小名元龍,司空從事郎諶之曾孫也。雙眸冏徹,瞳子四轉,善草隸、弈棋之藝。

阮簡[编辑]

《晉書•阮簡傳》:簡,字茂弘,陳留人。為開封令,縣有劫賊,外白之甚數,阮方圍棋長嘯。吏云:劫急。阮曰:局上有劫,亦甚急。其高率如是。

支遁[编辑]

支遁,字道林,河內林慮人。少而任心獨往,風期高膏,家世奉法,嘗於杭山沈思道行,泠然獨暢。喜弈棋,劉義慶《世說》為之語曰:王中郎以圍棋為坐穩,支公以圍棋為手談。

江僕射[编辑]

《世說新語外》:江僕射年少,王丞相呼與共棋,王手嘗不如兩道許。而欲敵道,戲試以觀之,江不即下。王曰:君何以不行?江曰:恐不得爾。傍有客曰:此年少戲乃不惡。王徐舉手曰:此年少非惟圍棋見勝。

羊長和[编辑]

《世說新語》:羊長和,泰山南城人。祜裔,博學工書,能騎射,善圍棋。諸羊後多知書,而射弈餘藝莫逮。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弈人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