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右史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五 張右史文集 卷第四十六
宋 張耒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舊鈔本
卷第四十七

張右史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四十六

 賛 銘 偈 䟽 評 簡

   逹摩真賛

靈山㑹上舉示一華迦葉微笑空穴生風鼓

動群有遂號萬竅枝葉芬敷去本愈逺知者

得要世間凝然一味法界孰粗孰妙老胡鼻

孔在我手裏一任勃跳

   紫君賛有序

紫君者余紫竹杖也世以君命竹乆矣輕

滑澤有足嘉者云

青龍之孫𬒳紫綃其理也象其堅也瑶其

腹心清虚而表甚粲其文理䟽通而莭甚高

得之黄崗従我逍遥翼我衰疲孔武且劳誓

與汝歸侶我箪瓢不𩓑同彫幾以寵強國惟

可奉賢老以歩王朝杖乎有知母我献謿

   新開朝天九幽㧞罪懴賛有序

廬山太平𮗚盖唐開元中所建九天採訪使

者之祠其地𮟏潔而𫿞清故四方之爲道者

楽居之又為藏室以藏道家之書盖無所不

有而獨所為朝天九幽二㧞罪懴者乆之未

𥙷道士温信之謂二書皆衆真之格言拯下

民之多罪援之淪墜教以自修在道家尤重

者也其可使學者不見乎乃獨丐錢于旁郡

凡一年得五百千而二書復完又模散印施

使人皆𫉬見焉非立心誠篤用力勤乆者能

集此乎紹聖戊寅𡻕余謫官齊安見信之有

求于人而問焉信之以告我故于二書之成

也求予紀之為之賛曰

上真高居憫下民兮導以格言出苦淪兮昔

亾其書今復新兮誰力成之道士温兮疇嘉

爾心有至神兮報子以福名不冺兮

   衛靈公賛有序

昔衛靈公有臣史魚将死而命其子曰吾不

能退瑕而進蘧生不能正君則死不得偹禮

致尸牖下于我畢矣靈公弔而問焉其子陳

父之義靈公愕然引咎在已命改殯于客之

位進蘧黜瑕衛國以治

嗟乎後之人君非無忠臣端委立朝諌説諄

諄両耳洞然聞如不聞其𭧂戾者斧龯乃陳

孰肯既死愧其僵尸追用其言以禮致哀嗟

乎靈公衛之滛君所立如此宜免其身作此

賛詞我思古人

   題徐二翁真賛

有人之形無其情塊然獨以其形立聪明睿

知守以愚微妙玄通不可識

   李援宴坐室銘

騰跨九州蹂踐大千而我室中宴䖏超然謂

吾騁兮吾固在定孰為吾寂皆作皆應是中

不立一塵則與維摩同境

   求画𮗚音像偈

𥙷陀仙人勝第一以一𩓑力救諸苦慈䕶十

方如日月衆大受用光明中是故一切當供

飬如人知飽必敬榖我于徃刼曽承事今世

𫉬聞無上號𩓑見净月妙眉目黄子施我化

佛身如影于物不可取而一一具諸色相𩓑

以是𮗚無上道受者非貪施非爱于未来世

作妙縁施者能度受所度

   三天洞求雨䟽

伏以宣城之境春末以来雨施不時稲未得

種父子熟視而無告官吏不知其所為凡曰

有神靡不致禱豈徳薄莫能感格抑民灾未

易祓除莾大澤與高原赫炎風兮畏日㳟惟

禅師具千乗眼得一佛乗無有親踈䓁加悲

憫䕶衆生如赤子𮗚此世如掌中則夫鬰興

大雲普降甘雨宜翹足可待實伸臂之劳其

在神通盖甚容易眷兹千里之澤請以三日

為期時或有愆事且無及

   三天洞謝雨䟽

維清净心雖于三界無所着以慈悲故常憫

一切諸有情頃以旱灾輙伸誠禱即時感逹

應念雨来變饑饉為豐穣易煩惱為𭭕喜頋

兹㤙施SKchar有報償哀民生之多艱𩓑真乗之

卒相俾無失望是謂大慈

   粥記贈邠老

張安定每晨𧺫食粥一大椀空腹胃虚榖氣

便作所𥙷不細又極柔膩與腸腑相得最爲

飲食之良妙齊和尚說山中僧毎将旦一粥

甚係利害如或不食則終日𮗜臓腑燥渇盖

能暢胃氣生津液也今𭄿人每日食粥以爲

飬生之要必大笑大抵飬性命求安楽亦無

深逺難知之事正在寝食之間耳

   評書

唐世秉筆之士工書者十九盖魏晉以来風

俗相承家傳世習故易爲工也下及懿僖昭

哀衰亾之亂宜不暇矣接乎五代九州分裂

然士大夫長于干戈横屍血刄之間時時有

以揮翰知名于世者豈又唐之餘習乎如王

文㐮之小篆李鶚之楷法楊凝式之行草皆

足以成家自名至羅紹威錢俶武人驕将酣

楽于富貴者其字畫皆有過人及宋一天下

于今百年學者SKchar㳺之時翰墨不宜每人而

求如五代時𢾗子者世不可得豈其忽而不

為乎将俗尚苟簡遂廢而不振乎抑亦難能

而罕至乎徃時蘇子美兄弟皆以行草見稱

于時至今殘編㫁簡人間藏以為寳自二子

亾君謨継之非獨時人莫與為比前世能

亦罕過也君謨所書亦多為世所寳而荔支

譜永城縣學記特又其精者是可珍也故𦕅

志之

   評郊島詩

唐之晚年詩人𩔖多窮士如孟東野賈閬仙

之徒皆以刻𤥨窮苦之言為工或謂郊島孰

貧曰島為甚也曰何以知之以其詩知之郊

曰種稲耕白水負薪斫青山島曰市中有樵

山客舍寒無烟井底有甘泉釜中嘗苦乾孟

氏薪米自足而島家俱無以是知之耳然及

其至也清絶高逺殆非常人可到唐之野詩

稱此両人為最至于竒警之句徃徃有之如

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則覊旅窮愁想之

在目若曰野塘春水慢花塢夕陽遲則春物

融冶人心和暢有言不能盡之意亦未可以

為小道無取也

   與大蘇二簡

昨日欵舉教誨開益多矣但所論司馬遷十

二諸侯年表并周與呉實十四國周不在𢾗

固無足疑并呉為十三而不𢾗呉者窃詳考

之呉比諸國見于表最晚魯成公六年當呉

夀夢元年始見于表然呉已有國十餘世矣

遷不共和而叙年與諸國一㮣者考呉世家

去齊卒夀夢立自去齊以上皆不著即位年

𢾗略叙傳世而已是遷自去齊以上但得其

世而不得其即位之年無従為譜自夀夢以

後世家每世輒載其即位年𢾗年既可考故

自夀夢表乃見之與十二國自共和至春秋

終不得一例既謂之年表而呉之年脱略不

倫但如附見故止謂之十二國其序曰譜十

二諸侯自共和迄孔子呉既不全意不成爲

譜耳而遷于是諸國𥘉無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也不然呉椘

之僣何有輕重遷遽進椘而退吴何也考其

本末理似應爾不審定是與否更俟来教

昨日擇教賜下情感慰唐六臣傳略得聞教

誨但意所未諭者非以爲史者不得少有抑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夫無抑揚褒貶何用爲史頋所以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當有道耳彼六人者爲唐大臣挈國而輸之

賊北面而事之爲史者曰汝唐臣也無臣梁

之理汝雖苟免吾従而正其罪而其人之罪

無所逃此其意何有不可但其書謂之五代

史記而其中有一卷 --卷(⿵龹⿱一龴)忽謂之唐唐非五代也

卷 --卷(⿵龹⿱一龴)為唐于史之名似不順爾雖不云爾尚

可以貶辱也班固書有後卷事范爗書亦有

前漢事耒以謂若因及之雖上越𢾗代猶為

無害但立名摽卷 --卷(⿵龹⿱一龴)似不應爾若魯春秋中忽

有一篇為後漢則事似難行不審以為如何

此亦少不至者不當反復致論姑𣣔受教耳

   荅李文叔為兄立謚簡

昨日辱示尊兄墓銘即當書納而𫎇問以所

未安既有所疑不敢黙也為兄作謚固善但

古者賤不誄貴幼不誄長誄與謚一道也自

下議上不順又以尊臨卑則公議不得盡伸

俾無以盡善𢙣之實况于骨肉宗族而可以

相為立謚耶古之𥝠謚者甚多如王通死門

人𥝠謚文中孟郊死韓愈張籍謚以貞曜然

後讀通所著書續經其狂誕野陋乃可為學

者𤼵笑郊以餓士偶工于詩爾世之言通與

郊之實不過如此文中貞曜竟何𥙷哉古者

生無爵死無謚孔孟顔閔不聞有謚雖其門

人朋友尊爱之如此亦不敢為作謚此𢾗君

子後世豈以無謚而遂不傳哉由是𮗚之謚

不能使欺者傳無謚不能使實者𣳚賢兄之

懿人實聞之其不至公卿而死不得使有𩔰

議而公謚之其為不幸無可言者但其徳美

之實苟不可冺㓕自應傳世而今乃兄弟生

徒為之易名則夫薄俗之喜以嫌䖏物者乆

矣孰肯為弟不𥝠其兄哉既嫌于𥝠則聞者

不信不信則并與其實而敗之矣所為爱之

正以害之也𩓑更審度此一莭其它尚有一

二事容面論之蠟𥿄且留此俟改定即當下

筆僣易死罪

   與楊道孚手簡

来篇絶妙行色有光老拙之幸毛楮有便當

分𭔃従公之外克意書史是望耒致司理三

   淮陽郡黄氏友于泉銘績𭣣

東出譙門少南馳十三里有泉焉其味甘冽

故駕部𭅺中黄公諱好謙卜𦵏其親汲而異

之問諸野人曰是友于泉也何以得是名哉

曰昔有兄弟SKchar園以奉親者鑿井而得甘泉

邦人美之以名其鄉即其地也公曰地名勝

母曽参不入邑號朝⿰⿱亚⿰口亅欠 -- 𰙔墨子囬車今吾将卜

窀穸之事而遇斯泉吉孰甚焉遂𦵏諸泉上

而公益以孝弟著至公之子若孫皆雍雍如

也人以是泉為祥而以公家惇睦為法式者

南逰過貪泉而酌之比及南海褁其珠璣

以走其貪如此泉之能移人也甚矣貪自其

心而𤼵于泉然則友于獨不𤼵于泉乎盖志

士取舍亦自有道不得不狥其名夫柏人者

以為迫于人也邪蒿之不可以食世子皆𢙣

其名也不然曽墨所以去人也彼皆非欤公

既𦵏其親遂以泉遺子孫子孫世飲斯泉則

孝弟世相守也守孝弟者天必豐之以福吾

以是黄氏之大未可量也敢語銘之銘曰

孝乎惟孝兮友于兄弟公之懿徳兮實天所

啟啟我以兹泉兮其甘如醴以羞𥙊祀兮以

饋以饎我銘其泉兮名以定體世飲是泉兮

雍雍濟濟咨爾後人兮忽㤀周禮



張右史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四十六